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10月 2020

“卷王”亚马逊

今年5月,硅星人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吐槽亚马逊。这家全球业绩最好的电商和云计算公司,在薪酬福利、晋升渠道、工作生活平衡(WLB)等方面却远远落后于硅谷/西雅图其它大厂,并且加班严重、PIP 频繁,伤透了打工人的心,以至于被其员工吐槽为“香蕉厂”、“军训营”……

更为夸张的是,由于亚马逊有着“hire to fire”的隐性招聘策略,人员流动频繁,每年流出的大量前亚马逊员工,散落到美国科技行业的各家公司——却把亚马逊的种种遭人诟病的文化,也带到了新东家……

上周,一条发布在职场匿名社交平台 Blind 上的帖子,点燃了亚马逊和美国科技行业其它公司之间的文化战火。

这条帖子题为“前亚马逊员工,停止散布你们的文化”,来自一名谷歌的员工。他在帖子里表示,自己在原团队组织架构调整之后,加入了一个前亚马逊员工浓度极高的新组——然而,这批人十分之“卷”,不但天天加班,还在放假期间抓人干活……

“这批人正在设定一种非常可怕的工作预期,将原来‘香蕉厂’的那种每周80小时工作时间的文化带到了谷歌。这个感恩节/黑五节假日,我在放假时间刚刚结束后的几秒钟内就收到了经理短信,要求我在code freeze结束后去查看代码。我假装不在,他又马上 ping 了我。”

“前亚马逊员工,无论是技术员工还是经理,还在做这种事儿的,都滚蛋吧。”

这个帖子获得了200个赞,和超过100条留言。

有人留言:唯一能够避免这种糟糕工作文化散布的方式,就是不要从亚马逊招人。

有人跟帖:真的别从亚马逊招人,特别是 L6 以上的。我的组织的文化已经被永远玷污了……

这个帖子彻底引爆了亚马逊和其它科技公司员工之间的骂战。

甚至有亚马逊员工“反串黑”,高呼:在谷歌建立一堵墙,阻挡更多亚马逊员工的加入!

还有亚马逊员工留言:我们可以突变为新的变种。你无法阻挡我们!

下面也有员工回帖:我们将变为奥密克戎亚马逊变种,坚持最高的工作标准,将 PIP 带给更多人!

(PIP 就是“绩效提升计划”,实际上在亚马逊可以理解为“裁员预警”。这条回帖吐槽的是亚马逊的 PIP 情况尤为严重,比例高达10%,而在其他公司一般在0.5%到3%之间。职场社区上10条讨论 PIP 的帖子里,可能有8条是亚马逊员工发的。)

以及,也有亚马逊员工留言“不客气”,却遭到更多其它公司员工回帖香蕉 emoji 的吐槽……

香蕉 emoji 是对亚马逊的一种吐槽。亚马逊公司内的免费饮料零食和其它各项福利少得可怜,却只有一样东西管够,那就是免费的香蕉。创始人、前 CEO 贝佐斯在2015年宣布,向西雅图公众免费发放香蕉,以鼓励健康饮食。自那之后,亚马逊公司内的香蕉也对员工无限量供应,公司也因此被戏谑为“香蕉厂”,员工被吐槽为“小黄人”。

(以及,香蕉 bananas 这个词,在俚语里也有“疯狂/脑子有问题”的意味。)

类似的帖子,在 Blind 上也有很多。

比如,一位在苹果和三星工作的用户表示:在两家公司担任经理期间,都招聘过相同一批曾经在亚马逊工作的非程序员同事。这些人很有才,却非常“好斗”(combative),和其它团队成员很难和平共处。

并且这批人又跳槽走了之后,这位经理也追踪了一下他们的后续工作经历,发现都是跳来跳去,在一家公司无法呆超过几个月的时间——言外之意,这批前亚马逊员工,可能在文化上和其它硅谷科技公司无法兼容。

这则帖子下方一条留言更是格外经典:不是你在亚马逊内部成长,而是“亚马逊文化”在你体内滋长!(You don’t grow inside Amazon. Amazon grows inside you!)

去年8月,一张似乎来自于微软团队的截图引爆了整个互联网圈。当时,在微软内部举办的一个黑客马拉松上,有人开发了一个专门监控办公软件 (Teams) 在线状态的机器人插件,从而抓出那些从其它公司跳槽来,在下班时间仍然显示在线的“奋斗x”,避免“996”、“福报”文化的渗透……

后来内部人士也辟谣说,这个插件只是做着玩的,公司内也不存在抵制其它公司跳槽同事的现象。不过,这一事件仍然在互联网科技行业引发了大量讨论。它所影射出来的情况,实际上在整个互联网行业是都有存在的。

在中国,可能是来自某几家过去“996”方面比较出名公司的员工,会在跳槽之后让同事感到担忧;而在美国,科技行业的人们往往只担心一家公司——毫无疑问,那家公司只可能是亚马逊。

大家对于硅谷和美国科技公司的普遍印象,一般都是“注重工作生活平衡”、“福利好”、“工作少”、“适合养老”。然而亚马逊可能是美国科技公司当中的一个特例。

在亚马逊,加班、on call 属于常态,不少岗位的员工经常要在深夜和节假日待命,如果错过消息还会被“夺命连环call”……

在五大公司(Facebook/Meta、苹果、亚马逊、Netflix、谷歌,一般合称 FAANG),以及其它硅谷比较知名的科技公司当中,亚马逊是薪酬/工作强度比值最低的那家,其他公司,要么工作强度比亚马逊低、薪酬比亚马逊高,要么就是工作强度和亚马逊差不多或者稍高一点,但薪酬比亚马逊高出很多。

有人做过统计,如果把亚马逊的薪酬/工作强度比定为1的话,谷歌是2.5、谷歌云是1.875,苹果是1.66,微软是1.25,Salesforce 是2:

图片截自于知乎网友 更多信息请查看原网页:https://zhuanlan.zhihu.com/p/373126299
图片截自于知乎网友 更多信息请查看原网页:https://zhuanlan.zhihu.com/p/373126299

在 Quora 上,曾经有人提问,为什么简历上有亚马逊,不如有其它公司的工作经历更“高级”。而最高赞的回答非常直截了当:因为亚马逊的形象就是“节俭”和“廉价”,不光工资低,股票套现锁定期也更长。

这么看上去,亚马逊和其它公司比起来,简直太不是人呆的地方了。

然而,因为这家公司的招人规模非常之大,再加上本身是非常成熟的企业,相比创业公司而言,对于大学刚毕业的职场新人,或是对于居留身份、工作和收入稳定性有较为紧急需求的求职者来说,一份亚马逊的 offer,还是非常值得考虑的。

结果就是,虽然亚马逊的文化成天被人抨击,每年还是有很多人加入这家公司,在原本重视工作生活平衡的美国科技行业,被迫浸泡在“节俭”的文化里,经受着“PIP”的压迫。

更遗憾的是,就像前面 Blind 上那条经典留言所说的那样——在这样的公司工作时间长了,可能会有一部分员工认为这样的工作节奏和状态才是正确的……而当这批人跳槽到其它公司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地将这种文化带入到新岗位、新团队里,从而引发和同事的文化冲突。

其实从这部分员工的主观意识角度来看,他们更多也只是想要努力工作,对于新环境、新节奏也确实需要时间适应。而如果因为太“卷”被同事冷落、排挤的话,反而不利于他们洗刷掉过去积累的糟粕,甚至会形成对立,更进一步强化他们对糟粕的坚持……

应该被怪罪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浸泡了太久的,那种不健康的工作环境和文化。

在前面提到的 Blind 原帖中,也有很多亚马逊现任、前任员工,对公司的文化进行了阐述和批评,并且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用户 axela 回帖写道,自己是一位前亚马逊员工,有两个女儿,其中妹妹患有自闭症,因此自己必须努力工作到60岁甚至更老,才能确保妹妹长大了不会成为姐姐的财务负担。他想说的是:1)并不是所有前亚马逊员工都有公司的文化遗毒,2)有些人离开亚马逊,正是因为受不了原帖所描述的文化问题。

用户 Hawk-I 表示,对于那些在亚马逊工作了太久的人来说,想要“洗掉”那种行为模式需要两三年的时间,而如果新团队里亚马逊浓度太高的话,难度会非常大。但是即便如此,人们还是应该通过正确的方式去表示抗议、改变文化。

用户 tobym 在亚马逊工作,他认为原帖主的情绪可能过激了:

“我不确定如果我的同事在周末 ping 我的话,我也会像你这样上蹿下跳。我的工资不是按照小时计算的,我也可以根据情况紧急与否,来决定是否要在别人 ping 我的时候做出反应。

我不会因为我的同事过度狂热而感到紧张。如果我的经理过度狂热的话,那么为他设立正确的期待值应该是我的责任。大不了谈个话嘛,我们都是人,我们完全可以沟通。我觉得没必要在这里大呼小叫,指责一整家的5万名工程师都有文化问题。”

其它用户也对 tobym 的发言表示赞同。用户 eudyse 回帖表示:原贴主所吐槽的这种情况,同时也是这名员工帮助纠正团队文化、体现自己领导力的一个绝佳机会。

“我不认为 ping 我是件坏事。我非常欢迎别人在周末和节假日 ping 我,前提是你的事情紧急性真的足够高。而且,考虑到我自己当时是否有空,我也可以自行决定是否答复你。如果大家都这样的话,我真的完全不介意……”

你对于部分亚马逊员工将“卷”文化扩散到科技行业这件事怎么看?欢迎通过留言和我们分享。

*注:封面图来自于 Craig Ruttle/美联社,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不同意使用,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


腾讯商汤科技等共同成立网络合伙企业

品玩12月7日讯,天眼查显示,近日,上海新互交网络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颂裕财税咨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网络技术服务;信息技术咨询服务;互联网数据服务。合伙人信息显示,该企业由深圳市腾讯产业创投有限公司、上海商汤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东方有线网络有限公司等共同成立。


华强北的MagSafe充电器和苹果官方的有啥不一样?

从iPhone12开始,苹果启用了全新的充电方式——MagSafe,可以把手机的背部磁吸在充电器表面,既方便在无线充电的过程中使用,也让支架的形态更加多样化,我本人就把一个官方的MagSafe无线充电器粘在了床头,方便我每天晚上听播客助眠。

而Magsafe配件中除了之前我吐槽过后来又真香的Magsafe外接电池外还有一个产品的售价高达1049元,那就是今天的主角Magsafe双向充电器。

就我个人而言,Magsafe双向充电器是一个非常适合出差使用的产品,他可以让你一根线同时给手机和Apple Watch进行充电,使用27W以上功率的充电器充电功率可达14W(Apple 29W USB-C 电源适配器与 MagSafe 双项充电器不兼容。)。这个充电功率无法让它可以短时间内快速的给手机供电,但真的非常适合出差放在酒店,睡前手机手表一摘,第二天早晨睡醒全满,主要是它充电的方式比较优雅且有仪式感,比堆在床头一堆线要强太多了。

但是实话实说,用1049元的价格买这份优雅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到的,所以伟大的华强北推出了山寨的平替版,售价200块。

与官方版的区别外观和手感上视频里面已经很直观了,我们在这里就说一下内在不同的地方:

  1. lightning接口处略有松动,但不影响使用。
  2. 充电功率手机最大为9.6W左右,手机+手表最大为11W左右。

虽然质感差了非常多,但实际功能算是复制了95%,作为大多数人的替代款来说还是十分划算的。

当然如果你跟我一样都是忠实的原装配件拥护者,那么这1049元掏着我个人觉得还是不亏的。在拿到苹果官方版之前我一直觉得华强北的这款产品还算是可以,但摸到正品的那一刻这一切想法都不存在了。

那么,你愿意花1049元去购买这个MageSafe充电器,或者说:你愿意用更高的价格去购买苹果的原装配件吗?

(不限于数据线、耳机 、充电器、保护壳等产品,欢迎留言)


化石能源会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经济泡沫吗?

150万年前,在非洲大陆上,人类第一次点燃了火把。这个被希腊人当做普罗米修斯神谕的时刻,代表着这个灵长类动物的文明正式进入到了能源时代。

从此,能源的发明与使用伴随了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

从远古时期刀耕火种,到古代时期炊烟袅袅,再到近代工业革命后的机器轰鸣。时代发展的背后,都是我们与能源之间的关系在不断发生变化。人类对于能源的控制力越来越强,能源开采和加工的流程越来越复杂,对应的社会价值也越来越高。

不过,这种能源的发展曲线在近期受到了全新的挑战。

最直观的诉求来自于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在最近召开的《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上,各国都重申了要将全球气候变暖幅度控制在1.5度以内;而我国作为国际生态的重要参与者,也率先提出了“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排放控制目标。

这是人类历史上一次史无前例的能源革新,其推动力的首要因素不是来自于下一代技术的革命,而首先来自于人类对于能源外部效应的关注。这也代表着人类与能源的关系的一次重要升级——能源不仅代表了生产力的文明进程,更代表了我们与整个地球生态之间的关系,而这本身也是一种文明观的变迁。

尽管这种变化首先意味着巨大的经济代价。

与前面无数次能源革命相似的是,能源结构的改变将带来整个产业环境的剧变。在世界经济体系紧密联系的当下,产业的剧变是牵一发动全身的。

例如,有分析认为如果要达成全球变暖1.5°C以内的目标,三分之二以上现存的化石能源储量将不能被开采出来。大量基于化石燃料而储备的机械、人才以及随之而来的海量资金,将会付诸东流。

经济学家杰里米·里夫金将之称为化石能源资产背后的“碳泡沫”,他援引报告指出,如果这些泡沫不减,未来可能会导致全球财富折减1万亿~4万亿美元。

里夫金由此认为,“化石能源将会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经济泡沫。”

图源:unsplash
图源:unsplash

不过与其说这是一种泡沫,不如说这是一次巨大的产业及其背后财富的大转移。

而相比于化石能源的崩溃,对于大部分能源消耗国来说,新能源时代所带来的产业革新愿景则更加诱人。除了能源“自给”以外,相比于化石能源,新能源时代的基因里,同样写着“革命性”的底层代码。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不会是一次简单的财务转移,或者粗暴的能源切换。新能源建设带给世界的除了纯净的蓝天以外,有更丰富的商业想象力、更智慧的生活体验。

相比于化石能源,电显然是一个更完美的能量方式。

它可以将大量动力源进行统一,这意味着电力的源头通过持续的清洁能源增长而彻底变成绿色的,且不会在使用地产生相应的排放。

同时,电作为一种潜在的通用能源,在理论上其获取、存储、生产都可以做到一定的去中心化。储能和电网技术的飞越,会让很多家庭同时成为能源的生产者和消费者。

在化石能源时代所需要的“加油站”,在深度能源变革后或许不再成为必需品,带有充电功能的无线充电道路,可以让很多车辆实现驾驶与充电同时在线。又或者,数以亿计的新能源电动车将作为庞大的“电力海绵”,得以平复电网峰谷效应。

此外,与去中心化应运而生的需求则是“智能化”和潜在的“资产化”能力。

装配大脑的电力系统,在可预见的将来会成为一个“数字智慧生物”,一个以可再生能源为载体的能源互联网;而“碳”则可能成为普通家庭的硬通货资产,成为下一个重要的投资产品。

图源:unsplash
图源:unsplash

《三体》中章北海曾说过,“成吉思汗的骑兵,攻击速度与二十世纪的装甲部队相当;北宋的床弩,射程达一千五百米,与二十世纪的狙击步枪差不多。”

新老能源体系背后,尽管看似都是能源的方式的不同,在使用场景上还多有重合,但背后的想象力却有显著的差异。这种对新能源愿景的期待,让它成为各个国家不能放弃的战略蛋糕。

有从业者统计,各国政府对碳中和行业未来的投资或将达到百万亿美元。作为全新的产业生态,这意味着海量的基础设施服务。这些基础设施包含了能源建设方面的海量投资,同时也包含了现有设施改造的投资潜力。

当然,作为未来人类社会最深刻的技术变革之一,仅仅“砸钱”是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的。与此前所有的技术革命浪潮一样,我们依然需要大量科学技术、商业模式上探索来填补在未来产业生态上的拼图。

品玩也在持续关注这场能源变革,希望从技术革新,商业潜力到社会价值全方位地展示它日新月异的进程,并积极参与到相关讨论和产业建设中来。因此,在12月10日(本周五)即将举办的品玩年度大会TIC峰会上,作为《熔炼·重铸》主题里的重要部分,我们邀请到了新能源行业链条中多个举足轻重的公司的从业者,一起全方位多角度的解读这场能源革命对我们每个人的意义。

我们邀请到了中国氢燃料电池委员会副会长徐伟强,他将在大会中带来最新航空用氢燃料电池的最新进展。有行业人士表示,相比于传统燃料,氢燃料除了真正做到零排放以外,目前可以将航空燃料成本降低30%。随着技术的成熟,未来的成本空间或许会更大。

燃油成本在航司单飞中占比超过30%。未来,如果您的飞机票降价了,或许就有徐伟强及其团队的功劳。

我们也邀请到了中储国能CEO纪律。储能是新能源体系下的稳定器,不仅为重要设施上保险、还可以平抑电网的波峰波谷。

作为国内储能行业的探索者,纪律背后的团队从2005年开始进军储能行业,从业时长超过15年。据中储国能介绍,他们最新推出的“压缩空气储能”技术,能达到百兆瓦级,电对电效率目前可以达到70.4%。每度电成本低至0.2元,已经超过了很多地方电网对波峰波谷电价价差。

此外,围绕大家最关心的动力电池领域,我们还凑齐了动力电池从诞生、使用和循环三个不同侧面的领军公司和业内人士,邀请到了知名钠电池公司中科海钠CEO唐堃、电池循环公司博萃循环CEO林晓、蔚来旗下的能源板块公司蔚能CMO杨震等行业资深人士。

如果你想对新能源领域的最新动态“一网打尽”,请在12月10日加入我们的线上直播。更多嘉宾和议程可以点击了解


淘宝购物车上线好友买单功能

品玩12月7日讯,双十二前夕,12月7日,淘宝分享购物车功能升级,将支持一键加购好友分享的购物车商品,完成买单。此外,淘宝将支持填写双地址,结算时新增了“给爱的人也送一份”选项,送出的商品也计入满减金额。下单后,还可以将物流信息分享给对方。


商汤科技启动全球招股,拟发行价3.85-3.99港元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12月7日报道

行业领先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商汤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汤集团”或“公司”;股份代号:0020.HK)今日公布其拟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交所”)主板上市的详情。

商汤集团此次全球发售合共1,500,000,000股B类股份(视乎超额配股权行使与否而定),其中90% 为国际配售股份,相当于1,350,000,000股B类股份(可予重新分配及视乎超额配股权行使与否而定),其余10%为香港公开发售股份,相当于150,000,000股B类股份(可予重新分配)。指示性发售价范围为每股3.85港元至3.99港元。按照指示发售价的中位每股发售股份3.92港元计算,本公司是次全球发售的所得款项净额约达56.55亿港元。

香港公开发售将于2021年12月7日(星期二)上午九时正开始,至2021年12月10日(星期五)中午十二时正结束。最终发售价及配售结果预期将于2021年12月16日(星期四)公布。公司B类股份预计将于2021年12月17日(星期五)在香港联交所主板开始买卖,股份代号为0020。公司B类股份将按每手股数1,000股进行买卖。

公司已与九名基石投资者订立基石投资协议,基石投资者已同意按发售价认购或促使其指定实体认购以总额约4.5亿美元可购买之数目的发售股份,假设以发售价下限定价,约占发售股份的60%。基石投资者分别是中国诚通发起设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国盛海外香港、上海人工智能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上汽香港、广发基金、Pleiad基金、WT、Focustar及Hel Ved。

中国国际金融香港证券有限公司、海通国际资本有限公司及HSBC Corporate Finance (Hong Kong) Limited为联席保荐人。中国国际金融香港证券有限公司、海通国际证券有限公司及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为联席代表、联席全球协调人、联席账簿管理人及联席牵头经办人。星展亚洲融资有限公司、招商证券(香港)有限公司、招银国际融资有限公司为联席全球协调人、联席账簿管理人及联席牵头经办人。

商汤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徐立博士表示:“商汤集团在2014年成立于香港,创始团队源于2001年在香港创立的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秉持‘坚持原创,让人工智能引领人类进步’的使命,商汤集团已发展成为一家赋能百业,以收入计算为亚洲第一的领先人工智能软件公司。此次商汤集团计划在公司创立之地香港上市,相信有助推动我们的未来增长。

人工智能软件将是未来十年增长最快的商业领域之一。商汤集团取得各种技术突破,打造了行业内前所未有的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实现高性能AI模型的量产,并通过我们的软件平台,将AI模型与应用在多种场景下迅速部署。未来,我们将继续坚持原创的前沿研究,以人工智能实现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之间的连接,促进社会生产力可持续发展,并为人们带来更好的虚实结合生活体验。”

财务亮点

商汤集团自2014年注册成立以来,实现了强劲的业绩增长。收入由2018年的18.53亿元(人民币·下同)增至2019年的30.27亿元,并进一步增至2020年的34.46亿元,实现复合年平均增长率36.4%。同时,公司2021年上半年录得收入16.52亿元,同比增长91.8%。毛利率由2018年的56.5%增至2019年的56.8%,并进一步增至2020年的70.6%,并由2020年上半年的72.1%增至2021年上半年的73.0%。

随着商汤集团持续提升SenseCore的技术及生产能力,致力于创造规模经济,缩短人工智能模型部署及商业化的上市时间。公司预期将受益于人工智能模型生产效率的提高,人工智能模型生产的边际成本将有所下降。因此,公司预期更具成本效益的人工智能模型生产将有助于改善经营杠杆,维持公司业务的可持续发展及增长,并有助实现业务盈利。

公司拟将募资净额用作以下用途:

· 研究及开发:约60.0%或33.93亿港元用于提升其研发能力,包括投资于SenseCore、产品开发及其他人工智能技术研究。

· 业务扩展:约15.0%或8.48亿港元将用于投资新兴商业机会,以及提高产品及服务在国内外各垂直行业及企业层面的采用率及渗透率。

· 潜在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约15.0%或8.48亿港元将用于寻求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并培养充满活力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进一步扩大对业界影响力。

· 运营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约10.0%或5.66亿港元將用作運營資金及一般企業用途。

业务亮点

亚洲最大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的报告,商汤集团收入在2020年位列行业亚洲第一。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软件平台的客户数量合计已超过2,400家,其中包括超过250家《财富》500强企业及上市公司,119个城市以及30多家汽车企业,同时还赋能了超过4.5亿部手机及200多款手机应用程序。自成立以来,公司在各项全球竞赛中已获得70多项冠军,发表了600多篇顶级学术论文,并拥有8,000多项人工智能专利及专利申请。

强大的人工智能基础设施SenseCore

商汤集团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基础设施SenseCore建立于大规模超算、海量数据处理及脱敏技术、开发人员的共享平台及生产工具三大支柱之上,令人工智能模型生产提升至工业级。SenseCore具有以下特点:1) 对最先进的超大规模人工智能模型实施训练,以实现其高性能及高准确性;2) 低成本生产特定场景人工智能模型,有效解决相关“长尾”应用问题,实现模型生产规模经济效益;3) 拥有行业领先、高效易用的自动机器学习技术;4) 行业领先的隐私计算及数据脱敏技术;5) 跨芯片、跨设备及跨云平台等高度适配性;6) 面向多垂直行业提供全面的人工智能功能组合。

相较行业生产人工智能模型需耗时数周,商汤集团的研发及工程团队通过使用SenseCore,可以将开发时长缩短至数小时。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集团已开发超过22,000个用于不同应用的商用人工智能模型,涉及多个垂直行业。为进一步增强SenseCore的生产能力,并将AI-as-a-Service扩展至更多垂直行业,公司正在上海临港建设大型人工智能计算与赋能数据中心(AIDC),设计算力为每秒3.74百亿亿次浮点运算,并使总算力达到每秒4.91百亿亿次浮点运算。AIDC将于2022年初投入使用,届时会成为亚洲最大的超级计算中心之一,加快公司的创新步伐及提高竞争力。

四大领域推动AI模型商业化

在SenseCore人工智能基础设施之上,商汤集团在四大领域分别搭建了标准化软件平台,包括面向智慧商业的SenseFoundry-Enterprise(商汤方舟企业开放平台),面向智慧城市的SenseFoundry(商汤方舟城市开放平台),面向智慧生活的SenseME、SenseMARS及SenseCare平台,以及面向智能汽车的SenseAuto(商汤绝影智能汽车平台)。公司具备以下技术及商业优势:

· 拥有多项发明专利: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集团已拥有8,123项专利及专利申请,其中近一半为海外知识产权,是亚洲人工智能行业中拥有最多发明专利的公司之一。

· 涉足全球多个市场:商汤集团聚焦东北亚、东南亚及中东等区域市场,熟谙本地情况的业务团队迅速将产品及服务本地化,同时与当地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 客户的广泛认可:商汤集团凭借在技术方面的行业领袖地位,以及与不同行业的深度协同效应,与众多国内外不同行业的龙头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 业务覆盖面广泛:鉴于各行业、各地区客户之间业务周期和需求的差异,商汤集团跨行业及跨地区的业务覆盖面使公司能够在各种宏观经济条件下,都能抵御不确定性并保持增长。

富有远见卓识的管理团队

商汤集团由汤晓鸥教授、徐立博士、王晓刚博士、徐冰先生等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和实践者共同创立,他们在人工智能行业享有盛誉,带领公司从一个以科研为重的团队发展成为取得商业成功的领先人工智能公司。公司管理团队由顶尖AI科学家和经验丰富的商业专业人士组成,平均工作经验超过20年,并拥有超过5,000名员工,平均年龄为31岁。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拥有40名教授带领研究工作及3,593名技术研发人员,其中包括250余名博士及博士候选人,组建成亚洲最大、水平最高的研究团队之一,不断探索最前沿的人工智能研究。

秉持可持续发展高道德标准

商汤集团一直在积极参与有关数据安全、隐私保护、人工智能伦理道德和可持续人工智能的行业、国家及国际标准的制订。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参与了80多个行业、国家及国际标准的制订,与多个国内及多边机构就人工智能的可持续及伦理发展开展了密切合作。公司编制的《AI可持续发展道德准则》被《联合国人工智能战略资源指南》选录,并于2021年6月发表,是亚洲唯一获此殊荣的人工智能公司。

同时,商汤集团是第一家获得全部三项ISO/IEC隐私信息管理系统、信息安全管理和个人身份信息保护认证的人工智能公司。自2020年起,公司一直担任IEEE移动设备增强现实标准工作组主席,并自2020年8月以来共同领导IEEE生物特征活性检测标准的制订。

关于商汤集团

作为人工智能软件公司,商汤集团以“坚持原创,让AI引领人类进步”为使命,“以人工智能实现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连接,促进社会生产力可持续发展,并为人们带来更好的虚实结合生活体验”为愿景,旨在持续引领人工智能前沿研究,持续打造更具拓展性更普惠的人工智能软件平台,推动经济、社会和人类的发展,并持续吸引及培养顶尖人才,共同塑造未来。

商汤集团拥有深厚的学术积累,并长期投入于原创技术研究,不断增强行业领先的全栈式人工智能能力,涵盖感知智能、决策智能、智能内容生成和智能内容增强等关键技术领域,同时包含AI芯片、AI传感器及AI算力基础设施在内的关键能力。此外,商汤前瞻性打造新型人工智能基础设施——SenseCore商汤AI大装置,打通算力、算法和平台,大幅降低人工智能生产要素价格,实现高效率、低成本、规模化的AI创新和落地,进而打通商业价值闭环,解决长尾应用问题,推动人工智能进入工业化发展阶段。

商汤集团业务涵盖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车四大板块,相关产品与解决方案深受客户与合作伙伴好评。

商汤集团现已在香港、上海、北京、深圳、成都、杭州、南平、青岛、三亚、西安、台北、澳门、京都、东京、新加坡、利雅得、阿布扎比、迪拜、吉隆坡、首尔等地设立办公室。另外,商汤集团在泰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国家均有业务。


模具工业互联网平台模德宝获得超2亿元融资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12月7日报道

模具工业互联网平台模德宝今日宣布完成超2亿元融资,本轮融资由国内著名互联网战略投资人领投,产业方跟投,融资完成后,模德宝将进一步推进产品研发,拓展市场渠道。

模德宝成立于2012年,是香港科技大学李泽湘教授创办的松山湖国际机器人研究院(Xbot Park)孵化项目之一。聚焦模具及精密制造生态,通过全生命周期管理、生产协同和打造柔性制造智慧工厂,模德宝不仅帮助订单驱动的中小模具企业提高其在价值链中的地位;还通过建立多地研发、协同共享的分布式制造,为工业用户提供极具品质、成本和交付竞争力的模具产品及精密零部件。

提升基础制造供应链价值 模云平台应运而生

有“工业之母”之称的模具是制造业的基石,如今在医疗、航天、能源等领域,60%-80%的零件都依靠模具进行加工;这一数字在汽车、3C和家电等行业甚至高达90%。高新技术产业中,集成电路的引线和封装、核心元器件的制造也同样高度依赖精密模具。

作为制造业的核心环节之一,模具的生产周期、品质和成本将直接影响产品生产。一套模具可以依靠简单操作,高效率、高精度、高标准地生产出数万件到数百万件的终端产品,撬动下游数十万亿产品市场。

当前模具行业各生产环节、要素存在信息孤岛,整个产业链、价值链协同效率低,标准化、信息化和自动化能力薄弱,人才断层、流失严重,行业知识和经验难以沉淀。

模德宝正打造一个高效的模具工业互联网平台模云(MoldYun),集纳行业智慧赋能中小企业。通过智能化控制加工参数,降低加工成本,缩短周期,从而提升制造企业接纳高端订单的能力。

OT和IT深度融合 让模具制造 “老师傅”经验智能化传承

模具制造难度远高于一般工业品,涉及工艺设计、材料学、机械加工等多领域知识技术,制造工艺复杂且周期漫长,高度依赖人才和经验,这也导致此前在模具行业中,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成为模具高质量制造的关键。

通过与3C电子、家电、医疗、汽车和精密组件等领域头部企业的深度合作,将模具设计制造的流程、经验等进行标准化、数据化和系统化,形成了行业独有的机理模型和工艺数据库,并与全球主流设备商合作,不仅实现设备互联,更实现了工艺机理模型与设备加工参数的实时闭环。

模云借助微服务、模组化、可配置、云边协同的 SaaS 服务平台,实现了生产数据的云化共享,这意味着中小型制造企业也能享用到由顶级制造企业的制造工艺综合优化而来的工艺参数。模云的数据库现已成为模具及精密加工行业积淀最丰厚的数据库之一,数据类型覆盖材料、工艺、刀具和设备协议等,并实现了数据的标准化复用。

模云的出现有望解决“老师傅”短缺的问题,并大幅提升全行业效率。

打造模具行业基础设施 构建智能硬件生态联合体

基于创始团队的工业基因和深厚数字化积累,模德宝已在模具工业互联网上形成独有的核心竞争力。

现阶段,模德宝正在以模云平台为基础,为传统模具及精密制造行业提供多元化解决方案,赋能行业全面数字化。

按照中期规划,模德宝将采取“基于工业互联网的分布式协同制造”模式,为伙伴工厂提供智能工厂解决方案、设计数据、工艺数据以及生产设备运行所需要的工业数据。

着眼未来,模德宝将自己定位为全球智能硬件生态精益智造的基础设施,围绕十万亿级的精密结构件,着力打造C2B2M的产业生态平台,成为其精密智造的奠基石,为智能硬件的快速高品质交付提供重要的支撑和保障。

模德宝董事长兼CEO成亚飞表示:“感谢投资方对模德宝的认可和支持,本轮融资将助推模德宝发展迈入新征程。面对高速发展的新消费时代,新品牌、新渠道层出不穷,产品呈现多品种、小批量、定制化趋势,生产方式由 ‘大规模制造’走向‘大规模定制’,这也是新一代智能硬件产业集群的突出特征。新产品开发需要大量的精密结构件,而交付周期最长、反复试错最多、成本最高的就是模具环节,模具制造效率和品质直接决定‘新产品打样速度’和‘量产良率爬坡速度’。

模德宝匠心打造模云智能制造云平台,目前已帮助汽车、航空、医疗、电子、家电等数百家行业头部企业完成自动化、智能化、数字化改造,积累了丰富的项目经验,未来我们将继续以‘提升基础制造供应链价值’为使命,围绕‘打造模具及精密制造生态企业’为宏伟愿景,赋能中国基础制造业,为行业发展持续创造价值。”


雷军退出小米科技武汉公司法定代表人

品玩12月7日讯,天眼查App显示,12月6日,小米科技(武汉)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雷军变更为曾学忠,同时雷军退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位。小米科技(武汉)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注册资本2.1亿人民币。股权穿透图显示,该公司由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全资持股。


英特尔:Mobileye将于2022年中通过IPO在美上市

品玩12月7日讯,英特尔12月7日发布公告称,英特尔将在2022年中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将Mobileye在美国上市。同时,英特尔将保持对Mobileye的多数所有权。

公告指出,与2020年相比,预计Mobileye在2021年的收入将增加40%以上。

此外,Mobileye的执行团队将继续存在,Amnon Shashua将继续担任该公司的CEO。英特尔近期收购的Moovit,以及英特尔从事激光雷达和雷达开发以及Mobileye项目团队人员的将成为Mobileye的一部分。

Mobileye是英特尔在2017年以约150亿美元收购的一家以色列公司,专门从事基于芯片的摄像头系统,协助汽车的自动驾驶功能。该公司已在东京、巴黎、上海和底特律的机器人出租车队中测试其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