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里到Zynga,盘点风投史上最成功的28起投资案例

052b972b310bf5d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4月12日报道 (编译:堆堆)

风投公司把宝压在了初创企业身上,以期最后能获得投资回报。然而,成功的投资需要你事先做好功课、拥有强大的信念并且足够耐心。如下便是风投行业最成功的“本垒打”背后的那些事。

就风投资金来说,回报遵循帕累托法则——所得利益的 80% 源自于20%的交易。出色的风投在投资时很清楚一点,要想获得成功,那么他们也会承担很多亏损。

来自顶尖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Chris Dixon将这一现象称作为是“巴比·鲁思效应”,这指的是20世纪20年代传奇般的棒球选手。鲁思经常三振出局,但是也能创造记录。与之类似,风投全力挥棒,偶尔也能实现本垒打。这些胜利通常可以弥补之前的亏损,部分投资项目能够拿到回报。

我们分析了有史以来28笔最成功的风投,试图了解这些“本垒打”的共通之处。为此,我们调集了网页文档、书本、创始人采访、CB Insights平台等各类数据和信息。

每一家公司,我们都会分析它们在上市或被收购之前公开的重要数据、促进公司发展的因素以及重要投资者扮演的角色。如下便是我们针对这28家公司的具体分析:

1. WhatsApp

2014年,Facebook以220亿美元收购WhatsApp,这是有史以来风投投资的创业公司中规模最大的一笔收购交易。对于红杉资本来说,这也是一次巨大的胜利。作为WhatsApp的唯一一位风投,这笔交易将6000万美元的投资变为了30亿美元的回报。

红杉资本的成功基于一点,它是WhatsApp创始人Brian Acton以及Jan Koum的独家合作伙伴。

通常早期阶段的投资者在投资一家公司之后,都希望能吸引后续的投资者加入其中,借此造势并促进投资取得成功。最终,在初创企业的股权结构表中,最多可以达到5至6位风投。这一点很常见,以至于这些投资轮通常被称作是“轰趴融资轮”。

WhatsApp和红杉资本则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在2011年价值8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中,红杉资本是唯一一位投资者,当时它给WhatsApp的估值是7840万美元。而在随后的B轮融资中,投资方依然只有红杉资本。

据悉,WhatsApp的创始人是反传统的。举个例子,在公司发展早期,他们就曾宣布抵制广告并发誓永远不会在自己的服务中植入广告、扰乱用户的使用体验。

对红杉资本来说,它对WhatsApp的发展前景表现出了出奇的信念,即便这家公司在拥有数亿用户时的盈利还十分微薄。红杉资本凭借这种坚定的信念投资了WhatsApp,它们得到了很大一部分的股份。

当红杉资本对WhatsApp的估值达到15亿美元的时候,它又额外追加了5200万美元的融资,而当时WhatsApp营收才仅为2000万美元。最终,这项投资大获成功。在Facebook以220亿美元收购WhatsApp的时候,红杉资的总投资达到了6000万美元,持有18%的股权。最终,回报超过30亿美元,相当于是50倍的回报。

2. Facebook

对于早期投资者Accel Partners以及Breyer Capital来说,Facebook进行IPO时候的融资规模达到了160亿美元。按发行价计算,Facebook的市值为1040亿美元。这两家风投机构领投了2005年Facebook1270万美元的A轮融资,拿到了当时还叫做是“Thefacebook”公司15%的股权。

在Accel Partners以及Breyer Capital投资之际,公司的估值达到了惊人的8750万美元。差不多直到一年之后,投资者们才开始疯狂投资这家早期社交媒体初创企业。

2006年,鉴于用户数量以及公司营收的增加,还有一些公司也参与了Facebook的B轮融资:Founders Fund、Interpublic Group、Meritech Capital Partners以及Greylock Partners。这轮额度为2750万美元的融资轮让Facebook的估值达到了4.68亿美元。

2006年,Facebook大约拥有1200万用户,主要关注的还是大学市场。考虑到每天秋季会有1500-2000万名学生上大学,那么Facebook很有可能会一直局限在学术圈里,并在接触更宽阔的世界时以失败告终。投资者们无法了解在毕业之后,人们是否还会继续使用Facebook。他们也不知道Facebook会发展到校园以外,甚至发展到其他国家。这也是为什么Accel以及Breyer的投资在Thiel等人看来是过高估值。

3. Groupon

自谷歌在2007年上市之后,2011年Groupon的上市就成为了美国互联网公司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开募股。Groupon当时的市值接近130亿美元,IPO募集到了7亿美元。

在Groupon第一天交易日结束时,公司早期投资者New Enterprise Associate所持有的14.7%的股权价值大约25亿美元。但是Groupon上市,其背后最大的赢家还是公司最大的股东Eric Lefkofsky。

Lefkofsky曾是Groupon的联合创始人、主席、投资者以及最大的股东。凭借私人投资以及管理岗位,他在Groupon拥有双重身份。不过,他的做法引起了一些争议。但不管如何,他最终持有公司21.6%的股权。当Groupon在2011年上市的时候,他的股权价值36亿美元。

4. Cerent

Cisco 在1999年以69亿美元收购了Cerent,成为了有史以来科技公司最大规模的收购交易。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风投基金曾为这家公司投资了800万美元,最终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回报。

Cerent在C轮和D轮融资中从几个风投公司那里获得了投资,包括Norwest Venture Partners、Integral Capital、Advanced Fibre Communication、TeleSoft Partners以及Kinetic Ventures。与此同时,在交易之前,Cisco也曾投入约1300万美元来收购公司8.2%的股权。

但是又有哪一位投资者能像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这样,在股票交易之后,持有的30.8%的股份能价值21亿美元呢。

5. Snap

Snap公司在2017年3月上市,市值达到250亿美元。这是自1999年之后,社交媒体以及信息公司退出案例里的第二高市值。

当时,风投公司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持有的股份价值大约为32亿美元。Snap的首次公开募股还促使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投资也取得了圆满成功,这家公司投资的800万美元变为了20亿美元的回报。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第一次投资Snap是在2012年5月,它参与支持了48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九个月之后,Benchmark作为唯一一位投资者参与了公司A轮融资,金额为1350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Benchmark的投资是由合伙人Matt Cohler以及Mitch Lasky领投,后者还成为了Snap创始人Evan Spiegel的导师。

6. 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

Activision在2015年收购了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Candy Crush Saga的开发者——这帮助这家集团公司发展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游戏网络商,用户人数超过5亿。这笔价值59亿美元的收购交易也让Apax Partners从中赚得钵满盆满,这家控股权收购公司当时持有King Digital44.2%的股份。

2014年,King的首次公开募股备受万众瞩目。King计划发行2220万股股票,预计市值为76亿美元。最终,每股价格为22美元,公司市值接近71亿美元。

此后,在2005年投资King的Index Ventures很快选择套现。原本持有的8%的股份相当于是5.6亿美元的回报。

7. UCWeb

阿里巴巴在2014年收购了移动浏览器公司UCWeb,在当时成为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互联网交易。阿里巴巴给UCWeb确定的估值约为47亿美元。此外,这笔交易也帮助阿里巴巴在移动领域站稳了脚步,并促使公司市值从800亿美元增长值2300亿美元,相当于增加了三倍。

在收购交易完成之前,UCWeb的首席执行官俞永福曾表示,尽管很多人都有意收购UCWeb,但是他绝对不会出售UCWeb。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云耗费了多年努力才改变了他的想法。

从2008年到2014年,阿里巴巴和UCWeb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公司向UCWeb投资了数亿美元,最终持有66%的股权。最后,这一关系取得了丰厚的回报。

UCWeb最早的投资者是Morningside Ventures以及Ceyuan Ventures。它们曾在2007年公司的A轮融资中共同投资了1000万美元。

8. 阿里巴巴

2014年,阿里巴巴股票筹资额达到220亿美元,这依旧是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开募股。在2000年,日本电信巨头SoftBank给阿里巴巴投资了2000万美元,持有34%的股份。这次IPO让阿里巴巴的市值达到了2310亿美元,而软银在阿里持有的股份价值也超过了600亿美元。

当软银投资的时候,阿里巴巴依旧是采用预营收模式。软银的创始人孙正义之所以决定进行投资,原因在于他知道互联网将要改变中国,日本和美国已经先一步受到了互联网的影响。在1999年,他与20名中国互联网企业家进行了见面,最终挑选出一个人进行投资。那个人就是马云。

“我们不谈营收,甚至没有谈到商业模型,我们只是聊了聊共同的愿景。”马云之后说道。

9. 京东

2006年,中国电商公司京东的创始人刘强东寻求200万美元的资金支持。为此,他向中国私募资本公司Capital Today寻求帮助。结果,Capital Today决定投资1000万美元。这笔增至5倍的投资最终证明了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当京东在2014年上市的时候,Capital Today的股权价值24亿美元。

在Capital Today投资之后的这些年里,中国电商行业迎来了发展高峰——许多其他公司都开始注意到了京东。

在2011年,沃尔玛参与了京东15亿美元的融资轮。之后,这家零售巨头将其在中国的整体电商运营业务都交给京东负责。到2017年2月,沃尔玛在京东的股份已经达到12%。

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Plan Board也参与了2012年11月份4亿美元的私募融资轮。在京东上市之后,所持股份价值增至6.3亿美元。

10. Delivery Hero

欧洲的外卖服务Delivery Hero在2017年上市,市值达到51亿美元。这对于Delivery Hero先前的竞争对手兼最大的投资者Rocket Internet来说是一个重大时刻,后者在2015年收购了Delivery Hero30%的股份。当时这些股份大约花费了近5.6亿美元,最后这项投资的回报达到了3倍。

Delivery Hero之前有很多投资者,包括Holtzbrinck、Team Europe、Point Nine Capital、WestTech Ventures、Kite Ventures以及ru-Net等。

有趣的是,Rocket Internet曾经还和Delivery Hero是竞争对手关系。Rocket投资过一家名叫Foodpanda的公司,这家公司和Delivery Hero都属于食品外卖行业。直到2016年底,两家公司都开始专注于在全球不同的国家开发业务。

Delivery Hero关注的是欧洲、拉丁美洲以及亚洲市场;Foodpanda关注的是印度、墨西哥、东南亚、俄罗斯以及巴西市场。

2016年末,Rocket将Foodpanda出售给了之前的竞争对手Delivery Hero。此次收购是通过发行新股来解决资金问题,买家正是Rocket Internet。收购完成后,Rocket Internet持股比例增至37.7%。

11. Zayo

美国光纤网络公司Zayo在2014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这象征着光纤行业的巨大转折。公司退出时市值达到45亿美元——对于发展已经落后十年的光纤行业来说,这是一次鼓舞人心的IPO。这也使得主要投资者Columbia Capital所持有的11.4%的股权价值达到了近5亿美元。

Zayo主要的价值主张是公司可以整合不同光纤供应商的产品。当时,美国光纤市场主要由区域供应商组成。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那段时间,许多供应商的发展都被遏制住了。市场因此支离破碎,且大多无差异性。Zayo的出现改变了这一情况。它们大力收购其他光纤网络和基础设施公司。在进行首次公开募股的时候,公司一共收购了32家公司。

在2007年Zayo价值2250万美元的A轮融资中,超过五家公司参与了投资,包括Oak Investment Partners、Battery Ventures以及Columbia Capital。此时,光纤网络市场也开始从互联网泡沫的萧条中恢复过来,对于宽带的需求也急速增加。

12. Mobileye

Mobileye是最早一批意识到无人驾驶汽车未来发展趋势的公司。在谷歌推出无人驾驶汽车的10年以前,这家公司就在开发无人驾驶汽车技术了。Mobileye在2014年上市,市值达到53亿美元。

2017年,鉴于谷歌以及Uber这些公司带来的压力,一些人预测Mobileye的股价很快会进行调整——但出乎意料的是,公司以153亿美元的价格被英特尔收购了。

公司的支持者中包括一些以色列投资者。2003年,Mobileye从以色列企业家和风投那里筹集到了1500万美元的资金,投资者包括FIBI Holding、Motorola Solutions Venture Capital、Colmobil Group、Lev Levayev, Delek Motors、Solid Investment Bank、Eldan以及Ari Steimatzky

Colmobil是唯一一位在IPO之后没有出售任何股份的股东——他们所持有的7.2%的股份在收购时价值达到了1亿美元。

 13.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Dick Kramlich建议自己在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的合作伙伴给中国一家半导体芯片制造商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SMIC)投资1亿美元,当时他的朋友觉得他一定是疯了。然而,当SMIC在2004年IPO筹资到17亿美元的时候,这笔交易让NEA的回报增加了好几倍。

Kramlich和NEA通过投资中国科技市场获得了这些回报,可当时硅谷内没有一位风投认真对待这一市场。

2003年,SMIC进行了价值6.3亿美元的C轮融资,投资者包括NEA、Oak Investment Partners、Walden International以及一群国际公司,如Vertex Ventures Israel、Temasek Holdings、H&Q Asia Pacific、Beida Microelectronics Investment以及Shanghai Industrial Holdings。

14. 美图

2016年,中国图片编辑应用美图上市,这是香港十年以来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开募股。公司市值达到49亿美元,且在IPO筹资中拿到了6.3亿美元。这对中国科技市场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美图的早期投资者Sinovation Ventures获得了40倍的投资回报。

2013年,Sinovation领投了公司的A轮融资。2014年,在美图价值1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Qiming Venture Partners也参与了进来。

15. 谷歌

1999年,谷歌分别从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以及红杉那里筹集到了1250万美元。2004年谷歌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这两位投资者的股权分别价值43亿美元——近300倍的回报。

Kleiner以及红杉必须对谷歌的潜力抱有十足坚定的信念,因为在首次投资和IPO之间的那段时间,市场十分混乱。

在1999年到2004年期间,市场价值大约损失了1.8万亿美元——单单在2001年,纳斯达克市场就损失了一半的市值。2004年,谷歌又重新发展成为了一家价值230亿美元的公司——这一数字在当时是非常惊人的。

A轮融资时Kleiner Perkins以及红杉的要求便是,让谷歌的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以及Sergey Brin引进外面的首席执行官来运营公司。

16. Twitter

Twitter在2013年的首次公开募股中拿到了18亿美元,公司市值达到142亿美元。多亏了A轮投资,Union Square Ventures在Twitter持有的股权价值达到了8.63亿美元。

尽管许多其他风投(CRV、Kleiner Perkins、Benchmark以及Insight Venture Partners)都参与了公司后期的融资轮,但是USV快人一步,在2007年领投了公司价值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17. Zynga

Zynga在2011年进行的首次公开募股使得公司市值达到了70亿美元,这在社交游戏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于公司的投资者Union Square Ventures来说,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时刻。在Zynga上市的时候,Union Square Ventures所持有的5.1%的股份价值达到了2851万美元。

USV在2008年领投1000万美元A轮融资的时候,Zynga的成立时间还不到一年。之后,还有其他投资者也参与后续融资轮,包括Avalon Ventures、Foundry Group、 以及Clarium Capital,还有像Reid Hoffman以及Peter Thiel这样的天使投资人。

18. Lending Club

当市场网贷初创企业Lending Club在2014年上市的时候,在第一天交易日里,公司股票超额认购20倍,股票暴涨56%。

在企业退出时,Lending Club已经积累了很多重要的投资者。但有一个投资者是大家都想不到的——Union Square Ventures。之所以会想不到,并非是因为这家风投公司不投资者网络消费者初创企业,而是因为通常它不会在A轮融资之后去投资一家公司。

2007年,Lending Club在A轮融资中从Norwest Venture Partners以及Canaan Partners那里筹集到了1030万美元。两年之后的B轮融资中,Morgenthaler Ventures也加入其中。之后一年,Foundation Capital也参与了C轮融资。直到2011年,在Lending Club进行2500万美元的D轮融资时,Union Square Ventures才参与其中。

19. Genentech

Genentech是一家在1976年成立的生物科技公司。当它在2009年以468亿美元被瑞士医疗公司Roche收购的时候,这家公司变得举世闻名。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是公司第一位投资者,现在已经过世的创始合伙人Tom Perkins曾称这场投资是“历史上最高金额的一次回报”。

20. Stemcentrx

2016年4月,医药公司AbbVie用19亿美元的现金以及价值30亿美元的股票收购了一家小型生物科技公司Stemcentrx。据报道称,其中有17亿美元直接落入公司最大的个人投资者Founders Fund手里。这位投资者一共向Stemcentrx投资者了约2亿美元。在AbbVie完成交易之际,公司估值达到102亿美元。

还有其他一些投资者投资了Stemcentrx,包括Elon Musk以及红杉资本。其中部分投资者(如Founders Fund)都不倾向于投资生物科技企业。2015年,公司2.5亿美元的G轮融资由Fidelity领投。

22. Workday

Workday在2012年的首次公开募股筹集到了6.37亿美元,这是继Facebook之后定价最高、由风投支持的IPO。但是不同于Facebook(在接触公开市场之后股价就缩水了),Workday在交易第一天的股价从最初的28美元每股激增至50美元每股。对于Greylock Partners来说,这意味着8000万美元的投资获得了7亿美元的回报。

22. Rocket Internet

通过抄袭美国成功初创企业的商业模型以及侵略性运营风格,Rocket Internet打造出了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并取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营收。但在公司创办七年之后,Rocket Interne进行的首次公开募股却让大家大失所望。公司没能打动公共市场的投资者并劝服他们相信自己能够创建出未来的赢家。

2014年,这家位于柏林的初创企业孵化器Rocket Interne在IPO中拿到了20多亿美元,公司当时的市值大约在84.9亿美元。

23. 趣店集团

2017年10月,趣店集团在纽约证交所挂牌上市,筹集到了9亿美元,这是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在美国最大规模的上市。股票的认购数量超出限额,对于当时才34岁的首席执行官罗敏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退出机会,当时他拥有公司五分之一的股权。

24. Acerta Pharma

鲜为人知的Acerta Pharma成为了一起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医药公司成功退出案例。

AstraZeneca将以40亿美元收购生物科技公司Acerta Pharma55%的股权,这也成为了2015年最大规模的风投退出案例。作为交易条款的一部分,阿斯利康也可以行使其30亿美元购买Acerta Pharma剩余45%股权的权利(满足一定条件时)。

总的来说,这笔交易使得Acerta Pharma的估值达到了70亿美元。

25. Nexon

Nexon在2011年12月东京证券交易所进行了首次公开募股,融资12亿美元。这是当时最大规模的游戏退出案例。

Nexon在1994年开始运营,之后将总部搬到东京。2005年,SoftBank Ventures Korea以及Insight Venture Partners参与了Nexon仅有的一次为人所知的风投融资轮。

Nexon的IPO是2011年末两起大型游戏公司退出案例之一。另一起是位于旧金山的游戏公司Zynga在纳斯达克交易所进行的IPO,市值约为70亿美元。

26. Zalando

Zalando在2014年10月进行的IPO是迄今为止Rocket Internet投资组合公司中最大规模的一次退出案例。Rocket Internet在2018年开始支持这家电商平台,同年公司才成立。

27. Ucar Group

中国基于app的接送服务神州优车于2016年7月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上市(也就是所说的新三板),市值达到55亿美元。这是2016年,中国科技公司最大规模的一次首次公开募股。

28. Webvan

1999年11月,在公开上市交易第一天,在线生鲜杂货电商Webvan的市值达到了79亿美元,股票价格相比初始发行价上升了65%。

Webvan是硅谷的宠儿。它从红杉资本以及Benchmark这样的风投公司那里筹集到了近4亿美元资金。但是,它背后这些知名投资者的存在不过只是徒增伤感罢了——在互联网破泡沫出现之际,公司最终于2001年申请破产。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28982

AD:进击•融合 猎云网&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将于4月17号在深圳大中华希尔顿酒店举行。这里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价值的投资建议,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错过。


第三方换屏的 iPhone 8、8+、X 将无法自动调节亮度

PingWest品玩412日报道,瘾科技报道称,在未经授权的第三方维修点换屏的 iPhone 8iPhone 8 Plus iPhone X 将无法自动调节亮度。未经苹果授权的维修点的换屏操作会受此问题影响,即使他们使用的是正品配件,应该是与环境光线传感器的功能性有关。在苹果或者苹果授权服务供应商那里没有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在多个国家得到证实,涉及多个版本的 iOS 系统,包括 iOS 11.1iOS 11.2 iOS 11.3。而且该网站还亲自尝试了更换两部全新 iPhone 的屏幕,重现了上述问题,即环境光线传感器在换屏后不好用了。

现在还不清楚这到底是苹果故意设置的功能,还是一个 Bug。因为之前有过先例,比如用户在第三方维修点修理主屏幕按钮和 Touch ID 传感器后,Touch ID 就不好用了。

该问题当时被称作「错误 53」问题,苹果也已经确认在未经授权的第三方维修点使用非原装组件将会禁掉 Touch ID 功能,这是因为考虑到安全性和验证问题。错误 53 一开始会让 iPhone 变砖,后来苹果修复了,现在未经授权的 Touch ID 修理将会禁掉 Touch ID 传感器。

有维修点认为这是苹果有意为之,苹果希望通过硬件手段来控制维修网络。

不过苹果对此未予置评。不过苹果的态度很明确,建议用户前往苹果直营店或者授权服务提供商处进行维修。

更多精彩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PingWest品玩

新闻线索请投稿至:wire@pingwest.com


日本模特出面指控荒木经惟,他的神话面临崩塌危机

荒木经惟的作品目前正在纽约市的性博物馆(Museum of Sex)展出,这是一个名为 “不完整的荒木:荒木经惟作品里的性、生活以及死亡” 的展览,一直展到 8 月 31 日。

一如既往,荒木经惟(Nobuyoshi Araki)的作品在国际上受到欢迎,人们热切地讨论他,以及他的那些 “离经叛道”的作品。对于西方的观众来说,这位来自日本的摄影师,某种程度上,又再一次满足且应证了他们对于东方世界里的情欲想象。

荒木经惟有着众多摄影师终其一生追求的盛名,像是天才摄影师、情色摄影大师、当代艺术家,以及日本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摄影家之一。

2015 年,全球在线艺术品交易和研究平台 Arnet 公布艺术家关键字排行榜,荒木经惟排名第三,仅次于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Banksy)以及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

在当代的摄影界当中,荒木经惟以一种近乎神话的方式定义着情欲艺术。

1963 年荒木经惟从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广告公司 “电通” 担任摄影师,他在工作之余拍摄作品《阿幸》,并于 1964 年发表,同年获得第一届“太阳赏” 摄影奖。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摄影师来说,这无疑是莫大的肯定,因此开启了荒木经惟的摄影生涯。

现年 77 岁的荒木经惟,无论身体状况是否良好,依然以一种惊人,甚至非常人的速度,快速累积了大量作品,至今他已经出版了一共超过 500 本的摄影集。

“私写真” 的概念因为荒木经惟而发扬光大,同时也是他作品中最重要的部分,他把摄影带进人们的私密空间,尤其是女性。他的作品存在大量的女体、性器官、性爱、捆绑等超尺度的画面,尽管是拍摄花或是地上的水泥地,依然可以透过他精心设计的视角当中看见男性的阴茎或是女性的阴户,也就是说,性是构建他作品的很大一部分。而这些大量关于性的画面,以及他大方谈论对性欲的理解,种种都构建了人们心中的荒木经惟——这人可能懂性,他甚至试图定义何谓情欲。

然而,当他的作品在纽约受到热烈讨论的同时,横跨太平洋的另一个国度——日本——也就是他的家乡,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声音,且不只一个。

“对你来说,女人到底是什么?”

4 月 9 日,日本知名模特水原希子以这句话公开询问荒木经惟。这是她发表在 Instagram 限时动态里的贴文,这些动态阅后即焚, 24 小时之后自动下架。但依然引发许多网友关注,他们开始截屏,并且转发到其他社交平台上。

在这几则已经撤除的动态里,部分内容是这么写的:“KaoRi 很痛苦,我只能想象她真的痛苦了很久,我感谢你勇敢地分享这个故事。希望从事模特这份工作的人,请阅读这篇文章,模特不是一个物品,女性也不是性工具。”

水原希子于 Instagram 上进行控诉

水原希子口中的 “文章” 是 10 天前一位名为 KaoRi 的模特在个人博客所发的一篇自白文《这种知识,真的正确吗?》,这篇文章讲述她与荒木经惟合作多年的真实情况,当中许多涉及到摄影伦理,或是一些谎言的部份。

KaoRi 强调自己的故事其实与 #MeToo 无关,但确实是受到了 #MeToo 运动的启发,她看到去年十月爆发的这场运动,有许多女性跳出来说出自己的故事,让她备受激励。在此之前,她与多数日本女性一样,面对不公平的事件,最先的反应是选择沉默。

“我不想指控他(荒木经惟)什么,我只是对这个‘写真狂人’感到失望”, ”如果让喜欢荒木摄影的粉丝们幻灭的话,我在这里先说一声道歉”。她的独白是以日文撰写,目前已经有网友主动将内容翻译成中文

荒木经惟逝世的妻子阳子

荒木经惟曾说:“我并不是什么伟大的摄影师,但我有非凡的主题,像是阳子和 KaoRi。”

在他所拍摄的大量女人当中,最知名的莫过于已经死去的妻子“阳子”。1991 年,阳子因癌症病逝后的隔年,荒木经惟出版一本《感伤的旅程·冬之旅》摄影集,内容除了精选 1971 年记录他们蜜月旅行的私写真之外,还加上阳子病逝之前的记录,以及死后丧葬的过程。这本摄影集推出后受到相当高的评价。

KaoRi 是在阳子逝世后,与荒木经惟展开合作 16 年,从 2001 年到 2016 年,她是荒木经惟少数公开承认的 “女友”。外界说 KaoRi 是其缪斯,当然,荒木经惟本人从未否认过这件事。

荒木经惟作品当中的 KaoRi 形塑了人们对「真实 KaoRi」的认知,若引述 KaoRi 在自白当中的原话,她在众人面前就是一个 “神秘的、什么都愿意做的女人”。

这种因为荒木经惟的镜头,所形塑出的形象令 KaoRi 痛苦万分。她在文章中写道,自己一直跟荒木经惟单纯就是工作关系,从来就不是恋人关系,也没有破坏过他的私人生活。

模特 KaoRi

她在文章中提及几个让她感到不满的事(撷取自网友的中文翻译):

作为他中意的数名模特中的一人,过了几年后,有人开始把我称作他的缪斯,每次有展览、采访还有公开活动,我都与他共同出现,时间上也增加了很多限制。拍出的照片,没有事先告知,就被出版成了写真集和 DVD,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并开始在全世界展览和售卖。

可能是被什么给麻痹了,我被要求做一些意想不到、不寻常的事情,渐渐地,这些好像也都变成了理所当然。一边作为荒木的缪斯,一边要维持自己的日常生活,这二者之间有巨大的鸿沟需要逾越,那个时候只能将自己隐藏起来,过着隐形人一般的生活,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的生活非常不健康。

拍摄时,一到摄影棚,以为是拍自己的宣传照,结果现场出现很多无关人员,被强迫拍裸体照片,这种事情发生过好几次。即便拒绝,最后被逼到不得不拍的境地。

2016 年 2 月,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写了一封信要求改善工作的环境,结果只接到一个电话:“我会联系你的”,一连几个月都被忽视。有时都不允许我给他打电话,一次打电话,他说他想见我,但后来居然做了一份文件上面写着:“今后保证不会做出一切有损于荒木事务所名誉和妨碍其营业的行为”。

3 月,我得到回复:“你是因为想被拍,所以才到事务所来想当模特而已。”“私写真“已经是被评论界承认的一种我个人的表现手法,这不是做生意,本来就没有规则,也不需要同意,全部都是由自己决定。

KaoRi 的文章发表的当下,并没有立刻获得高度关注,反倒是因为水原希子出面声援,才使得这个风暴开始发酵。

水原希子以自身的半裸拍摄经验,讲述现场会面临哪些环境压力,以及毫无提出改善要求的无力状态。过去水原希子也曾与荒木经惟合作拍摄,她强调自己并没有受到荒木经惟的侵犯。

实际上,荒木经惟的争议并不是第一次。90 年代,当荒木经惟的作品开始斩获许多摄影大奖的同时,他的作品也会因为争议性过高而遭到部分地方禁展。以 1992 年来说,他的《疯狂图片日记》展被控告有淫秽照,遭到当局罚款 30 万元,同年他的展览《荒木的东京》却在纽约、澳大利亚等地备受好评,而这些具备冲突且矛盾的待遇,又让荒木经惟在国际的关注度又大为提高。

过去就有评论认为,荒木经惟的作品本身就伴随着争议。但这次的争论与过去的差别在于,荒木经惟的专属模特现身指控荒木经惟作为一名知名的摄影师,在拍摄过程当中,那些涉及伦理的问题,且由于是与女体摄影、私密摄影、情色摄影有关的工作,必然存在更为幽微、模糊的地带。

如果细看 KaoRi 的指控,还是有个清楚的主旨,她认为自己作为一个被摄者,明显感受到被物化以及被剥削。

“我一点都不惊讶,他会这样做。荒木经惟的创作里肯定有这个部分”, 现任政治大学广播电视研究所教授郭力昕补充 “荒木经惟的神话已经太久了”。

郭力昕是台湾知名的纪实与报导摄影评论学者。关于摄影,他曾写过《书写摄影:相片的文本与文化》《再写摄影》《​制造意义:现实主义摄影的话语、权力与文化政治​》等书。

郭力昕告诉《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他在《再写摄影》一书中,就已经探讨过荒木经惟作品存在的问题。他说道:“作品是骗不了人的。作品会准确地映照一个艺术家在想什么,企图是什么,以及他的取向、兴趣,重点,就算一两张没办法判断,但透过一个人半生的作品就可以。”

荒木经惟拍摄 KaoRi 长达 16 年,累积许多作品,包含大量裸露、性爱场面,捆绑等主题。当人们观看这些超尺度的静态照片时,看见的通常是一个结果而非过程。

照片的问题不在于裸露,而是在于隐含着侵犯的过程。“其实你看照片,就知道他快门是怎么按的,我看过他拍摄一些女人的拍法,霹哩趴拉就直接上去拍,这种影像暴力非常清楚,可以从结果看出” 郭力昕说。

与荒木经惟一样,主要以情色摄影为主题的摄影师米原康正,此前接受访问时也说:“在日本,女生被拍照其实是没有自主权的,这反映了日本的父系霸权主义,女性就应该百依百顺,就像诅咒一样束缚着日本的女人,即便到了现在,依然存在着这样的观念。有时候把女生拍得太有个性,反而会被那些女生的粉丝讨厌。”

这是 KaoRi 事隔多年之后意识到的问题,晚期,她说自己在拍摄当中就表达过拒绝的意愿,但依然是“被逼到不得不拍”的情况。

郭力昕认为荒木经惟是个非常懂得制造艺术意义与话语的摄影师,时常谈论自己对摄影艺术的看法,他的说法通常相当坦白,近乎于直接粗暴,告诉大家自己对女体的欲望。郭力昕提醒这种存在于双方在艺术知识与权威性的落差,可能会使得被摄者无法轻易说出自己真正的感受。“好像​总觉得​我不​是太​懂艺术”,尤其面对的是一个被社会大众认可的 “大艺术家” 。

“有些艺廊会被唬得一愣一愣,说他戳穿、揭露了人类的情欲,直视根本感官性的东西”,郭力昕补充说荒木经惟的作品,让人们正视「欲望」本身,客观上来说,确实有其价值,他也不否认每个人都有欲望,也有伪善的情形,但欲望并不是只有一种,更不可能会只是站在巩固​异性恋​男性的这种这种单向欲望的角度。

在郭力昕看来,荒木经惟的作品的问题之一在于把​男性的动物性​欲望作为单一价值传递并且正当化,尤其是以一种​普遍的​日本男性看待女体的方式——觉得女性身体可以轻​佻以待​的,可以做某些逾矩的侵犯。他长期的行径,对日本男性来讲是有代表性的,好像文化授予这样子的一个特许执照。当然,从荒木经惟作品里面,”你会看到他做这些事情,并不认为是有什么太大问题的”。

荒木经惟过去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说到自己如何看待摄影,他说摄影机之于他就是阴茎,而拍摄过程就是性爱。他也不讳言自己会跟部分模特,在拍摄之前或之后做爱。

VICE也曾在采访时询问荒木经惟“如何拍出上千张有光彩的女人照片”,他的回应是:“你想要和她们做爱吗?我是很严肃的,这一定有效果的,如果你那么干。比如说,联系到她们并且和她们有身体上的接触。今天的人们忽视了肉体接触的意义。他们总是试图保持一段距离。他们和城市不发生联系,和女人也一样。他们甚至不用他们的眼睛去感受。我的情况是,如果我接触到某个姑娘,我会立即变硬的,你明白么?”

荒木经惟对于性欲与理解摄影的直接,以及透过无数张的照片开发大众对情色摄影的认知,不管是惊世骇俗还是前卫大胆,都掩饰不了一个事实是,人们确实被他所传递的价值影响,某方面来说,也被吸引着。

性爱本身没有问题,尤其两情相悦之下,但涉及在拍摄过程(他所谓影像行使性爱)中,当中若有违反对方的意愿,或是事后令对方感到不舒服,似乎又进入一个灰色空间。

KaoRi 的自白文章,明白揭示这种过去被推崇的 “私写真” 拍摄过程(尤其长期进行),那些应该被讨论的模糊地带。

知名法国文学批评家罗兰·巴特,他长期关注摄影,并于晚年著作《明室》(Camera Lucida)一书,讨论观看本身,照片所带出的符号意义。当中,巴特提出 ”肖像摄影” 的独特性。他认为拍照会让这个行为,变成四种想象的交会,“我同时是:我自以为的我、我希望别人成为的我、摄影师眼中的我,还有他借以展现技艺的我”。另一方面巴特认为被拍照时,“在此时此刻我既非主体亦非客体,我历经了一次死亡的微缩经验,我真的变成了幽灵。”

美国艺评家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也曾用开枪比喻拍摄,按下相机快门就有如扣下枪枝的板机,当按下的那一刻,被摄物就死亡了,成了可被收集的对象。她也曾说在摄影机发明之后 “摄影便一直与死亡结伴同行”。

被摄者与摄影师之间的关系,存在许多复杂且幽微的层次,这是自从摄影发明到现在,依然是被持续讨论的问题,由此可见这当中的复杂程度。

郭力昕认为确实很难有个普世的标准与规则,正因如此,“创作者要更常规范自己,他们如果不能规范自己,舆论应该要发声、要谴责。道德考量的确不能落入泛道德,那样会有​道德​法西斯倾向, 或者变成美国那种清教徒式的​道德观​,我觉得艺术​的判断复杂​麻烦就在这个地方。”

距离 KaoRi 发出自白文之后,目前已经是第 12 天。荒木经惟与他的事务尚未对此发表声明与回应。

有的只是其他模特的同声谴责,以及,部分日本摄影师开始在 Twitter 上讨论 “私写真” 的问题:“私写真包括弱者他也是共犯的成分,因为观者在观看的同时就能彰显他比被摄者更有权力,特别是在家庭跟私领域所拍摄的照片。”

题图与文章的照片来自荒木经惟作品、 KaoRi 博客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扎克伯格次日听证会:用户共享的内容,是用户自己公开的

zhakeboge

猎云网注:扎克伯格强调Facebook本质上依然是一家科技公司,而不是媒体或者金融公司。面对侵犯美国人权利的质疑,扎克伯格认为用户共享的内容都是用户自己自己选择放到平台上的。扎克伯格考虑对剑桥分析或科根提出起诉,同时表示正在调查科根还向哪些公司出售过数据。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没有向俄罗斯政府提供数据。对于国会出台隐私法案是否有作用,扎克伯格没有明确表态,只认为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文章来源:腾讯科技。

北京时间4月11日晚间至12日凌晨,Facebook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出席了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的听证会,就用户数据隐私和Facebook社交网站上虚假信息等问题接受了议员的质询。对于前一天在参议院的听证会,有外媒评价议员们的提问“像脱离时代的老爷爷”,并没有给予扎克伯格足够的压力。而今天在众议院的听证会气氛比昨天火爆得多,这些议员代表们似乎对扎克伯格的回答和拖延不太有耐心,对于扎克伯格轮番发难。

在长达接近5个小时的听证会中,面对质疑,扎克伯格认为Facebook在本质上依然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或者金融公司。同时,针对是否向俄罗斯政府提供数据,Facebook是否侵犯了美国人的权利,以及数据还被泄露给了哪些公司,扎克伯格均一一作出了解答。

1.Facebook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Facebook创建于2004年,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20亿的月活跃用户,超过25000名员工,在美国13个城市和其他各个国家都有办事处。

开场美国众议院能源商业委员会主席沃尔登就提问,Facebook越来越多地直播原创电视内容,那么Facebook是电视公司,或者是一家金融公司吗?

扎克伯格表示了否认,他认为本质上Facebook依然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

2.Facebook是否正在侵犯美国人的基本权利?

议员罗比-卢什认为,Facebook正在侵犯美国人的基本权利——生活、自由以及追求快乐的权利,手段就是侵犯和干扰他们的隐私权。

但是扎克伯格表示了否认,他认为,在Facebook平台上,只有用户能够控制自己的信息。用户共享的内容都是用户自己选择放到平台上共享的。

但是,当议员向扎克伯格提问“谁会保护我们免受Facebook的伤害”时,扎克伯格并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回答。

3.扎克伯格表示考虑对剑桥分析或科根提出起诉

在此次听证会上被问及Facebook是否计划对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或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提出起诉时,扎克伯格说道:“我们正在研究此事。”

剑桥分析机构的首席执行官今天已经辞职,扎克伯格表示,这对于解决问题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扎克伯格表示,数据泄露事件还在调查中,Facebook目前已经采取行动禁止科根进入Facebook平台。同时,扎克伯格还表示,将调查科根向多少其他公司出售过数据。扎克伯格表示他已经掌握了一些公司。而在昨天,他提到了一家名为Eunoia的公司。

4.Facebook是否为两起重要活动充当了工具?

萨巴奈斯猜测Facebook参与了两起重要活动,并授予特别的权利以便允许广告主投放大量的广告。扎克伯格表示,事实并非如此。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期间,相关的广告数量是多了一些,但这只是竞争策略的差异所形成的结果。

而当议员问扎克伯格,“Facebook与俄罗斯政府和情报机构共享了哪些数据”时,扎克伯格予以了否认,他表示”没有向俄罗斯政府提供数据“。他表示,Facebook每年都会发布一份透明性报告,详细回答政府提出的有关全球信息的问题,而Facebook并没有在俄罗斯存储任何数据。

5.是所有人都能使用搜集的数据么?扎克伯格表示要因人而异。

有议员问扎克伯格,当科根出售Facebook数据时,他是否违反了Facebook的政策规定?

扎克伯格回答“是的”。

有议员问扎克伯格,当奥巴马应用搜集数据时,他们是否违反了Facebook的政策规定?

扎克伯格的回答是”没有“。

6.国会出台隐私法案会起作用么?

对此,扎克伯格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表示“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有议员表示,“隐私不会推动利润,而且还可能会干预利润”。他做出假设,如果存在一些真正的阻止性措施来防止侵犯隐私,那么这是否能够起到真正的作用。

扎克伯格拒绝了这种假设,声称隐私和利润不一定要对立。

而对于欧洲人在隐私方面有哪些正确的经验或错误的教训,扎克伯格表示GDPR总体会是帮助互联网的积极举措。他还表示,Facebook也提供诸多控制措施,并声称这一规划会发挥更多的作用。

连续两天接受听证会的质疑,被几十名议员“轮番轰炸”,扎克伯格均以体面的微笑和应答来回应,两天下来Facebook的股价也在上涨,这也算是一场小胜利。但是,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事件并没有就此结束,这次事件最终会给Facebook带来哪些影响,没有人知道最终的答案。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29150

AD:进击•融合 猎云网&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将于4月17号在深圳大中华希尔顿酒店举行。这里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价值的投资建议,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错过。


快手的算法,和这个社会的高雅低俗

从 4 月 5 日开始,无论是谁,打开快手,都只能看到一模一样的 101 个视频。

4 月 8 日这一天,位于顶端的两个视频,分别是共青团中央发布的《没有雷锋的日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和快手用户小茉莉发布的西藏甘孜一座城市的俯瞰视频。

CEO 宿华曾自豪于算法,能在短时间内把符合用户审美的内容推荐给他们,但从 4 月 5 日到 4 月 10 日,他们把算法关闭了。快手在公告中称之为“固定的视频引导”。在之前的致歉声明中,快手表示,“只有符合国家法律法规,遵循社会公序良俗的作品,才能进行算法推荐”,“改进算法,优先推荐个性化的更符合用户兴趣的正能量作品,放大优秀作品的影响力、感染力”。

事发突然。3 月 31 日,快手被央视点名,称其上出现了大量以未成年少女怀孕为主题的视频,造成了不良的社会风气。几个小时后,快手通过微博表示,“查删了数百个以低龄怀孕进行炒作的视频,对个别影响恶劣的账号直接封号”,并“向因这些视频受到影响的用户深表歉意”。

4 月 3 日,宿华发布前述致歉声明。再度向用户道歉的同时,宿华强调“用正确的价值观指导算法”。但广电总局的处罚仍然在一天后到达。以播出有违社会道德的节目,以及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为由,广电总局要求快手,清查库存节目,排查现有账户,追究网站审核人员、主管人员责任等。

快手随即开始了大规模的整改。除了在首页用固定视频传递正能量以外,快手在同一天下架了自己的安卓应用,还封禁了四大网红账户,以社会摇出名的牌牌琦、未成年情侣王乐乐和杨清柠、以及喊麦主播仙洋。

4 月 6 日,在原有 2000 人的审核团队基础上,快手宣布再招 3000 名审核人员,要求共青团员和党员优先。

晚间,快手第四次对外道歉,严禁未满 18 岁用户开通直播权限,并无限期关闭“推荐相似用户”功能,直到确保该功能完全绿色正能量。

短短一个星期时间,快手就不再是以前那个以“生活没有什么高低,每个人都值得被记录”为口号的的短视频应用了。现在,快手上的生活被国家意志强行贴上了高尚和低俗的标签,只有高尚的才能被看到,而后者失去了被记录的权利。

共青团中央培养的新媒体品青微工作室发布的快手视频

快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这个问题并不那么容易回答。

“我快手页面上基本上都是民间手艺人和民间小作坊小工厂,还有狗。”古越告诉《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她生活在上海,以前曾在金融行业工作,现在则是一名职业编剧。2016 年,她开始接触到快手。一直到现在,虽然不一定每天都会看,但每次打开都会至少看半个小时以上。

对于快手的第一印象,古越说:“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女孩子,在很熟练的砍柴,女孩子长得很清秀,上面的字幕写着‘勤劳的女孩你们喜欢吗?’我点进她,大部分都是她在砍柴打草铲水泥抗木头的视频,反差很大,因为女孩子很瘦弱又很漂亮,不是那种城市里的漂亮,是非常乡村的原生态的漂亮,却很熟练地在干这个年纪的城市女孩子永远不会想到要干的活儿。”

“我当时就喜欢上了快手,不是猎奇的目的,而是发现这个视角我以前看不到。“

一开始,快手推荐给古越的视频很随机。那些吃大鱿鱼、跳舞的、小姑娘小男孩扭来扭去的自拍这一类,古越会点选“不再推荐此类型”。

很快,快手就把很多不同类型的视频推荐给古越。“比如有一个帐号,是个农村发明家,用旺仔牛奶和一些小木片小马达做出许许多多的小发明,像是遥控车啊、自动推磨机啊、塑料瓶做的扫地机器人啊之类的东西,非常有创造力。”

古越很快被这些创造发明迷住了,“我有段时间关注了很多民间小工厂,很多工人会记录自己切割木头,或者土机床里切割一些零件,没什么意义,只是记录,但这个视角我们看不到。我还会在上面看人剃羊毛和养鳄鱼。”她说,“看这些视频会产生敬畏心。”

“洛的来”的快手首页则完全不同,以“做饭的、吃的和养狗的”为主。他还关注了一个快手名为“黑猫警长高哥(我力高)”的账号。高哥的视频内容很难总结,就是一个黝黑的汉子,在田间,唱歌、跳舞、说段子。高哥在快手简介中写道:“喜欢自创喊些口号表达情感。”

快手吸引洛的来的原因,除了他觉得快手上的人“表演和豁出去幽默的天赋的确很强”以外,更重要的是,能看到很多不同人的生活。“相对别的平台,快手能看到更多跟我不一样的、更直接的记录的内容。”

有一件关于快手的事情,洛的来想了想,觉得敏感但还是得说。“之前北京清退低端人口的时候,快手同城上第一时间能看到一些正在发生清理事件的现场视频,我觉得没有别的平台比快手快、直接。”

杰瑞在快手上看的比较多的内容是中式八球,一种采用中国规则的台球比赛形式。供职于金融行业,担任并购顾问的杰瑞,最开始接触到快手,是因为在微博上看到用户都在议论。出于好奇,他下载了快手,很快发现快手上有大量的中式八球教学短视频,以及相关的直播内容,“完美符合了我的需求”。

千人千面,这似乎是形容快手最好的词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快手确实做到了他自己提出的口号,“生活没有什么高低,每个人都值得被记录”。

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帮助快手做到了这一点。

首先是快手庞大的用户群和覆盖范围。快手的百度指数从 2014 年 4 月开始缓慢增长,并于 2015 年 3 月以后基本维持在了之后三年的平均水平之上。快手官方给出的数据也显示,2015 年 6 月总用户突破 1 亿,2016 年 2 月突破 3 亿。

企鹅智酷于 4 月 9 日的报告显示,快手目前的月活跃用户达到了 2.3 亿。其中三四线城市及以下的用户占比超过了 60% ,而从中国整体情况来看,这一数字则是 75%。在中国各大互联网应用中,快手是唯一一个接近中国整体情况的。

这塑造了快手与其他短视频应用的巨大差异。在上面,什么样类型的视频都会存在。整改之前,既有农民造飞机、也有在裤裆里放鞭炮,既有社会摇,也有人直播画水墨画。

快手也几乎从不干预用户拍摄的内容。不像其他短视频平台,会在用户火起来之后,有专门的运营人员对接,要求他们不要拍摄特定的内容。甚至,快手都没有捧某些特定的红人的想法。洛的来喜欢看的高哥在快手上已经积累了 37 万的粉丝,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红人,“快手不会给任何账号加 V,即使有很多模仿的假号”。

“它的随机推荐机制似乎也跟其他平台不太一样,一些粉丝特别少的用户也可能被推到首页,不管大号小号感觉很平等。“洛的来说。此外,快手也没有设置转发、排行榜、网红这样常见的视频平台功能。

最后,就是宿华引以为豪的推荐算法。宿华曾经参与百度的商务搜索引擎开发,在人工智能领域有一定经验。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宿华说:“比如有这么几个人都共同喜欢同样一个人,我们就会认为这些人具备了相同的某个特征。”正是给予这些特征,算法能够预估内容与用户之间匹配的程度。

庞大的视频基础、差异巨大的覆盖群体、不运营红人、只依靠算法进行推荐,用时髦的互联网词汇来说,快手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

快手 CEO 宿华

但不是所有人都理解这件事情。

在《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此前关于广电总局要求快手整改的报道中,不少评论都将低俗、low 这样的词汇和快手联系在一起。快手的低俗争议由来已久。事实上,当所谓的主流人群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款名为快手的短视频应用的时候,快手就已经和低俗二字联系在一起。

2016 年 6 月 8 日,南京大学历史系硕士毕业的霍启明,在他自己的微信公众号 X 博士上,发布文章《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第一次将快手展露在主流人群的面前。

霍启明在文章一开篇就将快手与农村划上了等号,“如果毛主席生活在今日的话,他不必花几个月的时间去走访农村,只需扒拉扒拉快手这个 APP,就能了解中国乡村的精神面貌了。“第三段,他又直接将农村和低俗联系在一起,“当你打开这个神秘的软件,肯定会纳闷这个低俗、简陋、粗糙的 APP 为什么是中国第一视频 APP ?因为其用户人群是海量的乡村人口。”

随后,他列举了快手上的各类“残酷而又荒诞”的视频,在裤裆里放鞭炮、生吃病死猪、模仿社会人的八九岁小孩、十五岁的准妈咪、崇尚暴力为王的乡村黑社会……

霍启明认定中国农村在“快手中混沌沉沦”,与“高铁飞驰,高楼林立的北上广深”形成鲜明的对比,构成了一个完整真实的中国。他以一种看似悲天悯人的口吻,援引了约翰·多恩的诗:“也如同你的朋友和你自己 / 无论谁死了 / 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在死去 / 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 / 因此我从不问丧钟为谁而鸣 / 它为我,也为你。”

《残酷底层物语》很快传播开来,并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公众号乡愁影像计划发布文章认为,这篇文章“反映了片段或某个切面的真实,但背后却又更多地是在标签化甚至妖魔化农村”。端传媒发表署名为旅美学者赵思甜的文章认为,《残酷底层物语》是“城市中产想象农村,构建优越感”的一种方式。甚至连观察者网都批评,这篇文章是在“‘盲人摸象’,用近乎偷窥的视角看待这只大象,期待的是猎奇和制造话题”。

然而,猎奇永远人们最容易接收的信息种类。《残酷底层物语》很快为快手、为农村建立起了一个低俗的形象。在知乎上,问题“如何看待‘快手’这个 APP ?”下,获得超过 28000 个赞的回答,就是全文引用了《残酷底层物语》。

即使霍启明的文章带有一种城市视角的优越感,也不能否认快手上确实有诸多猎奇向的内容。在《残酷底层物语》发布前一个月,名为“吃货凤姐”的快手用户引起了网民的注意。她直播自己吃面包虫、泥鳅、灯泡。很快,网民开始质疑,这位大妈是被儿子控制,不得不吃下这些令人作呕的食物。

警方随即介入。邯郸警方通过微博发布声明称,“吃货凤姐”和她儿子这么做是为了“吸引网民关注,增加视频点击量”,而食用的“仙人掌、辣椒面”等都事先经过处理。

《残酷底层物语》放大了快手上的这个面向。发布仅仅过去几个小时,《残酷底层物语》的阅读量迅速攀升到 10 万+。但很快,微信删除了这篇文章,理由是“由用户投诉并经平台审核,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公众号 X 博士也被处以 30 天的封禁处罚。

《残酷底层物语》成为了快手发展历程中的一个转折点。

据《人物》杂志报道,在《残酷底层物语》之前,快手甚至连品牌公关部门都没有。宿华看到这篇文章的第一反应并不舒服,“十七八岁的时候你问我,我肯定上门跟他打架去了”。但宿华并没有做什么,直到 7 月才被投资人说服,接受了快手的第一个对外采访。

从 2011 年成立开始,快手以一个相对低调的姿态生活在浮夸的互联网世界当中。一开始创始人程一笑的定位是一款制作 gif 动图的应用。2013 年,宿华加入以后,才开始转型做短视频。2014 年 11 月,管理团队将名字中的 GIF 去掉,才有了今天的快手这个名字。根据百度媒体指数——衡量关键词出现在媒体报道中的数量——在 2016 年 6 月因为《残酷底层物语》而被熟知之前,快手的媒体指数几乎为零。

快手在默默地积累用户。宿华始终坚称,在 2016 年下半年以前,快手没有做过任何线上或者线下的推广,所有的用户增长都是自然增长。这也是宿华自己的选择,由于自己出生于湖南张家界附近的一座小县城,当然也出于差异化竞争的需要,他希望快手能够成为记录和分享普通人生活的平台。

这也被他用来回应《残酷底层物语》中低俗的指控。“我们做的是一个多元化、包容性的平台。其上必然有各种层次的人和事,而不同人会有不同的视角去看它。”宿华在 2016 年 7 月接受 i 黑马的采访时这样说。

这种说法后来被扩展成“快手是这个社会的投影”,被宿华反复强调着。2017 年 7 月,在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他说:“目前小镇青年仍然是多数人,哪一天城市青年占多数了,我们的用户也会是城市青年居多……土与不土都是相对概念,审美是个人选择,有很大的主观因素。”

生吃病死猪的视频确实存在,但美食视频也同样是快手上的重要品类,用户“喊菜哥”会在做饭的同时,大声喊出食材的名字和烹饪的手法。未成年怀孕的少女会得到关注,但也有在家务农的女孩烤鱼、酿酒、做竹剑。在高空架设电缆的工人,把工地脚手架当成单杠练习的小伙,用机械切割粗大的原木的伐木工,在非洲工作的工人……

快手上的内容纷繁庞杂。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宿华都在和认定快手低俗的偏见对抗。《人物》杂志形容宿华走出了程序员的圈子,和各行各业的人接触,并不遗余力为快手辩护。但他取得的成果很有限,并将其原因归结于社会阶层之间的隔绝。

隔绝成为了一个热门词汇。它被用来解释主流人群不能理解的突然窜升的新鲜事物。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购物软件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熟练地把《财经》记者对于拼多多的质疑归结于记者来自于“北京五环内人群”:“我们关注的是中国最广大的老百姓,这和快手、头条的成长原因类似。就好比 30 年前你去深圳,干什么都能赚钱,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你选对了方向。“

或者这并非是一个托词。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 41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7 年,大学本科及以上的网民占比从 11.5% 下降到 11.2%。小学及以下和初中学历占比则分别上升 0.3 个百分点和 0.6 个百分点,他们占到了中国网民的一半以上。

在类似于外卖、网约车、共享单车这样的应用上,城镇居民的使用率要高出农村居民 20 多个百分点,而这些服务本身占全部网民的整体服务率也是 30% 到 40% 左右。不同的社会阶级之间确实存在这样一个庞大而又无法弥合的鸿沟。

但快手想要强调的是,他们并不利用或放大任何一个社会阶级。按照快手首席内容官曾光明对 36 氪的说法,除了一些明显违反道德和法律的事情,快手不会对内容进行任何干涉。中国怎么样,快手就会变成怎么样。

就如同被央视点名批评的未成年孕妇一样,并不是快手制造了他们,而是他们本来就存在于中国的大地之上。快手让他们得以被更多人看到,于是生活在温室之中的人们开始惊呼,快手怎么可以这么低俗,并请求政府将他们封杀,眼不见、心不烦。

快手首席内容官曾光明

事实上,2016 年的宿华很可能无法理解这部分人为什么会如此“义愤填膺”。他相信他自己的算法,这意味着,在快手提供海量视频内容的情况下,一个人如果总是在快手上看见低俗视频,那一定是因为他总是在看低俗视频的原因。

“他老点或收藏乡村的内容,可不就看的更多是乡村的。但是反过来以为快手上全是乡村的,那就是他自己的错觉。”在 2016 年末的一次公开活动中,宿华这样说。

“有些愚蠢的、自虐的、或者价值观非常操蛋的视频,这个在任何一个用户上传视频的平台都不可避免,这个世界的蠢人浓度都是差不多的。”古越自称很少在自己的主页上看到这一类的视频:“只要长按之后就会出现‘减少此类作品’的按钮,多按一些,算法就不再给你推荐这种……连吃超级大鱿鱼的都很少。”

对于快手上被主流人群认为是低俗的内容,古越认为应该分开看待。“早孕少女这个,不是快手的问题,而是农村留守儿童的问题。”

至于被封杀的牌牌琦所代表的社会摇文化,“我没看出来有什么问题啊,社会摇就是八十年代的滑步舞啊,底层人民自创的一种舞蹈,跳出各种花样来,可能小中产们觉得巴塞罗那街头跳弗拉明戈就是高级的,村头蹦社会摇就是低级的。这种属于小中产强行优越感。”

洛的来也持有这一看法。“这个东西可能不在我和一些人的审美文化语境里,有的人跳它并不传播什么价值观和危害信息。”

宿华则赋予了快手更高的使命感。在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宿华说:“我们希望给更多的人提供记录生活、分享生活、改善生活的可能性,但他们具体怎样去记录、怎样去分享、怎样去改变,我觉得应该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凭借社会摇出名的牌牌琦,现在已经被快手封禁

然而面对外界接连不断的压力和误解,无论是宿华的态度,还是快手的做法都正在慢慢发生变化。

在 2017 年 4 月的“新经济 100 人 2017 年 CEO 峰会”上,宿华说:“今年在品牌上面有一些更好的品牌形象。能够让更多的哪怕它不是快手的用户也能够知道这个品牌。所以我们开始比较主动的做品牌的推广和宣传。”

从 2017 年初开始,快手就频频赞助各类综艺节目。从一开始的《吐槽大会》,到后来的《奔跑吧!兄弟》。7 月,快手还与腾讯视频出品的选秀类综艺节目《明日之子》合作,通过快手投票,将两位选手送去参加比赛。

快手品牌负责人陈思诺曾经在接受 i 黑马的采访时表示,快手定位为“生活分享平台”,平台集中了大量热爱生活、爱分享的年轻人,这与综艺节目的受众比较吻合,而快手上许多有才华的年轻人只是缺乏被发现的渠道,所以与《明日之子》的合作是顺理成章的。

快手希望对外传递一个正面形象,而内部他们也在着手解决道德这一容易被诟病的问题,而解决的方式仍然是宿华喜欢的技术。曾光明提出:“在媒体工作中,一个信息要有两个独立信源,而快手的一些视频,也可以采用这样的方法。如果没有两个独立信源,还可以在视频上打上标签提醒。

”当然,也不依赖于技术。2014 年,宿华和程一笑就承担人工审核的工作。到了 2017 年初,人工审核团队增加到了数百人。而到了 2018 年初,这个团队进一步增加到了 2000 人。

然而尺度永远是难以把握的。宿华以“外星人陈山”为例,由于身患地中海贫血病,陈山相貌古怪。他在快手上发布的视频,也时常以“炫富”来炒作自己。宿华觉得:“他是要常年换血的,他有那个(粉丝送虚拟礼物)收益可以给自己治疗,他也会记录他治疗的过程。可能他做的真的过分了,我们会删掉,系统会给他发私信告诉他不要这样做。”

“快手的大部分用户来自二线以下城市,最高学历低于高中,他们拍的东西在都市精英看起来很 low,但是他们并不在精英的判断框架里。”在 2017 年底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曾光明这样说。

与《中国新歌声》合作的快手

但快手面临的问题并不只是不同人群之间无法互相理解这么简单。

进入 2018 年,政府加强舆论监管的趋势越来越明显。1 月初,嘻哈被全面封杀。1 月 28 日,微博热搜因导向问题下架一周。2 月初,MC 天佑被全网封禁。3 月初,知乎应用下架一周。3 月末,广电要求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频节目的行为。

将快手卷入这些监管的是未成年少女早孕的视频。早在 2017 年 6 月,快手网红王乐乐在微博上被爆出已经成为了父亲,而他的女朋友,同样是快手网红的杨青柠在怀孕时还不满 18 岁。今年 3 月 31 日,央视集中批评了这一现象,再次把快手推到了风口浪尖。

快手反应很快。4 月 1 日凌晨刚过不久,快手就发布微博致歉并查封一批用户。4 月 3 日,快手和清华大学合作,成立未来媒体数据联合研究院。

在演讲中,宿华表示:“大家看到的这个世界是由所有人呈现的,而历史上我们看到的世界是由少数人呈现的。今天所有人一起参与呈现这个世界,当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去观察和感知这世界的时候,背后有一些新的社会问题其实就出现了。”

“如果没有很好的对社会认知,对人文的思考,仅靠技术本身也会走偏,这是一个很确认的结论。但是这一问题最终要怎么解决?我有一个大致的思考。它应该是利用对这世界的认知、对这社会的观察、对人文的思考,利用哲学的智慧把它用算法、技术力量实现放大。“

但在快手还没有来得及让人文的思考指导算法之前,政府部门的整治就来了。快手被要求清查库存,封禁账号,并且加强人工审核职能。

4 月 10 日下午,快手终于恢复正常更新,但首页处的八个大字“落实整改,砥砺前行”并没有随之撤下。

杰瑞觉得快手变了。“本来就是想看点轻松的东西,现在太严肃了。”他指的是在视频引导期间出现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共青团相关内容。此外,共青团旗下的青微工作室、新华社现场新闻等一批账号,被快手加上了认证标志。

关于整改的结果和对于快手的影响,快手方面告诉《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之后应该会有官方发布。

(应受访者要求,古越、洛的来、杰瑞均为化名)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Google即将推出新版web gmail

PingWest品玩412日报道,GoogleG Suite客户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他们该公司一直开发全新网页版Gmail。除了全新的设计之外,该公司还列出了一些新功能。比如能够直接从Gmail界面访问Google日历。

客户可以暂停电子邮件,以便在几小时或几天后重新出现在收件箱中。如果客户还不能回复特定的电子邮件,这是清理收件箱的好方法。如果客户在iPhoneAndroid手机上使用Gmail,则可能已经在使用智能回复。这些算法生成的回复也将在网页版Gmail.com上提供。

最后,谷歌正在开发一种新的方式来将用户电子邮件存储在电脑上以供离线访问。由于该公司正在逐步淘汰Chrome应用,Google现在将使用标准网络技术让用户的浏览器存储数据。

更多精彩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PingWest品玩

新闻线索请投稿至:wire@pingwest.com


美团滴滴饿了么被紧急约谈 回应:积极整改

PingWest品玩412日报道,引述北京青年报的消息,昨天,无锡市工商局对美团、滴滴、饿了么三家外卖服务平台进行紧急行政约谈,具体来说有两大原因,一是商户因上线滴滴外卖而被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外卖强制下线,涉及垄断经营;二是三大平台发放大量补贴或优惠券,进行无序市场竞争。

无锡市工商局发布的消息显示,近期,无锡市工商局陆续接到部分入驻外卖服务平台的无锡商户递交的举报材料,内容主要集中在商户因上线滴滴外卖而被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外卖强制下线。接到举报以后,无锡市工商局高度重视,迅速部署,展开调查。初步调查情况显示,相关外卖服务平台的行为已经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和垄断经营行为。在调查期间,相关外卖服务平台存在边纠错边推出新的极端营销措施的情况,如采取发放大量补贴或优惠券等无序的市场竞争手段,争夺市场份额。

无锡市工商局昨天责令相关平台经营者立即采取措施消除不良后果:第一、立即停止实施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垄断的违法行为,防止损害后果的持续扩大;第二、积极主动协助、配合执法部门开展相关执法调查,如实提供相关资料或者情况;第三、迅速对经营行为开展自查自纠,主动纠正其他可能影响市场经营秩序、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经营行为,如虚假宣传、消费欺诈等。

无锡市工商局表示,下一步将对三家外卖服务平台深入开展执法调查,涉嫌不正当竞争、限制排除竞争行为一经查实,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严肃处理。经营者受到行政处罚的情况将被记入信用记录并依法向社会公众公示。

对此,三大外卖平台分别在第一时间给出回应,都表态将按照要求立即整改。滴滴方面回应表示:“我们坚决支持政府维护商家合法权益,抵制二选一不正当竞争行为。”

美团方面回应表示积极响应监管部门要求。同时表示:“近期无锡当地非理性消费订单大量增加,导致部分商家难以及时出餐、骑手相对短缺。为了确保平台的用户体验,结合投诉率、出餐速度、评价好坏等综合指标,我们暂停了部分商家的服务,同时也新增了一批能提供优质服务的商家。”

饿了么回应称:“政府对规范市场竞争的要求我们全心支持。”同时其表示,目前在无锡的商户、骑手运营正常,我们的出发点始终在于提升消费体验、推动消费升级。这也是饿了么融入阿里新零售体系后围绕“吃”这一核心需求,为消费者提供的服务之一,并不是所谓的“补贴大战”。

更多精彩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PingWest品玩

新闻线索请投稿至:wire@pingwest.com


扎克伯格出席美国众议员听证会 强调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

PingWest品玩4月11日报道,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三(4月11日)上午到美国众议院参加第二场听证会。民众普遍认为,周二进行的第一场听证会,参议员的提问“没有触及问题本质”,今天议员的提问更加尖锐,听证会气氛会更加紧张。

根据The Verge消息,在这场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再次重申: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这个问题虽然看起来无关紧要,但在数据泄露丑闻背景下,如果Facebook最终被定义为媒体公司,它就会面临相当严格的广告监管,而现在这是套在电视媒体和纸媒等媒体头上的紧箍咒。但他也表示,Facebook对于内容仍有监管责任。

同时扎克伯格表示,他本人的信息,也遭遇了泄露。

更多精彩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PingWest品玩
新闻线索请投稿至:wire@pingwest.com


社交零售企业微谷中国获得近亿元A轮融资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4月11日报道

2018年4月11日,浙江微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获得启蓝控股A轮近亿元融资,并在浙江义乌举行签约仪式。

浙江微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由郑金华,冯凌凛,徐义,施洪灿等13人共同创立,致力于构建小微创业的生态系统。以教育为入口,数据化运营为支撑,通过遍布全球的微谷网络,赋能全球创业者,成为连接创业综合服务商。微谷成立至今服务的社交电商新型项目累计接近3000个, 经过微谷系列教育服务项目,已帮助超过100万个体创业者实现自主创业。

在社交电商领域拥有先进的理念和技术,具备整合产业、创新“互联网+”模式的综合服务能力,是国内一家集在线教育、线下培训、顾问咨询、会务展览、传媒公关、信息化系统、创投孵化、知识产权法律于一体的社交电商服务平台。2017年12月1日成功推出社交电商行业首个知识服务业务—-微谷APP。微谷一直以来坚持”梦想、创新、分享” 的价值观,为全球创业者赋能。

对于此次融资,微谷董事长郑金华表示:“此次微谷所获投资款,将用于华南和华东运营中心的队伍建设、信息化系统的建设、在线教育平台的投入、研究院课程开发升级、师资力量的扩充以及其他各类高端人才的引进等几个方面。”

本轮投资方——启蓝控股致力于传统事业与“互联网+”的跨界整合。启蓝控股非常看好社交零售的商业价值和发展潜力,对微谷的运营生态模式高度认可,并将微谷作为重点投资发展平台,此次融资近亿元,表明了对社交零售产业发展的信心。

未来,微谷将在启蓝控股的支持下展开全方位的资源整合与战略规划,相信在共同的发展目标的驱动下,微谷未来将发展成为一家值得信赖、并能推动社交电商行业时代发展的咨询、教育、服务企业。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29145

AD:进击•融合 猎云网&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将于4月17号在深圳大中华希尔顿酒店举行。这里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价值的投资建议,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错过。


【ishare 第五期】听极米科技、美洽、译马网聊人工智能背后的泡沫与希望

WechatIMG59_meitu_1

【猎云网(微信:ilieyun)成都】4月11日报道(文/尹子璇)

2017年,无论是阿尔法狗战胜人类围棋世界冠军、AI机器人获得公民身份,还是NVIDIA发布Tesla V100、华为发布AI手机芯片,人工智能的社会影响力与技术实力都使AI成为了活跃在科技领域的核心力量,开始融入社会的方方面面。

从技术到产业,越来越多的领域入坑,语言、零售、机器人、无人驾驶、3D打印、硬件……几乎每个领域都在布局,从中寻找产业升级的机会。而这繁荣的背后,人工智能是泡沫还是希望?是风口还是疯口?2018年在区块链、文创大热的背景下,人工智能又会怎么发展?

今日,由原力创投猎云网在成都共同举办的【ishare 第五期——ALL IN 最智能 | 听极米科技、美洽、译马网聊人工智能背后的泡沫与希望】在腾讯众创空间(成都)举办,邀请到来自极米、美洽、译马网的三位分享者,一起来探讨人工智能。

以下为活动分享内容(经删减修改):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f2 preset

做企业服务的内外兼修 

分享人:李良(美洽 事业部总经理)

美洽致力于云端 Account-Based CRM 系列产品,帮助企业聚焦高价值客户的生命周期管理完成数字化转型,获得增长新动力。在本次活动上,李良讲述了美洽在过去几年发展中,总结的一些心得。

互联网2B和2C这两个领域对于事物的认知是完全不一样的。在过去的20年里面,中国飞速的发展,企业服务领域的配套其实是滞后的,这种滞后带来了足够大的空间和足够的挑战。在我看来,中国2B领域,至少会有一个千亿美金的企业出来。

最早的IT人才,已经四五十岁了,他们都出生于最早的传统IT服务商,他们算上一代IT人。我们与这一代IT人才的不同在于我们在互联网的逻辑、模式方面做了更多的颠覆。所以现在2B行业的做法和传统的IT行业的做法是不一样的。

美洽的核心的创始团队前身是做互联网媒体的。随着这两年蓬勃的发展,互联网媒体流量越来越分散,企业就开始关注你的核心。互联网媒体的一个优势就是更方便数据化、进行追踪。

从产品切入市场是我们的出发点。我们最开始主打移动端,又成为了国内第一个从H5到SDK的客服,最后实现了从移动端到全渠道。并在这一阶段拿到了天使轮融资。

2015年,整个SaaS圈在做的都是用团队创造品牌,我们也在跟风,但是总结后,我们认为客户成功是客户服务与价值观的综合。同时,我们配以市场、销售的积极进取,并且把产品和技术都推到前端去接触客户。

后来,我们把公司搬到了北京,开始多地域的发展。在这一阶段,我们在用管理来提炼价值,坚持几个观点:1、人效的100倍;2、优秀的人做正确的事,3、结果决定一切。

AI与翻译

分享人:程莞梅(译马网 联合创始人/运营总监)

译马网是面向企业的智能翻译生产平台,以人工智能技术为依托,为企业提供智能化翻译生产工具和优质译员资源,帮助企业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提升翻译产能。在本次分享中,程莞梅 讲述了译马网如何进行产品最初的定位以及如何沟通市场后进行改进。

翻译行业在最近5-10年,是没有办法去用人工智能代替的,因为对于翻译的内容要求很高,需要进行项目协同、术语统一等,这种要求是机械翻译办不到的。但是人均产能又比较低,所以我们做的是AI技术降低人工参与,提高人均产能。

挖掘真正的痛点很重要,需要深入体验用户的使用场景,挖掘用户的真实痛点,从众多的伪需求中辨别出真实需求。同时,要让用户为解决问题买单,而不是酷炫技术。

在优先需求分析上,在基础功能需要对标市场现有产品,更简单易用;并且准确定位到目标客户的使用场景,做功能减法,把锦上添花的功能靠后,并且寻找用户需求的市场空白点。

AI的应用场景应该是替代人做重复度高,但又不得不做的工作,并且智能辅助人完成工作,提高工作效率。所以译马网则是在AI应用场景中实现低错检查、智能匹配译员,我们的垂直领域机器翻译能够提高机翻质量,结果也更便于人工修改。

WechatIMG109

智能硬件的营销方法论

分享人:杨蓉(极米 联合创始人&CMO) 

极米科技是智能投影仪厂商极米科技有限公司的简称,成立于2012年5月,是国内著名的智能投影仪厂商。公司位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极米致力于向消费者提供性能卓越和高品质的智能投影产品,为“自由而生”是极米的产品理念。本次活动上,杨蓉分享了极米从定位到营销的方法论。

在杨蓉看来,极米的成功主要来源找准了定位,随着家电消费迎来新升级,用户对于家电的需求也不一样。我们当时考虑过,是要定义为家庭影院,还是智能投影,还是电影盒子。真正的做品牌的,有一个重要的理念,你要教育用户接受这个品类。我们选择了无屏电视这个定位,并且让很多厂商也将自己的产品定义为无屏电视。

而当你进行产品定位后,需要验证这个定位是否正确,如何验证呢?主要通过消费者需求、企业战略、竞争态势三大点来进行。

解决了定位后,还需要去做推广?初创企业都并没有特别多的钱,所以建立新品类的时候,用了很多借势的方法,从0开始普及“无屏电视”。

同时,每个产品出来,都要实施爆品战略。无论是企业合作,还是媒体发布会、KOL的试用,我们都会进行。但是我们的产品复购率是比较低的,虽然我们半年到1年就会推出新品,但是用户的需求并没有这么频繁,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进行了粉丝运营,每一款新品都会邀请用户进行试用,给我们建议  。同时,我们还进行名人证言,让大家知道,极米是一款很多明星名人都在用的产品。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29123

AD:进击•融合 猎云网&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将于4月17号在深圳大中华希尔顿酒店举行。这里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价值的投资建议,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