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中间商”听上去很诱人,但它不一定适合所有人

本文来自《好奇心日报》,更多好文章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 “好奇心日报”

像 Everlane 这样从网络平台起家、采取直销模式(Director-to-Consumer,简称 DTC)的设计品牌越来越多了,分类也更细。Warby Parker 眼镜、Bonobos 男装、Daniel Wellington 手表、Mismo 背包、Brands 球鞋……《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经常报道的企业总是有两种,一种是去掉中间商,一种是“因为我想要的东西没有,于是自己做了一个”。

这些品牌中佼佼者的商业表现令人眼红。研究公司 Privco 估计 2015 年 Everlane 销售额达到了 3500 万美元,而从 2010 年起首先带起这股 DTC 电商风潮的 Warby Parker,年营收据称已远超 1 亿美元。

它们的商业故事听上去差不多:发现某个产品类别中好看的太贵(奢侈品)、便宜的质量又不好(快时尚),于是决定切入两者之间的市场空隙,自己推出一个兼顾设计、品质和价格的中端品牌。官网以及 Instagram、Facebook 等将作为最主要平台,而“去掉中间商”成了最鲜明的一句营销口号——它既向消费者解释了商品为什么能够平价,也帮助品牌赢得更多利润。

正因如此,很多 DTC 电商品牌喜欢在官网首页放上直销模式与传统模式的对比图,或者像 Everlane 那样,在每一个款式页面的下方加上价格图表,标注生产某件单品所需的物料、人工、税费等成本项目,一般市场上同等水准产品的价格,以及实际售卖价格。

传统模式与 DTC 模式的对比
Everlane 官网对“透明标价”的解读

不过,过于迷信“去掉中间商”的说法,可能造成两种误解:认为“依赖中间商”的传统模式已经不奏效了,或者,以为“去掉中间商”才是 DTC 电商品牌成功的主要原因。

“中间商”这个词本身就有两层含义:狭义上说,它是指第三方零售伙伴或称批发商,即大多数 DTC 电商口中所要去除的“中间商”;而广义上,它也指从设计、生产到制造过程中品牌需要合作的对象,如面料加工厂、制衣厂、染坊、物流链等。

批发商合作的零售模式虽然由来已久,但它到今天依然是有效的——尤其是对那些想把重心放在设计上的品牌来说。

Vetements 就是个不错的例子。这个在秀场内外大火的品牌的商业模式其实很传统:高定价、稀有性、传统分销渠道以及与众不同的品牌调性。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 2014 年创立之初,Vetements 就和 27 个批发商客户建立了联系,自己专注设计和产品研发,营销的事完全交第三方处理,因此在最重要的第一年保证了盈利。现在,它的批发商合作伙伴有 200 多个,也都是顶级零售商,包括 Dover Street Market, Bergdorf Goodman, Opening Ceremony, Lewis, Browns 以及 Matches Fashion 等,年营收超过 1000 万美元。

选择主要依赖批发商做分销,也与 Vetements 更注重品牌影响力而非市场规模的定位有关。它的设计师团队在接受 BoF 采访时曾表示:“我们看中的是小众市场……因为我们不相信大众会喜欢我们的设计,而且现有的小众市场已经够大了。”

Everlane 门店
Warby Parker 眼镜

如果从广义上去看“中间商”,你会发现其实很少有 DTC 电商真的把生产及供应链的各个环节全包下来——也就是不会垂直整合。这样做风险太大,对人力物力的要求也太高,有违选择“电商模式”的初衷。

以 Everlane 为例,它的生产和分装全部外包,核心团队只有 70 人左右。更多精力放在供应链管理、收集用户反馈精简 SKU 等更重要的环节。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 Warby Parker 上。在接受 fastcodesgin.com 的采访时,Warby 的一位投资人 Joel Cutler 说:“那些模仿 Warby Parker 商业模式的品牌,它们做的只是卖眼镜而已。Neil 和 Dave(Warby Parker 创始人)是在做一个以技术为依托的生活方式品牌。 ”

对于那些以“去掉中间商”为主要卖点的 DTC 电商品牌而言,除了更加高昂的线上流量成本、越来越多的同类品牌,它们将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正来自于它们抛弃的传统合作伙伴。

根据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2013 年发布的一则报告,增设 DTC 服务的制造商数量在一年内增加了 71%,占制造商总数的 40%。全球网络零售品牌榜单 Internet Retailer 500 中,批发商品牌的数量也从 2008 年的 51 个升至 2012 年的 63 个。

这大概是为什么越来越多 DTC 电商开始调整策略,比如开设实体店,试图在竞争环境更为复杂的时候强化品牌认知、创造更好的购物体验。Everlane 上个月末刚刚在旧金山开了实体店,在纽约还拥有一个 showroom;而 Warby Parker 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内开了大约 20 家左右,据称今年还将新增 20 家。

在这两个品牌的官网上,“透明标价”也不再出现在显著位置,取而代之的是对产品本身的强调。Everlane 在去年还聘请前 Gap 创意总监 Rebekka Bay 担任产品设计部门负责人。

这一切意味着,线上和线下、批发与零售的边界正在变得更为模糊,如何说服消费者选择自己的品牌、提供怎样的产品和体验,反而是更值得关注的话题。无论批发商或 DTC 电商品牌,它们都需要在不断变化的零售业和互联网环境中寻找出路。而这,不是一句“去掉中间商”就可以简单解答的。

题图来自 squarespace.com、配图来自 fastcompany.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参加奥运会的职业运动员,身价高的全是篮球和网球球星

本文来自《好奇心日报》,更多好文章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 “好奇心日报”

今年一共有超过 11000 名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与中国的“举国体制”不同,大部分运动员只有小额赞助资金或者国家提供的奖金,毕竟许多运动项目只有在四年一届的奥运会上才能吸引到普通观众的目光。即使在美国,一份 2012 年的报告显示美国排名前十的径赛运动员中有一半人年收入不到 15000 美元(约 10 万人民币)。

不过还有另一种奥运运动员——全球瞩目运动的顶尖职业选手。上周,《福布斯》公布了本届奥运会运动员的收入排行榜,收入排名前二的凯文·杜兰特和德约里维奇,在过去一年每天的平均收入就超过 10 万人民币,赶上人家干一年。

根据《福布斯》统计,里约奥运会上有 14 个运动员过去一年的收入超过 1800 万美元,平均年收入为 3200 万美元,其中 58% 来自赞助商,中国运动员无一入选。在上一届伦敦奥运会上,李娜凭借法网夺冠的势头拿到大牌赞助,收入排行第十。

由于奥运会的项目设置,最赚钱的几种运动项目如 F1、高尔夫和棒球缺席,这些最赚钱运动员几乎被篮球和网球选手们垄断,分别有 6 人和 5 人上榜。

榜首是 NBA 球星凯文·杜兰特,年收入 5620 万美元。伦敦奥运会上美国队拿到男子篮球金牌的时候杜兰特也在,不过这次勒布朗·詹姆斯和科比都没有来,杜兰特第一次当上球队大佬。除了 NBA 的收入,杜兰特在 2014 年就和耐克签下了 3 亿美元的代言合同,去年他还和运动用品公司 Neff、Foot Locker 合作推出了自己的内衣生产线。

凯文·杜兰特

如果杜兰特今年拿到奥运冠军,他将会收到美国奥委会的 2.5 万美元奖金——在金额上跟他其他收入比起来可能不值一提,不过奥运会的大量曝光会进一步提升运动员的商业价值。

塞尔维亚网球运动员德约里维奇以 5580 万美元收入位于榜单第二。今年 6 月他在法网上拿到了职业生涯的大满贯,不过在奥运会上他只在 2008 年赢过一枚铜牌。

8 月 7 日,2016 里约奥运会次日网球男单首轮,德约科维奇击败德尔波特罗。

网球一直是一项收入颇丰的运动,另外上榜的运动员有纳达尔(3750 万美元)、锦织圭(3350 万美元)、穆雷(2300 万美元)和小威廉姆斯(2890 万美元)。小威廉姆斯也是唯一上榜的女性。

小威廉姆斯在里约奥运会上。

在篮球和网球之外上榜的三人,是飞人博尔特、足球名将内马尔和高尔夫选手瑞奇·福勒。

2015 田径世锦赛男子 200 米决赛上,博尔特夺冠。

几个排行榜上的常客这次没有出现,比如上边提到的 NBA 球星勒布朗·詹姆斯,曾经拿到两枚奥运会金牌,不过连续打了六年 NBA 总决赛后他决定这次奥运会歇一歇。伦敦奥运会最赚钱的天王费德勒,本来准备第五次来参加奥运会,不过因为膝盖恢复问题在上个月临时宣布退赛。

这些榜单上的运动员,在奥运会之外早已是赢家了。不过这些高度职业化的项目,已经有相当完善的渠道获得名望和收入,运动员对奥运会的态度就不是很上心了。

实际上奥运会在历史上相当长的时间里都排斥职业化运动员。1981 年以前,按规定职业运动员无法参加奥运会,参赛选手只能是业余运动员。这个规定是争议多年又极其敏感的问题,关乎奥林匹克运动精神和原则的问题——现代奥运会之父顾拜旦认为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之所以解体,竞技者的职业化是重要原因,直到 1981 年前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修改《奥林匹克宪章》,承认职业运动能够提高竞技水准,不再限制职业运动员参赛。虽然业余原则从文字上取消掉了,但奥运会依然对运动员不提供任何物质奖励,这还是区别于其他职业赛事的重要一点。

例如,对于足球来说,世界杯自然是最万众瞩目的赛事,跟今年六月份开赛的欧洲杯比起来,奥运足球赛的吸引力也并不占优。这和国际足联的对球员的年龄限制有关。从 1992 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在奥运会男足比赛中,每支球队最多只允许 3 名年龄在 23 周岁以上的运动员参赛,这就使得奥运会成了各国青年队员的练兵场,国奥队往往不能代表一国球队的最高水准。

除了足球,篮球、网球、高尔夫也面对类似的尴尬。例如,网球是奥运会的创始项目,但在 1924 年巴黎奥运会之后,由于职业和业余的概念之争被移出竞赛项目,1968 和 1984 作为表演项目两次回归,从 1988 年开始才作为正式比赛项目重返奥运。从历史来看,网球和奥运会的关系本来就不太紧密。

从 2000 年奥运会开始,网球选手参加奥运会能获得积分,不过在里约奥运会开赛之前,职业网联宣布这届奥运会网球赛事不设积分。于是这一没有奖金,二没有参赛积分,不少选手想着争夺奖牌无望,参与积极性就更低了。

不少 NBA 球队老板反对球员参赛,和职业网球选手参加奥运会的热情不高的原因类似——他们都在权衡参加赛事的成本风险和收益。对于曝光率已经相当高的职业选手来说,除了为国争光的自豪感,他们得到的恐怕就剩胸前的一块奖牌。

达拉斯小牛队老板库班在 2012 年伦敦奥运会的时候就抱怨,国际奥委会从这些他们培养的球星身上赚了大钱是不公平的。“(允许 NBA 球星参加奥运会)是 NBA 最大的错误……如果你有一件东西免费送给我,我能赚个几百万美金,我当然要了。”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福布斯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Mango 寻找新市场,要在古巴开一个更大的旗舰店

本文来自《好奇心日报》,更多好文章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 “好奇心日报”

我们很早就说过 Mango 在“检讨”自己不够快不够醒目的问题,这家来自西班牙的快时尚品牌曾经有一批忠实的拥趸,但在快时尚的性价比大战里渐渐处于下风。产品更新不够快、店铺没有存在感都是显而易见的原因。

如今 Mango 也宣布即将开设大型旗舰店,这是继之前的关店潮和降价之后,企图挽回年轻消费者的又一措施。

它的这些措施,多少起了点作用,它在 2013 年、2014 年两年的收入增长为 9%,2015 年的增幅则为 12%。

除了实体店之外,Mango 在过去的一年中,还扩展了它在南美、亚洲和非洲的电商业务。这帮助它的在线销售收入实现了 27% 的销售增长,达到了 2.34 亿欧元。

Mango 还想要再快一点,这一次,它把目标转向了拉美市场。

近日,Mango 宣称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在古巴开一家更大的旗舰店,这家店可能有 3000 平方米。在这之前,Mango 最大的一家旗舰店为 2508 平方米,位于巴塞罗那。

开设旗舰店,以更好的服务和消费环境,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从而提高市场份额。这对于快时尚来说不是一个新鲜的做法。在 Mango 之前,2015 年 H&M 在曼哈顿开设了一家 6300 平方米的店铺,而 ZARA 则拥有一家 4000 平方米的旗舰店。

尽管 Mango 曾经宣布它将在 2016 年关闭 450 个百货店中的店铺,这与它当前的开设旗舰店的做法并不矛盾。精简掉小的店铺,开设大的旗舰店,算得上是 Mango 为了提升品牌形象的又一努力。一方面能够借助旗舰店来更多更好地展现 Mango 全品类的商品,另一方面,也能够通过旗舰店提供更优质的购物环境和消费体验,来提升它在消费者心中的品牌形象。

“消费者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并且他们渴望即时消费。”对于开设旗舰店的打算,Mango 的副总裁 Daniel Lopez 是这么说的。

这家计划中的新店,将建在古巴的一个名叫 Manzana de Gomez 的大型购物中心里面,这个购物中心位于古巴的哈瓦那历史中心。早在 20 年前,Mango 就在古巴开设过一家特许经营的小店。然而这个小店对于 Mango 的业绩贡献微乎其微。这一次选择古巴开设大型旗舰店,Mango 则希望以古巴为开端,下一步进军拉美市场。

古巴作为一个热门的旅游目的地,有着极其庞大的市场潜力。2015 年,古巴的外国观光客达 350 万人次。随着今年年初,美国对古巴的解禁,仅在 2016 年上半年,就有 210 万外国观光客到访古巴,其中美国观光客达 30.4 万人,较去年同比增长了 26%。这些数据足以说明,古巴的旅游业增长势头良好,借着旅游热,古巴整体经济发展潜力巨大。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 Mango 要在古巴开设旗舰店。与其在表现不佳的其他地区市场苦苦挣扎,不如借着古巴旅游的兴起,顺利开拓新的拉美市场。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那个鼓励个人登月的基金会发起了新挑战:人工智能

本文来自《好奇心日报》,更多好文章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 “好奇心日报”

曾经发起过登月无人车深海探索机器人等挑战的非赢利组织 XPrize 推出了新的挑战项目:人工智能,找来的合作方是 IBM 公司的人工智能沃森。看上去,这家基金会也在赶人工智能这一潮流。

这是一项从 2017 年 3 月份正式开始、持续 4 年的比赛,奖金为 500 万美元。最终参赛的前三名队伍会在 TED 2020 大会上做演讲,演示他们的成果。前三名将分别获得 300 万美元、100 万美元和 50 万美元的奖金。

比赛的报名还在继续,注册报名将在 12 月 1 日截止。截止目前,已经有 1000 位参赛者注册报名,他们将组成队伍开发人工智能技术,涉及的领域几乎是不设限,包括医疗、天气、交通、机器人等。

看上去这次比赛没有限定技术应用场景,似乎比较宽泛,这跟以往的挑战赛有所差别。以早前的深海探索机器人为例,比赛会细致到机器人能探测的水域深度,完成时间的长度等,最终要求参赛队伍的机器人能应付 4000 米海水,在 12-15 小时内完成 250 平方公里的水深图。

XPrize 基金会称,这次比赛的主要目标,是让参赛队伍开发的人工智能技术或应用帮助解决一些重大难题,并且希望能帮助普通用户和公司。科技博客 TechCrunch 报道称,这次参赛队伍可能需要自己设计一些评分标准作为参考,毕竟最终产品可能会用上新技术。

成立于 1995 年的 XPrize 基金会,是个非盈利性质的奖金机构,经常跟别的公司合作,发起那些为了促进人类进步的大型比赛,例如提及的月球登陆、深海探索机器人等。

Google 和 XPrize 基金发起的登月比赛

最知名的一场比赛,可能是跟 Google 合作发起的月球无人车项目。这场比赛从 2007 年发起,一直持续到了今年,中间多次因难度太大而延迟比赛结束。

按照比赛要求,参加登月比赛的团队需要在 2016 年底前,将一颗自己开发的着陆器登录月球表面,至少移动 500 米、并向地球传回高分辨率的录像和图像数据,才算完成最终的比赛目标。

题图来自:维基百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搜狐视频诉“看客影视”不正当竞争案终审胜诉 获赔14.5万

【TechWeb报道】8月11日消息,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就搜狐视频(以下简称“原告”)诉上海视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判决原告终审胜诉,被告经营的聚合软件“看客影视”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应立即停止提供源自搜狐视频的内容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连续72小时在涉案网站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14.5万元。

搜狐视频

搜狐视频诉“看客影视”不正当竞争案终审胜诉 获赔14.5万

搜狐视频监控发现,被告未经授权许可,在其运营的www.kanketv.com网站发布“看客影视”移动客户端软件及“看客影视”Android系统电视端软件,向公众提供来源于搜狐视频的影视剧节目点播服务,播放过程中,搜狐视频的播放器遭到劫持并替换,原有的网页页面及视频片头商业广告、内容推荐及评论等内容均被拦截和屏蔽,取而代之的是被告自己的产品推荐。原告认为被告将本属于原告的用户访问量转为己有,提升自己产品市场知名度及吸引力的同时,严重损害了原告预期广告收益和合法的竞争利益,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本案法院认定:“免费视频内容+商业广告”的具体经营模式,为诸多互联网视频网站广泛采用且符合市场竞争规律的商业模式,原告基于该运营模式所产生的利益,理应受到法律的肯定及保护。被告看客影视所提供的链接虽然指向原告运营的搜狐视频,但并未在发布的涉案客户端完整的提供源自搜狐视频的链接,且删除了搜狐视频的原视频片头广告、页面穿插广告条幅等,使用户通过涉案客户端提供给用户删节广告的视频链接,增强公众浏览感官的流畅性,足以对搜狐视频的网络用户产生吸引,形成分流受众的客观效果,随之而来的是原告经营的搜狐视频商业广告的浏览量和客户端软件下载、使用次数的减少,被告看客影视发布的涉案客户端软件下载和使用次数的不断增加,亦提高了被告公司的知名度及关联产品的销量。故被告的行为已实质性破坏了搜狐视频原有的运营模式,紊乱了正常的交易秩序,在分流网络用户群体的同时,挤占了原告的交易机会。被告的行为有悖于诚实信用、自愿公平的商业伦理,不利于互联网视频产业的良性发展,构成不正当竞争。(明宇)

您可能也感兴趣:
    巴西奥运会期间 邓亚萍终于开通微博 网友亲切调侃(图)

蚕豆网微信


别怀疑,这个闹钟能确保你准时起床

本文来自《好奇心日报》,更多好文章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 “好奇心日报”

  • Kiwake 是一个闹钟,或者说一个能让你成为好员工好学生的应用。
  • 它基本上可以确保你能准时爬起来。
  • 可能会对有起床气的人士造成暴击。

你是早起困难症患者吗?因此误过事被老板暴击吗?相信 Kiwake 这个应用能给你带来福音。

你经历的每一个饱经考验的早晨,都是从按掉闹钟之后昏睡过去开始的。Kiwake 可以杜绝这种可能性:它必须完成三个步骤才能关掉闹钟。

首先,你需要在设定闹钟的时候给一个离你的床稍远一点的东西拍个照。闹钟响的时候,你就需要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那个东西跟前再拍一张一样的照片才行。友情提示:不要拍那种白天会消失的东西,比如月亮和路灯,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第二,Kiwake 有五个可选的小游戏唤醒你的大脑。这五个游戏有的是考验反应的,有的是考验记忆的,总之都是没法在半梦半醒中完成的。这五个游戏可以任选一个或者多个,也可以单独给每一个小游戏设定难度。

最后,是一段你前一天设定的鸡汤。这段文字是什么都可以,也没有什么强制措施,算是给自己的一点点激励。看完之后向右滑动,叫醒的流程就算正式完成了。

要注意的是,在睡觉前启动 Kiwake 后,这个应用不能关掉,可以点击“夜间模式”减低亮度,应用也会提醒你插上电源。最厉害的是,闹钟响的时候,点击多任务然后关掉这个应用是没用的,你依然必须完成唤醒流程。

Kiwake 售价 12 元,iOS 点击下载。Android 用户可以搜索 Sleep If You Can。

题图来源:www.lifehack.org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 


谷歌风投创始人兼CEO马里斯离职

马里斯

猎云网注:本文转自腾讯科技(原文链接),林靖东编译。自6月份以来,佩奇已经失去了三位重量级副手,他们分别是:Nest首席执行官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无人驾驶汽车项目首席技术官兼主管克里斯·厄姆森(Chris Urmson),据知情人士透露,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比尔·马里斯(Bill Maris)也要离开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比尔·马里斯(Bill Maris)将离开公司及其母公司Alphabet,本周五可能就是他在公司办公的最后一天。

马里斯可能是最近几个月来离开Alphabet大家庭的第三位高管。由于向新的企业结构转型,Alphabet仍处于不稳定状态中。

知情人士称,马里斯的职位将由执行合伙人大卫·克雷恩(David Krane)接替,克雷恩也是谷歌最早的企业传播经理之一。

Recode已经联系了谷歌风投和马里斯本人,但谷歌风投发言人未立即作出回应,马里斯也未回复咨询邮件。

马里斯是一位互联网企业家,他在2009年创立了谷歌风投部门并迅速将之打造成深受业内人士敬重的投资公司。2015年,谷歌风投管理着24亿美元的资金。

虽然谷歌风投已经削减了对欧洲和早期初创公司的投资,但其投资热情依然很高。据CB Insights称,在今年上半年,谷歌风投完全盖过了英特尔资本(Intel Capital),仍然是最活跃的企业风投部门。

在马里斯的领导下,谷歌风投犯了一些严重的错误,最明显的当属Secret应用。但是与公司早期进行的一些成功投资相比,这些错误就不值一提了。谷歌风投早期投资过一些重量级初创公司比如Uber、Nest、Slack以及刚刚被沃尔玛以30亿美元收购的Jet.com。

最近一段时间,谷歌风投加大了对健康和生物科技领域的初创公司的投资力度,马里斯对这个领域有着浓厚的兴趣。

虽然谷歌风投一直强调自己与母公司保持着相对独立的关系,但是不管是谷歌风投还是马里斯本人都与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但是这种亲近的关系也并非一团和气,他们之间也出现过冲突。

2013年的时候,谷歌成立了另一个投资部门即谷歌资本(Google Capital)。谷歌资本主要投资发展到成熟阶段的初创公司,但是有些人认为,公司成立这个投资部门就是为了与马里斯和谷歌风投竞争。而且,谷歌最近也增加了它自己的投资力度,它投资的对象与谷歌风投投资的对象存在竞争的关系。

其他企业投资部门的风险资本家们也一直在争取独立权和可靠的立足点。佩奇在构建Alphabet的企业架构时就考虑到了如何留住关键的二把手并且在登月项目中给予他们更多的自主权的问题。

然而有些知情人士则认为,与公司重组伴生的成本削减计划才是导致这些高管离职的真正原因。

自6月份以来,佩奇已经失去了三位重量级副手,他们分别是:Nest首席执行官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无人驾驶汽车项目首席技术官兼主管克里斯·厄姆森(Chris Urmson)以及现在的马里斯。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203833


Michael Kors 业绩低迷,以及,Chanel 推出了 64 款全新手袋 | 浮华日报

本文来自《好奇心日报》,更多好文章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 “好奇心日报”

一些重要的新闻:

美国主要手表制造商 Fossil 集团第二季度全球销售继续下滑 | 第二季度,Fossil 仅取得 600 万美元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暴跌 89%。其 CEO Kosta Kartsotis 在财报中指出,集团的代理手表业务表现欠佳,但是两大自有品牌 Fossil、Skagen 都实现了增长。在整体动荡的市场环境中,Fossil 集团的表现相对稳定。 

资生堂降低今年收益预期 | 由于受到日元升值影响,资生堂今年预计收益为 300 亿日元,低于去年的 345 亿日元,也大大低于分析师预估的 362 亿日元。

Ralph Lauren 第一季度收益持续下滑 | 截止至 7 月 2 日的一季度,Ralph Lauren 集团收入 15.52 亿美元,略高于市场预期的 15.2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了 4.1%。受 CEO Stefan Larsson 于今年六月开始的耗费约 4 亿美元的重组计划的影响,第一季度 Ralph Lauren 净亏损 2200 万美元。

Adidas 计划在亚特兰大地区新开一家球鞋厂 | 这将是 Adidas 继德国 Speed Factory 之后的第二家球鞋厂,目标年产 50 万双鞋,可能主要会用于生产那些订制鞋款。 

Michael Kors 业绩低迷 | 截止至 7 月 2 日的 2017 财年第一季度,Michael Kors 集团收入仅 0.2% 增幅。同店销售大跌 7.4%,远超出分析师预期的 4.7% 跌幅。Coach 的再度崛起,给 Michael Kors 以致命打击。今年第二季度期内,Michael Kors 集团毛利润 5.913 亿美元,同比下跌 2.0%,毛利率 59.9%。 

一些值得一看的: 

ZARA 发布 2016 早秋 wear to work 系列。这个系列一向受到办公室白领的喜爱,这一季发布的除了黑白灰的经典配色之外,还有粉色和湖蓝色,是时候为你的衣橱换季了。 

Chanel 推出全新 Pre-Collection 2016,一共发布了 64 款全新的手袋。款式上包括了 bolwing bag、backpack、Boy Bag,此外,颜色的选择也很丰富。 

Reebok Classics 打造全新 Butter Soft 系列。这个系列的奶油色经典鞋款,实现了皮革与 90 年代复古造型的完美结合。将于 8 月 25 日登陆 size 等指定店铺,售价为 75 英镑。

Jonathan Anderson 为西班牙品牌 LOEWE 打造的 2017 年春夏造型,以大地色系为基调,其中不乏撞色处理。LOEWE 2017 春夏造型特辑的拍摄,取景于 Ibiza 岛。

为了给李宇春即将到来的 “野蛮生长” 巡回演唱会造势, Alexander Wang 和李宇春合作并亲自演绎了 Chris Lee 限量版 T 恤。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