8亿亩梯田——中国最美的山岭雕刻,请查收!

你也许无法想象,在中国约20亿亩的总耕地面积中,居然超过1/4都是梯田。

中国不仅是全球梯田面积最大的国家,还是全球梯田类型最多、分布区域最广的国家。

尽管梯田的踪影遍布全球,但中国千百年来的农耕智慧,把梯田发挥到了极致。

著名的广西龙脊梯田,层级最多达1100余级,最大垂直落差860余米。从远处眺望,密密麻麻的曲线令人震撼。

请横屏观看

但这还不是最震撼的。

位于云南的哈尼梯田,总面积更是夸张到超过100万亩,层级从上到下多达3000余级,最大垂直落差2000余米。

如果游客想从山脚的梯田走到最高处的梯田,几乎相当于攀爬一次华山。

请横屏观看

我们的祖先为什么要建设如此壮观的梯田?其中隐藏着怎样的生存智慧?

在星球研究所看来,这些梯田既是绵延起伏的风景,是重塑山地的艺术,更是山地之中无数族群奋斗上千年的史册,是改变族群命运的层层阶梯。


01 诞生

早在西周时期,随着平原上人口增加,一部分人便开始开垦丘陵坡地。

在都城镐(hào)京(今西安)周边,人们清除坡地上原有的植被,种植果树和作物。《诗经·正月》唱道:「瞻彼阪(bǎn)田,有菀(wǎn)其特」,即「看山坡的田地里,禾苗长得多茂盛」。

不过,这时的坡地种植更多的是顺坡就势,并没有形成一层层上下分割明显的台阶。

到了汉代,随着牛耕和铁器的普及,人们拥有了可以改造山地丘陵的更大力量。

在黄土高原的南部山区以及四川盆地的坡地上,人们用农具修建出田埂沟渠,逐渐形成了台阶状的田地。

在不断地改造山地的过程中,原始的梯田便诞生了。

不过,北方及四川盆地平地相对较多,此时梯田的开发并不突出。但随着此后中原地区不断的王朝更迭、战乱频仍,北方汉族被迫大量向南方迁徙,梯田逐渐开始在山地众多的南方大展身手。

由于南方降水更多,梯田的建设反而比北方拥有更大的优势,山地间丰沛的地下水、随处流淌的山溪为梯田提供了充足的水源,而当水源灌满梯田,又与需水量极大的水稻相遇,形成「梯田-水稻」的绝佳搭档,并逐渐成为南方最主要的农业模式之一。

在黄山山脉、天目山等山地纵横的古徽州地区,移民们开垦出婺源江岭梯田、篁岭梯田等。

他们还在这里实施水稻-油菜轮作以提升土地利用率,获取油料资源。

每年秋季水稻收获后便开始种植油菜,到了次年三四月份,油菜花开,大地金黄,再加上粉墙黛瓦,峰峦峻峭之间薄雾绵绵,如同世外桃源。

请横屏观看

而在以山多著称的福建,自古就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说法。

自唐朝中期起,大量北方移民在福建尤溪县境内开荒筑田,逐渐在重峦叠嶂之中开垦出气势磅礴的登天之梯,尤溪联合梯田。

江西南部,由于易于耕作的平原地区已经被更早到达的移民所占据,晚到的客家人只能在山地之上开垦梯田。

其中位于赣州市崇义县的上堡梯田,面积超过2万亩,最高海拔可达1200米,为面积最大的客家梯田。

从空中俯瞰,或顺山势逐级下降,

请横屏观看

或蜿蜒盘旋,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

而在江西的其他地方,以及福建、广东等地,客家人的梯田同样遍布。例如福建永定梯田、江西西向梯田、江西遂川梯田、广东坪山梯田、广东五山梯田、广东清溪梯田等等。

这些地方经济相对富庶,除种植传统的粮食作物外,茶树、桑树、桃树等经济作物同样成为梯田的主角,形成茶园梯田、桑园梯田、果树梯田等。

到了明清时期,中国古代人口达到顶峰,苛捐杂税、土地兼并,大量农民被逼上了更加人迹罕至的山区并因居住在简陋的茅棚之中,而被称为棚民。

在位于秦巴山区的陕西汉阴县,棚民及其后代开垦出了凤堰古梯田。

(陕西汉阴凤堰古梯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里地处中国自然地理的南北分界线,除了水田,还大量种植小麦、玉米、番薯等旱地作物,形成水旱间作、南北兼顾的特色。

众多梯田的开发也对山地中的土著部落产生了影响。

畲(shē)的先祖居住在浙闽山区,本意即为通过放火烧荒获得耕地,而随着梯田技术的传播,畲田逐渐被梯田替代。

在浙江南部的云和县,由畲族与汉族共同开垦的云和梯田,在山谷中蜿蜒迂回、连绵不断,多达700多级。

即使历经1200多年的时光,也依旧是盛产稻谷的良田,是云雾之上壮丽的人类风景。

请横屏观看

至此,梯田从北方起源并扩散至南方山地,而随着大量人口向西南地区拓展,古代梯田开发的巅峰

才真正到来。

它将在面积、层级、坡度等诸多方面全面胜出,形成无人能及的梯田王国。


02 壮大

在广义的西南地区,山地更多,且更加高大,生活在此的民族也更加多样。面对人多地少的生存压力,梯田被发挥到极致。

作为中国第二、三级阶梯分界线的雪峰山脉,在湖南新化县绵延。这里山势陡峭,苗、瑶、侗、汉等族居民在此修筑紫鹊界梯田,其坡度高达25°-40°,最大则超过50°。

历经千年之后,梯田总面积多达8万亩,相当于7千多个标准足球场,山地间梯田遍布、云海蒸腾。

此外,在贵州从江县月亮山腹地,侗族、苗族和壮族聚居于此,共同修筑了壮观的加榜梯田。

梯田中,农民们放养鱼、鸭,稻田为鱼、鸭供觅食场所,鱼、鸭捕食昆虫减少水稻病虫害,鱼粪鸭粪又促进水稻生长,从而构成了一个高效的「稻鱼鸭共生系统」。

为此,当地人有意加高田埂,从而提高稻田蓄水量、载鱼量。

在广西桂林龙胜县,壮族、瑶族共同开拓出最多层级达1100多级的龙脊梯田,

他们在崇山峻岭之中依靠血肉之躯,养育了一代代的子孙。

层层叠叠的梯田,如潮水般在群山间涌动。

请横屏观看

而最壮观的则莫过于位于云南元阳、绿春、红河、金平等县的——哈尼梯田。

两千多年前,西北氐羌族群的一部分开始了漫长地向南迁徙。他们最终到达云南哀牢山南段,形成了如今的哈尼族。

在这里,虽然终结了千年的漂泊,但在与其他的民族竞争中,哈尼族不得不离开平地,走向了大山深处。

正如他们的吟唱:我们哈尼人,经历了数不尽的灾难,平平的坝子虽然好,天灾人祸太多我们不能在。(哈尼族歌谣,转引自《红河哈尼梯田形成史调查和推测》)

于是在神灵的指引下:从老鼠那里学会了种植,从…大猪那里学会了翻地,从…水牛那里学会了开田,从此哈尼人再也离不开梯田和水。(哈尼族歌谣,转引自《云南红河哈尼稻作梯田系统》)

请横屏观看

哈尼梯田系统一般由四个部分组成,即「森林-村寨-梯田-水系」四素同构。

在这个系统的最高处是哀牢山茂密的森林。

森林吸纳降水,形成溪泉,并向下流淌。

森林之下,海拔800-1500米之间,哈尼族在此建立村寨,并通过挖沟修渠引水入村以满足人畜所需。

再往下,溪水裹挟着森林与村寨中的营养物质,进入村寨下方的梯田。

为保证大小不一的梯田得到相对均衡的供水,当地人还在水沟中设置木桩,木桩上刻出大小不同的槽口,从而实现水量合理分配,是为木刻分水。

再往下,溪水经过层层梯田,最终在山谷底部汇入江河之中,炎热的河谷又将河水蒸发到空中,再次汇集到高山森林,重新形成雾水,终而复始地进行循环。

在容易出现干旱的云南,「森林-村寨-梯田-水系」四素同构的体系,却可以让哈尼梯田保持持续不断的水源供给。

凭借这样的智慧,哈尼族建造出了总面积高达100万亩的梯田。

梯田层级可以达3000多级,垂直落差2000多米,

平均坡度约20°,最大可达约60°。

当你从高处俯瞰,一望无际、层层叠叠的梯田如同排山倒海地袭来,几乎撑满你的眼眶。

如流动的乐谱,

请横屏观看

如多彩的画盘,

如变幻的宝镜,

请横屏观看

令你不得不感叹,这是何等的雄伟秀丽。

请横屏观看

而梯田中的稻谷除了食用外,稻谷的秸秆还会被用来搭建独具特色的「蘑菇房」,因状如蘑菇而得名。

就这样,古人在西南山地创造了梯田奇迹。

而在新的时期,梯田将不止于是山地族群的生存寄托,更成为了改善生态环境的力量。


03 新的使命

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如何治理黄土高原水土流失成为一项亟待解决的任务。

梯田,这一起源于北方,壮大于南方的耕地形式,开始重新在北方大规模扩展开来。

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我国开始在黄土高原大量修建梯田,甘肃庄浪梯田便是新一代梯田的典范。

庄浪县位于甘肃东部,全县90%以上的土地都为沟壑纵横的黄土山地,水土流失严重,

而面对降雨,梯田坡地可以有效减少水土流失,

并增加有效光照面积,更加适宜作物的生长。

于是,经过将近60年的努力,庄浪县94.5万亩坡地修成了平展的梯田,占全县山地面积的91.74%。

再加上配套修建水库、水窖、淤地坝等水利设施,以及覆盖地膜、修建日光温室、配套养猪场等方式,庄浪从一片贫瘠的土地蜕变成蔬菜和肉产品的供应基地,并成为第一个「中国梯田化模范县」。

除了庄浪,在黄河流域的很多地方,梯田都被用于水土流失的治理。

在陕西铜川,当地人修建了宜君梯田,

在渭南的黄土高原上,当地人修建了蒲城梯田。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再加上其他配套措施,黄土高原流域减少了约5万亿吨的泥沙流失。如果将这些泥沙堆成高1米、宽1米的沙堤,可绕地球赤道8圈。

此外,在河南林州,人们随山就势开垦出石板岩大垴(nǎo)梯田、西井山梯田。

在河北阳原县,人们在山坡上开垦出旱作梯田,种植着当地特色作物。

而伴随着时代发展,一些梯田也开始逐渐结束了历史使命。

梯田作为人类向大山索取的土地,适度的开发有利于人类的发展,过度的开发则会破坏环境。

为保护生态,按照2016年颁布的《“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在具备条件的25度以上坡耕地

实施退耕还林还草」,许多梯田开始由耕地还原为草地与林地。

但梯田并不会完全退出历史的舞台,它依旧遍布中华大地。

上饶灵山梯田、建德胥岭梯田、云和梅源梯田、永嘉茗岙梯田、筠连高坎梯田、肇兴堂安梯田、甘洛普昌梯田、酉阳花田梯田、昔阳大寨梯田、崇礼塞北梯田、涉县旱作梯田、吕梁柳林梯田、临海黄坦梯田、仙居公盂梯田、旌德兴隆梯田、固始锁口梯田、十八盘登山梯田、朝阳八盘沟梯田、遂昌南尖岩梯田、上虞覆卮山梯田……每一处梯田都是历史的见证,是绝佳的风景。

它是「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它是「招邀过邻里,款曲话桑麻」,

它是「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

(诗句出自王维《新晴野望》,下图为浙江台州仙居公盂梯田,摄影师@陈世丰)

它是「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它是「几处闲田,隔水动春锄」,

它是「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

它是「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

梯田,于无声处改变着中国。

作为立体绿化的一部分,它让绿色驻留,

它让大地多彩,

它让故乡如诗,

它让丰收连年,

梯田里不仅有千百年来中国人的汗水,还有着人与大山之间的默契。

通过梯田,我们能读懂古人生存的往昔,也能看到今人改变的未来。

请横屏观看

全文完,感谢阅读。


本文创作团队

  • 撰文: 河边的卡西莫多
  • 编辑:所长
  • 图片: 潘晨霞
  • 地图:郑艺
  • 设计:王申雯
  • 审校:张照 丁佳昕 陈志浩

头图摄影师:傅鼎

封面摄影师:韦革宁 万贲

专家审核

  • 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系 俞乐研究员

本文主要参考文献

  • [1]李根蟠著. 中国古代农业[M].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8.
  • [2]刘兴林著. 先秦两汉农业与乡村聚落的考古学研究[M]. 北京:文物出版社, 2017.
  • [3]梁家勉著;倪根金主编. 梁家勉农史文集[M]. 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 2002.
  • [4]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旅游发展委员会编. 千年哈尼梯田[M]. 云南出版集团;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5.
  • [5]闵庆文,田密主编;张红榛,角媛梅,刘珊副主编. 云南红河哈尼稻作梯田系统[M]. 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 2015.
  • [6]史军超,白海思主编. 首届哈尼梯田大会(中国·红河)论文集[M]. 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2.
  • [7](美)马立博著;关永强,高丽洁译. 海外中国研究文库 中国环境史 从史前到现代[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5.
  • [8]曹博文,俞乐,Victoria Naipal, Philippe Ciais,李伟,赵圆圆,卫伟,陈蝶,刘壮,宫鹏. A 30 m terrace mapping in China using Landsat 8 imagery and digital elevation model based on the Google Earth Engine[J]. Earth System Science Data, 2021.
  • [9]李含琳.我国山地农村实施梯田改造升级工程的可行性分析——以甘肃省的情况分析为基础[J].天水行政学院学报,2016.
  • [10]姚云峰,王礼先. 我国梯田的形成与发展[J]. 中国水土保持,1991.
  • [11]陈桃金,刘维,赖格英,赖怡恬,吴青,李世伟.江西崇义客家梯田的起源与演变研究[J].江西科学,2017.
  • [12]曾雄生.唐宋时期的畬田与畬田民族的历史走向[J].古今农业,2005.
  • [13]刘伟,康健.近七十年来明清棚民研究的回顾与反思[J].农业考古,2018.
  • [14]马岑晔.哈尼族梯田灌溉管理系统探析[J].红河学院学报,2009.
  • [15]角媛梅,杨有洁,胡文英,速少华.哈尼梯田景观空间格局与美学特征分析[J].地理研究,2006.
  • [16]焦雯珺,闵庆文.紫鹊界梯田:山地自流灌溉系统的典型代表[J].中国投资,2018.
  • [17]韦妮妮.景观型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性旅游开发探究——以广西龙胜龙脊梯田为例[J].农业农村部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9.
  • [18]梁淑巧.艰苦奋战三十年 庄浪坡地变梯田[J].中国水土保持,1997.
  • [19]王志刚,何煜,王红.庄浪县梯田深层次开发的思考[J].中国水土保持,2009.
  • [20]贾志宏,袁莉.庄浪梯田产业道路建设发展综述[J].中国农业信息,2012.
  • [21]程志立.庄浪梯田化建设与黄土丘陵地区生态建设的启示[J].农业与技术,2014.

星球研究所,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THE END···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星球研究所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9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中国最美的秋天在哪里?

假如撒哈拉沙漠往后每年的降雨量和广东相当,在无人为因素的条件下,会不会成为一片沃土?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