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能医生,有来医生致力于做精准健康科普平台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上海】8月2日报道(文/丁琪)

在医疗行业的众多创业领域中,健康科普教育算是极为重要,却又长期处于边缘位置的行业。因其专业性强、链条长,收益不具备实效性,国外主要由政府统一开展相关工作。另一方面,国内尚处于医学文盲阶段,需要投入较大的人力、财力,这些都给健康科普的内容创业带来一定的挑战。

挑战与机遇并存,在有来医生创始人阮盛铁看来,这些痛点也是门槛和优势。现阶段,国家已经出台政策,明确提出“加强‘互联网+’医学教育和科普服务”,医生群体的观念也已经发生转变,开始主动投身科普教育,发挥自我价值,民众更是通过自媒体、短视频等多个渠道更便捷地获取健康知识。

健康科普正当时,但还需要更多的医疗机构和医生加入其中,通过健康科普,教育患者少得病,正确了解疾病,正确治疗疾病。作为健康科普平台中的一员,有来医生以用户思维为导向,通过签约优质医生,将生产的专业健康科普内容分发到各个主流渠道2年时间已经累积生产10万以上的科普内容。

屏幕快照 2018-08-02 11.15.37.png

专业做医生健康科普

不同于其他健康科普平台,阮盛铁认为有来医生的差异化在于,专业做医生健康科普。医疗资源不匹配、医患矛盾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如今国家也在鼓励医生走出来,但抛开公立医院的“光环”后,医生如何走出来呢?

对于医生来说,就需要积累品牌与IP。经营儿科科普十几年的崔玉涛医生、曾任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的段涛医生都证明了医生个人科普到实现商业化这条路径的可行性。有来医生要做的就是帮助医生从服务方面作切入,积累“粉丝”。

这需要较长的周期,但通过有价值的健康科普能够帮助医生提高口碑及效率,反过来,这些科普的内容也能够赋能医生,让其知识不再闲置,并培养医生的服务意识,为医生的多点执业积累经验。目前,有来医生已经签约了1万5000多名三甲医院的副高及以上医生。

标准化、专业化内容生产流程

有了健康科普的主力军,之后的重点则是做有价值的内容。互联网信息从内容匮乏到内容泛滥,要想提高受众的体验感,一定要做精准的健康科普。

通过两年时间摸索,有来医生自建专业的CIM系统,对科普的全流程进行把控,保证内容的严谨和科学性。具体来说,有来医生的健康科普内容覆盖全疾病,每个内容选题均来自每类疾病中的热点问题,通过3分钟短视频或语音通俗易懂地说明疾病的病理原因、注意事项等。

每个内容选题都将由医学部门负责编辑、整理,与科普医生探讨后确定最终拍摄内容。即使在后期制作完成后,也将通过“三审三校”对医学内容进行严格把关。整个过程高效、标准化,平均每月至少能生产1万支视频。

阮盛铁介绍说,未来,有来医生也将对医生从科普观念宣传、科普能力培训、科普内容设计、呈现形式包装等方面进行培养,帮助医生更好地开展科普工作。

屏幕快照 2018-08-02 11.16.13.png

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现阶段,有来医生已经生产出10万以上的3min短视频和100多万的语音及文章,每天400万UV。在未来,有来医生将通过自建的疾病数据库,结合技术和大数据,判断、预测不同患者,不同阶段需要的医学知识,从而精准地推送内容给用户。

在传播形式上,为了让其更有趣味性,有来医生也将在图文、语音、视频的基础上,融入3D、4D、VR、智能语音等技术,增强用户参与度和互动性。

阮盛铁表示,有来医生的商业模式更像是一种共享模式,未来变现也不是靠卖流量。通过内容平台获取到医生与用户资源,在同行业里,与医疗机构、企业、平台展开合作,实现优势互补。现阶段,有来医生已经投资了一家口腔护理企业。

团队方面,整个团队目前共有200多人,医学编辑人才占100多人,研发中心占50多人。创始人阮盛铁是一名连续创业者,曾先后创办数字营销服务商真龙在线、在线问诊平台医患帮。

据悉,有来医生已经于7月份获得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计划下一轮融资由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开启。

项目:有来医生
公司:上海康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网址:https://www.youlai.cn


谷歌斥资3.5亿美元在新加坡建立第三个数据中心,以扩展其云平台业务能力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微信号:)】8月2日报道 (编译:张璐璐)

美国互联网巨头谷歌宣布将在新加坡建立第三个数据中心,以扩大其Google云平台(GCP)业务能力,主要用于服务东南亚地区用户。该数据中心计划于2020年启动并运行。

今日该公司发表的博文表示,此次扩张的主要原因是用户对Google云平台的需求一直在快速增长,东南亚地区用户和使用量增速尤为明显。最新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起东南亚地区新接入网民数量达到7000万人,网民总数达到3.3亿人,甚至超过了美国总人口。Google云平台拥有广泛且多样的客户群,例如新加坡航空这样的大公司,以及Ninjavan、WEGO、Go-JEK和Carousell等初创公司。

谷歌表示将投资3.5亿美元用于建立新的数据中心,此次扩张将使其在新加坡数据中心的总投资达到8.5亿美元。据悉,这一新的数据中心将位于裕廊西(Jurong West),与前两座分别于2011年和2015年建成的数据中心相邻。

该公司表示,这个全新打造的数据中心将会是全亚洲最高效、最环保的绿色建筑之一,采用“最新的机器学习技术减少能源消耗,并将使用再生水,将数据中心的垃圾100%从垃圾填埋场转移出去”。

谷歌没有具体说明新的数据中心将提供多少新岗位,但简短的提到“期待”新数据中心能够发展自己的小团队。

除此之外,谷歌希望其数据中心团队能够扩大与当地社区的联系。先前,其中一个数据中心的“谷歌人”Haikal Fadly就在正华中学(Zhenghua Secondary School,位于这一数据中心附近)举办了一次创意工坊活动。他们还为圣约瑟夫老人之家(St Joseph’s Home)的老年人举办了一次“Walk for Rice”的活动。


特斯拉又放大招,正自主研发无人驾驶汽车的AI芯片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微信号:)】8月2日报道(编译:田小雪)

据悉,在最近一次特斯拉的营收电话会议中,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表示:“在过去两三年中,我们公司一直都处于半隐身发展状态,现在是时候要公开向大众证明自己的实力了。”

想要证明自己,它的秘密武器就是特斯拉计算机,也就是外界所知道的“Hardware 3”。这是一款由特斯拉自主研发设计的硬件设备,计划在Model S、Model X和Model 3系列车型中使用,通过数据的收集和分析来进一步提高这些无人驾驶汽车的性能。

众所周知,此前特斯拉一直使用的是英伟达的Drive平台。那么,为什么现在转换为自主研发的发展战略呢?根据公司的介绍,它希望通过这些自主设计来满足自己对于效率的要求。

Hardware 3项目主管Pete Bannon表示:“按照规划,硬件升级将会从明年开始正式全面落实。于我们而言,最为核心的能力就是要在基础的裸金属架构层面上实现神经网络的高效运作。因为我们需要在现实环境中完成这些计算工作,也就是清楚知道GPU或CPU的运作模式,而不仅仅局限于模拟环境。在已有记忆的支持下,我们需要快速有效地完成大量计算工作。”

根据马斯克的介绍,此前公司使用英伟达硬件时,计算机视觉软件的效率是每秒200帧。但有了自主研发的芯片之后,效率将能提高到每秒2000帧。

除此之外,人工智能分析师James Wang还表示,有了自主研发芯片,特斯拉能够将未来更好地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以苹果为例介绍说,正是因为有自主设计的SoC,iPhone才能够在性能和市场销售方面一路领先于同行。所以,对于特斯拉来说,情况也将会是如此。

接下来,特斯拉将能根据自己的发展节奏,通过自己研发的芯片来满足发展需求。也就是说,如果某一天他们突然发现公司出现了硬件短缺问题,是不需要被动指望其他公司来帮忙解决的。但是,鉴于这一研发项目耗资巨大,所以也是一项重大工程。如果能够在保证资金运行正常且充足的情况下顺利完成该项目的研发,那它将会成为公司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极大促进其业务发展。


超400人教研团队,VIPKID启动V+战略,打通0-18岁年龄层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8月2日报道(文/岳丽丽)

8月2日消息,在线少儿英语品牌VIPKID召开战略发布会,对外公布以教育、科技、服务为核心的“V+战略”。

据了解,此次VIPKID 提出的“V+战略”的核心,是围绕教育、科技、用户服务三大教育内核,通过多品牌、多课程体系,以及国际化战略,构建一套覆盖0-18岁的完整K12教育生态,满足不同年龄、不同地区学生的高品质学习需求。

VIPKID3.jpg

(企业供图)

多产品矩阵式发展

发布会上,VIPKID旗下六个品牌首次集体亮相。

事实上,早在去年8月,VIPKID就推出了在线中文教育平台Lingo Bus,开始探索国际化产品及服务模式的出海。迄今为止,Lingo Bus注册用户已超过10000名,学员遍布美国、加拿大、埃及等多个国家。Lingo Bus也因此成为中国文化出海“新名片”,成为中华文化输出海外的重要教育出口,在全球掀起“中文热”。平台负责人苏海峰表示,未来三年内,Lingo Bus要实现海外付费学员达50000人的目标,培养超过10000名优秀的少儿汉语老师。

除此之外,四个新品牌包括自由星球主要面向0-4岁的儿童,主打低幼亲子陪伴式英语教育;“跟大熊玩英语”主要针对3-6岁儿童,为中国家庭提供基于社群生态的英语启蒙方案;SayABC则为5-12岁儿童提供1对4小班课服务,注册用户超过30万人;刚刚推出的VIP蜂校则是国内中外双师同屏的在线青少英语课堂,为9-15岁的青少年提供大班课教学服务。

业内人士认为, VIPKID多品牌产品的推出,预示着在线教育由单一产品走向多产品矩阵式发展新阶段,构建出一条完善的教育生态链。

洋教材“水土不服”,VIPKID专注教材本土化

目前,VIPKID拥有超400人的国际化教研团队,平均教研经验达8年,其中外籍成员占比达15%,专门负责研发适合中国孩子的教材。之所以组建一个如此庞大的教研团队,在VIPKID创始人及CEO米雯娟看来,主要是解决洋教材“水土不服”的顽疾。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开始接触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和各家在线教育平台的涌现,孩子学习哪种教材最适合、效果最好成为家长们选择平台的重要考量。目前,国内主流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市场的教材主要分为原版引入国外教材和引入国外教材进行本土化研发两种类型,孩子到底该学哪一种成为众多家长疑惑的问题。

事实上,早在2006年,国内就曾有10多家学校引进美国原版教材,但由于教材里语言输入量偏大、难度较高、文化内容局限等问题,很多学生都明显感觉到学习压力,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外研社学前教育研究发展中心专家曾表示,国外教材是提供给以母语为英语环境下的老师和孩子们的,更多强调的是英语阅读和拼读的技巧,对于第二外语的中国孩子来说并不适合。

既然拿来主义行不通,如何才能输出更适合中国孩子但又国际化的内容?VIPKID回答了这一难题:打造自己的研发团队,依据中国孩子的思维方式和学习习惯,将引进的教材有针对性地进行本土化“改造”,让孩子能更好地适应,真正做到“学有所得”,从而提高他们对英语的学习兴趣。

VIPKID2.jpg

(企业供图)

米雯娟表示,把原版教材直接搬到线上对学生是不负责任的,“教育不是消费品,我们不做简单的搬运工,而是基于权威教材,研发适合中国孩子、符合在线学习特点的教材。”

构建技术壁垒

众所周知,网络稳定是在线教育课程质量的红线,VIPKID为此推出了教育网络系统——“星云系统”。星云系统目前建立了覆盖全球35个国家的5条核心跨海专线,在16个国家的55个城市建立了中心传输节点,具备一分钟内自由切换路由的能力,确保了全球跨洋课堂的高清音、视频通信。

为了给全球小学员打起信息安全“保护伞”,VIPKID还建立了一套立体化的安全防御体系,7*24小时持续安全监控与应急响应等多项联动。

与微软中国达成战略合作

除此之外,发布会上,VIPKID宣布与微软中国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就智能约课、智能销售质检及助理、学生老师课堂行为和教学质量分析等应用层面展开进一步研发。

对于双方的战略合作,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常务副院长张祺表示:“微软看重的是VIPKID积累的最丰富的业界教育视频数据和初具规模的人工智能能力,希望双方的合作在教育领域迸发出巨大的应用效能。”

VIPKID.jpg

VIPKID还首次披露了旗下六大品牌 ,启动了“三年十城百国”国际化战略, 截至目前,VIPKID在全球设立了9个办公室,签约北美外教数量超过6万名,付费小学员数量突破50万,每日课程数量超过18万节,每日上课总时长达450万分钟。


德罗赞到底有多强呢?

问题:德罗赞算不算一个真正的全明星,我的疑问点是,除了今年,他的高阶数据真的好烂,完全不是一个全明星该有的表现。以及,他今年的进步到了马刺之后能维持吗?

德罗赞过去的确有一些糟糕的高阶数据,但这么说就好像德罗赞本赛季的高阶数据就很牛逼一样——以真实正负值为例,17-18赛季其他9位全明星首发都要爆掉德罗赞:

德罗赞1.66的真实正负值,在17-18赛季所有得分后卫里只能排名第11,这的确会让人质疑他全明星首发的身份,可有意思的是,排在德罗赞前面,并且场均出场时间在30分钟以上的得分后卫,只有奥拉迪波在东部,所以这个吐槽严重的程度可能也没有那么大,大体上就是你只需要为奥迪惋惜一下而已。

这已经是德罗赞真实正负值表现最佳的一个赛季,就像提问中说的那样,德罗赞过去几个赛季的真实正负值表现的确跟他的名气完全不符了:

16-17赛季,德罗赞的真实正负值是0.17,排在得分后卫第20;

15-16赛季,德罗赞的真实正负值是-0.14,排在得分后卫第20;

14-15赛季,德罗赞的真实正负值是-0.18,排在得分后卫第21;

13-14赛季,德罗赞的真实正负值是-0.17,排在得分后卫第18;

不用我说,球迷们也清楚,拖累德罗赞真实正负值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防守不佳,可被防守拖累导致整体评价降低的球星不是只有德罗赞,刚才那份全明星首发名单里,欧文也有类似的烦恼。

篮球无非进攻和防守两件事,可我们也不能简单定性的去下判断,粗暴的分类谁是攻强守弱,谁是攻守兼备,仿佛这两件事是非常严格平等的五五开——如果以真实正负值为标准,那么詹杜上个赛季的DRPM都是负数,可好像也没人说过这两个人算攻强守弱那一类,因为防守贡献和防守绝对能力并不是一回事,防守差也有个程度区分,一个球员在防守端产生负面影响的原因很多,哪些是无法改变,哪些可以想办法,在我们评价一名球星时,这很重要,而不该是一句简单的——不是攻防一体,所以不是巨星。

所以,德罗赞防守差可以得到谅解么?

德罗赞整个职业生涯都没有过出色的抢断率和封盖率,出场后会让球队的防守侵略性大跌,也会让退防数据变得糟糕——他的协防和退防意识一定是有问题的。

但德罗赞的确有一些赛季的防守没那么难看——德罗赞的防守真实正负值变得丑陋是最近三个赛季的事,再往前两个赛季,他的防守真实正负值是得分后卫的平均水平,而从15-16赛季开始,刚好是德罗赞持球权大涨的赛季,他的进攻戏份增加,担子重了影响球场另一端的表现,这是个可以说得通的逻辑。

德罗赞的天赋和位置,让我觉得他糟糕的防守尚有挽救的机会——德罗赞2.01米,标准的侧翼身材,运动能力出色,稍有遗憾的是臂展只比身高多5厘米,但乔治和巴特勒这方面也没有过人之处,理论上,德罗赞的条件在防守上应该有下限。实际上,德罗赞作为侧翼球员,他通常不用担心一件事——被错位针对,因为今天的联盟攻击内线错位是普遍首选,外线持球人都是挡拆找5号位或者4号位,你可以统计一下联盟里一对一单防回合多的球员普遍是4号位——因为教练通常认为他们防挡拆可以换防一下;其次是5号位,因为他们被找的太多了,有时候不得不换防。

所以大多数时间,德罗赞的防守问题可以被主教练想办法藏一下——把一个外线自主进攻能力差的球员交给德罗赞,让他在弱侧躲着就行了。在重要的比赛里,德罗赞努力一点,那么在防守槽点上,他就比被追着打的脚步偏慢的内线要少的多。

但凡事都有例外——比如今年的季后赛,他就被乐福和詹姆斯错位殴打,这属于例外吧,因为不是每个球队的3号位都这么强壮,也不是每支球队都有变态准的科沃尔绕着能打低位还能投三分的乐福跑的战术,更不是每个球队的教练都可以接受突然让德罗赞成为球队场上的第二身高。

可如果德罗赞再强壮一点,换防弹性再好一点,像克莱汤普森一样,可以在少数回合里单防强壮的3号位和4号位球员,这个问题是不是就没有了?猛龙在排兵布阵上是不是更容易了呢?甚至德罗赞防守再好一点,猛龙第一轮打奇才时,凯西也不用为阿奴诺比是防沃尔还是比尔烦恼了呢?德罗赞好歹也能接管一个呀!

所以,即使大多数情况下,德罗赞在防守端可以被藏住,但也会在一些场合限制球队的防守上限——他需要搭档一个防守能自保的控卫,因为他没办法接管后场强点,而大部分球队后场都至少有一个强点;他需要搭档一个防守超强的3号位,接管外线最强点,所以猛龙在撤下阿奴诺比换上迈尔斯时,你会发现猛龙在防守对位上就很头疼。

这可能就是我对德罗赞防守的评价:

1.他的协防和退防是有问题的,但天赋和位置还好,理论上在团队帮助下,可以维持防守下限;

2.但德罗赞缺少换防弹性,低于平均水平的防守依然让球队在阵容搭配和防守对位上受限,遇到配置特殊的球队,德罗赞的问题也会被放大。

我想马刺会是一个德罗赞在防守端得到提升的好地方——他在球场这一端的进步,对他整体评价的提升将有更大的帮助。

有意思的是,从15-16赛季开始,德罗赞进攻表现提升的份额,也刚好被防守下滑给吃掉了——德罗赞的综合真实正负值看起来像他从13年夏天到17年夏天这四年间毫无进步,可实际情况是,德罗赞的进攻越来越好,防守越来越差,刚好抵消…

如果德罗赞一直停留在17年夏天以前的水准,那么我的确不认为德罗赞是一个全明星水准的球员——他进攻没有出色到可以让他不佳的防守影响可以被忽略。

可17-18赛季对德罗赞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同寻常的进步赛季——猛龙改变了打法,德罗赞也努力在两方面有所突破——传球和无球。

首先得说,即使是过去,德罗赞也不是一个打法很独的球员,猛龙过去的确是一支打法简单粗暴的球队,可德罗赞的助攻率并不差——但这是以侧翼标准评价德罗赞,如果我们以后卫标准呢?以一个40%挡拆频率的持球人标准呢?德罗赞也仅仅停留在不独的水平,实际上,他在16-17赛季有65%的挡拆选择了个人终结,而不是更接近组织者的五五开。

分享球永远是个不能被低估的能力,在影响力上,那些助攻多的球星,经常会比大量单打不传球的球员要更加正面——改变防守,带动队友,这总是正确的篮球哲理,除非你的个人效率真的强到一定程度。

德罗赞达不到这个级别——他传球不差,但选择倾向还是在自己这边。他大量中距离的打法对球迷来说并不陌生,44%的中距离命中率也算说得过去,配上罚球联盟第二人的能力,德罗赞可以贡献55.2%的真实命中率——考虑到他扛下的大量球权(34.2%的回合占有率),这好像也不错了。

可也就是不错而已——他的助攻率、真实命中率都不如洛瑞,也不要忘了,德罗赞过去还没有三分球,无球能力更加不如洛瑞,结果是,不但防守端影响力不如洛瑞,进攻端差距也不小,16-17赛季的德罗赞可能是比洛瑞更加大腕的球队招牌,可实际上,他比洛瑞强的也只是能扛更多的球权——当然,这也很重要。

一个无球拖空间,持球得分效率中等,助攻率还行,但可以用中距离打法几乎无脑消化球权的后卫——这样的球员,他可以守住球队底限,但没办法定义球队的上限,球队进攻想变得更好,一定需要别的方式——所以猛龙很幸运还有洛瑞。

德罗赞更大的黑点是,他这个特点本来应该更适合打季后赛——季后赛往往对球员开发进攻的能力要求更高——可德罗赞偏偏季后赛打的…德罗赞的中距离打法好像跟传统上中距离单挑大神还不一样,科比杜兰特们可以真的做到无视对位者单挑,可德罗赞季后赛遇到防守大神总是交出萎靡的表现,掩护叫多了,又被夹击的欲仙欲死。

所以17-18赛季,猛龙把进攻调整了,不再让德罗赞扛那么重的球权了——从34.2%砍到了29.2%——德罗赞出球更快,猛龙的转移球更快,进攻打的更加整体了,德罗赞的助攻率也从20.4%提升到24.5%。德罗赞的持球戏份也减了一些,他也努力多投三分球,一度也准过,但最终还是只有31%的命中率,好歹产量从每36分钟1.7次提升到3.8次。

从偏终结的类型,逐渐转向终结与组织并重的类型,增加一些无球戏份,努力练好三分球——这都是提升进攻正面影响力的转型,即使德罗赞没能提升个人得分效率,可他的进攻影响力还是提升了,进攻真实正负值3.42是生涯新高,排到了得分后卫第3,跟洛瑞的差距也变小了。

德罗赞这些调整带来的进步,让我对他的评价可以提升一些:

一个定点效率勉强及格的无球手(超过54%的球员,无人盯防时比较准,定点投篮之外显然还能定点突破),持球时个人终结与传球能力都强,中距离打法具备中等效率大量开发球权的能力——这是个看起来比过去更加现代化的后卫。

可惜的是,季后赛…

但如果我们只聊全明星水平的问题,至少在常规赛,德罗赞已经完全配的上了——一个可以大量扛球权并具备一定组织能力的超强持球手,即使防守端有一些毛病,考虑他维持下限的能力,我还是认为超级持球手始终是比较稀缺的资源,也比真实正负值排名反映出的信息更加有用——只是到底德罗赞是首发水平,还是奥拉迪波是,那就不好说了。

就目前阶段的德罗赞,我认为他还是停留在维持下限,大量扛球权的阶段——作为持球人,他很强,能个人得分能带动队友,而且单赛季回合占有率接近过35%的男人,还是中距离打法,对于进攻资源匮乏的球队来说,有德罗赞能解决太多问题了。

德罗赞去马刺当然可以维持住他的表现和上个赛季的进步,马刺糟糕的持球发起能力缺的就是德罗赞这样的球员,而德罗赞的打法也相对不受马刺糟糕的空间环境影响,他的传球能力在强调分享球的马刺会被鼓励,还有继续上升的空间。

但德罗赞不像是一个理想的提升上限的球员——他攻防失衡是第一个问题,无球端的问题远没有完全解决,得分效率也只是中等水平。如果一支球队已经完成了小康——球队不缺消化球权的方式——那么引进德罗赞提升恐怕就有限了。

当然,德罗赞还会进步——当你开启三分球的邪恶之匣时,你可能就停不下来了,如果德罗赞下个赛季把三分产量提升至每36分钟出手5次,命中率提升至35%时,那又是怎样的德罗赞呢?如果德罗赞在波波维奇的督促下,防守端也有所进步,成为一个平均水准的防守人,那又是怎样的情况呢?

谁也不知道,只是28岁的德罗赞,职业生涯还没有一眼看到头,他一直在进步,希望还有更加惊喜的终极形态等待展示吧。


关注微信公众号:静易墨
微信号:jingyimo456

扫描二维码关注静易墨~~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静易墨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看手掌就能发现“肝癌信号”?并不靠谱

春秋时的孙阳精于相马之术,以至于人们用传说中掌管天马的伯乐称呼他,后来他把自己的经验写成了一本《相马经》,介绍如何通过外形特征识别好马,书中说好马一定是高额头、大眼睛,蹄子如同垒起来的酒曲饼子那么大。孙阳的儿子拿着这本书到处去找,结果发现一只癞蛤蟆很符合书中描述的千里马的特点,于是把癞蛤蟆捉回家,对孙阳说:“父亲,我找到一匹千里马,只是蹄子稍微差些.”孙阳哭笑不得,说道:“只可惜这马太喜欢跳了,恐怕不能拉车啊。”

各种号称看手掌发现“癌症信号”的文章

联想到这个故事,是看到一篇题为《手掌上长了这个竟是癌症信号》的网文,里面说到:“如果在手掌上发现一些片状充血,或者是红色斑点、斑块,用力挤压时变成苍白色,就是肝硬化、肝炎等问题,甚至是肝癌信号”。

首先,手掌的这种特殊改变在医学诊断学中称为“肝掌”(liver palm),其规范描述是手部掌面大鱼际、小鱼际以及手指根部出现的粉红色、胭脂色斑块,压之可褪色。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这种体征的确是与肝脏疾病存在一定关系的,而这种关系要从雌激素说起。

图1、较为典型的肝掌,图片来自getdocsays.com

雌激素并不是一种只有女性才会产生的激素,虽然卵巢和胎盘是雌激素产生的主要器官,但肾上腺、男性睾丸等器官也会产生少量的雌激素。雌激素的受体广泛分布于人体的生殖系统与骨骼、皮肤等器官之中,因此它具有多种重要的生理作用,除了维持性征和调节生殖系统周期性变化以外,还参与调节骨质密度、影响蛋白合成、扩张血管。

肝脏是身体的“化工厂”,人体各种重要的蛋白质如白蛋白、球蛋白等几乎完全由肝脏合成,体内的各种激素和从外界摄入的各种药物大多也要经过肝脏代谢以后再由消化道和泌尿道排出体外,雌激素也不例外,肝细胞内的葡萄糖醛酸或活性硫酸等可以结合雌激素,使其失去活性。

在严重肝脏疾病时,肝细胞大量病变死亡,雌激素灭活减少,体内雌激素水平升高使外周小血管显著扩张,除了肝掌以外,还常出现另外一个进入诊断学教材的体征——“蜘蛛痣”(spider nevus),即在体表出现的圆形小血管瘤,中心部直径小于2mm,并向四周伸出许多毛细血管,轻压其中间部位可褪色,因如同一个红色的蜘蛛趴在皮肤上而得名。

图2、较为典型的蜘蛛痣,图片来自tdmu.edu.ua

但无论肝掌也好,蜘蛛痣也好,都不能作为诊断肝脏疾病的决定性证据,首先是因为这些体征缺乏特异性,除了肝脏疾病,多种内分泌及生殖系统疾病以及怀孕等生理变化均会导致雌激素水平升高,患者也可能出现肝掌和蜘蛛痣;其次是该体征与病情轻重程度之间缺乏相关性,如对120例肝炎孕妇的研究发现,肝掌和蜘蛛痣的发生率在不同肝硬化程度以及不同肝功能水平的孕妇之间均没有显著差异[1]。

总之,肝掌在门诊和基层医疗工作中可以作为一种值得医务人员重视的体征,但最终确诊还是要靠生化、影像学等客观指标。现在生化检验已经非常普及,在基层医院几十块钱做个肝功能检查就能得到更准确且更丰富的信息,对于指导肝脏疾病的后续治疗也更有价值。而如果不根据具体情况综合分析,将网文中的三言两语奉为圭臬,凡是有手掌部红斑都当成是肝脏疾病,甚至说成“肝癌信号”,就很容易闹开头我们说的按图索骥的笑话。

参考文献:

1、华云晖,刘伟,毛军. 肝炎孕妇蜘蛛痣和肝掌与肝硬化、肝功能相关性分析[J]. 临床肝胆病杂志,2004,(4).

(原文首发于腾讯较真平台)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胡远东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自由攀岩史上有哪些里程碑事件?

这也许会是你看过的最长的文章,准备好了吗?

我们开始吧!


有史以来最具突破性的自由攀登是哪次?

谁是某一段时间内最优秀的岩者?

谁的记录最难打破?

今天我们来回顾自由攀登 Free Climbing 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时间太过久远的就不说了,我们从地球上第一条 5.14c(8c+) 线路开始吧。

不包括攀石 Bouldering 和 Alex Honnold 式无保护攀岩 Free Soloing。

攀岩术语解释:

自由攀登(Free climbing):是指利用岩石上的自然突起或裂痕作为支撑点徒手攀爬,为了防止跌落可借用绳索的保护,但攀登过程不借用任何工具进行攀登,因此也是难度非常大的攀登运动。

无保护攀岩(Free soloing):不使用绳子,保护装置的徒手攀岩,任何一次滑坠都意味着死亡。

首攀(First Ascent):线路的第一次完攀。

On-sight:攀岩者自己挂快挂,在没有得到相关信息的情况下,对路线的第一次尝试就以先锋或传统攀登的形式,不脱落地完成路线。攀登者在攀登之前只从地面上对路线进行过观察,没有看过其它人对此路线的攀登,也没有从其它人或文章中得到有关此路线的描述或难点信息。On-sight 是一个攀岩运动员能力最极致的体现。

红点(Redpoint):经过几次尝试后,能一次性完攀。

以上除 Free soloing 外都是 Lead 先锋,不可顶绳。

1 首攀 5.14c,Hubble – Ben Moon 1990

人物:Ben Moon

国籍:英国

出生:1966年06月13日

身高:178 cm

体重:64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4d(9a)

攀石能力:V14(8b+)

线路:Hubble,5.14c/5.14d(8c+/9a),英国,1990年首攀

1989年23岁的英国攀岩者 Ben Moon,首度尝试一条叫作 Hubble 的路线,路线位于英国的 Derbyshire Peak District 的石灰岩壁上,是当时世界上最难的运动攀线路。线路很像加了条绳子的攀石线路,难点处是 V13 的攀石动作,只有7到9个手部动作,之后是简单的 5.13a(7c+)。

之前人们攀爬到顶的方式,是利用器械攀过前两个 bolts 的难点,却还没有人从地面以自由攀登的方式完攀。1990年6月,Ben Moon 终于首攀 Hubble ,成为世界上首攀 5.14c(8c+) 难度的第一人。

完攀5.15c的顶尖攀岩者 Adam Ondra 尝试了2天却仍然没有拿下这条路线,Adam Ondra认为这条定级 5.14c 的 Hubble 在他眼中很可能是条 9a 难度的线路,困难度不亚于1年后被首攀的 5.14d(9a) 线路 Action Direct。

2016年,Alex Megos 重攀后认为 Hubble 不是他完攀过的最难或者最容易的 8c+ 线路。

Hubble 在首次完攀后的25年里,只有5人完攀,足见 Hubble 的传奇。

2015年6月初,49岁的 Ben Moon 还红点了位于英国北约克夏的路线 Rainshadow 5.14d(9a),证明年龄并非取得成功的障碍。

Ben Moon 公司制作的 Moon Board,被许多岩馆视为黑练神器。

2 首攀 5.14d(9a), Action Direct – Wolfgang Gullich 1991

人物:Wolfgang Gullich

国籍:德国

出生:1960年10月24日

逝世:1992年08月31日(车祸)

身高:178 cm

体重:68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4d(9a)

线路:Action Direct,5.14d(9a),德国,1991年首攀

Chris Sharma 之前,世界上最好的攀岩者是 Wolfgang Gullich,是他在定义人类攀岩的极限。

Wolfgang Gullich 世界最好的运动攀攀岩者之一,是完攀 5.13d(8b)、5.14a(8b+)、5.14b(8c) 以及 5.14d(9a) 级别线路的第一人

● Kanal im Rücken, 1984, 史上第一条 5.13d,Frankenjura (德国);

● Punks in the Gym, 1985, 史上第一条 5.14a,Mount Arapiles (澳洲);

● Wallstreet, 1987, 史上第一条 5.14b,Frankenjura (德国);

● Action Directe, 1991, 史上第一条 5.14d,Frankenjura (德国)。

1985年4月,25岁的 Wolfgang Gullich 来到澳洲的 Mount Arapiles,有条当地岩者开发还没有被人完攀的线路。经过6天的努力,Wolfgang Gullich 终于完成这条线路 “Punks in the Gym”的首攀,世界上首条 5.14a(8b+) 级别的路线诞生,也是当时世界上最难的运动攀登路线。

“Action Directe” 是德国攀岩胜地 Frankenjura 里一条著名的高难度运动攀线路,被公认为世界第一条 5.14d(9a) 难度线路,也被认为是 9a 难度的基准。线路只有12m,5把快挂到结束点。线路风格同样出名,其中有一个左手单指洞大动态 Dyno 右手2指洞异常精彩。

为了完成 Action Direct,Wolfgang Gullich 在1987年发明了 Campus Board(指力板),并专门训练了单指引体,终于在1991年8月首攀 Action Direct,成为世界上公认首攀 5.14d(9a) 难度的第一人。

如果攀岩是门艺术,那么创造力就是这门艺术关键。
——Wolfgang Gullich

该线路在4年后1995年9月,才等来 Alexander Adler 的第二次完攀。

3 首次自由攀登 The Nose – Lynn Hill 1993

人物:Lynn Hill

国籍:美国

出生于:1961年01月03

身高:157 cm

体重:50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4a(8b+)

线路:船长峰(El Capitan)鼻子线路(The Nose),5.14a(8b+),美国优胜美地

Lynn Hill 作为一名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的自由攀登的先锋者,被视作是历史上,无论男性或是女性之中,最为出色的攀岩者之一。

Lynn 是历史上最为成功的赛事攀岩者之一,1987到1992年间,她是最出色的女子选手,赢得超过30个国际赛事冠军头衔,其中包括五次ROCKMASTER。Lynn 同时在自然岩壁上也取得最大成就,1990年完攀法国的 “Masse Critique”,成为世界上首攀 5.14a(8b+) 难度的第一位女性。

如果你感到自己希望攀登5.14级别线路,那么就去尝试吧!这就是我所做的。周围有男人会说,“哦,这根本不可能 – 一名女性无法完成这样的路线”,我看着他们,说到,“什么?”
——Lynn Hill

让 Lynn Hill 享誉全球是她的另一个划时代攀登。

美国攀岩胜地优胜美地的 El Capitan 船长峰,也叫酋长岩由两个壁构成:东南壁(Southeast Face)和西南壁(Southwest Face),酋长的左脸和右脸,鼻子线路(The Nose)是位于两个壁交界处凸起的脊上,正好就是鼻梁。

“The Nose” 鼻子线路是船长峰上第一条线路,也是最著名的线路之一。线路长度900米,32段绳距,最难的2段是 Great Roof 5.13c 和 Changing Corners 5.14a/b。之前攀爬此线路一般都需要6天或以上时间,并且困难的几段都需要绳子钩子拉上去(器械攀登)。

在1993年,四天的自由攀登,Lynn Hill 自由首攀 El Capitan 峰 The Nose 线路!一年后她又重回优胜美地,在一天时间内爬完了 The Nose。

这两次划时代的攀登,奠定了 Lynn Hill 在攀岩史上不可撼动的传奇地位!

三年后1998年,Scott Burke 用3年时间,准备了261天,最后花费12天才自由攀登 The Nose,而且他在大屋檐 the “Great Roof” 5.13c 那段是顶绳完成的。十二年后2005年,大名鼎鼎的九指汤米哥 Tommy Caldwell 和当时的妻子 Beth Rodden 才第四次自由攀登了这条线路。

在被问到为什么要攀爬 “The Nose”时,Lynn 说。

在竞技职业生涯末期,我感觉到在室内攀岩耗费太多时间,而这并不是我开始攀岩的原因,也不代表攀岩的价值。
所以我决定像退休一样,尽量少比赛,而是把目光转移到自然岩壁。
Johon Long说“嘿,Lynnie 你应该去尝试自由攀登 The Nose。”
这正好是我最想要的目标。
我喜欢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那里的山谷,真是太美了。
对我来说,自由攀登 The Nose 比我个人重要得多,这不是关于我,不是关于个人的自尊或者满足,实际上这是我内心想做的事情。
如果我有机会能自由攀登The Nose,这将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声音去让人们思考。
许多优秀的攀岩者都来尝试,但都失败了。
而一个女人来了,并且成功了,那真的很有意义。这是我潜在的动力。
——Lynn Hill

Lynn Hill 一直以来为攀岩中的性别平等而努力,激励着女性尝试这项运动,并公开谈论关于女性攀岩的话题。2002年写了自传《自由攀登:我在垂直世界的生活》《Climbing Free: My Life in the Vertical World》

4 首攀 5.15a(9a+),Open Air – Alex Huber 1996

人物:Alex Huber

国籍:德国

出生于:1968年12月30

身高:176 cm

体重:74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5a(9a+)

线路:Open Air,5.15a(9a+),奥地利,1996年首攀

Thomas Huber 与 Alexander Huber 兄弟,很小便被登山家爸爸带去登山探险,渐渐的和哥哥 Thomas 都对极限攀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Alexander Huber,弟弟,1968年生于德国巴伐利亚地区,德国物理学家,攀岩家,登山家。1992年他正式成为国家级登山和滑雪向导,并开始研究物理学,1997年成为全职的职业登山家,日渐被世人知晓。Alexander 的技术很全面,其中最擅长的就是那些大胆的自由攀登。

我的家、家人和朋友是我生命的基石。重要的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保持正直。
如果没有这坚实的基础,我就不能朝新方向冒险。
这就是为什么我和大多数赞助商一起合作超过15年的原因。
1997年,我在慕尼黑大学获得了物理学硕士学位。
大学教育有助于巩固我作为登山运动员的基础。
——Alexander Huber

1992年 Alexander 首攀 Om 5.14d(9a),成为继 Wolfgang Gullich 后首攀 9a 第二人。

1996年,Alexander 在奥地利首攀 Open Air 5.15a(9a+), 成为目前公认世界上首攀 5.15a/9a+ 难度的第一人。

攀爬 9a 是一项身心压力非常剧烈的运动,在这些线路上需要特殊的技术和大量的原动力来完成困难的动作。
Wolfgang Güllich 1991年首攀 Action Directe,将我们带入 9a 的世界。
他是第一个明白完攀 9a 只有通过专业的训练才有可能,并将现代系统的训练方法从其他运动引入到攀岩中。
——Alexander Huber

之前攀岩届普遍认为 Chris Sharma 在2001年完攀法国 Realization 是第一位完攀 5.15a 难度的人,目前基本公认 Alexander Huber 完攀 Open Air 是人类第一次进入 5.15 难度。

Open Air 最初定级为 5.14d(9a),12年后2008年11月 Adam Ondra 第二次完攀该线路,并认为 Open Air 比他同年完攀的任何其他 9a/9a+ 线路难,如 La Rambla, La Novena Enmienda, Weiss Rose, PuntX, and Action Directe。

Adam 说“绝对是我攀爬过最难的线路!比 Weisse rose 更难一点,所以定级为 9a+ 比较合适。当 Alexander 完攀 Open Air 时,早几年的 Action Directe 被认为是条 8c+ 线路,所以最初 Alexander Huber 将 Open Air 定级为 9a 是恰当的。但是现在 Action Directe 升级为 9a,那 Open Air 应该是 9a+ 难度。

目前岩届普遍认为 Open Air 是第一条 5.15a(9a+) 线路。

Adam Ondra 仅用5天,9次尝试就完攀了线路。那年的 Adam Ondra 真是瘦得出奇。

Alexander Huber 在2004年无保护攀登(Free Solo)世界首条 5.14a 线路,位于奥地利的 Kommunist (22m)。

2007年 Huber 兄弟曾创造船长峰 The Nose 线路速攀新纪录2小时45分45秒。对,就是传奇女神 Lynn Hill 1994年花了23小时完攀的那条鼻子线路。

The Nose 最新速攀记录是,2017-10-21 Jim Reynolds, Brad Gobright 2小时19分44秒。

5 首位女性完攀 9a,Bain de Sang – Josune Bereziartu 2002年

人物:Josune Bereziartu

国籍:西班牙

出生于:1972年01月19

身高:174 cm

体重:57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4d/5.15a(9a/+)

On-sight:5.14a(8b+)

线路:Bain de Sang 5.14d(9a),瑞士,2002年完攀

Josune Bereziartu 17岁时在电视节目上看到两个女孩在攀爬 Verdon Gorge 法国凡尔登峡谷,立刻被吸引了,并开始尝试攀岩。

Bereziartu 的丈夫 Rikar Otegui 也是攀岩者,并成为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搭档。

因为英国 Basque 地区攀岩的人少,Bereziartu 很快就遇见了当地最好的攀岩者,Rikar Otegui 是其中一个能红点 8b+ 的人。从那以后 Rikar 就变成了 Bereziartu 的良师益友,并让她认识到——如果想在攀岩的路上走得更远,那么正确的训练就变得异常重要。他们在家是搭建了攀岩墙以便训练,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去岩壁上攀爬。

此后 Josune Bereziartu 边工作,边旅游攀岩,曾经银行卖过保险和理财产品,也曾设计和制造岩点卖给室内岩馆。不过无论 Josune Bereziartu 在做什么工作,她最爱的始终是在岩壁上挑战自己的极限。

攀岩是我生命中最充实的时刻。
尝试一条线路只是旅途的开始,旅途不全是以成功结束。成功固然重要,但是通往终点沿路的风景同样值得欣赏。
我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会为了自己的选择全力以赴。但是没有达到目标,也不要让心中的火花熄灭,至少尽力而为了。
攀岩让我的生命充满激情。
——Josune Bereziartu

Josune Bereziartu 被认为是首位完攀 5.14b(8c),5.14c(8c+) 以及 5.14d(9a) 级别线路的第一位女性。

2002年11月,Josune Bereziartu 经过三周、七天,15/20次尝试后,完攀瑞士 Saint Loup 岩壁 Bain de Sang 线路(世界上第3条 5.14d 路线),成为世界上完攀 9a 难度的第一位女性。

● Honky Tonky, 1998.05,史上女性第一条 5.14b/8c, Frankenjura (德国);

● Noia,2001.10,史上女性第一条 5.14c/8c+,Andonno (意大利);

● Bain de Sang,2002.11,女性史上第一条 5.14d/9a,Saint Loup (意大利);

10月29日,天气棒极了,当我开始热身的时候身体里热流涌动,今天一定特别的一天。然后第一次尝试就完攀了 Bain de Sang——我攀爬得非常专注,没有范任何错误。突然就到了难点,在我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完攀了。这是我攀岩生涯中最快乐的日子之一。
——Josune Bereziartu

Bain de Sang 是一条 20m 长 slab 线路,需要很好的脚法和平衡,难点在接近结束点处。
2005年,Josune Bereziartu 又完攀瑞士 Saint Loup 岩壁 9a/9a+难度 Bimbaluna 线路,继续将女子攀岩极限推上一个新的高峰。

Josune Bereziartu 完攀 Bain de Sang 9年后,才有第二位女性完攀 5.14d(9a) 难度线路。2011年8月,法国攀岩那女孩 Charlotte Durif 在Verdon峡谷红点了路线 Les 3P 5.14d/9a ,成为第二位完攀 9a 难度级别线路女性。

6 深水攀岩 Es Pontas 9a+ – Chris Sharma 2007

人物:Chris Sharma
国籍:美国

出生于:1981年04月23

身高:183 cm

体重:75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5c(9b+)

On-sight:5.14b(8c)

攀石能力:V15(8c)

线路:深水攀岩 Es Pontas 9a+,西班牙 Mallorca,2007年9月首攀

Chris Sharma 攀岩届的乔丹,世界公认的一流攀岩者,完美路线的缔造者。

Sharma 生于加州圣克鲁斯,12岁开始攀岩,14岁拿下全美攀石冠军,15岁获得世界攀岩锦标赛银牌,同年完成了当时北美最难的线路“Necessary Evil5.14c/8c+。从那以后,Sharma一直挑战各种高难度线路,同时也自己开发一些新的线路。他是一位真正的先锋,征服过多条攀岩史上最难、最独特的路线。

真正使Sharma奠定攀岩地位,使他成为大师级的人物,是他首先突破了原有的攀岩难度级别。

在2001年8月,Sharma 把主绳挂上最后一个快挂,完成了 Realization(又名 Biographie)——这条法国Ceuse攀岩胜地的38米路线……Sharma成为当时公认史上第一个完攀 5.15a 的人,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人类无法突破的极限,开启一个崭新的攀岩时代。

之前攀岩届普遍认为 Chris Sharma 在2001年完攀法国 Realization 是第一位完攀 5.15a 难度的人,目前基本公认 Alexander Huber 1996年完攀 Open Air 是第一位完攀 5.15a 难度的人。

虽然 Chris Sharma 非首位完成 5.15a 的人,但是当年 Sharma 完攀 Realization 实实在在地激励着世界上所有的攀岩者。

出名之后,他还获得不少美国及世界锦标赛的荣誉。但Sharma却依旧是一个猫一般的人,不仅在陡峭的岩壁上轻灵如猫,生活中的Sharma,行事低调、不事张扬。

即使攀岩运动不象NBA、高尔夫那样极其大众化普及、大市场和商业化,但对于性格温和、长相英俊并很得人心的 Sharma,只要轻轻在商业、偶像代表上用点精力,就能轻松获得极大的经济收获。

今天的 Sharma,还和成名前的他一样平和、自在,不曾有一丁点天王的架子。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一直在重新诠释攀岩、抱石和深水攀岩。

在2008年的 Sharma 的记录片王者之路 King Lines 详细记录了 Sharma 攀爬 Es Pontas 的曲折历程。

为了拍摄 Sharma 震撼人心的攀登经历,摄影组与 Sharma 紧密合作长达两年之久,在西班牙、法国、加利福尼亚、委内瑞拉、希腊、犹他各地岩壁上拍摄。杀马以最具想象力和强劲的攀登探索他的梦想。

2006年,Sharma来到了西班牙的Mallorca岛。他被蓝绿色大海中一道拱门岩石 Es Pontàs 迷住了。

Es Pontàs,5.15,深水攀岩路线,Deep Water Soloing。线路中间有一个当时世界上最难的2米动态动作,Chris尝试了几十次都没有成功。

之后,他离开西班牙,又去法國、加州、委内瑞拉“失落的世界”(Mount Roraima)边攀岩边旅行。

2007年9月 Chris Sharma 再度回到西班牙Es Pontas,他在那个动态点已经失败了50回。最后的一天终于来临了,他再次爬上线路。在动态难点前他狂吼着跳跃飞起来,抓住了!

从动态难点到登顶还有1个 V10 的攀石线路。

最后杀马终于完攀 Es Pontàs 5.15!

登顶后 Sharma 不经大喊“太美了!太美了!”。

毫无疑问深水攀岩在我看来是最纯粹最惊人的攀岩方式。

9年后,Jernej Kruder才成为第二个红点Es Pontas的人,Kruder尝试了39次。

Chris Sharma 红点的 9b 及以上线路。

9b+ (5.15c):

  • La Dura Dura – Oliana (ESP) – Bolted the route. Made the first repeat in March 2013 (Oliana, Spain). First ascent by Adam Ondra, who Sharma was working the route with.

9b/+ (5.15b/c):

  • El Bon Combat – Cova de l’Ocell (Barcelona, ESP) – First ascent, March 7, 2015. It was equipped by Martí Iglesias Galobart and described by Sharma as the King Line.

9b (5.15b):

  • Jumbo Love – Clark Mountain (Mojave National Preserve, USA) – First ascent, September 11, 2008. First featured in the film King Lines as an unfinished line at Clark Mountain, this route is 250 ft long (76 m), and thought to be at least 5.15b. Sharma has called it his hardest ascent to date. In climbing it, he skipped up to three clips in a row due to the difficult sequences, which resulted in falls of 70 ft (21 m) or more. Repeated by Ethan Pringle May 2015.
  • Golpe de Estado – Siurana (ESP) – First ascent, December 17, 2008. Golpe de Estado is a direct version of Estado Critico (5.14c/d), linking a 5.14d start into 5.14c climbing with a poor rest in between. Repeated by Adam Ondra, March 2010.
  • Neanderthal – Santa Linya (ESP) – First ascent, December 18, 2009.
  • First Round First Minute – Margalef (ESP) – First ascent, April 2011. Repeated by Adam Ondra, Alex Megos and Stefano Ghisolfi.
  • Fight or Flight – Oliana (ESP) – First ascent, May 2011. Repeated by Adam Ondra February 2013.
  • Stoking the Fire – Santa Linya (ESP) – First ascent, February 2013. Repeated by Adam Ondra February 2016.

7 史上女性最难 On-sight,On-sight Le roi du pétrole 5.14b(8c),Charlotte Durif 2010

人物:Charlotte Durif

国籍:法国

出生于:1990年08月18

身高:165 cm

体重:53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4d(9a)

攀石能力:V14(8b+)

线路:Le roi du pétrole,5.14c(8c),法国,2010年 On-sight

大自然美丽而神奇,完攀线路所需要的节奏和注意力所挑战我的不仅仅是技术。
当我在野外旅行时,会遇到羚羊、猛禽、土拨鼠和狼之类的动物,让我觉得是我闯进它们的家园、打扰了它们的生活。大自然教导我谦卑谨慎和互相尊重。
在攀岩的世界里,一条线路就是鼓舞和激励我的源泉:
理性的、自然的、大胆的或不可能的。
在这时,我需要耐心、专注和一点冷静的勇气。
——Charlotte Durif

On-sight:攀岩者自己挂快挂,在没有得到相关信息的情况下,对路线的第一次尝试就以先锋或传统攀登的形式,不脱落地完成路线。攀登者在攀登之前只从地面上对路线进行过观察,没有看过其它人对此路线的攀登,也没有从其它人或文章中得到有关此路线的描述或难点信息。

On-sight 是一个攀岩运动员能力最极致的体现。

Charlotte Durif,17岁,来自法国东南部 Bourgogne 地区,2006年曾获欧洲锦标赛冠军,14岁时获世界青少年攀岩锦标赛冠军,并连续三届获得世界青少年锦标赛冠军( 2004/05/06)。

我开始很自然的与父亲、哥哥一起攀爬高山线路,我立刻就被这样的环境迷住了——自然、徒步旅行、滑雪、峡谷漂流。
当我9岁时停止了体操训练,开始在室内岩馆攀爬,然后完全被各种攀岩技巧吸引住了。同时,我从没停止过野外攀岩。
我最喜欢攀爬40到70米的长线。它们是无尽的旅途,长线给我时间去攀爬、享受。
每条线路的每一段都是一个探索之旅,我喜欢创造性地解密线路。
当我远离保护,创造的喜悦深深地打动我,它让攀爬记忆充满激情。
从一开始,我的风格就是耐力。
————Charlotte Durif

2010年,Charlotte Durif On-sight 法国的 Le roi du pétrole 线路,成为首位 On-sight 5.14b(8c) 难度的女性。

2011年8月,Charlotte Durif 在 Verdon 峡谷红点了路线 Les 3P 5.14d(9a),成为第二位完攀 9a 难度级别线路女性。

8 世纪大战,首攀 La DuraDura 9b+ – Adam Ondra 2013年2月

人物:Adam Ondra,又名哈利波特

国籍:外星人

出生于:1993年02月05

身高:185 cm

体重:68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5d(9c)

On-sight 能力:5.14d(9a)

攀石能力:V16(8c+)

攀石 Flash:V14(8b+)

线路:La DuraDura 5.15c(9b+),西班牙 Oliana,2013年2月。

捷克攀岩天才 Adam Ondra,这个星球上攀岩第一人,没有之一。

世上没人像他这样,无论室内、野外、运动攀、攀石,甚至传统、大岩壁,每一项都是的一流。大部分攀岩者的成就集中在某一项上,Chris Sharma 主要在运动攀岩,他的最难抱石线路是 V15,早早就退出了竞技比赛,几乎不爬传统;Tommy Caldwell 在大岩壁攀爬中领先,他的最难运动攀岩级别是 5.15a,攀石是 V13;Daniel Woods 专注攀石,运动攀花费精力少。对大部分攀岩者而言,室内、野外,攀石、运动攀、传统攀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Adam Ondra 的世界记录:

唯一完攀 5.15d(9c)世界最难难度的攀岩者(Silence 2017年12月3日);

完攀 5.13b(8a)及以上难度线路 1426条,从 5.14b(8c)到 5.15d(9c)每个难度级别完攀数量最多的攀岩者;

Onsight 5.14c(8c+)级别线路最多(18条),Onsight 5.14d(9a)级别线路最多(3条);

首位完攀 5.15c(9b+),Change,2012.10.4。

唯一同时获得攀石世界杯(Climbing World Cup)难度、攀石和全能的年度总冠军的攀岩者。

2016、2017 Adam 较少参加比赛,成绩如下。

唯一同时获得攀岩世锦赛(Climbing World Championships)难度和攀石冠军的攀岩者,在2014年同时获得难度和攀石冠军。

Ondra 6岁开始攀岩,他的爸妈也爱攀岩,和 Ondra 一起分享攀岩的激情。

1999年(6岁),Ondra 完攀了 5.10a(6a)的线路,很快 Ondra 在攀岩届就出名了,因为没有人像他一样一年一个台阶地进步,气势如虹。

2001年(8岁),onsight 7b+(5.12c)线路;

2002年(9岁),onsight 7c+(5.13a),红点 8a(5.13b);

2003年(10岁),onsight 8a(5.13b);

2004年(11岁),onsight 8a+(5.13c),红点 8c(5.14b);

2005年(12岁),onsight 8b(5.13d);

2006年(13岁),红点 9a(5.14d)。

2007,2008年获得攀岩世界杯青年锦标赛难度赛冠军。

2009年(16岁),打败西班牙 Patxi Usobiaga 和日本 Sachi Amma,第一次获得 IFSC 攀岩世界杯难度赛年度总冠军。

2010年,打败奥地利 Kilian fischhuber 和日本 Tsukuru Hori,第一次获得 IFSC 攀岩世界杯攀石赛年度总冠军,成为唯一同时获得难度和攀石冠军的运动员。

2011年,在一趟西班牙攀岩旅行中,Ondra 成为继 Patxi Usobiaga 后第二位 onsight 8c+(5.14c) 的人,在后续几天里 onsight 了5条 8c+(5.14c),其中2条在同一天 onsight。

2012年10月4日,红点挪威 Flatanger 山洞 Change 9b+(5.15c),这是首条被建议为 9b+(5.15c) 难度的线路(难度待验证)。

2012年10月29日,Ondra Flash 闪攀(Flash)美国红河谷 Red River Gorge 的最难线路,Southern Smoke Direct 9a+ (5.15a),建议降级为 9a (5.14d)。11月1日,onsight 同为 9a 的 Pure Imagination 和 The Golden Ticket,建议降级为 8c+(5.14c)。

2013年2月9日,Ondra 红点西班牙 Oliana 的 La Dura Dura 9b+(5.15c),该线路是 Chris Sharma 开发,在和 Sharma 的磕线大战中首先完攀。

今天的故事就是这场世纪大战,就像1991年的飞人乔丹 VS 魔术师约翰逊。

2008年,时年27岁的 Chris Sharma 刚刚完攀世界首条难度达 5.15b(9b) 的线路,Jumbo Love。在绝大多数人眼里,他是这一代人中最为最为出色的攀岩者。

这样的赞誉似乎是理所应当,Sharma 却一直很谨慎甚至觉得受之有愧,直到完成 Jumbo Love 他才意识到为什么:在他15年的攀岩生涯里面,他从来没有真正努力过。

“直至此刻,在很多方面,我一直在依赖自己的天赋,”他说到,“我想:‘好吧,够了。如果我在运动攀登方面竭尽所能,看看我能做到什么吧。让我看看自己能走多远,如果我付出一切。最困难的就是远见,发现那些从未有人完成的。一旦你预见,并做到,‘好吧,或许还有攀爬难度更大线路的空间。’”

在他首攀了世界第一条 5.15a 和 5.15b 级别路线后,他的下一个目标显而易见,5.15c。不过5.15c难度线路究竟是何种情况?在哪里?如何开始?

Realization 和 Jumbo Love 其实都是别人的线路,别人放弃之后给了 Sharma。完成这两条线路以后,他要面临的是一个没有挂片的攀岩世界。如果想要更进一步,就要在这个新世界去寻找这条王者之线。

“你要突破这个时代,这是你必须去做的,把它创造出来”,他说。 他可以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开始去找这条线,但是他选择了西班牙,因为这里大仰角的石灰岩岩壁非常集中。

来到西班牙之前,Sharma 仅攀爬过一条 5.15b 难度路线;他需要至少完攀数条该级别路线,才能实际了解什么才是 5.15c 难度。所以他完攀了 Golpe de Estado 5.15b(9b),Neanderthal 5.15b(9b) 和 Catxasa 5.15a(9a+)线路,这些线路都需花费数月时间。

Sharma 并不是仅仅奔着一条可以定级为 5.15c 的线路而来,这次攀岩旅行的目的是发现一条可以挑战自己的线路,并从中找回自己。

五年时间,凭借 Sharma 的多次开发,Oliana 成为了世界运动攀的天堂,所有的高手都来这里朝拜,挑战证明自己。现在,这一面岩壁上的 5.14+ 和 5.15 线路就比整个北美都要多。

Sharma 刚来到这里的时候,Oliana 像是一片未被开发的处女岩。他开了岩壁两条最明显的线路: Pachamama 和 Papichulo,都是 5.15a。

然后他把眼光投向了旁边蓝白相间的石头,一片几乎空白光洁的岩壁。

“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线路”,他说,“不仅仅在难度上是挑战,还必须充满美感,让人一眼看去就有攀爬的欲望。这是我在运动线路中一直寻找的,不仅是体能上的挑战,而且看起来极为美丽且引人瞩目的线路。”

La Dura Dura 的意思就是“很难,很难”。当 Sharma 试图攀爬La Dura Dura线路时,Sharma 对其难度感到震惊。

“我认为 La Dura Dura 路线不适合我,”他说到。“我摸了全部的岩点。不过每个岩点的难度都令人感到难以置信,我甚至无法想象把它们连在一切。”

Sharma 认为自己不可能完成,La Dura Dura 是给下一代攀岩者的目标。

当 Adam Ondra 2011年来到这片岩壁的时候,这个 onsight 过数条 5.14c(8c+) 的19岁捷克小伙正势不可挡。Sharma 被他攀岩的激情和超人的天赋所震撼,于是向他推荐了这条线路,“如果你在找新的目标,我在这给你准备了一条”。

Ondra 最为重要且耗时最久的红点攀登从这一刻开始。在接下来一年半的时间里,五次旅行,九周的努力都耗费在了 La Dura Dura 上。

Ondra 最初尝试了动作,觉得完攀并非不可能。

Sharma 看到 Ondra 尝试,受到激励,觉得自己也有机会完攀线路,也加入攀爬。开始一起探讨、分享技巧,并享受一起攀岩的乐趣。很快,两名攀岩者进行了针对性训练以完成首攀。

两位风格迥异的创造者,两名分属不同时代的攀岩者,分别作为自己一代人里面最优秀的岩者,他们展开了竞争,毫无疑问两人心里都憋着劲儿证明谁才是最好的。

2012 年3月,Ondra 离完攀已经非常接近,可惜还差一点。

之后 Ondra 离开西班牙,并在挪威海岸巨大的 Flatanger 山洞内度夏。在那里停留五周后,他宣布自己成功首攀了 Change 路线,一条拥有 55长的世界首条 5.15c 难度级别线路。

5.15c 级别线路已经出现,令人惊奇的是,开辟者并非 Sharma。不过 Sharma 并没有嫉妒,他说到,他感到折磨已经结束。他不再必须是哪个推动世界极限向前发展的攀岩者,Ondra 已经到来。

Ondra 用时五周完攀了 Change 路线,而仅是尝试 La Dura Dura 线路,他就已经花费了同等时间,而首攀却依然遥遥无期。Ondra 认为 La Dura Dura的难度大于 Change ,或许并非 5.15d,不过显然处于 5.15c 级别的顶端。

Sharma 认为 Ondra 或许是正确的。“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高难度路线,”他说到。“他重复攀爬了世界范围内全部的极高难度线路,所以他比其他人更为权威。”

Sharma 起初在 La Dura Dura 线路上的表现相当不错。在某些日子,他甚至比 Ondra 攀爬到更高的位置,看似 Sharma 更有希望进行首攀,重新夺回世界第一的头衔。

2013年2月7号,是 Ondra 准备连续攀岩的第二天。他和 Sharma 昨天刚刚一起攀爬,而且他创造了历史新高,后面因为紧张冲坠了。

“第二天,我感到浑身酸痛,我的前臂很累,” Ondra 说到。“Chris 给我发送了一条短信息,说他不来了,他会休息一日。我认为自己也应如此。”

尽管相当疲惫,Ondra 依然决定进行一次尝试,但是并没有太多期待。

“一上岩壁我就能感觉出来,今天比昨天要虚弱很多,勉强才把下面的部分完成;然后,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居然过了两个之前一直很难顺利完成的难点,真的没想到。这时我心跳的厉害,很难平静下来;我尽力让自己休息,然后冲击最后的 5.13d 部分,就这样很快完成了。9b+,激动的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Ondra 以前也到过这个休息点,但是在最后一段他平时可以 Onsight 的难度( 5.13d )冲坠了。今天,在爬了这条线路九周之后,在大量针对性指力条训练之后,他终于成功登顶。

Ondra 如何在比此前“明显感到虚弱”的日子成功首攀世界上难度最大的线路?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没有担忧和怀疑,”他说到。“或许这就是诀窍。”

“这条路线第一部分由15次移动组成,大约10米高,其中一段约8米的路线难度要 9b/9b+ 耗费了我1分10秒的时间。”

“随后有一个休息点,很糟糕的kneebar,不过可以让我休息1分钟,为第二段储存点力量。”

“接下来的一段10米长,难度8c+,通向两个很细小的 Pinch 指点。”

“后面就稍微轻松些,是一个jug支点,可以喘口气啦。从这开始,一段20米长的 8b(5.13d) 攀爬,最后终于到顶了。”

2013年2月7日,Adam Ondra 首攀 La Dura Dura 9b+(5.15c)。

Ondra 首攀令 Chris Sharma 觉醒,Sharma 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鼓舞。1个月后2013年3月23日,Sharma 成功红点 La Dura Dura 线路。

Adam Ondra 完攀后接受采访。

问:你在 La Dura Dura 上尝试了多少次?

Ondra:我在La dura dura 上总共花费了9周,63天。其中60%是攀爬日,超过37天,平均每天尝试1到2次,尝试的总次数在70次左右!

问:你怎么对比 La Dura Dura 和 Change?

Ondra:我认为 La Dura Dura 是 9b+(5.15c)。如果我把其同 Change 路线相比,我觉得 La Dura Dura 线路的难度更大,不过仍然应该在 9b+(5.15c)范围内。

Change 路线非常适合我的攀登风格,难点要求更灵活、柔韧性,这些似乎就是特别为我而准备的。我知道这听起来或许有些奇怪,但是 La Dura Dura 线路有更多纯力量的直接攀爬,你必须保证全力付出。我需要五周的时间攀登 Change 路线,而在 La Dura Dura 线路上,我用时九周。于我而言,攀爬 La Dura Dura 路线是更大的成就,因为相比较而言,它并不太符合我的攀登风格。

问:在 Chris Sharma 前首先完攀线路是什么感觉?

Ondra:这令人惊讶,但不太重要。如果是我开发的线路,那可能会是另一个故事。为什么惊讶呢?因为去年12月我离开时,Chris 已经很接近成功,他通过了所有难点,但是却在后面简单部分脚滑了。太可惜了,我希望他能登顶。他更应得到该线路首攀。我知道,如果他成功了,我会倍感激励地完成它。

9 史上最难 On-sight,首位 On-sight Estado Critico 5.14d(9a) – Alex Megos 2013年3月

人物:Alexander Megos

国籍:德国

出生于:1993年08月12

身高:173 cm

体重:57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5b(9b)

攀石能力:V16(8c+)

线路:Estado Critico 5.14d(9a),西班牙,2013年3月。

Alexander Megos 1993 年出生于德国埃朗根市,六岁开始登山,10岁时已经和父亲一起攀爬多绳距线路。

2009年红点 5.14b(8c),2011年红点 5.14d(9a)难度线路。

2009年和2010年,Alex 获得欧洲青年锦标赛冠军;2010,他在爱丁堡青年世界锦标赛中获得第二名。

2012,他从学校毕业,从那时起就把空闲时间的每一分钟都用来攀岩。

2013年3月,他在西班牙 Siurana 攀岩区 onsight Estado Critico 5.14d(9a)路线成为世界上 onsight 9a 级别线路的第一人。五个月之后他完攀澳大利亚的最难的路线 R.E.D. 5.14d(9a)和最难攀石线路 Wheelchair V16。

2014年他继续爬各种 5.14d(9a)以上的路线,目前已完攀2条 5.15b(9b)线路。

在 Alexander 看来,攀岩是最棒的运动方式,但他并不想以此为职业,边攀岩边环球旅行更让他觉得充满乐趣。

我在攀岩里学到时间管理是非常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乐趣。
为了在比赛中取得成绩或攀登一条艰难的路线,而努力训练是不值得的,如此你就失去了攀登的乐趣。
当你感到沮丧或想做些完全不同的事情时,就去做。
迟早你会找到回去攀岩的路,因为这是地球上最棒的运动!
——Alex Megos

Megos 是攀岩新生代的代表,在他们这代人12岁就开始爬5.14了,然而他的攀岩风格则是新旧交融。他采用了奥林匹克式的训练方式,并在岩馆训练攀爬和攀岩有关的特殊力量训练。作为训练的一部分,他使用体操环来增强核心力量。

在“Alex Megos 准则”(“The Alex Megos Formula”)视频中解密了 Megos 的特殊训练方式。

在过去,Megos 深受德国高难度户外攀岩传统的影响,这一传统的代表人物是 Wolfgang Güllich。Güllich 早在1987年就首攀了世界上第一条 5.14b 难度的 Wall Street,第一条 5.14d 难度的 Action Directe 也是他在1991年首攀的。这两条路线都是在德国攀岩胜地 Frankenjura,一共有大约8000条石灰岩运动攀路线。

Action Directe 有不少单指的指洞动作,Wolfgang Güllich 为了这个动作,发明了指力板花了一年的时间来训练单指力量。Megos 仅用2小时就完攀了 Action Directe 5.14d(9a)。

Wolfgang 过去是我最崇拜的偶像之一,现在还是!
他在那个时代不断地突破攀岩难度的极限,原因就是他对攀岩的独特态度。他相信某些东西是可能的,然后能够严格地通过特殊训练来达到自己的目标。
Wolfgang 和其他一些人是攀岩的先驱者,正是因为他们,攀岩才有了今天这个样子。”
——Alex Megos

2013年3月24日,19岁, Alexander Megos 在西班牙 Siurana 攀岩地区成功 onsight 5.14d(9a) 路线 Estado Critico,成为世界上首位 Onsight 9a 这一难度路线的攀岩者。

之所以首位 onsigth 5.14d(9a)的不是 Adam Ondra,是因为 Adam Ondra 把自己在2012年11月1日 onsight 的 5.14d(9a) Pure Imagination 和 The Golden Ticket 两条线路都降级成了 5.14c(8c+)。

Alex Megos 完攀后接受采访说,“其实当时我的计划是试攀 La Rambla (5.15a), 但是我并不知道那条路线的精确位置,而且我也没有岩书。我就临时决定试试 Estado Critico。我并没有计划 Onsight 它。我只是想看看自己究竟能爬多高。开始有一个困难的裂缝难点差点掉了,我努力通过后找到一个休息点。休息点后的线路风格非常适合我,大角度,抠抠点,没有 Dyno。最后意想不到的是,我居然就幸运地爬到了顶端。我不想说太多关于线路难度的事情。我完美地做了每一件事情,没有犯错,非常专注和积极,这是一个完美的回忆。”

Adam Ondra (目前 onsigth 3条 9a线路)这样评价 Megos onsight 9a。

“当我在 8a.nu 网站上看到这条新闻时,惊呆了。我只能说 Alex 的攀岩风格极为独特,这次的表现太棒了。他的心态很好,攀爬地很完美,漂亮地完成了史上最难的 Onsight。这绝对不仅仅是运气好;你必须有攀爬这个难度的实力而且还得精通各种技巧。

除此之外,他的自律能力太让人惊叹了:他没看任何关于攀爬这条路线的视频,或者说他就是对看视频完全没有兴趣。”

Estado Critico 路线是由西班牙攀岩大师 Dani Andrada 开线,2004年 Julian Puigblanque 完成首攀。来西班牙前,这个德国小伙刚刚结束了为期4个月的旅行。在此期间,他在美国红河大峡谷 Flash 刚刚被 Adam Ondra onsight 并降级为 5.14c(8c+)的经典路线 Pure Imagination,同时还相继完成了134条难度8a或以上难度的路线,之前 Megos 还完成一系列 5.14d(9a)路线。

4年后2017年5月,Megos 在意大利 Gravere onsight 第二条 5.14d(9a)9a 线路 TCT。

Alex Megos 攀爬 5.15 难度的线路好像如履平地,对他来说这仅仅是热身而已。Megos 2小时内完攀 Action Directe 5.14d(9a),1天内完攀 Dreamcatcher 5.14d(9a),2次尝试完成 La Rambla 5.15a(9a+),3次尝试完成 Jaws 2 5.15a(9a+),3次尝试完成 Chris Sharma 著名的 Realization 5.15a(9a+),Chris Sharma 可是花费了几年时间才红点 Realization。

和 Adam Ondra 一样,Megos 的攀石也一样出色,2条 V16,2条 V15。

下面是 Alex Megos 完攀的线路。

Redpointed routes (完攀的运动攀线路)

9b (5.15b)

  • Fightclub – 首攀,加拿大最难线路.
  • First Round First Minute – 第三个完攀. Chris Sharma 首攀.

9a+/b (5.15a/b)

  • Supernova – 首攀.

9a+ (5.15a)

  • Demencia Senil – Chris Sharma 首攀.
  • La Rambla – Megos 第2次尝试就完攀.
  • Realization – Chris Sharma 首攀. Megos 1天内第3次尝试完攀.
  • Corona – 第三个完攀.
  • Classified – 首攀.
  • Modified – 首攀.
  • First Ley – Megos also sent a variation called La Ley Indignata 9a (5.14d), possible first ascent.
  • Thor’s Hammer – Megos 第2个完攀,Adam Ondra 首攀.
  • Geocache – 首攀.
  • Becoming – 首攀.
  • Super Crackinette – 首攀.
  • Jaws 2 – 第3次尝试完攀.
  • Jungle Boogie Megos 三年前尝试了15分钟,便在首日完攀,Céüse (法国).
  • Clash of the Titans– 首攀,奥地利.

9a (5.14d)

  • Action Directe – Megos 2小时内完攀.
  • Pasito a Pasito – March 2017 – 首攀南美洲第1条 9a,位于智利.
  • Hubble – 2016年6月,Megos 成为首个同时完攀 Hubble 和 Action Directe 的人。
  • Dreamcatcher – 第4个完攀.,1天内完攀。前3位完攀的是 Chris Sharma, Sean McColl 和 Ben Harnden,都用了几天时间.

Other Famous Ascents

  • Pure Imagination: 8c+ (5.14c). 闪攀(第一次尝试就完攀).
  • Fly: 8c (5.14b). Megos 首次自由攀登,瑞典.

Onsighted routes

9a (5.14d)

  • Estado Critico – Megos Onsight 世界首条 9a 线路 2013.
  • TCT – 2017年5月 Megos Onsight 的第二条 9a 线路,在意大利 Gravere .

8c+ (5.14c)

  • Victimes del Passat

Boulders(攀石)

8C+ (V16)

  • The Finnish Line – Summer 2017 – 第2个完攀,Nalle Hukkataival 开发和首攀,南非 Rocklands攀石胜地.
  • Wheelchair – 首攀. 长攀石线路,比 Wheel of Life V15 更难,很可能是 8c+(V16).

8C (V15)

  • Wheel of Life: – 长攀石线路,Dai Koyamada 首攀.
  • Lucid Dreaming – 第3个完攀, Paul Robinson 首攀.

8B+ (V14)

  • Never Ending Story
  • Bad Boys for Life – 首攀.
  • Montecore:
  • Riot Act
  • Double Demerit – 第一个重攀.
  • Sky
  • Trainspotting – 首攀.

10 史上最小年龄完攀 5.14d/5.15a,完攀 Ciudad de Dios 5.14d/5.15a (9a/9a+) – Ashima Shiraishi (13岁) 2015年

人物:Ashima Shiraishi

国籍:美国

出生于:2001年04月03

身高:154 cm

体重:40 kg

红点 Redpoint 能力:5.14d/5.15a (9a/9a+)

攀石能力:8c/V15

线路:Open Your Mind Direct 和 Ciudad de Dios 9a/+,西班牙

Ashima Shiraishi 2001年3月4日出生在纽约。她爸妈 1978年从日本移民到纽约,Ashima 是唯一的孩子。她的父亲 Hisatoshi “Poppo” Shiraishi 是一名舞踏 Butoh 舞者。

Ashima 6岁时,她的父母带她去中央公园,她发现了一块大岩石 Rat Rock 并开始第一次攀爬,从此攀岩届最受瞩目的天才少女开始走进我们的世界。

最初 Ashima 的教练是曾获全美攀石冠军的 Obe Carrion,直到2012年结束。

原因可能是 Obe Carrion 和 Ashima 父亲关系紧张。

8岁完成 V10 攀石线路 “沉默的力量 (Power of Silence)”;

9岁完成 “Chablanke” (V11/12) 和 “Roger in the Shower” (V11) ;

10岁,完成 V13 攀石线路 “阿拉贡的皇冠 (Crown of Aragorn) “,年龄最小的该难度完成者;

2013年,11岁,红点美国红河谷的 “Southern Smoke” 5.14c(8c+),年龄最小的该难度完成者。(Adam Ondra 是12岁时红点法国的 Alien carnage 5.14c);

2014年,12岁,完攀攀石线路 “Golden Shadow”V13/V14;

2015年,13岁,完攀V14 攀石线路“The Swarm”,第二位完成该难度女性。

2015年3月13日,Ashima 在西班牙 Santa Linya 开始尝试著名线路 Open Your Mind Direct 5.14d(9a),因为错过第一个快挂脱落,Ashima 从3米高的直接摔到地面,弄伤了手腕,开始并不顺利。

99%的攀岩都是脱落,正是这样才让那1%的登顶如此特别。 ——2015.3.14 Ashima Shiraishi Insagram

在经过几十次的冲坠,2015年3月17日,Ashima (13岁11个月)完攀 Open Your Mind Direct 5.14d(9a)。

(Adam Ondra 13岁9个月完攀斯洛文尼亚的 Martin Krpan 5.14d 线路。)

天哪!!!我在Santa Linya用了4天时间完成了 9a/+ 路线Open Your Mind Direct。开始是一个非常难的抱石问题,接下来是一段指耐力路线。 当地的攀岩者说自从上面一个支点断裂后,这条线路的难度就变得更难了,可能从原来的 9a 到 9a+。 我是这条线路难度改变以来第一个完成的人,感谢大家的支持!。 ——2015.3.17 Ashima Shiraishi Insagram

2015年圣诞节,Edu Márin Garcia 完攀该线路,建议难度仍为 5.14d(9a)。

仅仅6天后,经过3天的尝试攀爬,3月23日 Ashima 再红点 Ciudad de Dios 5.14d/5.15a(9a/9a+),成为年龄最小的该难度完成者,也是第二位完攀该难度级别的女性。

2005年,Josune Bereziartu 完攀瑞士 Saint Loup 岩壁 5.14d/5.15a(9a/9a+)难度 Bimbaluna 线路,是首位完攀 5.14d/5.15a 难度级别线路的女性。

这条线路已有6人完攀,但难度是 5.14d 还是 5.15a 还没有定论。

13岁,一周内完攀2条 5.14d/5.15a 难度线路!

4月3日,Ashima 回到纽约上学后,庆祝自己的14岁生日。

不再是男孩在推动人类的极限。 ——Ashima Shiraishi

同年被《时代周刊》评选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30位青年之一,

并获得获2015年第14次年度金岩钉年度风云人物奖项。

2016年,14岁,完成了 V15 难度攀石线路——位于日本的 Horizon,成为世界上首位完成 V15 难度的女性。

2015、2016、2017年,连续3年获得 IFSC 攀岩世青赛难度和攀石双料冠军。

2017年开始参加攀岩世界杯 IFSC 成人组难度赛,4次参加,4进决赛。在刚结束的厦门站获得个人第一块 IFSC 成人组奖牌,银牌。10月20日入选 GQ “未来十大运动员”。

Ashima Shiraishi 也许会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女性岩者,而我们我们有机会见证她创造的奇迹。

Ashima 野攀成绩。

Redpointed routes(运动攀)

9a or 9a+ (5.14d or 5.15a) – (难度待验证):

  • Ciudad de Dios – Santa Linya (西班牙) – 2015.3.23 – 首位女性完攀,该线路已有6人完攀,但难度尚未确定。

9a (5.14d):

  • Open Your Mind Direct R1 – Santa Linya (西班牙) – 2015.3.17 – 首位女性完攀

8c+ (5.14c):

  • Southern Smoke – Red River Gorge (USA) – September 2012
  • Lucifer – Red River Gorge (USA) – September 2012
  • 24 Karats – Red River Gorge (USA) – October 2013
  • 50 Words for Pump – Red River Gorge (USA) – October 2013
  • La Fabela – Santa Linya (ESP) – March 2014 – 首位女性完攀

Boulders(攀石)

8C (V15):

  • Horizon – Mount Hiei (日本) – 2015
  • Sleepy Rave – Grampians National Park (AUS)) – 2016 – Some suggest this problem’s rating is really V14

8B+ (V14):

  • Phenomena – Hinokage (JPN) – 2015
  • Nuclear War – New York City (USA) – 2015
  • Golden Shadow – Rocklands (Cederberg mountains, ZAF) – 2014

8B (V13):

  • Mana – Grampians National Park (AUS) – 2016
  • Terre de Sienne – Hueco Tanks (USA) – 2015
  • The Swarm – Bishop (USA) – 2015 – Some say this may be 8B/+(V13/14).
  • Blood Meridian – Bishop (USA) – 2014
  • Beta Move – Rocklands (Cederberg mountains, ZAF) – 2014
  • The Automator – 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 (USA) – 2013
  • One Summer in Paradise – Magic Wood (CHE) – 2013
  • Fragile Steps – Rocklands (Cederberg mountains, ZAF) – 2012
  • Steady Plums Direct – Topside (ZAF) – 2012
  • Crown of Aragorn – Hueco Tanks (USA) – 2012 – 最小年龄完攀 V13 难度攀石.

11 世纪之攀 – 史上最难大岩壁,首次自由攀登 The Dawn Wall 5.14d(9a) – Caldwell/Jorgeson 2015年

自由攀登(free climbing):是指利用岩石上的自然突起或裂痕作为支撑点攀爬,为了防止跌落可借用绳索的保护,但攀登过程不借用任何工具,因此这也是难度最大的攀登运动。

Tommy Caldwell,1978年生于美国科罗拉多州。他曾经完成过多条美国难度最高的运动攀路线,他也是自由攀登船长峰线路最多的人,曾首次自由攀登过船长峰 Lurking Fear (VI 5.14a),Dihedral Wall (VI 5.14a),West Buttress (VI 5.13c) 和 Magic Mushroom (VI 5.14a) 高难度线路。2001年他在使用电锯时不慎将左手食指割下,差点结束攀岩生涯,后来一直用九指攀爬。

Kevin Jorgeson,生于1984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从14岁踏入岩馆开始,就开始了他与攀岩的不解之缘。2001年他就获得过国家级比赛冠军,并开始参加欧洲赛事。2002年停止参加比赛,开始专注于户外攀岩,曾完成过多条 V14 抱石线路,包括 Ode to the Modern Man,The Swarm,The Mandala Sit Start 等,还曾和 Alex Honnold 等完成过英国的 E10 线路 The Groove,The Promise 和 E9 线路 Meshuga 等,并在全球开发了许多高难度路线。

位于优胜美地的900米高船长峰(EI Capitan),是世界上第一大单体花岗岩,一直以来都是攀岩爱好者梦寐以求的“圣杯”,多年来被探索出多条攀爬路线,黎明墙 Dawn Wall 是当中难度最高的,是北美最空寂、最陡峭的花岗岩壁。要通过黎明墙登上船长峰,就必须攻克32个高难度的绳距(pitch)。

此前,攀岩者都使用利用器械成功完成过。不同于器械攀岩,Tommy Caldwell 和 Kevin Jorgeson 选择的是自由攀岩,只能利用双手和双脚,抓握岩壁上大小不一、距离不等的自然裂缝或突起的棱角,往上攀爬。全程没有使用任何工具,仅仅借助一套绳索来保障自身安全,难度极高。

难度最大的是第14、15绳距,5.14d/9a。

2007年,Caldwell 经历了一次痛苦的离婚,离开了知名的攀登者妻子 Beth Rodden。”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攀爬黎明墙就成了我分散注意力的方式”, Caldwell 在《攀登》杂志上写道。Tommy Caldwell 开始把注意力转向开发船长峰的东南面 Dawn Wall 。

仅仅为了找到从山底自由攀爬到顶峰的路线 Caldwell 就花了两年时间——他需要通过绳索沿着岩壁下降,寻找可以攀爬的地方,从而能够沿着这些地方攀登。

经过2年的尝试,Caldwell 已经完成了99%的线路,只差最后一块拼图,一块2.5米的岩壁完全光滑,没有任何手点脚点。

2年时间的辛苦攀爬,最后只剩下2.5米,就像一百万英里那么远。 突然灵光一现,也许我可以跳过去! ——Tommy Caldwell

如果 Dyno 成功,那么可以用32段绳距(Pitch)连接起来。不过他担心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和体力一次性爬完。这就是困难所在,也是过去八年中耗费他大部分时间的问题。过去的几年里,他一直逐段攀爬,试图不发生跌落,虽然有时成功,但大多数情况都以失败告终。

刚开始,我以为可以独立完成。 但是我了解到,我需要同伴分享痛苦,也分享激情; 分享碰壁的挫折,也分享成功的喜悦。 ——Tommy Caldwell

多年来,美国攀岩届的多位高手都曾参与过 Dawn Wall 攀爬计划,其中包括 Jonathan Siegrist,Alex Honnold和Chris Sharma。Jorgeson 因手指有力、头脑冷静在攀登界扬名,2009年他加入Caldwell,意欲挑战黎明墙。自从那时起 ,他便作为Caldwell黎明墙项目的长期合作伙伴,他们每年都在优胜美地待上一整个季度, 探索路线、 训练攀爬。。

这种执迷真的令人好奇。 有时候,对于自己义无反顾去攀岩的价值,我会感到质疑。 很多时候这种质疑会将我击溃,让我绝望地垂头丧气。 但是,接着也总是会出现让我重获生机的时刻。 那时候,平日不常见的兴奋之情满意胸怀。 今天,我的指尖龟裂、流血,虽然状况不错,但是毫无进展。 现在,我已回到地面, 但想要重返岩壁的兴奋让我无法自持。 ——2012.11.2 Tommy Caldwell Facebook

过去的五年中,Caldwell 和 Jorgeson 从黎明墙的底部到顶峰共尝试了数次自由攀登,期间充满高潮与低谷。2011年,Jorgeson 从第16段绳距跌落,扭伤了脚踝的韧带,这一年剩下的时间就躺在床上度过了。

2013年,Caldwell 身上的安全带上通过一根30余米长的绳子系着一个重达90斤的拖包,拖包下落的冲击力导致他的一根肋骨错位。同年,美国政府停摆导致所有国家公园关闭,他也因此无法靠近船长峰,浪费了大量练习的宝贵时间。

Caldwell 只好在家里模拟 The Dyno 难点,不论刮风下雨。

直到2014年12月,Caldwell 和 Jorgeson 才成功爬完每一段绳索。对他们来说这是极其重要的第一步,这说明这条路线是可以挑战的。

“多年来,我一直无法跨越第16段绳距 The Dyno 难点,直到本周我才成功攻克。过去的5年里,我与 Tommy 一起度过了无数的日日夜夜,也正是他教会我如何攀爬花岗岩大岩壁。” Jorgeson 说道。

目前,他们的目标是采用自由攀登的方式,黎明墙攀岩线路分为 32 段绳距,依次爬完每一段绳距而不返回到地面,如果某一段绳距攀爬过程中脱落,则必须回到该绳距起步点重新开始攀爬,直到一次性完攀该绳距。

不管需要耗费多长时间。 对 Caldwell 来说,本次成就代表了其攀登生涯的巅峰,过去的攀登经历告诉他要全力以赴去实现人生中的伟大目标。

黎明墙对我而言意义非同寻常, 我想通过它向儿子展示人类最重要的一些精神品质: 乐观、执着、奉献以及敢于梦想。 ——2014.12.7 Tommy Caldwell Facebook

2014 年 12 月 27 日,Caldwell 和 Jorgeson 向黎明前发起再一次的挑战。此时出发,是因为天气较冷,岩石表面温度相对较低,手指和手掌不易出汗打滑。但今年加州罕见的偏热天气,让他们有几天不得不在夜间借助头灯攀岩。他们在岩上搭起帐篷,半悬在空中。不攀岩时,他们就用绳索下降到帐篷的位置,稍作休息。

Caldwell 和 Jorgeson 在帐篷里会在 Facebook 和 Twtter 上上实时更新攀爬状况。

与以往的极限运动不同,这场攀岩从一开始就受到极大的关注。在社交媒体的参与下,19 天攀岩之旅就像一场全民盛宴。Caldwell 和 Jorgeson 习惯在网上分享自己的攀岩计划。当他们开始攀登这座全世界难度最高的悬崖峭壁时,美国各大媒体都展开全程跟访。普通市民可以随时从 Facebook、Twtter、电视上知道他们的实时动态。他们的家人、攀岩爱好者、摄影爱好者则带着摄影器材、望远镜来到黎明墙下,观看整个攀爬过程。

今天我们开始攀岩,数周后才会回到地面上,但我们非常亢奋……这是战斗的时刻。 中午前我们完成了5段绳距(12b, 13a, 13c, 12b, 12d 潮湿),明天的目标是6-9绳距(13c, 14a, 13d, 13b)。。 ——2014.12.27 Kevin Jorgeson Facebook

12 月 31 日,他们在崖上的帐篷中度过元旦前夕,大块大块的冰被风从山顶吹落。

当看到大块的冰砸下来时,那种无助我很难形容。 但也许并没那么糟糕,这取决于你怎么看这件事。 我只是有点焦急,想知道今天的天气如何。 ——2015.1.1 Kevin Jorgeson Facebook

所幸此后天气不错,他们的进度进行顺利。

除夕之夜,在黎明墙上是伟大的。 我们完成了11、12绳距感觉很棒。 ——2015.1.1 Tommy Caldwell Facebook

今晚我们都完成了最难的第14绳距 5.14d,有点吃惊。 这段绳距让我们的手指严重磨损,我们现在都是缠着手指在攀爬。 没有什么能拖慢我们的速度! ——2015.1.2 Tommy Caldwell Facebook

在最初六天里,他们状态神勇,很快攻克了前 14 段绳距,当中包含数个难度较高的绳距(绳距12 5.14b,绳距14 5.14d),创下他们近几年来的最好成绩。 然而在之后一周内,Jorgeson 被第 15 段绳距卡住。

经过6年的努力,我的黎明墙任务才来到这段绳距前,我与15绳距的战斗仍在继续。 昨晚,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平静。 尽管失败了,它都将永远是我最难忘的攀岩经历之一。 在我的第四次尝试,晚上11点左右,锋利的岩点割破了胶带和手指。 不过,我正在学习耐心、毅力和渴望。 我不会放弃,我会休息,我会再试一次,我会成功的。 ——2015.1.7 Kevin Jorgeson Facebook

Jorgeson 尝试了 11 次,均告失败。与此同时,他的手指被尖锐的岩石边缘划伤,伤势不断加重。贴上胶布的手指明显变粗,更难以抓住细微的岩石边缘。他心里清楚,时间拖得越久,他成功的概率也越小。

此时,经验较丰富的 Caldwell 已经一口气爬到第 20 段绳距。当他完成最后两个难度较高的绳距攀爬后,意识到胜利在望。

过去的几天是我攀岩生涯中最值得铭记的时刻,昨天我完成了最后2段5.13+绳距,后面的绳距就简单了。 当我爬上了 Wino Tower,我知道七年的梦想已经越来越接近现实。 现在我全力支持 Jorgeson 赶上,他今天终于完成了第15绳距,这个时刻简直难以置信,太棒了! ——2015.1.9 Tommy Caldwell Facebook

Tommy Caldwell 不想抛弃 Jorgeson 独自登顶,所以选择在 Wino Tower 等待,一面给 Jorgeson 加油鼓劲。

1 月 9 日,Jorgeson 凭借惊人毅力,终于完成第 15 段绳距 5.14d。

动机真的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 当它站在你这边,每件事都会变得简单,否则就像在泥泞中前行。 7 天来,我的动力被第 15 段绳距卡住,夺去了我保持乐观、坚信会成功的力量。 现在它又回到我身边,我可以保持专注和决心,因为还有很多困难的攀爬在等着我。 ——2015.1.10 Kevin Jorgeson Facebook

2015年1月14日下午3:25分,经过 19 个日日夜夜,不懈的尝试,克服寒冷、伤痛,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

Tommy Caldwell 和 Kevin Jorgeson 最终在全球瞩目下,首次自由攀登史上最难大岩壁 Dawn Wall!

梦想成真!

首次自由攀登这条曾经被认为不可能完成的32段、世界最难大岩壁路线(从12段到16段难度高达5.14b~5.14d)。将近8年的付出,终于在这 900 米高的 Dawn Wall 上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1 月 14 日他们成功登顶的一天,Jorgeson 在 Twitter 上激动地写道:“ It’s not over till it’s over。”

Kevin在第15段路线因遭遇困难停留数日而被质疑能否完攀,如今一切怀疑皆化作众人的喝彩和对二人执着追梦的肯定,就连美国总统奥巴马也表示为他们二人的这一壮举感到骄傲。

Tommy Caldwell 和 Kevin Jorgeson ,为你们登顶船长峰而骄傲。 你们提醒我:一切皆有可能。 ——2015.1.15 The White House Twitter

我愿意为此打开人们的眼界,让他们认识到攀岩是一项多么棒的运动。我们不是追求肾上腺素的冒险者,

而是因为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如此美丽的世界,才会与岩壁建立如此美妙的联系。 ——Tommy Caldwell

我相信最困难的挑战,会带来最伟大的机遇。 ——Kevin Jorgeson

两人获2015年,第14次年度金岩钉年度最佳攀岩奖项。

我们经历了两个登山者为实现梦想所付出的热血、汗水和泪水。

Tommy Caldwell 和 Kevin Jorgeson 已被载入攀登史册。

谁知道下一代将如何推动大岩壁自由攀登的极限,但黎明墙 the Dawn Wall 在困难、影响和承诺方面,无疑是一个新的基准。

黎明墙攀爬时间线

  • 27th-30th DecemberPitches 1 to 10

Kevin and Tommy climbed the first ten pitches in three days from 27th-30th December – in chunks of the first 5 pitches, then 6-9 and then the 10th pitch, at the following grades and not always in the best of conditions:

P1: 7b
P2: 7c+
P3: 8a+
P4: 7b
P5: 7c (wet)
P6: 8a+
P7: 8b+
P8: 8b
P9: 8a
P10: 8b+ (wet)

  • 31st DecemberPitches 11 and 12

After the 10th pitch, the pair were faced with stormy weather and were forced to rest before completing pitches 11 and 12 on New Year’s Eve.

  • 2nd JanuaryCrux Pitch 14

The big news came when both climbers completed the crux 14th pitch at 9a

  • 4th JanuaryPitch 15

Tommy sent pitch 15 at 9a, the 8b+ Loop Pitch as a variation to the 9a Dyno Pitch.

This marked the beginning of Kevin’s struggle, as he came unstuck on pitch 15, battling with skin issues on a razor sharp crimp.

  • 11th JanuaryPitches 16 to 20

By 11th January, Tommy had climbed the first 20 pitches and reached the Wino Tower.

A breakthrough occurred as Kevin finally climbed pitch 15:

“Today Kevin managed to climb pitch 15 in the most inspired climbing moment of his life. It was such an intense and incredible thing to witness. It’s not over yet, but things are looking good.”

Tommy

“Pure joy. Pitch 15 finally went down after 11 attempts over 7 days. Riding high, I stuck the dyno on Pitch 16, but fell in the corner right above the no hands stance. Back to finish that tomorrow.”

Kevin

  • 13th JanuaryBy January 13th, Kevin caught up with Tommy and made it to the top of pitch 20. The team were now back on track and working through the final pitches together.
  • 14th JanuaryFinal Pitch

On 14th January, Tommy climbed the final pitch and Kevin seconded up behind him to be met with family and friends waiting on top of the cliff.

12 首位女性完攀 5.15a, La Rambla 9a+(5.15a) Margo Hayes 2017

人物:Margo Hayes

国籍:美国

出生于:1998年02月

身高:160 cm

红点 Redpoint 能力:9a+(5.15a)

2017 年 2 月 26 日,美国 19 岁少女 Margo Hayes 完攀西班牙 Sirana 地区 La Rambla 线路,成为首个公认完攀 5.15a(9a+) 的女性,被载入攀登历史。

非常感激来自攀岩社区,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没有人可以单独实现梦想,我们共同努力,站在巨人肩上成就梦想。 不论背景、差异,我们互相支持,也尊重和保护我们的星球。 上周来自很多国家的攀岩者在 Siurana 岩壁上攀爬,就是一个互相支持、平等对待和和平共处的世界的写照。 ——2017.2.28 Margo Hayes Insagram

此前2002年,西班牙攀岩者 Josune Bereziartu 完成 Bimbaluna 线路之后成为首个完成 5.14d/5.15a 的女性;2015年 Ashima Shiraishi 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完成了西班牙 Santa Linya 地区的两条 5.14d/5.15a 难度线路“ Open Your Mind Direct ”和“ Ciuda de Dios”。不过这3条线路都非公认 5.15a 级别。

Margo Hayes 是科罗拉多州的一名19岁的热爱攀登的姑娘。她在落基山脚下长大,Hayes 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攀岩。攀岩的同时,她还兼顾了高中课程,艺术爱好,以及摄影爱好。

Hayes 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惊人的运能天赋。她从8岁开始参加全国体操比赛;10岁开始攀岩并加入 Team ABC。

之后 Hayes 热爱上了攀岩,而不只把攀岩当作爱好。Hayes 现在是美国攀岩队的一员,并参加了很多国内外的攀岩比赛。

在 La Rambla 之前她已经完成了6条 5.14 的线路,以及3条 V11s 的抱石。去年 Hayes 完成她的第一条 9a(5.14d) 线路“坏女孩俱乐部”后说——

当你脱落的时候,并不意味着攀爬结束了。 因为岩壁始终在那里。 ——Margo Hayes

Margo Hayes 重要攀爬经历

  • 2017/2, 19岁, 完成西班牙的 La Rambla (9a+)
  • 2016/6, 18岁, 完成 Rifle Mountain Park 的 The Crew (5.14c)
  • 2016/3, 18岁, 完成红河峡谷的 Pure Imagination (5.14c)
  • 2016/3, 18岁, 获美国难度赛攀岩锦标赛冠军
  • 2015/8, 17岁, 完成 Rifle 的 the Wicked Cave 里的 Bad Girls Club (5.14d) ,并正式成为“坏女孩俱乐部”成员
  • 2015/7, 17岁, 在一天里完成了 Rifle Mountain Park 的 Double Rainbow (5.14s) 和 Zulu (5.14s)

La Rambla 有多个名字 La rambla Extension, La rambla Direct,是西班牙 Siurana 地区著名的 9a+线路,线路长41米。

1994年 Alex Huber 开发了第一段6米并首攀,定级为 8c+(5.14c)。Dani Andrada 后来继续开发线路,将其延长到更高的结束点。2003年,西班牙 Ramon Julian Puigblanque 经过40次尝试后,完攀 Dani Andrada 的线路,并将难度升级为5.15a (9a+)。以后的攀岩者都使用 Ramon 的结束点,Alex Huber 的原线则命名为 La Rambla Original。

La Ramble 作为公认著名的 9a+ 线路每年都吸引着最顶尖的攀岩高手。

  • Ramon Julian Puigblanque in 2003,首攀
  • Edu Marín Garcia in 2006
  • Chris Sharma in 2006 – Edu Marín 完攀后第二天,20 次尝试
  • Andreas Bindhammer in 2007
  • Patxi Usobiaga in 2007 – 9次尝试
  • Adam Ondra in 2008 – 5次尝试
  • Enzo Oddo in 2011
  • Sachi Amma in 2012
  • Felix Neumärker in 2013
  • Sangwon Son in 2013.
  • Alexander Megos in 2013 – 2次尝试
  • Daniel Jung in 2014
  • Jonathan Siegrist in 2015
  • Matty Hong in 2017
  • Margo Hayes in 2017 – 唯一女性 9a+ (5.15a)

“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激动,这是我没有预料的”,她这样告诉《rock and ice》记者完攀的心情:“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兴奋!难以置信!”

Hayes 7天,17次的尝试,完攀 La Rambla 线路之后,打破了女性攀岩者在运动攀上的天花板,进入一个全新的 5.15 攀岩级别,一个更广阔的天地。

Margo Hayes 完攀La Rambla 后,在《rock and ice》的访谈记录。

问:你是否想过你不可能完攀,还是你非常自信?

Hayes: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完攀线路,但也意识到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受到些质疑也是自然,但我尽力保持对自己能力的信心,积极增加成功的可能性!

问:你认为突破 5.15a 对女性攀岩者的意义是是什么?你认为攀岩中的性别差异是否会结束?

Hayes:几十年来,女性一直在攀登新的高峰,我很自豪能是其中一员。我们仍看到更多的女性在攀岩中不断突破极限。我很尊重有远见并挑战极限的攀岩者。

面对挑战,只要你乐在其中,难度不重要。

问:7天很短,特别是对于一个从没有女性完成的难度而言。你是怎么做到在短时间内完攀 La Rambla 的?

Hayes:我坚持的自己的目标,身体状况也很好,但是最重要的是决心。我想这是使完攀成为可能的最终原因。

信念是如此强大!

问:下一步计划?

Hayes:更多的梦想!

(未完待续)

关注微信公众号:Onclimbing

说不完的攀岩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OnClimbing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延伸阅读:
在沙漠里徒步有什么经验和技巧?
帐篷是如何吊在岩壁上的?


工信部就校园电信业务营销违规问题约谈江苏移动

【TechWeb】8月2日消息,据工信部官网消息,2018年8月1日,就近期媒体曝光的校园电信业务营销违规问题,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会同江苏省通信管理局约谈了中国移动、江苏移动及南京移动相关负责人,要求其高度重视,严格落实相关文件要求,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

12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曾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动员部署秋季校园电信业务市场规范管理工作。要求各基础电信企业提高认识、统一思想、转变观念,自觉不在校园及其周边摆摊设点营销电信业务。

同时,各通信管理局要加强问责执法,对发生各类违规事件的电信企业严格依法查处,做到有案必查、查实必罚。各基础电信企业集团公司相关负责人发言表示,将要求各下属企业严格落实会议精神和相关要求,逐级落实责任,加强规范管理,切实维护校园电信市场公平有序的竞争环境,保障校园用户合法权益。

据悉,下一步,江苏省通信管理局将彻查违规问题,严肃问责。(老喵)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