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的最古老的电池 (这其实是广告)

本文作者:田不野

但可能不是你想的广告,至少以下内容不是广告。

人类的第一个电池是科学家伏打在200多年前发明,从此开启了人类文明的电时代。但是,如果把地球上的生物都算上的话,人类肯定拿不到原创奖,比如电鳗,在体内演化出一个“充电宝”,比起把电子器件装到体内的人类来说,都更为彻底。

生物用“电池”的历史可能远超出绝大部分人的想象。事实上,在所有动物用离子来传导神经电信号之前,在所有植物开始借助光合作用把光能驱动电子传递产生有机物之前,甚至,在这个地球上产生氧气之前,就已经有电池了。

如果一定要算个时间,那大概是24亿年前。那时地球的主人 —— 微生物(确切说,部分厌氧微生物),已经开始“发电”。这个能力一直传递至今,但直到最近几年,科学家才确认微生物如何使用“电池”。这些用电的微生物,如今依然广泛地生活在地球上的被水覆盖的区域:湿地,河流,湖泊,海洋。

人类用电池来照明和控制各种电器,电鳗用电池来捕猎,那么微生物用电池干什么呢?一来,它们当然是用来吃吃吃,或吐吐吐,不过吃吐的不是食物,而且电子,微生物在这过程中获得能量(跟我们吃吃屙屙差不多……);二来就是为了交流,不会说话总可以打个“电报”吧。

作为环境科学家,我们当然不会放过这种神奇的微生物。现在针对“发电”微生物的研究正日新月异,它们有的被用来处理污水,有的被用来淡化海水,有的被用来驱动机器人,还有些被用来感应环境污染。而我们,希望用它来降低水稻田中的重金属危害,在不远的将来,或许有一种方法可以让被重金属污染的水稻田,能重新生产出干净的粮食,甚至还能用农村提供清洁的电源。

——————以下内容为广告——————

科学松鼠会的田不野领衔的相关研究,正在招募博士生,是的,为了招学生,不野写了一小段科普文章。具体内容见下。

环境科学类博士生审核制入学(带奖学金,英国学位)。

大学简介:西交利物浦大学,不在西安,也不在英国,在苏州。作为一个中外“杂交”的大学,这里和体制内大学有很大不同,在这里没有复杂的管理体系,科研更加轻松高效,而约百分之七十的外籍教师让这里成为一个真正的在中国本土的国际化大学。有优势自然有劣势,作为一个明年才成立10周年的大学,尚没有在中国授予博士学位的资格。所以,我们授予的是英国利物浦大学的博士学位,由中方导师和英方导师双重指导。

博士课题介绍:主要研究内容为“微生物燃料电池对水稻土中铁、砷行为的调控机制研究”(自然基金委面上项目资助)。

博士生待遇:

  • 西交利物浦博士生由中英双方导师共同培养,获得英国利物浦大学博士学位;
  • 学校奖学金,免学费,生活补助3500每月(共三年),最高16500会议补助(博士生自己向学校申请,基本合理即批准)。
  • 要求三到四年毕业完成毕业论文(第四年可申请免学费,但是无生活补助)。
  • 住宿:单间宿舍,3850每年(自费)。

要求:

  • 环境科学相关学科硕士学位(优秀本科生也可以考虑);
  • 英语过雅思6.5或者使用英语为教学语言的高校毕业;
  • 有一篇SCI论文优先;

全年可入学,当然越早越好,简历投递:zheng.chen@xjtlu.edu.cn。

关于

题图由海洛创意(www.hellorf.com)提供。


消息称途牛与同程将1:1换股合并

Fotolia_73155469_Subscription_Monthly_M

猎云注:本文转自腾讯科技,原文链接

在线旅游市场正呈现整合局面。在携程相继控股艺龙、去哪儿后,有传闻称,途牛和同程将完成1:1换股合并,具体做法是,同程主做门票、周边等,途牛做跟团游、自助游、金融。

途牛CFO杨嘉宏今日在腾讯科技连线中表示,对与同程合并一事不做回应。不过,杨嘉宏表示,在线旅游市场在高速发展,途牛对任何对股东和公司前景有利的事情都持开放态度。

“途牛不会拒绝任何的好机会。”杨嘉宏也强调,做大做强是途牛的立根之本。就在今日,途牛总裁严海峰对外表示,对于资本合作采取开放心态,但目前并没跟同程接触。

对此同程创始人吴志祥对腾讯科技表示:具体到这个消息,是没有任何依据的。但他同时表示一切皆有可能,同程对资本合作持开放态度,在线旅游已经进入休闲旅游的非标品时代,同程将在这个市场全力以赴,争取休闲旅游第一名。

途牛股权结构

SEC文件披露的途牛截止到2015年3月31日时股权结构(配图来自腾讯科技)

今年5月,途牛刚刚获得京东的5亿美元投资。京东占股达到27.5%,成第一大股东。

根据协议条款,京东与途牛展开深入战略合作。京东将投资总计3.5亿美元用以认购途牛股份,其中包括2.5亿美元现金以及向途牛提供1亿美元资源及运营支持。

途牛股东中还有DCM、携程等,其中,携程在途牛董事会中持有一个董事席位。

虽然引入了携程、京东,途牛营收高速增长,但途牛的营收规模持续扩大是以大笔烧钱为代价的,过去1年途牛一共烧钱超过7.5亿元,其中,过去半年烧钱近5亿元。

今年7月,万达文化集团宣布出资35.8亿元人民币领投同程旅游,包括腾讯产业共赢基金、中信资本等多家机构参与同程旅游这一轮融资,同程旅游获得投资总额超过60亿元人民币。

2014年4月,携程曾以2亿多美金战略投资同程,成为仅次于同程管理层团队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30%左右,腾讯则通过两次投资持有15%左右股份,为同程旅游第三大股东。

融资完成后同程估值超130亿元,同程当时表示,所有投资人支持同程独立发展,独立IPO。

不过,随着整个资本市场遇冷,大笔烧钱不再符合当前资本潮流。在携程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百度成为携程最大股东,携程控股去哪儿后,资本在推动途牛和同程合并,降低亏损。

今年已有多起合并,包括滴滴快的合并、58同城赶集合并、美团点评合并。有分析人士指出,途牛和同程背后都有相同的股东携程,此番即便途牛和同程合并,也不会让人意外。


和Twitter竞争?Pocket想让你把“稍后阅读”的文章公开分享出来

对喜欢深度阅读的人来说,稍后阅读应用Pocket绝对是个利器。Pocket一直把“read it later”作为最核心的功能,尽管成立8年来,它已经积累了1700万注册用户,用户保存了超过20亿条内容。

现在,Pocket打算让用户把保存的内容公开分享出来。Pocket正在测试新版本的app,增加了公开分享功能。在这个app中,用户保存的内容默认仍然是不公开的,但是,你可以选择推荐(Recommended)功能,把保存的内容分享给关注你的人。就像微信朋友圈分享公众号文章一样,你还可以加一段自己的评语。当然,你也可以关注其他用户,查看他分享的内容。

pocket-1

右为测试版Pocket,增加了推荐内容和个人主页的Tab

这已经是完整的社交功能了,所以,你可以像使用微博一样,完善自己的个人资料:设置头像,加一段个人介绍。

Pocket会为你推荐值得关注的人,你也可以连接自己的Facebook和Twitter帐号,关注这两个平台上的好友。

pocket-recommended

测试版的Pocket应用在iOSAndroid上平台上都可以下载,而且,这个测试版app是一个单独的应用,不会覆盖你手机安装的正式版Pocket。

最初,Pocket是一个纯粹的稍后阅读类应用,在积累大量用户和海量的数据后,它开始用更多的方法帮你发现网上的好内容。2013年,Pocket推出了Highlight功能,它会在你存储的内容中自动突出显示那些更符合你口味或者更值得看的内容,并进行标注。

今年8月,Pocket又推出了推荐功能,根据你保存的内容和阅读习惯,为你推荐所有保存在Pocket中适合你的优质内容。当时,推荐功能仅支持英文,现在根据实际使用体验,它也已经开始推荐中文优质内容。

这次,Pocket开始尝试由用户来筛选优质内容,不少人喜欢把在Pocket中保存的文章也分享到Twitter上,现在,直接在Pocket内也可以实现了。不过,Pocket创始人兼CEO Nate Weiner强调说,“这个信息流不是Twitter或者Flipboard。”除非用户主动分享,否则保存的内容还是私有的,核心功能依然是“稍后阅读”。“这不是按时间排布的……(让用户)推荐的目标是帮你在不受骚然的情况下找到优质内容。”

还在自顾自地往Pocket里保存好内容?不如顺手分享给更多人,同时也去看看他们在保存什么好内容。

相关阅读:

    给你一个神器,帮你消灭 Pocket 里的未读文章

    Pocket重拾商业化,这次是对高级功能收费

    兵贵神速:Pocket已支持Android Wear,你可以把智能手表上看到的“read it later”了

    Pocket发现你未读的文章积攒太多了,要用算法帮你筛选


如何欣赏一张照片的构图?有哪些构图强大的摄影作品?

摄影既要考虑传达,又要考虑构成。
一切艺术莫不如此,设计、绘画、音乐……重要的是,摄影也是。
因为摄影是“超写实”的具象艺术,它所面对的材料多数不具备天然的抽象性。
但人类天然具有抽象的能力并从中获得审美愉悦。这是审美的身体性。
两个黄鹂鸣翠柳,翠柳之间的黄色来自生存意义上的自然选择。一行白鹭上青天,白鹭排队飞行是群体性的“涌现”(参见KK的《失控》)。天地有大美而无言,自然界的和谐从来不是从美的立场出发,能感知色彩和线条的人类才使其具有美学的意义。
所谓具象艺术,在构成的意义上,就是在具象中考虑点线面的构成关系。拉菲尔《草地上的圣母》是圣母的大三角形嵌套圣母圣子视线和头部构成的小三角形。

所谓抽象艺术,在构成的意义上,就是在抽象中考虑点线面的构成关系。蒙德里安的格子画,把绘画材料限制在直线、方形和色彩并以此来结构世界。

人体内悬挂着愉悦的钟,使之震荡并共鸣的构成方法,只有两点:1、对比。2相似。设计中所谓的“ABA”原则。AB为对比,AA为相似。我的某位写作朋友创作谈所谓“对峙与均衡”,简要方法是每一个自然段后,要用下一个自然段与之对峙(口吻、调性、节奏、松紧),并用其后的自然段完成“均衡”。
对比和相似的方法是身体性的。这意味着:一个少年,在他成长时扔给他一台相机,就像18岁的时候给他一个姑娘。凭借本能,他应该能发现构图的本质秘密,假如他足够敏感并且充满勇气。
我不同意按照任何分类的方法,把构图分为什么“S形”或者“交叉式”构图,这种教条式的分类也许对于培养初学者的感觉有启发意义,但阻碍了人去发现构图更为本质的秘密。这个秘密不是一句话或者某些明确而僵化的“知识”,而应是身体的钟在不断的捶打和震荡中,对于“对比和相似”所培养起的迅捷而敏感的直觉。
我也不同意参考国内任何所谓摄影专家对于任何所谓摄影大师的、传播学意义上的介绍分析,他们普遍素质很低,无非是靠制造光环和比拼谁离光环更近来售卖二手教材和畅销书。最佳的方法是购买大师的画册,或者到网上搜索他们的作品,没有任何先见的观看。
我不相信这些所谓专家,是发现从他们身上不能获取任何有益的营养(净介绍安塞尔亚当斯这种二流人物),相反,凭借自己的本能和实践,所收获的远比他们介绍得多。比如构图,我就从来没见过靠谱的定义,如果让我根据我的经验和理性来总结一个,我以为:

构图是线条、几何图形与裁剪框图形之间的形式关系。

裁剪框图形:

横线、竖线与裁剪框图形的形式关系(所谓的九宫格构图):

对角线、三角形与裁剪框图形的形式关系:

我是拍人像的,具体说是拍时尚人像的,所以更愿意找我熟悉的例子来参照上述定义。

其中,左图的三人的竖线以及裁剪框的边线构成了相似和对比关系,右图的垂直线和对角线构成了对比关系。
但我不认为发现这些关系是理性原则指导下的结果,有经验的摄影者都清楚,在按下快门的瞬间,这种形式关系的把握多半是直觉式的,理性当然可以参与其中,但感性往往要快于理性,眼镜和手指要快于脑子。
我强调要拿起相机多看多拍,是因为眼睛要习惯于取景框的存在。让相机成为身体的感官,或者说,让身体被相机改造,后者的说法尤其适用于不同焦段,每一种焦段就是一种新的观看方式,对于构图的影响是本质性的。鉴于此,我打算多谈一点焦段与构图的关系,并让三个时尚人像摄影师来以他们各自的构图风格现身说法。

一、广角(Anni Leibovitz)

广角的透视会让构图强调线条的汇聚和几何图形的构成。
请注意下列图片中三角形、对角线,多人人头构成的连线。

二、长焦(Peter Lindeberg)
同样是拍Vogue群像,Anni和Peter是个有趣的对比。前者强调高低的构成关系,后者的画面内根本放不下那么大的景别。

让我再延伸开来,这是Patrick Demarchelier拍摄的Vogue China创刊封面,我记得刚面市时很多读者觉得姿势普通构图平庸,但我觉得很恰当,因为长焦的透视有利于表达上海主题(背景更近、更大,容易看见,但又足够的虚来避免干扰主体。)

长焦的透视会让构图弱化线条,并转向前后景和主体的虚实与明暗关系。

在Peter Lindeberg的世界里,虚化的前景(墙角、窗框甚至用纸巾塑料布等临时物体部分遮挡镜头)是必要的构成元素,它与清晰的主题构成对比关系并平衡了画面。

三、中焦(Mario Testino)

中焦的透视会让构图同时获得并不强烈的线条汇聚和虚实关系。

我有阵子在固定使用85定焦(Testino用哈苏645,焦段应该是120)的时候,强烈的感受就是“甜蜜”,因为一切都是刚刚好,不极端,但又什么都有。85被称作“人像头”不是没有道理,比较适合拍摄女性。

最后以我发过的一条微博作结:
英国雕刻家亨利莫尔说:“对设计敏感的观察者应该把形状就简单地看成是形状,而不是看成一种描绘或理念。比如,他必须把鸡蛋看成一个简单的固体形状,撇开它作为食物的意义或它将变成一只小鸡的想法。”──我觉得摄影也是,摄影首先是平面构成。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马骥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89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一张照片中最能体现摄影功底是什么?
如何欣赏摄影作品并学习其构思?


「酸汤鱼经济学」为什么西欧的治安在变差?

首先说,这里说的是个经济逻辑,不带有道德判断,所以你不要因为这个逻辑的判断进行道德归类,然后再骂他。

与治安问题有关的两个主要因素是新移民问题和低收入群体问题。

在新移民问题上,欧洲国家政府一直抱有相对矛盾的政策。一方面,这些经济体被老龄化侵袭。人们活得越来越长。其中比较明显的就是刚发生不幸事件的法国。

在 2014 年,为了寻找更加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CDE)对 34 个经济发达国家的 362 个地区的调查。其中法国就业情况排名虽然很靠后,但是在“宜居”这项的排名上却有不俗的表现,人们的平均寿命达到了 83.6 岁。而在二战刚结束时法国的平均寿命是 60 岁左右。这大概等于只享受退休福利而不用劳动的人口增加了好几倍。

这种情况,对一些人口相对稀少的国家影响并不大,但对法国、意大利等经济体就不一样了,他们需要养活的人太多了。法国这类发达国家除了要推进全球化还要更积极的引进新移民。这些新来者相对年轻力壮,要求不高,创造力旺盛。

但另一方面,这些发达经济体的政治政策又倾向于本土优势。他们更喜欢保护原住民利益,这主要体现在居民的高福利。

在法国的最低工资大概要比美国高上五成,但是从人均 GDP 看,法国的数字只是美国的不到九成。

表面上看,最低工资比较高是有利于低收入阶层的。但实际上,如果最低工资高于被雇佣者实际创造的价值,理性的雇主就会裁掉那些可以享受最低工资的员工。如果法律风险不高,他们可以在“灰色”人才市场上雇人。很高的最低工资标准只对少数雇员有好处,对大多数经济的新加入者是坏事,对整个体系来说也是负面的。

西欧这种经济政策倾向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他们的婴儿潮时期的选民的政治倾向,这些退休者更喜欢一个保守的国家转移支付体系。新移民的政治参与度不够,而且选举权利受限。但是他们有的是无处安放的时间和精力。

关于作者

酸汤鱼,一个孜孜不倦的价值投资推广者。他最大的爱好是胡思乱想和寻找市场的漏洞。这个专栏很希望启发你的好奇心,如果你有不同观点,欢迎理性和有价值的批评。


【今日乐见】宗教战争又来了?探寻现代中东国家的对抗心理

【宗教战争再临?探寻现代中东国家的对抗心理】

法国巴黎发生枪击、爆炸事件后,网络上关于伊斯兰国的讨论立刻多了起来,从经济观察报书评的这篇译文中,我们或许可以探寻一下现代中东国家的对抗心理。

政治化的伊斯兰教首先出现在埃及,而现在却影响到了整个穆斯林世界。这一强有力的意识形态它认为,只要全球数以十亿人计的穆斯林社区虔敬笃信,他们就将获得自由,变得强大。

长期以来,伊斯兰主义者一直在与拒绝伊斯兰教教法的穆斯林和试图说服他们拒绝伊斯兰主义的非穆斯林交锋。这些交锋有时温和仁慈,有时腥风血雨。1952 年的埃及革命、1979 年的伊朗革命、2001 年的基地组织恐怖袭击以及伊斯兰国(也以 ISIS 闻名)之类伊斯兰激进组织的兴起都与其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文章来自:经济观察报书评,《宗教战争再临?探寻现代中东国家的对抗心理

【漫威世界里的女英雄们】

视频来源:优酷,《漫威世界里的女英雄们》

题图来源:站酷海洛创意

相关阅读:

    【今日乐见】病态“双十一”

    【今日乐见】天气冷了,想宅的话这里有 25 部高分电影等着你

    【今日乐见】怎样用冷淡把自己藏起来

    【今日乐见】我们看到的地图一直都错的离谱


恐怖袭击怎样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2004年3月11日,基地组织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导演了震惊世界的列车爆炸案,近200人丧生。三天后进行的大选中,支持出兵伊拉克的西班牙首相阿斯纳尔和他领导的人民党被社会党击败。之后不久,新当选的首相萨帕特罗宣布,西班牙将从伊拉克撤军。

许多人相信,人民党倒台体现了恐怖袭击导致的民意转向。在选举前一周的民调中,人民党的优势还十分明显(高出对手近6个百分点)。然而,在“3·11”事件后,人民党政府错误地将矛头指向本土恐怖组织“埃塔”,而非实际的幕后黑手基地组织,引发选民极大愤慨,最后使得社会党一举扭转战局。

2011年,西班牙经济学家José G. Montalvo在《经济学与统计学评论》(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证实了上述观点。这里的关键是:如何排除民意在3月11日之前就倒向社会党的可能性?研究者巧妙利用了如下事实:西班牙法律规定,为保证选票被及时计入,从3月2日(大选前9天)起,旅居国外的西班牙公民就可以到当地领事馆投票,或者将填好的选票寄回国内。因此,当恐怖袭击发生时,许多海外公民早已做出了选择。

对比来自海外和本国各省的选票分布,学者发现,平均而言,在袭击发生后进行投票的本国选民确实在2004年大选中更加支持社会党候选人。假设袭击发生于2000年,上述趋势则不会出现。根据这一研究估算,如果没有“3·11”事件,人民党得票率会增加6.7个百分点,很可能在2004年大选中获胜。这说明,确实是恐怖袭击左右了西班牙政客们的命运。

在经历恐怖袭击的国家中,生活遭遇改变的何止是政客。2010年发表于《经济学季刊》(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的一篇文章中,经济学家Gould和Klor考察了巴勒斯坦人实施的恐怖袭击如何影响以色列人的政治态度和政治行为。他们利用某人权组织搜集的袭击数据发现,在那些恐怖袭击导致较高死亡率的以色列地区(耶路撒冷、特拉维夫、雅法等等),人们更倾向于对巴勒斯坦做出领土让步,更愿意允许巴勒斯坦建国,在政治上也更偏向于左翼温和妥协的立场。从这个角度看,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们确实达成了自己的目标。

当然,让步不可能是无底线的:研究者发现,在达到一个阈值之后,死亡率更高的恐怖袭击反而会使当地民众对巴勒斯坦的态度趋于强硬。然而,大部分已经发生的恐怖袭击严重程度远不及上述阈值。从这个角度看,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倾向于进行分散小规模攻击的做法,是一项精明的策略。

大部分恐怖分子或许都会觉得,自己是为同胞浴血奋战的伟大英雄。但实际上,并不是所有同胞都能从他们的暴行中获益。2011年,《经济学季刊》上又发表了一篇论文,两位经济学家在文中考察了2000年至2004年间以色列小额索偿法庭上私人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发现如果法官和原告来自同一民族(同为阿拉伯人或者犹太人),那么原告的诉求获得批准的概率会上升17%到20%。研究者们指出,由于法院事务繁忙,新增案件会自动安排给日程表上最快有空的那位法官进行审理。因此法官的民族在不同案件之间可以视作是随机分配的。而此类案件的审理一般几分钟即告结束,诉讼双方也不允许聘请律师,因而法官对当事人的第一印象尤为重要,这就给种族偏见的干扰留下了空间。

更加令人吃惊的结论是,如果法庭所在地区近期由于恐怖袭击导致死亡人数增加,那么法官(可能无意识)表现出的种族偏见也会相应增强。这种更强的偏见不仅仅体现在本民族遭到袭击的犹太裔法官身上,也表现在阿拉伯裔法官审理的案件中。换言之,恐怖活动加强了民族身份认同,但也加剧了民族间的对立,使诉讼双方更难得到公正的判决。

恐怖分子带给同胞的灾难不止于此。上文提到的两位学者Gould和Klor 2014年在《经济学杂志》(Economic Journal)上发文,指出“9·11”事件给美国的穆斯林移民带来长期负面影响。研究结果显示,“9·11”事件之后,在那些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即犯罪动机取决于对受害者特征刻板偏见的犯罪)”急剧增加的州,穆斯林移民群体族内通婚概率更高、生育率更高、女性劳动力参与率更低、英文水平更差——换言之,这一族群变得更加封闭,更加庞大,也更加保守。然而,无论是在其他移民族群,还是“9·11”事件之前的穆斯林移民群体中,类似的趋势都未曾出现。针对犹太人或者同性恋者的“仇恨犯罪”也不会导致相同结果。

两位作者指出,先前研究都认为,恐怖袭击可以唤起本民族的极端情绪;但这一研究显示,恐怖袭击也能在其他民族心中点燃同样的仇恨之火,并有效地减缓本民族融入西方社会的速度。对于恐怖分子来说,这样的局面可能是他们乐于见到的,但无论对于穆斯林还是西方世界的普通民众,族群之间隔阂的加深,都只能为今后的更大规模冲突埋下伏笔。

自“9·11”事件之后,从马德里,到伦敦,再到今天的巴黎,惨绝人寰的悲剧一次次在我们面前上演,其中的原因,大概也正在于此。

参考文献

  • Gould, E. D., & Klor, E. F. (2010). Does terrorism work?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5(4), 1459-1510.
  • Gould, E. D., & Klor, E. F. (2014). The long‐run effect of 9/11: Terrorism, backlash, and the assimilation of Muslim immigrants in the west. The Economic Journal.
  • Montalvo, J. G. (2011). Voting after the bombings: A natural experiment on the effect of terrorist attacks on democratic elections.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93(4), 1146-1154.
  • Shayo, M., & Zussman, A. (2010). Judicial ingroup bias in the shadow of terrorism.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Forthcoming.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王也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Anonymous对阵ISIS:一场无声的网络大战

面对着Twitter上圣战组织 大肆宣扬的一系列行动胜利言论,这位25岁的波士顿小伙子被彻底激怒了。是的,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必须得到扼制!

虽然Chase在高中毕业之后就停止了进一步求学,但计算机技术似乎早已融入了他的血液。他从7岁开始就一直在尝试代码开发,而且目前从事着自 由网页设计师与社交媒体策略师的工作。如今他开始利用自己储备下的这些技能打击伊斯兰国,也就是广为人知的ISIS。在对其它黑客行动主义者们的成果进行 汇总之后,他建立起一套数据库,其中包含有26000个伊斯兰国的关联Twitter账户。他同时参与构建了一个专项网站,负责托管这份面向公众开放的名 单,并采取一系列举措来避免该站点受到伊斯兰国支持者们的黑客攻击。他甚至为此选择了一个黑客味道很浓的昵称“XRSone”,并以这样的身份接受记者的 采访。在此过程中,Chase逐渐成为了#OpISIS的非官方发言人——并真正参与到了这场新世纪以来最激烈也最荒谬的残酷冲突当中。

在过去一年多当中,大量志愿者、经验丰富的程序员以及专业技术人士发起了一场反对伊斯兰国及其支持者的在线虚拟战争。在这支反伊斯兰国的队伍当 中,不少成员都来自在网络安全领域臭名昭著的团体匿名者。他们来自世界各地,而且珍视生命并决心对其加以捍卫。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对计算机技术充满热情。 因此在意识到伊斯兰国在通过网络发布招募信息并进行轰炸式宣传之后,他们宣誓要将这股反人类的势力赶出网络这一神圣领土。也正因为如此,一场黑客与恐怖主 义者间的较量就此展开。

相关工作的推进过程当然有欣喜也有坎坷,不过在过去九个月当中,网络上针对伊斯兰国的攻击活动在频繁性与知名度方面都有了显著提升。截至目前, 黑客主义者们宣称其已经摧毁了149个与伊斯兰国相关的网站,标记出约101000个Twitter账户以及5900段宣传视频。与此同时,该组织也由志 愿者自发活动演变成了新的形式,即以正规力量的方式打击伊斯兰国方面的高关注Twitter以及相关深层网络核心。

已经对自身工作重点进行了调整的Chase正是志愿者当中的典型一员,他负责追踪并抵制伊斯兰国的网络宣传项目。这些黑客主义者当中几乎鲜有专 业的恶意人士、网络入侵者或者互联网专家。相反,他们大多是业余爱好者,只是拥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并对形形色色的原教旨主义者所做出的疯狂行为感到不齿。其 中相当一部分属于年轻人——但年龄较大且经验丰富的参与者亦不罕见,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前任军事或者安全专家。整个团队中年龄最大的成员已经50岁。这些黑 客主义者们表示希望在这场打击伊斯兰国的对抗当中“做点什么”,即使是最为微小的贡献——例如通过谷歌翻译查看并举报可疑的Twitter账户。

而这也算是一种新的开始。匿名者在建立之初只是一支立足于地下网络论坛的纯恶意团体,其在真正的国际纠纷乃至冲突当中并无任何作用。然而随着其 组织结构的日益调整,他们开始于2005年左右随机参与一些激进的政治活动并以黑客活动证明自己的力量与话语权。其首次“政治性”攻击活动就是向山达基教 会发起互联网远征,而给出的罪名是该教会要求抵制汤姆·克鲁斯的一段令人尴尬的视频内容。

然而在此期间,匿名者组织逐渐褪去了闹剧性的年轻色彩,转而以更沉稳的方式运作及活动,目标也转化为较能令人认同的方向——保障互联网的自由与 开放特性。2010年,匿名者们曾组织了专门针对PayPal的#OpPayback活动,希望能够在维基解密公布大量美国机密文件之后停止公众为其提供 的资金援助。在此之后,匿名者组织在政治行动的规模与级别上逐步提升:其支持占领华尔街运行以及阿拉伯之春民间抗议活动;针对中央情报局以及国际武警组织 发起攻击;抗议缅甸对当地穆斯林的歧视态度并支持香港的各类民主活动。最近匿名者又发起一轮新的运动,宣称将对3K党成员进行攻击。而作为一名黑客主义作 家兼活动记录者,Paul Williams在该组织的一篇历史纪要当中写道,“匿名者已经找到了新的前进方向,而不再像过去那样耍些小孩子把戏。”

时至今日,黑客团体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当中发现自己的意识根基已经遭遇到一种潜在的生存危机。如果匿名者能够不受限制地使用互联网,并保证其 他任何人以同样的方式享受网络资源,那么其中是否应当包括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当匿名者成员们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无形当中与美国政府站在了同一阵线之上,他们 又该如何看待自己过去的意识形态与具体作法?如今在网络空间当中,围绕这类话题已经引发了大量公开与内部的辩论,甚至匿名者组织内部的成员之间也就此存在 争议,他们希望调和组织以往及当前的面临的一些不确定性难题。尽管仍有相当一部分反伊斯兰国的黑客活动者否认其与匿名者存在关联(也许只是为了避免因此遇 上麻烦),但在外界观察人士看来这两者之间并无显著区别。#OpISIS与匿名者拥有着部分交集成员,同样的执行模式以及同样的指导策略。

不过对于大部分参与#OpISIS日常事务的黑客们来说,情况其实没那么复杂。在一篇发布在Reddit社区论坛上的匿名者信件当中,一位成员 总结出了当前反伊斯兰国活动的定位所在:“对于那些主张剥夺人们言论自由的势力,我们也要剥夺他们的言论自由。同样的,对于那些随便对人进行斩首并在当地 电视台上播放这一过程的家伙,我们要让他们从网络上消失。”(然而这条消息随后即被入侵活动所删除。)

与大多数黑客活动组织一样,#OpISIS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固定的领导者且结构较为松散,但其日常运作一直由数十位长期成员所引导,而他们 也成为相关活动的核心所在。具体来讲,成百上千位志愿者的工作正是由他们加以捋顺。这类零散的团体往往会同时面向多个执行目标(包括逼迫网站下线、标记可 疑Twitter账户、定位宣传视频以及入侵圣战宣传论坛),而他们的角色往往以随机方式汇聚及分散。这样的方式虽然只比完全混乱好上那么一点,但却确实 能够发挥作用。

四个Twitter账户由同一套算法编织在一起,从而构成了这场Twitter平台上反伊斯兰国战斗指挥部的中心。成 百上千位志愿者会查询这份在过去九个月当中,每小时更新五次、每次涉及三个账户的列表,旨在找出那些被伊斯兰国控制并用于宣传的Twitter消息源。这 四个账户皆由同一位黑客负责协调,而其则以@CtrlSec为主体身份管理着@CtrlSec0、@CtrlSec1与@CtrlSec2。作为匿名者组 织的一位长期成员,@CtrlSec亦在《查理周刊》屠杀案之后加入到了反伊斯兰国的行动当中。

在账户操作方面,用户“Mikro”也做出了积极举动(显然又是个假名,毕竟黑客活动领域内使用假名几乎已经成为业界规范),其显然认为像伊斯 兰国这样的邪恶势力应当被彻底从网络世界中清理出去。“我们认为自己应该努力向全世界发出声音,即ISIS并不如其所宣扬的那样强大,并告诉全世界如果一 位普通民众都能站起来成功对抗ISIS,那么各国政府当然更能够做到,”Mikro通过电子邮件解释称。“ISIS可以说是互联网与人类社会中的瘟疫与毒 瘤。”

Twitter长久以来一直被作为伊斯兰国的宣传阵地,为该组织提供了强大的战略发布基础并实现了一系列战场补充作用。去年,摩苏尔圣战分子添 加了#AllEyesOnISIS标签,同时于当年8月19日向全世界社交媒体用户公布了骇人听闻的资料——公开杀害美国记者James Foley的视频内容。在此之后,美国记者Steven Sotloff、美国人道主义者Peter Kassig以及英国人道主义者Alan Henning的遇害消息也在Twitter上被其陆续公开。而另一个针对美国公民的标签#AMessageFromISISToUS则迅速点燃了美国与 伊斯兰国军方层面上的战火。

最近几个月来,Twitter一直在努力调和自身宽松言论管理政策与被世界各地恐怖分子作为宣传工作这一现实之间的激烈矛盾。Twitter已 经成为专制制度下激进派分子的传声筒,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没有硝烟的战争武器。尽管最近Twitter收紧了其言论考查标准,但伊斯兰国在该社交服务平台上 仍然专横跋扈。根据J.M. Berger与Jonathon Morgan发布的《ISIS Twitter普查》报告显示,该组织的支持者在2014年9月到12月之间共使用了46000到70000个Twitter账户。

在伊斯兰国的网络疆域之上,一部分黑客主义者通过Twitter发动了反击。其早期行为之一就是以@MadSci3nti5t账户发布了“地道 美国人”这一状态描述。在谷歌翻译与相关账户名单的帮助下,该账户劫持了伊斯兰国内容的对应标签,向伊斯兰国组织的成员们发出宣传攻势并利用经过PS处理 的图片来讽刺并攻击其毫无人道精神可言的穷兵黩武之举。

根据他在Twitter上所发布的解释(当然,这类社交媒体上的内容往往不那么正式),“ISIS讨厌摇滚……和屁股这类字眼。他们这帮家伙就 像是各位家庭当中的那些极为保守的宗教成员,只要我们一说这类字眼,他们就会觉得受到了冒犯。”而在与伊斯兰国相关的账户整理清单当中,“屁股”一词几乎 从不会被用于账户名注册。另外,目前已经有成千上万的网络文章谈到了那帮全职武装分子的性生活方式——让我们共同为山羊默哀……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随机的对抗方式已经逐步转化为严谨的名单更新系统——志愿者们开始对与伊斯兰国相关的账户进行登录,并将其导入到 @CtrlSec这一机器人哨兵方案所掌管的数据库当中。各活跃伊斯兰国账户会被随机指定,并在短时间内接受数十名黑客组织成员的审查。这套体系能够确保 那些圣战分子账户被优先发现并加以处理。

尽管伊斯兰国的支持者们也编写出了自己的程序来自动屏蔽各匿名者成员的用户名,但他们并没有能力将自己长久隐藏起来。在一个个伊斯兰国相关账户被Twitter封停之后,黑客们终于能够以“目标已清除”作为贺词庆祝这场无声的对抗。

通过电子邮件,一位Twitter网站发言人表示不会对其服务条款以及任何与当前出现的各类反伊斯兰国黑客活动做出任何评论。不过这位发言人证 实称,目前账户注册必须进行相关申报,否则其可能会被系统进行审查甚至删除。这意味着黑客主义者们的积极活动终于让Twitter方面对伊斯兰国支持者们 的行径加以关注并进行审查。

新的注册审查机制加上最近一段时间对相关账户的封停及删除举措(单在今年4月2号一天,Twitter方面就封停了10000个与伊斯兰国相关 联的账户),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自由社交媒体之上的嚣张气焰已经得到有力打压。与此同时,黑客主义者们怀疑一部分伊斯兰国社交媒体开始以远程托管的方式通 过承包商及志愿者进行战线转移——甚至开始逐步撤出叙利亚以及伊拉克等敏感地区。然而对于这至少11名来自武装组织及其同盟的宣传者而言,即使尝试100 多次Twitter账户重建操作,也根本无法逃过黑客主义战士们的法眼。

在通过Twitter讨论这种转变时,@MadSci3nti5t给出了令人隽的说法。“去年夏季,大家还可以随意登录并与圣战组织进行圣 话……我个人对叙利亚冲突很感兴趣,而且这几年一直在Twitter上追踪相关消息。但现在相关账户都已经消失,如今只剩下正规的媒体发布者。”

然而Twitter只是这场互联网世界当中对抗伊斯兰国邪恶行为的战线之一。黑客主义者们还做出了其它一些努力,包括入侵并破坏该组织的新闻站 点、网络页面以及比特币捐赠中心。在这方面,他们使用的是较为传统的黑客技术手段:通过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简称DDoS)造成服务器过载,利用SQL注 入攻击(即接入并‘注入’恶意数据库代码)以劫持目标网站并从内部将其摧毁。当然,这两种行为在美国现行法律之下皆属于违规行为。

大部分此类网络攻击活动都由Ghost Security Group负责进行(俗称‘GhostSec’),这是一个由前任与现任匿名者组织成员建立的团队,其中大部分都曾经拥有多年的黑客活动实践经验。通过加 密通讯,GhostSec代表们解释了他们的日常生活状态:“团队成员每天工作16个小时……一周七天无休”,同时也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兼职协助者们的支 持。这些志愿者们通过表面与隐藏(即‘深网’)两个角度对互联网内容加以识别,并报告可疑的伊斯兰国网站。GhostSec目前每天能够获得近500项相 关提示,该组织成员表示。

这些黑客主义者们还采取了一系列严格的审查规程,旨在对目标网站加以摧毁之前对其进行复核。根据GhostSec代表们的说法,每一个潜在目标 都会由五位团队成员进行审查——通常包含一位来自以阿拉伯语为母语国家的成员——并评估其威胁等级。黑客们将绝大多数精力放在了对伊斯兰国招募站点的攻击 活动身上。

“只要我们能够打破其通信链,那么敌人的力量就会被大幅削弱,”GhostSec参与时间最长的成员之一@DigitaShadow指出(该组 织并没有正规的领导结构)。“在我们看来,我们能够利用这种方式来降低对方招募到的无辜民众,从而避免更多鲜活的生命在战场上被终结。”

目前最常见的攻击手段为DDoS,即将一切自愿以及非自愿计算机设备纳入到庞大的“僵尸网络”当中,并对目标Web服务器发起火力极为密集的接 入请求。由于网站同时能够容纳的访问者有限,因此这种攻击会导致服务中断,有时候甚至会对服务器设备造成物理损伤。(也正因为如此,谷歌方面还在波罗的海 沿岸建立起大量数据中心,小型企业网站遇到这类状况往往会直接崩溃。)这些攻击活动的主要目标在于提升对方的日常运营成本,从而尽可能消耗其现有资源。一 位黑客成员解释称,在俄罗斯黑市上只需60美元就能租赁到10000台肉鸡设备进行DDoS攻击,而花上几百刀甚至可以拥有250000台设备的攻击阵 容。很明显,要想让自己的网站在如此规模的狂轰滥炸下继续正常运行,对方需要花费的绝不仅仅几百美元。(不过GhostSec方面强调称,其一直拥有自己 的攻击能力,而且会尽可能避免使用这些‘可能存在问题或者潜在违法风险的资源。’)

在运作过程当中,GhostSec发现在发动持续攻击之前首先与Web主机供应商接洽往往更具可行性,即警告对方其服务器已经为伊斯兰国所使 用。GhostSec各代表估计,目前约有60%的主机采取多任务联合运行的方式,从而在引发关注之后及时清除其中的相关内容。而其它一些在商业模式当中 选择以不设任何问题或者评判机制通过注册、且严格保护客户免受网络攻击影响的服务供应方,则往往赫然发现自己已然成为了极端武装分子们的帮凶——伊斯兰国 附属黑客组织“Cyber Caliphate(即网络帝国)”分子可能已经以客户身份租用了其网络服务。

在被问及攻击伊斯兰国网站是否会给网络世界的言论自由造成负面影响时,GhostSec给出了果断的回答:“不会”,@Digitashadow指出。“言论自由跟谋杀完全是两回事。”

这场指向伊斯兰国的数字化战争也已经渗透到了间谍与情报收集活动层面。一部分GhostSec黑客们已经开始定期访问圣战活动论坛,或者搜索伊 斯兰国网络活动的具体地点与IP地址。这些信息随后会被交付给美国政府。在活动早期,这位黑客解释称,他们基本上是将相关信息发送给随机的政府方电子邮 箱,希望借此隐藏自己的身份。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他们已经开始尝试对这部分收集到的情报加以妥善利用。他们建立起可选择第三方合作关系,在这里向来 藐视法律的黑客与以强权为立场的政府终于走到了一起。

Michael Smith正是这样一位中间人,他曾经在Kronos Advisory公司担任顾问与首席运营官——这是一家小型国防咨询企业,而且所在地点无人知晓……总而言之,他负责对GhostSec所提供的线索进行 梳理,并发送给其在美国情报领域的多位联系人。“我希望帮助该组织对所获得的消息进行评级——例如信息的实际准确性以及接收方式的可靠性,”Smith指 出。从这一点出发,他提到90%左右的GhostSec发现结果都能够与实际状况相吻合。

根据Smith的说法,这些开源情报会被交付至美国联邦调查局,而其中一条最终引导军方破获了今年7月4日疑似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突尼斯重复苏 斯海滩大屠杀的计划(联邦调查局发言人对此既未承认也未否认)。归功于Twitter消息与谷歌地图定位功能的结合,GhostSec给对方施予沉重打 击。而对于#OpISIS,逮捕嫌疑人仅仅只是其长期艰苦工作的一小部分回报——而更加重要的是,这个向来与美国政府唱反调的技术社区终于迎来了官方对自 身的肯定。

这方面工作也开始吸引到一部分身居高位者的目光。前伊拉克与阿富汗指挥官、前中央情报局局长、退役将军David Petraeus在一份电子邮件当中指出:“Smith与我分享了他向美国各情报机构提供的部分开源数据,而我发现这些数据对于反恐活动确实有着极其重要 的现实意义。”

随着公众形象的持续改善,GhostSec也开始越来越多地摆脱其源于匿名者组织的黑历史。在相关报道公布之后,GhostSec的规模正在快 速扩大,招募并收编了一系列以独立形式工作的反伊斯兰国黑客人员。在经历了长久的混乱与分裂之后,该黑客组织终于形成了稳固的“体系”,并且最终摘掉了一 直以来作为掩护的Guy Fawkes企业品牌网站这一面具。就在本月初,其发布了一段视频,旨在庆祝其成功登上《大西洋月刊》、《纽约时报》以及其它20多份出版物的封面。当初 单纯从正义感出发所进行的反伊斯兰国网络对抗活动,如今终于使其在民众心目当中拥有了积极而正面的形象——这在历史上恐怕还没有任何先例。

当然,#OpISIS的黑客们绝不是世界惟一一股通过互联网努力对抗圣战组织的力量。与互联网本身一样,在数字化层面与伊斯兰国抗争的活动迷 人、复杂甚至有时候显得相当古怪。其中最出人意料的就是ISIS-chan,这项活动是在伊斯兰国绑架并杀害日本公民Haruna Yukawa与Kenji Goto之后发起的。一部分日本民众饱受这一残忍行径的困扰并陷入深深的无助感,他们开始劫持伊斯兰国标签下的各类内容与数字化资料并向其中张贴可爱的动 漫人物。这些图片共同承载着同一条简单的信息:

“ISIS-chan是一个拟人化角色,旨在破坏ISIS通过谷歌进行的轰炸式宣传,”翻译后的内容如是说。“真实的ISIS并不可爱,但它本来可以很可爱。”

考虑到谷歌此前曾为了捍卫正义而对参议员Rick Santorum的要求予以回绝,此次尝试无疑从根本上动摇了谷歌方面的立场。然而遗憾的是,这种路线变更对于伊斯兰国这种残暴的组织而言恐怕将是无奈之 举——其指导方针极为邪恶,即使是世界上最为善良的技术供应者也无法对其目的坐视不理。而在互联网与真实生活两端同时进行的这场战争当中,某些手段显然已 经呈现出极为强大的威力。

不过这一切为什么如此重要?

要讨论其意义,首先得聊聊政府官员与国防分析师们对于这场非常规战争的看法,特别是考虑到其中的相当一部分关键因素是由隐藏在Guy Fawkes公司面具之下且用户名听起来就令人不寒而栗的黑客们所提供。当然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一部分匿名者组织的成员,即黑客行为到底是否应该参与到国 际冲突当中,而非一味置身事外。

根据Smith的观点,另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在于,伊斯兰国网络帝国组织的成员们还在选择谷歌中的随机关键词组织面向美国网站的攻击。“最便宜 的汽车保险”以及“怀孕手册”,这两个网站此前都曾经遭遇到伊斯兰国方面的黑客攻击,而很明显这二者跟美国国家安全搭不上半点关系。

事实上,与“帕尔米拉的陷落”或者“为拉马迪而战”之类的轰动性事件不同,真实世界中的互联网战争看起来似乎动静不大。封停Twitter账 户、破坏网站甚至是揪出好战分子的真实身份还远远不足以摧毁伊斯兰国。这类活动无法阻止世界各地的圣战分子们自称的“恢复哈里发的荣光”的举动,也永远无 法真正解放叙利亚与伊拉克。

但我们本来也没必要过分苛刻。针对伊斯兰国的数字化运动只是在一次又一次地表明,世界上有着这样一群黑客行动主义者,他们希望能够尽自己的力量 打击目前存在的反人道活动。根据@MadSci3nti5t所言,“在我眼中互联网战争到底有多大影响?我觉得非常重要,重要的不是最终结果,而是让世界 知道我们这群普通人根本不鸟那帮恐怖分子!”

不过对于那些真正参与战斗的人们来说,互联网对抗还有着另一种重要的意义。在最近由@CtrlSec与肯特大学犯罪学高级讲师Simon Cottee共同通过Mikro发布的一份调查当中,他们审视了Mikro这一信息收集组织与其一心想要击败的境外伊斯兰武装团伙之间的异同。事实上,二 者皆以社会边缘地带作为立足根基,也都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机遇。但区别在于,Mikro凭借着人性的光辉而在互联网层面的奋力争战当中得到了公 众的肯定;而恐怖组织则最终激起了整个世界的声讨乃至争伐。

很多黑客主义者都有着同样的愿望。随着伊斯兰国的魔爪逐步向网络空间延伸,他们都希望能够贡献自己的力量对其加以扼制。


索尼众筹E-Ink智能手表FES Watch本月发售 合1541元

早前曾经报道索尼即将推出一款完全由电子纸材质打造的智能手表,其实就是FES Watch。FES
Watch已经在日本众筹网站上Makuake登场,并且在三周内成功达成目标。随后索尼自己也通过自身的众筹网站First
Flight开展此款手表的众筹,这款的E-Ink电子纸材质的手表造型简约大方,现在上市日期终于公布。

http://static.cnbetacdn.com/article/2015/1116/e78196d8efedb55.jpg

FES Watch在日本众筹网站上三周就达成了350万日元的众筹目标。FES Watch整体由电子纸材质打造而成,包括表盘与表带,并且支持24种界面设计切换

http://www.shanxinwen.com/wp-content/plugins/wp-o-matic/cache/a0f99c362d_54794751600ed.gif

First Flight将由日本表参道的MoMA DESIGN STORE纽约近代美术馆设计商店与本周六开始贩售,售价为29700日元(含税),约合1541元人民币。另外,也将在索尼的First Flight页面发售。


公司继续动荡,Evernote 又一高管离职了

Evernote (印象笔记) 近期的内部动荡并没有停止的意思。据来自媒体 TechCrunch 的消息,其 COO Linda Kozlowski 将在今年底离开,而在接下来几个月可能还至少有 4 名高管将会告别。
Kozlowski 要离职的消息来得相对突然,她仅仅在 COO 职位上干了不到半年时间。Koziowski 此前已在 Evernote 工作 3 年,在今年 6 月被任命 COO。在 Evernote 之前,Koziowski 曾领导阿里巴巴在香港的全球市场和商务拓展业务
但半年前任命 Kozlowski 的前 Evernote CEO 菲尔·利宾,已在今年 7 月将位子交给了更富有管理和运营经验的前 Google X 高管 Chris O’Neill,自己则去打磨产品。
紧接着在 8 月底,Evernote 砍掉了旗下的 Food 应用。O’Neill 表示公司会更加专注自己的核心笔记应用。
O’Neill 还希望缩小公司规模,以建立一支更加专注的团队。在今年 9 月底,Evernote 关闭了位于中国台湾、新加坡和莫斯科的办公室,裁员 47 人,占到当时公司总人数的 13%
而如今,帮助 Evernote 在全球进行扩张的 Kozlowski 选择离去,可能是与公司最新的战略有关。O’Neill 想要做的是精简团队,并努力提升收入。他的任务之一也是帮助 Evernote 早日实现上市的梦想。
Evernote 以提供全平台的免费笔记应用崛起,但它的主要收入仍然需要更多的付费用户。目前他们有超过 1.5 亿总用户,并为超过 2 万家企业提供付费服务,今年的付费用户增长率为 40%。但若要上市,Evernote 还需要更多的收入。

全平台的服务虽然是 Evernote 的优势之一,但其在不少平台上的表现仍不够稳定。也许,在他们努力推出更多应用和进入硬件产品销售之后,才发现自己想要上市,得先把核心笔记产品做得更好。

题图来自:TechCrun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