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北京,奥林匹克公园附近的小河已经结冰。在不远处的中国科学技术馆内,2020 Robo Genius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挑战赛小学组决赛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12月20日下午,经过此前多轮激烈的角逐,来自浙江余杭的顾彦茜和周又组成的“进取小队”一路冲进了决赛。第一局结束,“进取小队”以0:1落后于对手。即将开始的第二局至关重要,赛场上的空气似乎凝固了,让人紧张到屏住呼吸,所有观众及裁判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两人操控的机器人上。然而绝地大翻盘的戏码并未出现,比分最终定格在0:2,顾彦茜脸上的表情也从比赛时的冷静慢慢变成不甘和委屈,突然憋红了眼眶,在赛场上强忍的泪水最终还是在后台落了下来。

赛场上的顾彦茜
赛场上的顾彦茜

Robo Genius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挑战赛是优必选科技旗下的赛事平台,相比于第一届Robo Genius比赛,第二届在规则上更加复杂,对参赛选手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顾彦茜的机器人
顾彦茜的机器人

作为决赛赛场上唯一的女生,顾彦茜的表现丝毫不输男选手。最后一场比赛从一开始就被对方钳制,在充分利用了所有的犯规次数和维修次数后,“进取小队”所有可以翻盘的手段都耗尽了。虽然比赛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但她依旧与搭档一起坚持到最后,即使在陷入绝境的情况下,脸上也没有出现过一丝退缩的神情。

对于挺进决赛的双方选手来说,这次比赛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高手对决。到了最后的阶段,几乎不存在机器人拼搭上的失误,输掉比赛的原因很有可能是被对方的战术克制,或者只是操作上的一次小小失误。

顾彦茜在比赛中维护机器人
顾彦茜在比赛中维护机器人

没有拿到冠军,孩子们留有遗憾,但一路见证了他们成长的家长和老师对孩子们的表现非常满意,顾彦茜的妈妈表示:“这样的磨炼是孩子一生中很难得的一次机会。前不久彦茜和周又在2020年世界机器人大赛总决赛获得了冠军,这次比赛获得亚军,我非常满意,虽然两个孩子觉得遗憾,但相信他们会振作起来继续努力的,下次一定能向更好的名次冲刺。”

顾彦茜和周又所在的余杭区实验小学是“余杭区人工智能教育项目”落地校的学生。2020年6月起,优必选科技与余杭区教育局合作,为全区96所中小学、约33000余名中小学生提供人工智能课程、竞赛、实践等学习机会。顾彦茜除了日常在学校里学习人工智能课程,还常常去余杭区人工智能教育基地参与社团的集中学习。

在这次比赛之前,顾彦茜和周又已经与他们学校周边的其他小学进行过一些“切磋”。顾彦茜的指导老师朱千强对品玩表示:“之前我们和超山中心小学、南苑中心小学都进行过交流,这些交流对顾彦茜和周又的提升非常重要。”

半年的学习收获可不小,在今年12月份举办的2020世界机器人大赛上,顾彦茜和周又一举获得了小学组冠军。在这支男女组合的队伍中,顾彦茜显得安静又沉稳,面对镜头时双手会略显局促地放在膝盖上,在被问到对自己的成绩是否满意时,她谦虚地微笑着说“还行吧”。

顾彦茜和周又获得2020世界机器人大赛小学组冠军
顾彦茜和周又获得2020世界机器人大赛小学组冠军

喜欢打篮球、喜欢柯南、不怎么爱说话,和这样的顾彦茜初次接触,带给人最深的印象是理智和腼腆,有自己的想法但不善于表达。在学习人工智能机器人之外,她还是学校篮球队的队员,还代表余杭区参加过杭州市的女篮比赛。

刚和同班同学周又组成搭档的时候,慢热的两个人各忙各的,并没有建立起默契的队友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磨合和交流越来越多,也逐渐培养出心照不宣的默契,双方家长甚至期待他们六年级毕业以后再一起上同一所初中,继续作为搭档去参加机器人比赛。周又说:“想找一个默契的搭档不容易,而且我们都是接受过余杭区人工智能教育基地培训的学生,在操作方面更熟练一些。”

热爱机器人的顾彦茜并非是一个特例,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普及,这不再只是男孩子的专属。

顾彦茜和周又在2020 Robo Genius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挑战赛上讨论战术
顾彦茜和周又在2020 Robo Genius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挑战赛上讨论战术

“我带你一起学人工智能”

2018年冬,武汉市中小学科技节在澳门路小学举办,优必选科技的员工为这次科技节亲手搭建了一款由6万多块Jimu零件拼成的“AI黄鹤楼”机器人,它可以朗读黄鹤楼相关诗歌、自动开关门。这个酷炫的机器人一出现,就吸引了澳门路小学所有孩子的目光。当时还在上四年级的李诗雨第一次接触到这样智能的机器人,从此埋下了热爱的种子。那次科技节结束后,李诗雨果断加入了学校的机器人社团。

李诗雨在讲解《AI黄鹤楼》
李诗雨在讲解《AI黄鹤楼》

“我觉得很有趣!”每次谈到学校的人工智能教育课程,李诗雨都很兴奋。

李诗雨在接触优必选科技的机器人之前就已经是一个小科幻迷了,《超能陆战队》是她非常喜欢的一部动画片,她一直希望能有一个“大白”一样的机器人陪在自己身边。在学习了人工智能教育课程之后,这个想法似乎变得触手可及了。

2020年12月,已经上六年级的李诗雨和机器人社团的同学胡可睿带着一起创作的“胡萝卜号”火星探索车来到中国科学技术馆,参与Robo Genius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挑战赛同期举行的“航天科普创意作品展”。

左:李诗雨 右:胡可睿
左:李诗雨 右:胡可睿

对于设计这款机器人的想法,胡可睿介绍道:“‘胡萝卜号’有两种形态,可以变成机器人行走,也可以变成车子的形态,适用于不同的地形。在设计的时候也注意到了机器人的重量的问题,我把它设计得很轻,也是出于移动的考虑。右手是一个夹子可以夹起一些重物……”

“胡萝卜号”火星探索车
“胡萝卜号”火星探索车

提到学校的机器人社团,李诗雨非常兴奋,她说:“我们的机器人社团现在有很多人,而且其他同学也十分想加入,他们非常羡慕我们能制作机器人,还能通过编程让机器人动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李诗雨俨然已经成为澳门路小学的“机器人社团宣传大使”。

有一次,澳门路小学教学主任、机器人社团指导教师汪平带李诗雨和胡可睿参加全国NOC(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大赛)比赛,由于老师和家长不能进入比赛场地,只能让孩子们自己完成检录。进到场馆中,李诗雨看到所有男生都挤在比赛场地周围,大量机器人被堆放在比赛场地上测试,导致自己无法正常测试。担心耽误比赛流程的李诗雨着急之下一声大吼,把现场的男生吓了一跳,全部乖乖去排队。在指导老师汪平的印象中,李诗雨一直是“很文静的一个孩子”,对于自己的学生敢于在这样的公共场合勇敢表达自己的诉求,汪平感到有些意外,这也让她看到,李诗雨文静的外表下,拥有一颗遇到问题毫不退缩的心。

在澳门路小学,参加社团需要老师和学生进行双向选择。在学生主动报名后,老师会筛选合适的学生加入社团。甚至还会出现为了一个优秀的学生,两个社团的老师互相抢人的情况。

汪平回忆:“有的孩子可能缺乏自信,并且惧怕权威,平时都不敢和老师讲话,但李诗雨不是这样的学生。我首先看中的是她出色的表达能力和自信心,后来发现她在编程的过程中可以融入自己的想法,各方面的优势也逐步显现,所以是金子总会发光。”

人工智能领域的娘子军

和李诗雨、顾彦茜一样,越来越多的新一代青少年及其家长逐渐意识到,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新工科并非男生的专属,在这些新工科的课堂上,女生和男生的表现平分秋色。即使有少数家长依然担心女生在新工科的学习上赶不上男同学,但在孩子们眼中,这种顾虑完全是多此一举。李诗雨说:“班里很多女生的理科成绩都要比男生好。”她成绩最好的一门课也是数学。同时,学习人工智能教育课程也是包括李诗雨、顾彦茜在内的女生,在兴趣使然下的一次自主选择,她们在学习过程中出类拔萃的表现,也让更多的人看到人工智能领域的女性力量。

目前,全球人工智能领域面临严峻的多样化构成问题,福布斯曾撰文表示女性是扩大AI的关键力量。

2020 年 3 月 8 日,清华大学 – 中国工程院知识智能联合研究中心、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与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发布人工智能全球女性榜单,在“2000 位人工智能全球最具影响力 AI 学者榜单”(简称:AI 2000)中,有179位是女性,占比9%。

AI 2000榜单共分为20个领域,每个领域100人。其中人机交互和可视化领域的女性比例最高,分别是26%和17%,机器人领域为5%。机器学习、数据库、语音识别领域最低,不到5%。

这179位女性学者分布于21个国家,其中大部分来自美国,中国女性科学家比例为7%。不论是中国还是全球,人工智能领域都已经涌现出了一批顶尖的女性科学家。比如申省梅,上世纪 80 年代起就从事人工智能在无人驾驶汽车和医学心电图辅助诊断等领域的相关研究。

还有榜单中出现的香港中文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副教授傅慰慈、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教授朱小燕、上海交通大学无线通信研究所教授陶梅霞,以及著名的华人AI科学家、美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李飞飞,她们都是全球人工智能领域杰出的女性科学家代表。

尽管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女性学者的数量还有待进一步提高,但并不能说明女性不适合学人工智能,只是整个社会的刻板印象导致很多对人工智能有兴趣的女性没能跨入这个门槛。事实上,世界上第一位程序员Ada Lovelace就是女性。

2012年Google Doodle纪念Ada Lovelace 194 岁诞辰
2012年Google Doodle纪念Ada Lovelace 194 岁诞辰

不过,值得乐观的是,变化正在发生。一方面,越来越多科技企业在提高女性程序员的比例,另一方面,教育机构和公益组织也为鼓励女性学习人工智能和编程推出了各式各样的活动。本次Robo Genius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挑战赛的主办方优必选科技就一直在鼓励更多的女生学习人工智能课程,也在为女生提供更多的接触人工智能机器人平台的机会。

顾彦茜和李诗雨所在的学校都是优必选人工智能教育的落地学校,优必选科技从校内场景出发,从基础教育阶段进行普惠教育,让所有学生不论男女都有均等机会学习人工智能知识的机会。优必选科技高级副总裁钟永曾表示,“校内是产生标准的地方,优必选科技的策略是先走校内再校外再C端”。此外,优必选科技还独创了三级运营体系——标准校提供了均等机会;中心校为有人工智能兴趣的学生提供深度实践的机会;基地校则为学生提供了更集中更系统的AI学习。三级运营体系让每个学生都有机会接触AI教育,也让有天赋的女孩儿们能够脱颖而出。

在C端方面,优必选科技也曾推出过面向女孩定制的产品。彼时,优必选科技的合作方苹果公司通过大数据研究发现,市面上缺少为女孩定制的机器人产品,于是联合优必选科技推出了智能编程教育机器人“独角兽”,结合科技元素和女孩的丰富想象力,培养她们的逻辑创新思维。

澳门路小学早在2016年就引入了第一批人工智能课程,当时的课程内容更偏重编程,对学生来说也较为复杂。汪平回忆:“2016年学生学习的是关于机器人自动巡线之类的课程,也是那一年我带着学生去全国各地参加比赛。当时这个课程只能在六年级上,课堂上的女生很少。”

变化发生在2018年,这一年优必选科技的人工智能课程进入澳门路小学,整套课程体系的设计降低了学生学习的门槛。“以前的课程女孩子接受起来明显比较困难,但优必选科技的人工智能课程进入学校后,男女生在接受度上面的差异就不是很大了。首先课程设置地比较有趣,女孩子也很感兴趣;其次教具不难上手,它的编程设计地比较友好,回读编程和模块化编程很容易上手,降低了女孩子的接受难度”汪平说。

通过举办一系列赛事活动,优必选科技还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女生选手,譬如多次拿下科创类大赛奖项的顾彦茜。

经过多年持续深耕,优必选科技的努力已经在慢慢展现成果,例如李诗雨所在的机器人社团男女比例也扩大到了一比一,当汪平带这一届学生出去比赛的时候,有同事开玩笑说她带了一支“娘子军”出战。

相比男性,女性更感性更富有创造力,但目前女性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就业和教育方面仍被忽视,也存在很多的刻板印象。如何让女性更早地接触人工智能,需要政府、企业和社会一起去推动。我们相信,随着人工智能教育逐渐在全球普及,“娘子军”将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科技创新注入一股强大的能量。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