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性价比神器,Google Nexus退回原点

昨夜,Google悄悄发布了Nexus 6、Nexus 9以及机顶盒Nexus Player,当然正式版的Android Lollipop也随之而来。

先不提存在感稀薄的Nexus Player。关注度最高的Nexus 6和Nexus 9分明是Android铁杆粉丝才会买的设备,一个是因为价格,一个是因为定位。

这并不是说Nexus 6不好,它是Android阵营本季最好手机第二代Moto X的放大版。可是649美元的高昂定价会浇灭绝大部分普通消费者购买的欲望。北美等市场主要被运营商合约机把控,在99、199美元的合约机和649美元的裸机之间作何选择,是个很简单的算术题。

对于原生Android爱好者来说,享受了两代性价比神器Nexus 4、Nexus 5之后,也到了花钱充值信仰的时刻。当然接受考验的除了信仰还有钱包。

在新款iPad发布会前一天发布Nexus 9,不知道Google是怎么想的。从外观和参数来看,Nexus 9是最好的Android平板(不加之一了),但和同价格区间的iPad mini竞争,也太难为它了。Android平板最大的问题从来不是硬件,而是大尺寸屏幕上的应用生态。

两代Nexus 7卖得好,跟它的价格和定位息息相关。7吋屏幕是个临界点,在这个尺寸上跑那些没有为大屏幕优化的Android应用还不算太“丧心病狂”。更不用说它只卖199/229美元,稍微花点钱就能买个物美价廉的平板用于阅读、上网、普通游戏,何乐不为?10吋的Nexus 10销量却一直不温不火。而4:3长宽比、9吋屏幕、399美元的售价的Nexus 9定位跟Nexus 10相似。不过它会比Nexus 10幸运,因为没有新款Nexus 7与之竞争了。

前三代Nexus手机的影响力和消费人群,主要是开发者和Android爱好者。Google给它的定位首先是开发者用机,供内部研发和外部开发者使用;其次是硬件标杆,为其它硬件厂商指路;还有给Android爱好者体验纯净Android。

在过去两年里,Nexus 4、Nexus 5、Nexus 7用超高的性价比改变了这些定位。Nexus逐步从小众走向大众消费,相关的广告和市场营销行为也都面向普通消费者,原生Android也为越多越多用户所熟悉。

可是649美元的Nexus 6和399美元的Nexus 9这一代设备,告别了“性价比神器”的标签,再次退回了原点。

好在Android从来不是靠一款机型来支撑,从100美元以下到600美元+不同价格区间,在全球各个角落,款型数以千计的Android手机在拓展市场,也成就了它超过80%的移动系统市场占有率。而Nexus变贵,但它同样还有自己的目标人群。高价也许会把普通消费者排除在外,可是铁杆Android粉丝该买还是会买。

 

相关阅读:

    【PW晨报】iPad Air 2、iPad mini 3、Nexus 6、Nexus 9,你要的这儿全都有

    看好你的钱包,Google的新Nexus手机和平板电脑或将在今天发布


巧合!Nexus 6发布后,苹果自己泄露iPad新品图

苹果发布会之前产品图片偷跑似乎已经成为惯例,这一次也不例外。北京时间凌晨 1 点左右,9 to 5 Mac 最先发现了 iOS 8.1 用户指南的截图。截图中就有详细的 iPad Air 2 和 iPad mini 3 产品图,传言中将于今晚发布。

苹果似乎一时手滑,在 iTunes Store 上发布了这些截图。巧合的是,这些截图泄露的时间就在 Google 发布 Nexus 6 手机和 Android 5.0 Lollipop 系统之后。这是看不惯 Nexus 系列抢了风头吧?


从截图来看,iPad Air 和 iPad mini 产品线的外观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我们之前报道的苹果发布会预告一样,iPad 全线产品增加了 Touch ID 指纹识别。此外,机身侧面的静音开关并没有消失。

用户指南中透露的另外一个更新是,iPad Air 2 将会有连拍功能。iPhone 手机从 5s 开始添加了连拍模式,每秒最快可以拍 10 张照片。

除了 iPad Air 2 和 iPad mini 3,传言中今晚苹果发布会的亮点是 iPad 增加土豪金选择、更好的相机和 A8X 处理器。据说苹果还将发布视网膜分辨率的 iMac,以及 OS X Yosemite 操作系统的正式版。

想知道这些产品到底怎么升级了?我们为你准备了苹果发布会流言总结


商业剪报:匡威告了31家公司,当当网圈地养羊

匡威对 31 家零售商提出诉讼,包括 H&M、沃尔玛

Fashionista 报道称,匡威周二对 31 家零售商和制造公司,向美国布鲁克林地方法院和国家贸易委员会提出诉讼。

被起诉的公司包括全球知名企业,也有很少人知道的日本和中国公司,包括了 H&M、沃尔玛、Kmart、Fila、深圳恒阳鞋业有限公司和 Nowhere 公司等等。

匡威称它们从 1932 年起对一直未改变的四项设计元素都注册了商标,包括鞋头挡泥板和包头片、鞋底部沿边的上下线条,以及鞋后方商标和条纹上下叠合。

当当网准备圈地养羊,进军羊绒市场

当当网 CEO 李国庆日前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称,与内蒙羊绒协会合作建立羊绒企业平台。他还宣布当当将“圈地养羊,深入产业链上游,为推自有品牌’当当羊绒’做准备”。李国庆表示,这都是为了“打破线下渠道价格坚冰,还羊绒一片净土”。

当当网服装事业部总经理邓一飞透露,当当此次羊绒线上开放平台投资 2 亿元,另有 1 亿元投资建设内蒙养羊基地。当当将在羊绒品类引入 C2B 个性化定制、闪购等服务。

雅诗兰黛收购香水制造商

据 Fashionista 报道,雅诗兰黛昨日宣布收购宜家香水制造商 Le Labo,交易预计在 11 月份完成。

 Le Labo 公司创办于 2006 年,有包括乳液、肥皂、喷雾、蜡烛等品类齐全的香薰业务,在纽约、伦敦、巴黎、日本、香港都有店铺,每年的销售额达到 2000 到 3000 万美元。

雅诗兰黛全球 CEO Fabrizio Freda 说 Le Labo 公司业务对于雅诗兰黛来说是一个完美的补充。 雅诗兰黛公司旗下拥有品牌 MAC Cosmetics, Jo Malone, La Mer, Bumble and Bumble, Bobbi Brown, Tom Ford 和 Smashbox。雅诗兰黛 2014 年的销售额达到 107.9 亿美元,香水业务增长不错。

联想成立全新的互联网模式智能终端和服务业务子公司,陈旭东担任 CEO

联想集团昨天宣布,将成立一家全新的子公司,完全基于互联网,提供智能终端和服务业务,目前还没有公布公司名字。据了解,该公司将于 2015 年 4 月 1 日正式开始运营,届时将拥有独立的公司名称及全新的子品牌。

联想的新子公司将主要针对线上渠道进行产品的销售和营销,还会有针对线上渠道的产新品研发,想要借此增强对普通消费者的互动。目前联想的智能手机虽然也铺设了线上商店,但主要渠道依然是运营商和线下渠道,新子公司将会在线上销售商进行更多尝试。

另外,现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中国大区和亚太新兴市场大区总裁陈旭东将出任新公司首席执行官。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刘军和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云服务集团总裁贺志强将出任新公司联席董事长。

沃尔玛放慢开店速度,增加电子商务投资

路透社消息,世界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周三表示,将会在未来一个财年放慢在美国的开店速度,并且会增加在电子商务业务方面的投资。

沃尔玛美国业务主管 Greg Foran 在周三的股东和分析师会议上说,到 2016 年 1 月结束的一个财年中,沃尔玛将在美国新开 180 间到 200 间规模较小,属于邻里市场(Neighborhood Markets)品牌下的商店。公司本财年的计划是新开 270 间到 300 间小型商店。

沃尔玛首席执行官 Douglas McMillon 在会议中说,公司将会“在店面上投资稍微少一点”,并更多投资于电子商务。

另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本次会议中,沃尔玛还指出,考虑到比预期更严峻的销售环境,这一财年的销售额增速可能仅有 2% 到 3% ,低于最初提出的 3% 到 5% 的目标。

华纳兄弟计划 6 年内上映 10 部超级英雄电影,对抗迪士尼

据彭博社报道,华纳兄弟计划在未来六年内上映 10 部超级英雄电影,与迪士尼的超级英雄电影形成对抗。

在其母公司时代华纳需要提高利润和营收的压力下,华纳兄弟同事计划了三部 J·K·罗琳作品改编的电影。罗琳的哈利·波特一度是华纳的摇钱树,面对强劲的竞争对手,如今必须重新出动。

六年计划中包括每年 22-24 部电影,其实会有 3 部乐高电影,这也是华纳兄弟意图战胜迪士尼的一个策略,希望通过更加注重消费品来进行抗衡。

“迪士尼漫威的成功告诉了我们什么东西是可能的。”华纳兄弟的首席执行官 Tsujihara 在时代华纳的投资者会议中这样说。迪士尼今年的《银河护卫队》和《美国队长 2》成为了今年最成功的电影,全球票房 14 亿。华纳的成绩排在其后。

360 诉腾讯垄断案今天宣判

今天上午 9 点半,最高人民法院将宣判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诉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一案。最高法官方微博和网站将进行图文直播。

这是反垄断法出台 6 年以来,最高法院审理的首例互联网反垄断案。

360 与腾讯此次纠纷开始于 2010 年 2 月,腾讯推出“QQ 医生”,与 360 安全卫士形成竞争。当年年底时腾讯要求用户“二选一”,大量用户为运行 QQ 删除了 360 软件。

工信部介入之后,两家公司转战法院。2012 年 11 月,奇虎 360 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一审判决驳回奇虎公司全部诉讼请求。奇虎公司表示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索赔经济损失 1.5 亿元。

小米手机第二季度出货量达 1600 万台

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公布小米手机第二季度的数据:出货 1600 万台,线上渠道出货 1119 万,约占 70%,共发出快递单共 1031 万单,发票数量(包含配件) 1370 万张,线上销售额超过 100 亿元。

小米还公布了快递服务商数据,主要的三家为,顺丰、如风达、EMS,快递单比例达到 6:3:1,其中顺丰在第二季度的小米快递就有 614 万单。

阿里通信推出亲心小号虚拟号码应用

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通信推出了一款名为亲心小号的应用,用户可以无需 sim 卡拥有一个新的虚拟号码,正常打电话、收发短信。根据阿里通信官网的介绍,亲心小号可以设置开关机时间和免打扰。它的主要作用是保护隐私,在租房、二手交易等场景下使用。

亲心小号与此前国外的 Google Voice 和国内的网购卫兵实现方式相似。此前,阿里通信推出了亲心 170 系列号码和通话套餐,亲心小号也许是推广主业务的方式之一。

eBay 公布第三季度财报:总营收略低于预期,Paypal 依然增长迅速

eBay 第三季度营收为 43.5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38.9 亿美元增长 12%,略低于分析师此前预期。

此前两周宣布拆分的 Paypal 业务依然在支付市场保持增长。根据财报,第三季度 Paypal 销售额增长 20 % ,新增活跃用户 440 万人。

eBay 预计 2014 财年第四季度总营收将在 48.50 亿美元到 49.50 美元之间,2014 财年净营收将在 178.5 亿美元到 179.5 美元之间。

财报公布后,eBay 股价在纽约市场的盘后交易中下跌逾 1%,今年截至周三收盘为止已下跌 8.4%。

高通 25 亿美元收购英国 GPS 蓝牙芯片巨头 CSR

高通宣布将斥资 25 亿美元收购英国芯片厂商 CSR,该公司产品包括 GPS 芯片、蓝牙通信芯片以及物联网芯片等。

据路透社分析,由于高通在移动芯片领域拥有垄断性优势,因此此次收购 CSR 的交易,将会面临一定的反垄断审核阻力。

今年八月份,CSR 公司刚刚拒绝了美国美光科技公司的收购,主要是对于收购报价不满。此前 2012 年 7 月 17 日,韩国三星电子斥资 3.1 亿美元,收购了 CSR 公司有关智能手机数据通信的部分技术和专利,获得了这家公司4.9%的股权。

惠普中止与 EMC 谈判

据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 惠普公司已经结束了与 EMC 公司的合并谈判,可能最早于本周三公布最终结果。经过数个月的交涉,两家公司合并一事最终告吹。同时,据彭博社报道,惠普宣布,计划恢复股票回购计划。该消息也进一步降低了惠普依旧可能会考虑收购 EMC 的可能性。

此前谈判在私下进行,消息人士要求匿名。他们称,不清楚谈判是何时停止的。直到上周两家公司的高管都还在研究交易问题,但由于价格谈不拢,现在谈判陷入僵局。由于惠普表示有重要的非公开信息要公布,因此在11 月 25 日财报发布前暂停了股票回购计划。

此前,惠普宣布了将分拆旗下业务的消息,分析人士认为,惠普将企业服务与个人 PC 业务分拆,正是为了与 EMC 谋求合并。如果EMC和未被分拆的惠普实现合并,新公司的市值将高达 1280 亿美元。


文本设计

Editorial Design 不算一个正式术语,我姑且将它译为「文本设计」。

我是在播客《The Big Web Show》的第 122 期听到这个词的。主持人杰弗里·齐德曼(Jeffery Zeldman)与设计师杰森·桑塔·马里亚(Jason Santa Maria)闲谈时,随口用 Editorial Design 来形容马里亚在其个人网站上做的事。懂的人立即知道他在说什么。

文本设计是指根据文字内容的属性为其定制样式的工作,从结果看,它往往意味着高度定制化、不可复用的文章版式。对于平面设计师而言这是家常便饭,但在网页设计的语境里却是稀有动物。

如果你有留意网页设计的前沿阵地,在过去几年里一定见过那种几乎达到了杂志级别的页面设计。这并不是指在网页中模仿杂志排版,而是指网页设计师与前端工程师(此角色有时由同一人兼任)针对某篇个别文章进行的深度定制。克雷格·莫德(Craig Mod)的网站可能是最有名的例子之一。这位前 Flipboard 设计师以《超小型出版》一文成名,随后又连续写了几篇关于数字出版的长文。以今日网络读者的平均耐心而言,这些文章委实不短,但它们的特别之处并不在于长度,而在于莫德的定制化设计。点开他两篇写作时间相隔一个月的文章《iPad 时代的书》和《拥抱电子书》,就会发现它们虽然拥有大体相同的结构,但在版式细节上有不少区别:大标题与小标题的字体与字号不同、分栏设置不同、具体的文字设计细节上也有诸多精细控制。杰森·桑塔·马里亚的网站也是类似,根据各自属性的不同(例如作者为客席作者),某些文章的背景色或都会和其它文章区分开来。

相信大家会同意,做到这种程度的网站相当罕见,而这正是问题所在。在印刷品的世界里,根据内容属性进行定制化设计属于基本常识。但在万维网上,大部分内容站点的版式与文字设计都大同小异,以至于一旦有马里亚和莫德这样的网站出现,人们便纷纷啧啧称奇,奔走相告。

这首先是出版周期与成本问题。书的出版周期最慢,作者可以在写作初期就开始和设计师沟通想法,给后者留出充分的时间进行视觉构思。杂志的周期就要快得多,因此杂志人在多年的实践之下也逐渐建构了一个个「模版」用以封装很可能是印刷前一天才发来的内容。网页的出版周期之快自然不必多说,作为每天都要更新大量内容的站点,若不事先设定好固定而简易的模版供文章作者填充,设计成本会直线上升。

不过,文本设计在网页上的粗疏简陋,其背后还有更深刻的原因,那就是工程效率与设计多样性之间的矛盾。软件工程师都十分注重「复用性」。一段代码或一个功能若能在未来重复使用,可以减少工作量。假如你的某篇文章中的第十三自然段要使用两栏排版,而现有的内容管理系统不支持两栏,程序员就会问你「两栏的功能今后是否会经常使用?」若答案为否,甚至你明确知道在一年内很可能都不会有第二篇文章需要两栏排版,他就会建议你考虑用内容管理系统已经支持的样式——尽管那并不是文章作者心目中的理想选择。

这未必是在偷懒。任何软件都需要不断维护,而维护的成本之高往往是习惯了平面出版作业流程的人无法理解、也不愿相信的。从软件工程的角度考虑,尽量减少那些只为了某个选题用一次就丢掉的功能,可以降低复杂度、减少维护成本。但工程师也都知道「好」「快」「平」(便宜)只能三选二的道理。网页出版的周期决定了必须选快,上述软件工程的需求决定了必须选平,那么品质不好就是必然的了。

此处的吊诡在于什么是好。在工程师看来,代码可复用是一种优雅,而优雅显然是一个褒义词。从内容作者的角度说,让我的文章以最恰当的样式呈现出来才是第一要务,而最恰当的样式却不一定是现有的模版所能支持的样式。假如每周都会有一篇文章需要程序员配合实现新的样式与功能,那么这个网站只能牺牲掉「快」或「平」。在「坏比好更好」(Worse is better)的今天,这并不容易。


消息称苹果计划停售FitBit健身腕带 为Apple Watch开路

QQ截图20141016094910

消息称苹果计划停售FitBit健身腕带

【TechWeb报道】10月1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消息人士透露,苹果公司即将在其零售店停售大受欢迎的健身腕带FitBit。而外界猜测停售的原因,极可能是要为其即将推出的Apple Watch开路。

FitBit,是一款可以追踪过用户健身活动的可穿戴设备,功能类似于Apple Watch。它允许用户追踪步数、行走距离、燃烧的卡路里和攀爬的楼层。此外,FitBit还可以追踪用户睡眠,最近的传言显示 FitBit 正在研发的新产品包含了心率监控传感器。

就在苹果将停售FitBit腕带消息传出的一周前,FitBit对外声明其正在评估是否要接入苹果的HealthKit平台。HealthKit平台,可以存储来自iPhone的所有健康和健身数据,使之形成一个强大的数据存储中心。

目前,有不少健康及健身应用开发者,包括Strava、Withings、iHealth、Jawbone Up和MyFitnessPal,都有意愿更新他们的应用,使得用户可以将数据传入到HealthKit。

FitBit并非苹果唯一出售的别家供应商的可穿戴设备,目前尚不清楚他是都会停售其他的竞争对手的设备,其中就包括了耐克的FuelBand。FitBit 并不是最近被苹果抛弃的唯一产品,上周有消息称AppleStore将移除Bose耳机和扬声器。虽然原因不清楚,但很有可能是由Bose与Beats 的专利案所致。

截止发稿,苹果公司尚未就此消息置评。(易木)


英媒:英特尔投资中国芯片商 对抗三星高通

【环球科技综合报道】据英国路透社10月13日报道,英特尔为两大快速成长的中国手机芯片制造商投资150亿美元,与北京政府成为了战略合作伙伴。英特尔旨在通过这一战略合作关系,与高通、三星在中国国内进行可行有效的竞争。

近十多年来,中国一直将针对半导体的设计和生产作为产业政策的重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明显加快了动作,进行并产生了不少的跨国兼并以及合作协议。野村证券的分析师黄乐萍表示,中国正处于一个转折点,政府政策通过发挥作用来帮助本土的半导体行业得到提升。

资料图

这一合作的议题在今年8月初经过英特尔内部的高层反复的讨论后,被认为能够有助于英特尔进一步抢滩中国市场并且为英特尔在中国硝烟弥漫的智能手机战场上获得一席之地,同时,这一合作还将大大促进已花费多年努力的英特尔来赶进手机芯片的领头羊——高通公司。

英特尔与北京政府的这一合作协议与9月26日正式公开,英特尔通过清华大学控股公司获得了展讯通信以及锐迪科微电子公司20%的股份,以此来帮助两个合作伙伴在共同开发智能手机芯片的过程中进展更加顺利。

中国加足马力进行的种种操作,是从美国的PRISM监督方案中获得了启示,北京必须通过采取一系列的措施不断巩固增强自身科技产业的信息安全;而对于英特尔来说,这一合作为其进入中国这一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提供了另一条道路,可算是另辟蹊径。

  国家目标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估算了中国芯片产业在2013年一年的税收就达到了2.51万亿元,而国内市场对于芯片消费的需求就高达9.17万亿元,超过了全球半导体消费的一半以上。今年6月,国务院对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做出了全面的指示,对于2015年和2020年的半导体消费收入也列出了具体目标。芯片营收的增长率每年在20%左右,2020年收入预计将达到3.5万亿元。

许多分析师和行业内部人员表示,在此次合作中,北京方面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合并了之前在纳斯达克独立交易的展讯通信与RDA微电子。这两家公司在一年前由投资机构紫光集团分别通过17亿美元及9亿美元的价格进行收购,其下属的私人股本集团由北京的清华大学进行控股。

为了能在来年加速合作,英特尔和紫光集团将会新成立一个包含展讯通信和RDA微电子的控股公司。北京方面旨在希望紫光集团能够增强实力,在未来的五年内与联发科技形成竞争,在十年内赶超高通公司。

  真正的伙伴

自2013年执掌英特尔以来,英特尔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克兹安尼克就明确将追赶高通公司定位为公司目标,而这一策略的核心就在于拿下中国市场。今年5月,英特尔方面宣布,同福州的瑞芯微电子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来共同生产英特尔平板电脑所需的电子芯片。

在高通公司与上海的中芯国际形成合作关系的三个月之后,英特尔也与紫光集团也达成了合作意向。英特尔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克兹安尼克在今年4月份初次探访清华大学,与中国公司共同探讨合作形式;而极快的在8月又一次来到北京,此时英特尔与紫光集团已达成合作协议。

紫光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表示,此次两个公司之间的合作,为中美的芯片产业又提供了一个新的合作模式。当然,这一合作也为英特尔在知识产权方面提供了相当大的保护。“这一合作无疑会对所有人产生有益的影响”,印第安纳大学的中国政治与商业研究中心主任斯科特•肯尼迪如是说。(实习编译:娄音妮 审稿:陈薇)


免费?让·梯若尔2002年就告诉你互联网业如何垄断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肯定有人想过为什么我们能从互联网企业那里,以免费或者低到难以想象的价格得到如此多的东西——比如 Google 的搜索,Facebook 的社交、Uber 的出租车或者亚马逊上买到的东西——对于这些人的问题,新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让·梯若尔有他的答案。

2002 年,离 Facebook 创立、Google 上市还有两年,他写文章称,互联网时代的公司运营时要做好两个方面的平台,一面是消费者,另一面是软件开发者或者广告主。即使科技企业家从来没有读过他的著作,可是当他们甩出“平台”和“网络效应”这样的词汇时,说的都是梯若尔说的意思。

他还说过,行业监管应该根据各自不同的特点有差异化地开展。比如许多互联网企业免费提供他们的产品,这意味着建立在价格基础上的反垄断法就没办法了。但结果是他们发展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很快就形成了垄断。

“他在帮助我们思考当下时代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如何应对那些给人感觉很友好的垄断者,”研究互联网政策和反垄断的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吴修铭(Tim Wu)说。“亚马逊、Google 和其他公司免费、或者以低价提供他们的产品和服务,所以我们喜欢它们,但它们是否也有我们平时看不到的危险一面呢?”


周一,让·梯若尔在法国图卢兹大学他的办公室外面。

在 2002 年与让·查尔斯·罗切特(Jean-Charles Rochet)合写的论文中,梯若尔定义了双面市场(two-sided markets),或者那种通过向一部分客户收更多钱来提升另一部分客户需求,“把两方都拴牢”。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俱乐部付给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钱让她去露个面,而向其他客人收钱,或者为什么 Visa 在发生交易时向商户收钱,却对消费者免费。

在科技界,这一理论解释了为什么 Google、Facebook 和 Twitter免费提供它们的产品——因为使用的人越多,它们就能吸引到更多的广告主。同样地,亚马逊把它的新手机降到了 99 美分一部,一部分原因就是智能手机好就好在它有许多应用——而除非有许多人在用,否则开发者是不愿意为亚马逊的手机开发应用的。

梯若尔还写了另一种类型的技术——电子游戏。“电子游戏主机的买家想玩游戏,而游戏开发者会选择已经受到、或者即将受到玩家欢迎的平台。”

苹果公司新的移动支付服务 Apple Pay 是另一个例子。梯若尔揭示了为什么说只有足够的顾客拥有信用卡、足够的商户接受它时,信用卡才是有效的,而且发行信用卡的公司在设定信用卡年费时,还必须平衡双方的需求。苹果比其他公司做得好的地方在于,它之所以能说服银行和它合作,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它有如此多的用户。银行为苹果公司提供了比通常更低的信用卡交易费率,希望苹果公司的用户能更多地刷卡消费。

“如果建议苹果公司、万事达(MasterCard)、Visa 和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认真思考支付领域的人,没有把让·梯若尔的著作奉为其核心思想的来源,我会感到非常非常惊讶的,”写博客描写数字化时代的竞争的多伦多大学教授约书亚·甘斯(Joshua Gans)说。

对于监管者来说,科技公司一直是个有点儿棘手的问题,一部分原因在于它们不遵循典型垄断者的行为模式:许多科技企业的产品不向用户收钱,而互为竞争者的企业提供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产品。比如 Google 董事会主席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周一的一次演讲中说,Google 在搜索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亚马逊,在移动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是 Facebook——但这两家里没有一个是做搜索引擎的。

梯若尔撰文指出,就像搜索引擎一样,双面市场都有被垄断的趋势,但它的危险性体现在不同的方面,而且比传统垄断更难被发现——比如怎么才能判定垄断企业在运用其力量阻止新的创业公司出现。当反垄断当局在调查 Google 反垄断案时,这是他们思考的一个因素。

“受到他和其他和他有类似观点的人的启发,我们把精力放在了尝试着绕过对垄断的传统理解,比如铝业集团提高铝的价格,就会使所有东西都变更贵,”吴修铭说。他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反垄断事务方面的高级顾问。

“要想理解市场力量、在一切都免费的时代破除对价格的迷恋,都是很难的事,”他说。“但其实它们都不是免费的,只不过成本体现在其他方面罢了。”

对于消费者来说,成本包含在了抵消广告主的支出的过程里,要么是为产品付更多的钱,要么是上网情况被记录下来并显示成个性化广告,要么就是放弃了隐私。

“人们说‘我是 Facebook 用户’,但实际上你不过是 Facebook 的一个供应商,”甘斯说。“它们给你提供实实在在的服务,最后其实向广告主售卖它们的真实产品的就是你。”

但互联网用户不这么想,梯若尔和罗切特在 2005 年的论文《双面市场发展报告(Two-Sided Markets: A Progress Report)》中写道:“买剃须刀的人把他这次购买对剃须刀需求和过剩关系的影响内化了,而我们终端用户的消费,并没有让我们对市场另一头的影响内化。”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谷歌发布新一代操作系统Android 5.0 Lollipop

12

Android 5.0昵称“棒棒糖”(Lollipop)

【TechWeb报道】10月16日消息,谷歌今天凌晨发布了新一代操作系统Android 5.0 Lollipop(棒棒糖),该系统将会出现在一同发布的三款硬件新品Nexus 6手机、Nexus 9平板、Nexus Player机顶盒,还会在未来几周登陆exus 4、Nexus 5、Nexus 7、Nexus 10以及Googl Play版安卓设备。

在今年的I/O大会上,谷歌已经介绍了Android 5.0的新特征,比如ART作为默认选项,提高设备续航,新的多任务以及全新的界面设计(material design)等。

在今天凌晨召开的发布会上,谷歌正式发布了这一新款操作系统Android 5.0,该系统昵称“棒棒糖”(Lollipop)。令开发者和用户感到惊喜的是,谷歌在发布会上介绍说,Android 5.0分为32位版和64位版。

66

Android 5.0界面

Android 5.0采用了全新的设计语言“Material Design”,界面加入了多种颜色和动画效果。谷歌表示,采用这种设计风格的目的在于统一Android设备的外观和使用体验,不论是手机、平板还是盒子。

Android 5.0

Android 5.0界面

Android 5.0为开发者带来了5000个新API,这让不同设备间的联系和统一感增强了。谷歌表示,类似歌曲、照片、应用及最近搜索的结果,都能够在各种Android设备上同步,这便是Android 5.0想要呈现的使用体验。

另外,Android 5.0还支持新的电池模式、多账户登陆、访客模式以及通过蓝牙设备解锁等新功能。

谷歌表示,Android 5.0是继4.0之后的一次重大更新,希望可以通过新版本来更好地统一Android的用户体验以及设备的交互能力。


你看BoF现在这么成功,其实它也努力数年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9 月中旬,在伦敦时装周中某个忙碌的一天,在 Tom
Ford 时装秀和唐宁街 10 号的鸡尾酒会结束以后,人们开始去吃晚餐。在伦敦市中心的 Berners Tavern 餐厅里,设计师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尼古拉斯·柯克伍德(Nicholas Kirkwood)和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坐在了时尚界高管们(比如 Tom Ford 的多梅尼科·德·索莱[Domenico De Sole]、LVMH 集团的皮埃尔·伊夫·鲁塞尔[Pierre-Yves Roussel]和 Net-a-Porter 的娜塔莉·玛斯奈特[Natalie Massenet])的中间,就连演员丹·艾克罗伊德(Dan Aykroyd)都出现了。

他们都是受伊姆兰·阿梅德(Imran Amed)之邀前来的,39 岁的他也是时尚网站 BoF(The Business of Fashion)的主编和创始人。晚宴上还发布了最新的 BoF500 名单,BoF500 是阿梅德一年前首次编制的一个榜单,现在人们已经会经常上去看看,谁上了榜(比如肯达尔·詹娜[Kendall Jenner]、肖恩·奥利弗[Shayne Oliver])、又有谁下了榜(比如特里·理查德森[Terry Richardson]、奥利维尔·泰斯金斯[Olivier Theyskens])。

当然,屋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在名单里,这一点似乎让阿梅德后来致辞时有点儿飘飘然了:“我仔细地看过座位表,并且亲自安排了每桌的座次,当时我就想:‘嗯……谁会愿意和谁聊天呢?’”

晚宴过后几天,阿梅德就坐在了米兰巴黎宫大酒店(Palazzo Parigi Hotel)的餐桌前——他刚从早上的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时装秀上回来。他穿着色彩鲜艳的 Sacai 衬衫、Nudie jeans 的裤子、Burberry 的驼色大衣、Prada 的靴子,戴着赛琳(Céline)的深色眼镜。阿梅德并不是个给人深刻印象的人。从那天他拿着的那个超大的邀请函来看,他身高 1 米 6 或者 1 米 62(他说他会亲自量一下再确认),体重大概在 45 公斤上下。

当阿梅德回顾这次晚宴时,很难说他不属于那群人,而且要不是他自己搞出的 500 人名单,他肯定会在其中占据一个位置。

对于一个曾经的时尚界无名小卒、曾经的麦肯锡管理咨询师,他从一个电脑屏幕前的博客写手成为一个在时尚界占有一席之地的前排人物,只花了数年时间,这足以称得上是一大飞跃了。

 “说起来,我当年坐在房间里的时候,可没有说要办一家媒体公司、要当上总编,”阿梅德说。“那从来都不是我的梦想,一切只是发生了而已。”

有许多网站致力于监控蕾阿娜(Rihanna)和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的 Instagram 账号,以及最新的红毯走秀囧事。但 BoF 不属于这类网站。

“我的网站真的是靠想法的,”阿梅德说。“我们不靠爆炸性新闻或者争议性新闻。”网站上最新的两篇新闻,一篇关于爱马仕在中国的零售策略,另一篇是关于奢侈品牌数字化销售的分析文章。

 

上个月巴黎时装周 Sacai 品牌秀上的阿梅德。在这个他首次参加的时装秀上,他想“靠墙站着看”。

阿梅德是 2007 年开始搞 BoF 的网站的,它已经稳步得到了整个时尚界追随的目光。伦敦时间每天早上 6 点,许多读者都会收到一封发自 BoF、内容和这个混沌的全球性行业有关的内情报告(阿梅德把它说成是像新闻网站 The Daily Beast 发的消息速览[Cheat Sheet]一样的东西),读这份报告已经成了很多人每天必做的事情。玛斯奈特在一封邮件中,把它描述成是“每日必读”。

设计师托里·伯奇(Tory Burch)说:“我是去年还是什么时候把它加到我的阅读名单里的。在我去读报纸之前,我会先读它。”

阿梅德的父母都是在南非的印度人后代,他自己出生在加拿大,在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学商科,后来毕业于哈佛商学院,随后在 2002 年进入麦肯锡。他过去在南非做银行业务、在澳大利亚做房地产、在英国做制药。

后来,在上了四年班以后,他意识到自己其实很痛苦。朋友们鼓励他吃药,但他一开始就抗拒吃药。阿梅德说,也就是在那段时间,一个来自新加坡的人改变了他的生活,让他踏上了迈向时尚界的路。

“有个人在新德里机场拦住了我,说他想告诉我一些和我的人生有关的事,”阿梅德说。“我当时以为他是个怪人。”

不过阿梅德还是听他讲完了。那个人在一张纸上写了些东西,然后让不知情的阿梅德说一种颜色和一种花,再从 1 到 5 里选一个数字。阿梅德说出了自己的答案(他选了蓝色、百合、3),而这也正是那位机场里的怪人在纸上写下的东西。

“这看起来太不可思议了,我以前从来没和记者说过这些,但当时确实有着某种预兆。”

阿梅德最后在 2006 年辞去了麦肯锡的工作,去隐居沉思了一段时间。他当时想进入一个创意领域,但不确定要进入哪一个。他最确定的是,自己不是个时尚爱好者(他说“我不读《Vogue》”),而且他和时尚唯一的接触就是看电视。“当时我真的看不懂时尚,”他说。

但他一位朋友带他去了几次伦敦的时装秀,他说,当时他只是“靠墙站着看”。

他得到了一个灵感,开始和年轻的设计师们见面。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许多时尚公司(以及像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这样的组织)也同时发现了这个问题:设计师们才思如泉涌,但经商却是一塌糊涂。

“我知道罗伯特·达飞(Robert Duffy),”他说的是 Marc Jacobs 长期以来的商业伙伴。“然后我就想,‘那么,我也许可以成为某个设计师的罗伯特·达飞。’”

他最初见过的设计师里,有一位名叫拉斐尔·洛佩兹(Rafael Lopez)的西班牙人。

“他让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和其他名人都穿上了他设计的东西,”他说。“但却不知道该如何把这转化成生意。”

阿梅德得到了一笔专门提供给创业公司的资助,用来帮助年轻的设计师们,但几个月后,公司倒闭了。

在那次挫折之后,他一边寻找着下一步行动的机会,一边去看麦肯锡同侪目录,在里面找在世界上最大的时尚公司之一 LVMH 工作的人。他最后找到了一个曾经在麦肯锡工作过的人——鲁塞尔,不久之后,这个人成为了 LVMH 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他主动联系了鲁塞尔,并得以见到了他。几天后,他得到了一份 6 个月的合同。他最后在 LVMH 集团干了 6 年。

“我们在法国的关系超级深,但当时在伦敦就没那么深的关系,”鲁塞尔在一次采访中说。“我当时想,要是有人驻扎在伦敦的话会有用,这样就能和正在崛起中的那批设计师搭上关系。”

 

上个月在巴黎,BoF 的主编和创始人伊姆兰·阿梅德正在和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分享一个秘密。

在业余时间,阿梅德开始写一个博客。他把博客起名叫 The Business of Fashion,但它的域名却一点儿也不优雅:uberkid.typepad.com。在他时尚咨询生意的起步阶段,这个博客起了关键的支持作用。

但点击他博客的人并不多。在早期的一篇博文中,他感谢了填写读者调查表的 65 名读者。“当时人们不会去读它,”他说。“但它是我的宝贝博客。”

不过一些迹象表明,博客正在吸引来真正的读者。7 年前,他收到了一份意外的邀请,请他去参加 Oscar de la Renta 在纽约举办的一场时装秀。他最后因为迟到错过了那场秀,但后来他被引见给了德拉伦塔(de la Renta)的女婿、Oscar de la Renta 的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伯伦(Alex Bolen)。

“我见到亚历克斯时,他表示出了‘啊,原来你就是那个写 BoF 的啊’的意思,”阿梅德回忆说。“他说:‘你迟到了我很遗憾,因为我在前排为你在我身边留了一个位置。’当时的情况就是那么奇怪。他是时尚界最早发现我的博客的领军人物之一,而且他告诉我,他会在早上在中央公园溜狗时,在他的黑莓手机上读我的博客。”

数年间,他的网站稳步发展着。随着来访流量的增加(而且此时相应的域名也拿到了:businessoffashion.com),他决定启动他的咨询生意,全身心投入到网站上。2013 年,他从投资者那里筹到了 250 万美元,他现在有了一支 13 人的团队为他工作。他说,网站的月均独立访客大约有 40 万人次。

阿梅德说,他想让人们把他的网站看作是不受任何外部影响的地方。“BoF 之所以在业界知名,就是因为它的独立,”他说。

但在看似友善的时尚圈里,独立性也就只能帮他到这里了。

当阿梅德告诉 LVMH 集团的鲁塞尔,他要终止合同时,他的导师说愿意向他的新公司投资。阿梅德说,这让他顿了一下。

“我当时不确定,”阿梅德说。“很明显,当 BoF 还只是个小博客的时候,接受这笔投资是没问题的,但我并不是想靠它来做生意,所以不想和 LVMH 有如此密切的联系。”

他最后还是接受了来自 LVMH 集团的钱。“没多少钱,”鲁塞尔说。他还说,LVMH 集团所做的并不是一笔“财务投资”,更像是“帮朋友个忙”。

在 BoF 最新一期纸质版里,这位 LVMH 集团的高管被浓墨重彩地特写了一把。(特写的标题叫《时尚炼金术士(Fashion Alchemist)》,在里面,鲁塞尔被描写成了一个“具有不同寻常的卓越执行力和对‘有创造力的人选’有着敏感性的人”。而这篇文章不是阿梅德写的。)纸质版一年出两期,里面的这篇文章并没有说出鲁塞尔在杂志主编的人生里所扮演的角色(阿梅德曾说:“他成为了我非常重要的一位导师。”),也没有说 LVMH集团对网站的资助。

阿梅德说,这是由于一次疏忽——网站上,在文章的最下面已经披露了 LVMH 集团投资的信息,这也是 BoF 网站上常用的办法——而阿梅德本人为这篇文章感到骄傲。

“那期纸质版就是为了颂扬那些我们认为在时尚界做出杰出贡献的人而做的,”他说。“只是这些人中,碰巧有一个和我有着多年交情的人罢了。”

但阿梅德现在在时尚界里有很多这样的朋友。而且尤其是当有一个榜单让阿梅德进入了时尚界的社交中心、让他可以决定谁上榜谁落榜时,还有更多的人在等着当他的朋友。

在上个月的那次晚宴上,以及在那两周之后在巴黎举办的一次活动上,卡尔·拉格菲尔德都过来和阿梅德亲密交谈——这更让他显示了自己已经取得的成就。

“多梅尼科·德索尔(Domenico De Sole)走过来和我打招呼,”阿梅德说的是 Tom Ford 的长期合作伙伴,他以前从没见过。“我们拿他的作业和在哈佛的汤姆·福特的作业,进行了一次案例分析。在那个案例里——我永远都忘不了——他们俩被称为‘Tom and Dom’。突然,他成为第一个在我们自己的活动上和我打招呼的人。我当时说:‘哇,是多梅尼科·德索尔啊!’他说:‘我没办法留下来吃晚饭了,但我就是想过来走一趟。’”

“那就是那天晚上一开始发生的事情,”阿梅德继续说。“那个时候真的有种见到真身的感觉,就好像‘哇,这就是我在商学院案例分析里研究过的那个人啊。’”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Product Hunt的“滚雪球”成长史:从创业者社区到硅谷新晋风向标

如果说现在硅谷的人们都在讨论什么话题,Product Hunt可能是最热门的一个。这个以类似于Hacker News或者Reddit的形式,让人们自由地提交、支持自己最感兴趣的产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先后获得Y Combinator的邀请、获得了SV Angel、Google Ventures、Ashton Kutcher等的种子轮融资,在几个月后又获得Andreessen Horowitz领头的610万美元A轮融资。

9月的时候,Product Hunt在Facebook上公布了自己的一个聚会,超过了900个人报名。要知道,这种非正式的聚会,在旧金山多的数不过来,通常都要通过提供免费的食物、啤酒来吸引人,但是Product Hunt选在一家需要自行付费的酒吧里,慕名而却的人却把庭院都挤满了。有人甚至在活动主页下面留言说,“今晚会有人不去Product Hunt的聚会么?”

而另外一个人,直接在去完Product Hunt的聚会之后,在Twitter上把Product Hunt称为“The new startup king in town”。而在过去,这个称号是属于在硅谷创业圈有着巨大影响力的TechCrunch。凭借Disrupt大会、Crunchbase创业数据库和TechCrunch博客本身多年的积累,它才能获得这么一个称号,但是现在,这个称号已经隐隐约约被不到一年的Product Hunt拿走了。

但是Product Hunt的创始人兼CEO Ryan Hoover说自己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称呼。在Twitter上异常活跃高调的他,在接受PingWest采访时却表现得非常谦虚而积极。

“我们很新,新的事物总是有优势。人们会更喜欢它。但是其实很多科技媒体也做得很好。比如TechCrunch,他们会对很多创业公司和创始人做深度报道,我们不会这么做。 当然在介绍产品方面,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我们完全在不同的领域,模式不同,我们也更可以扩张。当我们扩张到不同的类目之后,我们会看起来更不一样。”

ryan

但是,人们之所以会这么说,却是因为本质其实是一个创业者社区的Product Hunt,有着非常巨大的能量。在上面获得高投票的创业公司,流量/下载量往往会暴涨(有创业论坛里说几天之内的流量是过去一个月之和),会吸引到媒体的兴趣,甚至直接带来融资。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的参赛公司有专门的Product Hunt页面,曾经投过Dropbox的Queensbridge Venture Partners会在Product Hunt上面试创业者,500 Startup甚至直接让Product Hunt帮它筛选出部分下一批孵化的公司……

看,这就是Product Hunt的能量。

“滚雪球”般的增长

Product Hunt的形式其实非常简单,注册,然后你就可以提交你喜欢的产品,无论是网站、还是应用、还是智能硬件……提交产品名字和链接,然后为它加上一句介绍语,它就会出现在网站的后台里,通过审核后,被放到Product Hunt的首页上。如果有用户喜欢这个产品,即可以为它“顶”(Upvote)一下,它的排名就会根据被顶次数的多少上升。部分活跃用户,还可以在产品的旁边针对它发表意见,或者与这个产品的开发者一起讨论。它以天为周期更新一次,所以不像Apple Store的排名机制那么固定,用户们每天都可以在Product Hunt上看到那些或赞或酷或稀奇古怪的产品。

看上去这么一个简单的产品,但是却在硅谷刮起了一阵风暴。看看参与讨论的那些人吧:Marc Andreessen、Ashton Kutcher、Dave Morin……他们都是硅谷非常响亮的名字,而在Product Hunt里,他们会和其他用户一起投票、讨论,甚至为了不同的意见而激烈地拌嘴。

Product Hunt现在已经成为了用户发现新产品、创业者们获得灵感、投资人们寻找新机会,以及创始人们对自己的产品进行推广的最好地方。而这些加起来,其实就是一个社区。

“因为现在人们太需要一个地方来找到好的产品。Apple Store缺乏一个有效的机制,让好产品可以被发现,或者让产品的开发者可以和用户互动。但是Product Hunt就不一样。你可以看到上面有Instagram推出的最新延时拍摄应用,也有开发者们只花了一个周末、但是人们却认为它有趣或者而有用的作品,他们同样可以获得很多关注。”Hoover说。他喜欢用去“中心化”、甚至“民主”这个词来形容Product Hunt,因为产品的发现和排名都完全是来自于用户,不管是谁,都只有一票。

这其实也就是通过众包的方式,让所有的人都加入到发现和推荐好产品当中来。Hoover管那些发掘出好产品的人叫“猎手(Hunter)”。而对于猎手来说,好产品的标准包括,真正存在的新东西。

“我们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要发布已经存在的产品,而不是有一个产品主页、产品本身却还不存在的东西。另外,我们也不想要发布一些活动,这些都是不被允许的。但是,上面有很多可能你从来都没有搜索过的、甚至你都不知道它们存在的产品,这就是它变得有趣的原因。”Hoover说。

Prouduct Hunt得以滚雪球似发展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它的用户。曾经13岁的时候就在父亲的游戏商店里帮忙打理生意、毕业后又在游戏相关的公司工作了几年的Hoover,深谙应该如何打造一个高度活跃的社区。从硅谷最知名的投资人,到阿姆斯特丹最最普通的创业者,都是Prouduct Hunt上的活跃用户。

而Hoover总是时时刻刻在Twitter上和人们互动。谈论的话题有时是关于Prouduct Hunt的,有时是关于最新的Tesla车型的,有时甚至是关于演唱会的。当然,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忙着邀请Product Hunt上好产品的创始人们去Prouduct Hunt上参与和用户的讨论,或者把那些好产品推荐给更多的人。而在他正式宣布融资消息、并介绍他最开始是如何打造Prouduct Hunt的博文发出来之后,他几乎给每一个把这篇文章转发到Twitter上的人点了赞。

“很多人其实也都是通过口碑来知道Prouduct Hunt的。当你开始有了几个有影响力的用户之后,他们往往会推荐给他们的朋友,而这样吸引了更多的知名用户上来。”

开始融资

这些被吸引到Product Hunt中来的知名用户,都是硅谷生态圈追逐的名字。而他们,慢慢都和Prouduct Hunt,以及Hoover本人联系在一起。比如Ashton Kutcher。作为Prouduct Hunt的早期投资人,他其实是自己注册了Prouduct Hunt,成为了较早的一批用户。

“他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在Product Hunt成为一个正式的公司之前就注册了。那个时候Product Hunt上有影响力的人还不是太多,所以我也非常兴奋。”Hoover说。而他在博客里写的是,当他看到Ashton Kutcher的用户名出现在Product Hunt的注册名单里之后,他和另外一个朋友兴奋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

而在三个月之后他们就开始融钱。其实是通过知名天使机构SV Angel的介绍,Hoover和Ashton Kutcher联系上了,于是,水到渠成,他们获得了Ashton Kutcher的投资,然后,差不多与此同时,他们也接受了Y Combinator的邀请,加入了这个淘汰率颇高的孵化器。

“我们一起吃饭,聊了聊Product Hunt,之后又打了个电话。他投资的速度非常快。”Hoover这么说当初他和Ashton Kutcher的交往。“我们其实还没谈到过多帮助,我现在注意不要要求太多,也不要太push他,因为在我们进入到其他领域的时候,我相信他可以帮助我们更多。”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Product Hunt在仅仅几个月之后,又迅速融了自己的A轮,这次领投的是Andreessen Horowitz。不仅很多人惊讶于他们融资的速度,Hoover自己也表示没有想到。

“最开始,我想要自己出钱来养活它,让它变成一个Life-style的产品,但是它发展的非常快,并且吸引了很多机会。然后我们加入了YC,然后Marc Andreessen也联系了我,问我愿不愿意见一面并聊聊。所以我们在Menlo Park见面了,讨论了一下Product Hunt的未来。”

和Marc Andreessen一样,Hoover也是一个Twitter控,而且他明显很尊敬Marc Andreessen。但是对于Product Hunt,显然Hoover认为自己更有发言权。

他说,当融资快要敲定之前,他和Marc Andreessen一起吃了顿Brunch,聊了太多话题。“我们聊到了教育,聊到了Google正在做的医疗方面的进展,他说了很多我都没听说过的东西。他就是那种你可以和他聊很长时间的人,他会教你很多东西。不过我最欣赏的,还是他非常尊重创始人,让创始人去运营自己的公司。那非常重要。”他强调说,“我对Marc Andreessen说了,我会去听他的反馈,但是我不会照着他所有的话去做,不会他说什么就做什么。”

“我最开始也并没有想要融这么多钱,但是考虑到我们的情况,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他们可以帮助我们扩张到新的领域,帮我们推广等等。现在我们很长时间内都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而是可以专心打造团队、扩张等。”

那些被Product Hunt和投资者“猎获”的明星产品们

正是这样,Hoover打造了一个紧密相连的社区。而他也在努力把一个个散落在他周围的点连起来,变成一个强大的网络:现在Product Hunt上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投资人社区,他们会像普通用户一样推荐产品,但是很多时候他们用Product Hunt来寻找可投公司;记者们在上面逡巡,寻找最新最酷的产品,加到自己的报道中。而Hoover,就在努力把这些资源引导到创业者身上去。

比如说,通过Product Hunt被发掘的Yo和Ethan就是很好的例子。在Yo形成病毒性传播前,他们就已经在Product Hunt上颇受关注了。而最近颇热门的Ethan——一个名叫Ethan的开发者打造的、允许任何人向自己发送消息的应用,也是获得了Hoover不少帮助。

“我和很多投资人、媒体都有很好的关系,所以我很喜欢连接这些点。我会向这些投资人和记者推荐他们可能感兴趣的公司。比如说Ethan, 我知道Business Insider的一个记者喜欢这些故事,所以我在Twitter上向她介绍了一下,于是后来Ethan的故事就被发布在Business Insider上了。双方都很开心。” Hoover说。

而这还仅仅是一个例子。TapTalk,轻拍即可发送视频等信息的消息类应用,也是在Hoover的帮助下获得了融资。

“其实两年前,我就认识了他们的创始人。后来,他来到了旧金山之后,把TapTalk展示给我看,我和他说,嘿,这个产品很酷,你想好在哪发布了吗,他说希望在Product Hunt上发布,于是产品在我们网站上线了。我的一个朋友、SV Angel的投资人看到之后,和我说,我很喜欢TapTalk,你知道他们最近做的怎么样嘛?于是我介绍了双方。最后SV Angel投了他们,也成为了他们那一大笔融资的开始。”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翻翻最近的媒体报道,有不少公司都是通过Product Hunt和投资人搭上了线。老实说,这一度让我想到了Reid Hoffman——那个被称为硅谷人脉之王的家伙。如果继续下去,大部分有潜力的公司都因为Product Hunt和Hoover相识,那么,当那批公司成为下一个Facebook、Twitter,或者下一个Airbnb、Uber的时候,那么中间人Hoover,又可以撬动起多大的资源?

不过,Hoover说,其实Product Hunt上大部分产品的开发者他并不认识,可能有一些人会在Product Hunt的网站上互动过,或者在Twitter上互动过,但是很多人并未见过面。

“但是我确实很喜欢和创始人们互动,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Hoover说。和很多人评价的一样,他始终是非常积极的——尽管很多人说Yo或者Ethan这样的产品很蠢,但是Hoover认为还是应该抱着正面的心态来看待他们。

“无论是Yo还是Ethan,有些应用可能人们玩一阵子,可能就不会再用了。但是可能有人会因此而受到启发,又或许Ethan会自己再改造出一些东西来。在创业公司的世界,就有这样的蝴蝶效应。”Hoover说。在他看来,Product Hunt就是这么一个社区,始终是正面向上的。“我们就想让大家在一起,建造一些东西,加强这个社区。所以我们现在还推出了13、14岁的青少年们开发的作品特辑,有很多人看了都说,天啊,我现在已经27了,但是还没有自己做过什么!这样也能增强些创业精神,不是吗?”

Product Hunt被过度追捧了吗?

现在Product Hunt已经跨出了硅谷,成为了全世界创业者的社区。Hoover说,他们现在45%的用户是在美国之外,在他们的活动页面,可以看到在全世界都有用户自发组织的活动,从香港到东京,再到柏林。而在这个月,Product Hunt还会第一次举行一个黑客马拉松,而在明年,或许会把黑客马拉松带到全球范围内去。

但是Hoover明显并不担心模仿者的问题。他说,他知道Product Hunt在全球都有很多Copycats,比如日本就有一个,而且他们非常大方地把自己称为“日本的Product Hunt”,中国他也知道有。甚至还有的人把它扩展到不同的领域。

但是Hoover并没有什么顾虑。他说,“你可以在几天内建造这样类似的网站,这很简单,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甚至还有开源的模板让你建,但是社区不是那么容易建立起来的。对于Product Hunt来说,社区和品牌才是重要的。”

我提到了他们在旧金山举办的那次聚会——900多人报名,600多人到场,把酒吧后的院子都挤爆了。这应该算是这类聚会的一次记录了。

Hoover笑了,他说,他们在纽约也有一场办的很成功,但是没有想到旧金山那一次会有这么多人,所以他现在担心,下一次聚会应该选在哪里。而Hoover自己也非常的忙,整个硅谷,都有那么多的创业者希望能和他认识,或者希望把他邀请到自己的聚会上面去。

“我不会说谎,确实在Product Hunt上有一些过度的热潮。我们获得很多注意力,也证明了人们确实是喜欢它。我们的挑战在于,能否继续创新并且,证明我们值得这些热潮。我很相信我们可以。但是可以一年之后再来看Product Hunt怎么样了,它是否继续增长,还有没有成功。事实上,很多被热炒的公司都是有了很新奇有趣的产品,然后人们一窝蜂涌过去,吸引大量注意力,然后人们就厌烦了。

对于Product Hunt来说,产品是永远不会停止出现的。现在这个时代有越来越多的产品被创造出来,所以“被发现”成为很大的需求。其实,很多人并不是为了好玩,而是为了工作,才需要Product Hunt。这是件严肃的事情。“所以我们只要有这样的用户存在,Product Hunt就会一直存在。 ”

Product Hunt真的被过度追捧了吗?在经历了“滚雪球”般的爆发增长之后,Hoover为Product Hunt设计的未来是什么?这些都将会在接下来PingWest对Hoover的第二篇专访文章中得到解答。

相关阅读:

    Product Hunt:只有8万注册用户,却拿到了610万美元A轮融资

    要在互联网领域创业,读读这些书也许对你有用

    在车库里用代码敲出一家10亿美元公司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市值170亿美元的“小公司”,Uber“越来越激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