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凭何防民之口?谭秦东并不构成犯罪!

鸿茅药酒,凭何防民之口?谭秦东并不构成犯罪!

曾杰:广强律师事务所·金牙大状刑事律师团队

鸿茅药酒,凭何防民之口?

2017年12月,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的医学专业人士谭秦东在“美篇”发表了《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文章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想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之后,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称,谭秦东的文章造成了80余万的退货损失(最后鉴定是140余万),严重损害了公司声誉。

2018年1月10日,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带走了谭秦东,之后被刑事拘留。2018年1月25日,谭秦东被执行逮捕。

本案现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损害商品声誉罪:最高可处2年有期徒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条规定, 损害商业商品声誉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犯本罪的,可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为何鸿茅药酒会在报警材料中强调其损失?因为其要证明谭秦东的行为达到了损害商品声誉罪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损害商业商品声誉:

(一)给他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二)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1.利用互联网或者其他媒体公开损害他人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的;

2.造成公司、企业等单位停业、停产六个月以上,或者破产的。

(三)其他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情形。

鸿茅药酒在其报案材料中称:

近期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甚至宣称鸿茅药酒是“毒药”,大肆散播不实言论,传播虚假信息,误导广大读者和患者,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总金额达827712元,造成公司销量急剧下滑,市场经济损失难以估量,严重损害公司商业信誉。

核心问题:谭秦东行为是否构成损害商品声誉罪?

笔者认为从目前公开的信息而言,谭秦东并不构成损害商品声誉罪。

1.谭秦东主观上没有故意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鸿茅药酒的商品信誉的故意。

首先,谭秦东没有恶意损害鸿茅药酒的主观故意。根据谭秦东自己的描述,其发文的目的,其“纯粹是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才发了这么一篇帖子。”谭秦东表示:“鸿茅药酒是甲类非处方药,不是酒或保健食品,有具体的禁忌症、适应症、疗程和严格的剂量要求,但它的很多广告和餐桌相关,老年人看电视多,会误以为这是一种可以不限量饮用的酒。”

其次,谭秦东没有捏造虚构事实的主观故意,其具有一定医药学专业评判能力。2010年中南大学麻醉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医师资格证书和临床执业证书,曾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担任麻醉医师,担任过制药公司的医学事务专员和顾问。谭秦东发布的“毒药”一文,正文部分提到了心肌的变化、心脏传导系统的变化、心瓣膜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5个概念,“这都是科学叙述,讲的是这些疾病的原理,相似内容可以在权威医学杂志、网站上查询。”同时,谭秦东文章内还有大量转自权威媒体、网站和国家行政机关的公开报道与处罚公告的截图,包括:新京报的报道《屡查不改 鸿茅药酒仍在称“所有人都能喝”》;新浪网的报道《鸿茅药酒被责令停售 治病药酒被指夸大宣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刊登的公告《海南省暂停鸿茅药酒等九个违法广告药品的省内销售》。

可以参照的司法解释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1998年3月18日):“消费者对经营者产品质量进行批评、评论,不应当认定为侵害他人的名誉权。但借机诽谤、诋毁、损害其名誉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名誉权。新闻单位对经营者、销售者的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内容基本属实,没有侮辱内容的,不应当认定为侵害其名誉权;主要内容失实,损害其名誉的,应当认定为损害名誉权。”

2. 指控谭秦东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的证据目前来看较薄弱

首先,指控谭秦东虚构事实的证据不足

3月13日,凉城县公安局作出《起诉意见书》称,依法侦查查明:

谭秦东在微信群连续转发“毒药”一文10次左右,网站点击量2075次,美篇APP有三次访问,微信好友有250次访问、微信群有849次访问、朋友圈有720次访问、其他访问253次、被分享120次。

从目前所有的媒体报道来看,警方把所有的举证重点都放在了谭秦东是否发文、发文引起了多大的损失上,并且搜集了谭秦东发文网站的电子数据和相关网站负责人证人证言,并且对鸿茅药酒的所谓“损失”做了司法会计鉴定,但是警方的举证体系中或许忽视了一个重要问题:谭秦东到底有没有虚构事实、捏造谣言?对此问题,警方是否有切实的证据证明?如果在案证据无法证明谭秦东的文章是凭空捏造的,那不论谭秦东的文章造成多大的影响,都不能认定为损害商品声誉罪。据谭秦东所述,文章内容来自已有的公开报道或政府部门的行政处罚公告,故“捏造”前提不能成立,就文章的动机而言,谭秦东针对的是老年人这个特定的群体,“是告诫有高血压、冠心病和心脏病的老年患者,绝对不能饮鸿茅药酒。

其次,谭秦东文章与消费者退货是否有关联,需要更多证据

据澎湃新闻报道,内蒙古凉城公安局经侦大队的一份材料办案说明显示,报案内容涉两篇文章:一篇是安徽黄埔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网站“雪球每日最热”的文章,一篇是来自南京蓝鲸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网站上谭秦东所发文章。经调查取证,警方认为,前者不构成犯罪。而谭秦东却被警方移送审查起诉。

而据相关询问笔录称,受“毒药”一文影响,在深圳、杭州、长春三地,共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这两家公司为吉林省海山医药有限公司、杭州萧山保康医药有限公司,内蒙古丰镇兴丰会计师事务所作出《会计鉴定书》做鉴定结论称,若两家医药公司履行合同,鸿茅药酒方能赢得净利润1425375.04元。1月25日,检察院作出《逮捕案件继续侦查取证意见书》,要求凉城县公安局调查“毒药”一文发布后,是否还存在其他因这篇文章而取消订单的情形;

笔者比较好奇的是,客户退货、取消订单的原因是否和谭秦东那篇2000多点击的文章相关,需要对相关消费者和医药公司的陈述或相关证据进行一一核对,并且要根据警方提取的谭秦东文章的服务器电子数据,对文章的访客身份、网络IP地址进行核对和质证,才能确认相关消费者、医药公司的陈述是否真实、合法、有关联。

因此,如果单凭取消订单退货的数量就一概归罪于谭秦东,显然其证明力非常之弱。

综上所述,谭秦东主观上没有故意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鸿茅药酒的商品信誉的故意;同时指控谭秦东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的证据目前来看较薄弱。

(广强曾杰根据澎湃等媒体报道,撰写于2018年4月14日)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金牙大状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路径积分(四)-从SU(2)群诱导自旋的路径积分量子化

最后,我们捡起前面选择性忘记的自旋坐标。

下面需要些许群论基础,书上有一个简要的复习,要点是:

  • \[SU\left( 2 \right) = \{ g \in Mat(2 \times 2,{\mathbf{C}})|{g^\dag }g = {1_{2 \times 2}},\det g = 1\} \](SU(2)群的定义)
  • \[[{{\hat S}^i},{{\hat S}^j}] = i{\varepsilon _{ijk}}{{\hat S}_k}\]\[{{\hat S}^ \pm } = {{\hat S}^x} \pm i{{\hat S}^y}\],\[{{\hat S}^ \pm } = {{\hat S}^x} \pm i{{\hat S}^y},[{{\hat S}^ + },{{\hat S}^ - }] = 2{{\hat S}^z},[{{\hat S}^z},{{\hat S}^ \pm }] = \pm {{\hat S}^ \pm }\](一些群生成元的代数结构)
  • \[SU\left( 2 \right) = \{ g\left( {\phi ,\theta ,\psi } \right) = {e^{ - i\phi {{\hat S}_3}}}{e^{ - i\theta {{\hat S}_2}}}{e^{ - i\psi {{\hat S}_3}}}|\phi ,\psi \in \left[ {0,2\pi } \right],\theta \in \left[ {0,\pi } \right]\} \](SU(2)的欧拉角表示)
  • 紧群上的特殊Haar测度:\[\forall h \in SU\left( 2 \right):\int {dgf(gh)} = \int {dgf(hg)} = \int {dgf(g)} \],这里的积分是指:\[\int {} = \int {_{SU(2)}} \](我也很懵逼啊。。)
  • 自旋所处的希尔伯特空间,就是SU(2)的不可约表示空间,SU(2)群元作为算符作用在生成元上,且存在一个最大的本征值的本征态:\[{{\hat S}^z}\left| \uparrow \right\rangle = S\left| \uparrow \right\rangle \]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搞一些事情了:

考虑如下形式的哈密顿:\[\hat H = \vec B \hat S\],其中:\vec B=(0,0,B)是磁场,且\[\hat S = ({{\hat S}_1},{{\hat S}_2},{{\hat S}_3})\]

为了简便,记\[\left| g \right\rangle : = g\left| \uparrow \right\rangle \]

首先,为了能应用和前面一样的方式,即插入单位算符-求极限-换成积分的步骤,我们得找到一个哈尔测度上求和意义下的单位算符。那么一个自然的想法是利用舒尔引理:如果一个表示空间有一个矩阵和所有的群元対易,那么这个矩阵只能是常数阵。而对于任意群元h:

\[h\int {dg\left| g \right\rangle } \left\langle g \right| = h\int {dg\left| {{h^{ - 1}}g} \right\rangle } \left\langle {{h^{ - 1}}g} \right| = \int {dg\left| {h{h^{ - 1}}g} \right\rangle } \left\langle g \right|h = \int {dg\left| g \right\rangle } \left\langle g \right|h\]第一个等式我们利用了上面介绍的Haar测度上积分的性质。因此:

\[\forall h \in SU\left( 2 \right):\left[ {\int {dg\left| g \right\rangle } \left\langle g \right|,h} \right] = 0\],依照舒尔引理:

\[C\int {dg\left| g \right\rangle } \left\langle g \right| = id\],C的计算比较无聊,就是两边取迹,下面的文章可以参考

The volume of a compact Lie group

现在,我们可以安全的使用常规的手续了:

\[Z = tr[{e^{ - \beta \hat H}}] = \int {d{g_0}\left\langle {{g_0}} \right|{e^{ - \beta \hat H}}\left| {{g_0}} \right\rangle } = \int {d{g_0}\left\langle {{g_0}} \right|{{\left( {{e^{ - \varepsilon \vec B\hat S}}} \right)}^N}\left| {{g_0}} \right\rangle } \],其中:\[\varepsilon = \beta /N\]

接下来无非是分割、插入、近似、计算:

\[\left\langle {{g_0}} \right|i{d_N}{e^{ - \varepsilon \vec B\hat S}}i{d_{N - 1}}{e^{ - \varepsilon \vec B\hat S}}...i{d_1}{e^{ - \varepsilon \vec B\hat S}}\left| {{g_0}} \right\rangle \]

利用\[\begin{gathered} \left\langle {{g_{i + 1}}} \right|{e^{ - \varepsilon \hat H}}\left| {{g_i}} \right\rangle \simeq \left\langle {{{g_{i + 1}}}} \mathrel{\left | {\vphantom {{{g_{i + 1}}} {{g_i}}}} \right. } {{{g_i}}} \right\rangle - \varepsilon \left\langle {{g_{i + 1}}} \right|\vec B\hat S\left| {{g_i}} \right\rangle \hfill \\ = 1 - \left\langle {{{g_i}}} \mathrel{\left | {\vphantom {{{g_i}} {{g_i}}}} \right. } {{{g_i}}} \right\rangle + \left\langle {{{g_{i + 1}}}} \mathrel{\left | {\vphantom {{{g_{i + 1}}} {{g_i}}}} \right. } {{{g_i}}} \right\rangle - \varepsilon \left\langle {{g_{i + 1}}} \right|\vec B\hat S\left| {{g_i}} \right\rangle \hfill \\ \end{gathered} \]得到:\[\left\langle {{g_{i + 1}}} \right|{e^{ - \varepsilon \hat H}}\left| {{g_i}} \right\rangle \simeq \exp [\left\langle {{{g_{i + 1}}}} \mathrel{\left | {\vphantom {{{g_{i + 1}}} {{g_i}}}} \right.} {{{g_i}}} \right\rangle - \left\langle {{{g_i}}} \mathrel{\left | {\vphantom {{{g_i}} {{g_i}}}} \right. } {{{g_i}}} \right\rangle - \varepsilon \left\langle {{g_{i + 1}}} \right|\vec B\hat S\left| {{g_i}} \right\rangle ]\]

展开上面的式子,得到:\[Z = \mathop {\lim }\limits_{n \to \infty } \int_{{g_N} = {g_0}} {\prod\limits_{i = 0 \to N} {d{g_i}{C^N}} \exp [ - \varepsilon \sum\limits_{i = 0 \to N - 1} {( - \frac{{\left\langle {{{g_{i + 1}}}} \mathrel{\left | {\vphantom {{{g_{i + 1}}} {{g_i}}}} \right. } {{{g_i}}} \right\rangle - \left\langle {{{g_i}}} \mathrel{\left | {\vphantom {{{g_i}} {{g_i}}}} \right. } {{{g_i}}} \right\rangle }}{\varepsilon } + \left\langle {{g_{i + 1}}} \right|\vec B\hat S\left| {{g_i}} \right\rangle )} ]} \]

于是:\[Z = \int {Dg\exp [ - \int_0^\beta {d\tau ( - \left\langle {{{\partial _\tau }g(\tau )}} \mathrel{\left | {\vphantom {{{\partial _\tau }g(\tau )} {g(\tau )}}} \right. } {{g(\tau )}} \right\rangle } + \left\langle {g(\tau )} \right|\vec B\hat S\left| {g(\tau )} \right\rangle )]} \]

这还没有计算出来,因为我们还没有处理掉算符\hat S,下面,我们来自习瞅瞅\[\left| g \right\rangle \]的意义:

\[\left| g \right\rangle = g\left| \uparrow \right\rangle \mathop = \limits^{Euler - representation} {e^{ - i\phi {{\hat S}_3}}}{e^{ - i\theta {{\hat S}_2}}}{e^{ - i\psi {{\hat S}_3}}}\left| \uparrow \right\rangle = {e^{ - i\phi {{\hat S}_3}}}{e^{ - i\theta {{\hat S}_2}}}\left| \uparrow \right\rangle {e^{ - i\psi S}}\]

最后面多出了一个相因子,代表这子群U(1),后面会不管他。

路径积分中,作用量部分的第二项,事实上:

\[{S_B}[\phi ,\theta ]: = \int_0^\beta {d\tau \left\langle {g(\tau )} \right|\vec B\hat S\left| {g(\tau )} \right\rangle = } \int_0^\beta {d\tau \vec B\left\langle {g(\tau )} \right|\hat S\left| {g(\tau )} \right\rangle } \]

就是要求\hat S在g下的矩阵元:

\[\vec n = \left\langle {g(\tau )} \right|\hat S\left| {g(\tau )} \right\rangle = S(\sin \theta \cos \phi ,\sin \theta \sin \phi ,\cos \theta )\],求的时候注意利用公式:\[{e^{i\hat A}}\hat B{e^{ - i\hat A}} = {e^{i[\hat A,]}}\hat B\]

于是:\[{S_B}[\phi ,\theta ]: = \int_0^\beta {d\tau \langle g(\tau )|\vec B\hat S\left| {g(\tau )} \right\rangle = } \int_0^\beta {d\tau \vec B\langle g(\tau )|\hat S\left| {g(\tau )} \right\rangle } = \int_0^\beta {d\tau \vec B\vec n} = \int_0^\beta {d\tau B\cos \theta } \](另一个角度坐标\phi是[0,2pi],积分为0)

而还有一项作用量是和磁场无关的,这才是我们真正关心的,所谓的自旋的二次量子化,考虑到:

\[{S_{TOP}}[\phi ,\theta ] = - \int_0^\beta {d\tau \left\langle {{{\partial _\tau }g}} \mathrel{\left | {\vphantom {{{\partial _\tau }g} g}} \right.} {g} \right\rangle } = S\int_0^\beta {d\tau [i(1 - \cos \theta ){\partial _\tau }\phi } ]\]

综上:整个作用量:

\[S[\phi ,\theta ] = S\int_0^\beta {d\tau [i(1 - \cos \theta ){\partial _\tau }\phi + B\cos \theta } ]\]

而这个作用量的拉格朗日方程就是核磁共振中的布洛赫方程的Wick Rotation形式:

\[{\partial _\tau }\vec n = i\vec n \times \vec B\].

有几个公式推导错了,更正,我看几天第九章再来把这个讨厌的拓扑性质的更新了(主要是要打好多图,麻烦死了)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浅斟低唱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图片共享+云端存储,小程序“忆年”半年内完成三轮共数千万元融资

忆年

【猎云网(微信:ilieyun)武汉】4月14日报道(文/钱佳信)

猎云网今日获悉,小程序“忆年共享相册”宣布其在半年内先后完成了三轮共数千万元的融资:2017年8月,忆年获真格基金领投,云天使基金、36氪跟投的近千万元人民币融资。12月再获真格基金数百万元人民币的追加投资。今年1月,完成由亦联资本(欢聚时代YY旗下投资基金)领投,中文在线跟投的千万级人民币融资。

忆年是一款基于亲密关系的分享型相册工具,成立于2015年,主要通过忆年共享相册小程序、忆年APP、忆年PC端,为用户提供照片存储(批量上传和下载、原图保存)、多人共享相册等功能。

截至目前,忆年累计PV已突破2亿,累计上传的照片和短视频总量超过1亿条,忆年曾在小程序总榜中位列16位,热度超过美团外卖等。留存效果也达到了罕见的日留存=周留存=月留存,次月复传率为45%、半年复传率保持在30%。

“这样高用户粘性的原因在于,产品实用及用户精准。”忆年创始人黄衍博介绍,忆年的用户画像为:18-24岁的年轻人占70%,女性用户占60%,身份多是高校大学生。这一群体数量庞大且对照片的储存分享有极大刚需。围绕他们,忆年与高校网红合作,运营“男神”、“女神”、“最美系列”相册,话题经传播可快速拉新。目前,忆年已与上百所高校的上千个KOL合作,学生覆盖率60%。

忆年2

以相册为纽带,忆年涉及了出游、培训、聚会、高校等大量不同场景和人群,忆年曾与杨坤等艺人工作室合作建立的相册,吸引来了演艺公司和各类品牌客户的合作邀约,这体现出有微信流量红利的小程序的价值所在。

竞品方面,猎云之前报道的auralbum与忆年较为类似,是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集体共享相册。目前国内做图片工具软件的有很多,如in,足记等,然而在此领域至今还没有一款 App 具备绝对的领先优势。而图片分享的用户还没养成使用习惯,最关键的就是看谁能准确进行市场定位,将用户积累起来。

公司目前最重要计划是扩大市场规模,忆年根据已有的产品、技术、资金以及团队对小程序的理解,不断开发多款工具类小程序,除了相册,忆年还上线了拾秒音乐相册、九宫图生成器、懂你计算器、塑料友谊、上热搜等。其中,九宫图生成器在春节期间单日PV可突破100W。接下来,忆年还将推出:配音王者等小程序,这些新产品会在忆年小程序这个流量池中推广,以较低成本起量,类似于头条孵化西瓜视频等产品。

据了解,本轮融资的资金主要用于技术研发、市场推广和团队建设,忆年的重心仍聚焦在微信生态和小程序。

 

项目:忆年
公司:武汉追忆那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小程序:忆年共享相册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30128

AD:进击•融合 猎云网&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将于4月17号在深圳大中华希尔顿酒店举行。这里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价值的投资建议,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错过。


医生我过敏了, 我想开点抗过敏的药

医生我过敏了, 我想开点抗过敏的药皮肤科医生门诊最多的患者就是过敏性疾病的患者,都需要抗过敏的治疗。过敏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涉及到的免疫反应机制和参与其中的炎症因子非常的复杂,到现在我都不能很好的掌握这些知识。因此,这里就和大家简单的谈谈抗过敏药物的知识。

门诊医生在开药的时候往往说那我给你开点抗过敏的药吧,很多患者都知道是扑尔敏、氯雷他定等的药物。实际上,抗过敏的药物包括的可不仅仅是这些,只不过医生是为了便于患者理解罢了。

一、抗组胺药物

扑尔敏、氯雷他定等这些药物叫做抗组胺药物,是抗过敏药物中最常用的种类。抗组胺药物也是有分类的,区别还是蛮大的。我们所熟知的扑尔敏、苯海拉明等属于第一代的抗组胺药物,控制瘙痒效果很好,但因为它们容易通过血脑屏障进入大脑导致每天昏昏沉沉,而且还可能导致排尿困难、粘膜干燥,因此飞行员、司机、前列腺肥大的应谨慎口服;

氯雷他定、西替利嗪、非索非那定等属于第二代的组胺药物,因为不容易通过血脑屏障,而且服用简单,通常一天只需要一次,因此广受皮肤科医生和患者的欢迎,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类药仍然有部分人会感觉到嗜睡,因此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必要的时候换药。

是不是第二代一定比第一代效果好呢?也不一定。比如皮肤瘙痒症的患者晚上瘙痒往往比较明显,如果让其口服具有“睡眠”作用的第一代药物,可能效果会更好一点。因此,往往需要灵活的使用抗组胺药物。

二、糖皮质激素类药物

对,就是那些什么“松”,什么“德”的药物,比如地塞米松、糠酸莫米松、曲安奈德等都是糖皮质激素药物,因为具有明显的抗炎、抗过敏、抗休克等作用,也广泛的用于过敏性的疾病,比如湿疹、神经性皮炎、化妆品皮炎等,也用于银屑病、白癜风、扁平苔藓、红斑狼疮等。

太多人一听激素“如闻之猛虎”唯恐避之不及。如果当初没有激素的发明,很多疾病无法治疗,很多人可能就会失去宝贵的生命。比如皮肤科较常见的药物过敏、红斑狼疮有时候就是致命的,也只有激素才可以救命。

只要在医生的指导下,规范化的使用激素,使得治疗的积极价值趋于最大化,而副作用降低到最低,才乃王道。

三、免疫抑制剂

通俗来理解就是抑制我们体内的免疫反应,让身体达到一种免疫平衡的状态。此类药物包括环磷酰胺、环孢素、甲氨蝶呤、他克莫司等,广泛的用于红斑狼疮、皮肌炎、天疱疮、重症银屑病等。

但凡能熟练使用免疫抑制剂的医生都非常的厉害,因为要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既要发挥药物的最大作用,也要尽力避免相应的副作用。

四、其他

当然,抗过敏药物也包括钙剂,比如葡萄糖酸钙来减轻过敏反应,也作为过敏时候的辅助治疗。

曾经一位慢性荨麻疹的女孩来就诊要求输液,输维生素C和葡萄糖酸钙,原因是听别人说输了两周荨麻疹就没再犯了。这里我想说的是输这些是辅助治疗,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继续坚持口服抗组胺药物。

皮肤科医生,如果可以熟练的掌握上述抗过敏药物的治疗,那他就是一个顶呱呱的皮肤科医生,而我,差的太多了。回家闭门学习去喽。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皮肤科徐宏俊医生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美团收购摩拜的真实故事

单车

猎云注:这是一场没有故事的并购,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本文来源:《财经》杂志   作者:张珺 宋玮    编辑:宋玮

一年前的4月,在共享单车鏖战最酣、发展最火热的时候,13位摩拜、ofo投资人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都称,他们认为最快2017年底,最慢一年内,战局稳定,胜负可分。

他们都猜中了开头,但没有猜中结尾。

2018年4月3日深夜,摩拜股东会通过美团收购方案,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65%现金和35%美团股票,此外美团承担摩拜债务(5-10亿美元之间),管理团队留任。从美团发出收购要约到交割结束,全程在两周内完成。

“2017年11月之前,我们都认为摩拜与ofo大概率会合并。但谁也没想到,最后接盘摩拜的会是美团。”一位摩拜董事会成员告诉《财经》记者。

摩拜单车于2015年初创办,2016年4月在上海上线第一辆车,一共完成了6轮融资,从30多位投资人手中融资近11亿美元。其最大的竞争对手ofo融资总额甚至更高。摩拜与ofo的成长故事是一个典型的只可能发生在当代中国的创业故事——其融资速度、资本参与密度、业务扩张速度都是过去数年所罕见的。

这起并购的背景是美团在生活服务领域的场景拓展;是美团和滴滴两个小巨头在出行、外卖上的正面冲撞;是腾讯和阿里两大超级巨头的全面对抗。共享单车处于生活服务和出行的交汇口,作为一个高频、多领域融合性的产物,天然成为大小巨头争抢的对象。

一些摩拜的股东在接受《财经》采访时称,他们曾寄希望摩拜走滴滴的道路,即在巨头博弈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但摩拜的最终归宿证明,单车作为一个独立生态存在的可能性未被验证,其只能依附于大的生态,成为大平台中的一个重要场景。

外界看这场收购来得突然,但谈判从去年9月就已开始。这次收购涉及到九个利益相关方—腾讯、阿里、美团、滴滴、李斌、摩拜管理层、ofo管理层、摩拜投资人、ofo投资人,这里聚集了中国最活跃的明星创业者和投资人。

而30多名摩拜股东又分成两个阵营——以愉悦资本、祥峰投资、熊猫资本、创新工场为代表的早期投资人,和以腾讯、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华平投资等为代表的中后期投资人。因为参与者众多,各方利益不一,复杂程度也极大。

“接摩拜是要很大决心的,单车是比外卖、网约车更累更重的业务,而且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美团CEO王兴对《财经》记者表示,说(摩拜)贱卖是很不负责任的说法。

美团:从投资到收购

2017年11月之前,多数人都认为摩拜与ofo大概率会合并。在滴滴的推动、腾讯的支持之下,从2017年9月底开始,双方管理层加主要投资人就合并事宜开始谈判。

谈判进入尾声时, “因为滴滴要求在合并后的公司拥有绝对的控制力,这引起了戴威(ofo创始人)的反弹。”一位摩拜的董事会成员说,2017年11月23日,以滴滴此前派驻ofo的多位高管被“集体休假”为标志,滴滴与ofo关系陷入僵局。

摩拜与ofo的合并谈判也停滞了。为了在与滴滴的博弈中有更多谈判的筹码和底气,ofo创始团队极力拉拢阿里,这打破了共享单车行业的利益均势。2018年2月,ofo通过股权与债券并行的方式获得了阿里领投的8.66亿美元,阿里得以进入ofo董事会。阿里的强势介入让合并变得更加渺茫。因为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可能都不会接受共存于同一个董事会里。

摩拜与ofo的合并之路到此终止。

美团对摩拜的收购谈判同样始于2017年9月。王兴曾在2016年10月个人参与了摩拜的C轮融资,当时美团内部就已经在探讨两个业务的协同可能性。彼时外界并未意识到美团在出行领域有所想法,直到2017年2月美团打车在南京上线。

“美团在收购还是投资摩拜之间摇摆了很长时间。”上述人士称,美团对摩拜很早就提出了收购邀约,但当时所有人(包括腾讯在内)都押注在摩拜ofo合并上,因此收购被拒绝。

2017年12月,在摩拜董事长李斌的建议下,美团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对摩拜的小股投资方案——以估值35亿美金投资6亿美金,然后摩拜再融4亿美元。当时美团收到的信号是,李斌会大力支持美团在投资方案外的附加合作条款,以保证双方在小股投资的基础上还能有战略协同。李斌是易车网和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摩拜早期的战略思路和发展路径深受李斌影响。

但后来的故事显示,李斌和摩拜CEO王晓峰的想法并不完全一致。王晓峰愿意接受这6亿美金,但对于美团提出的附加合作条款,摩拜管理层是否接受,以及接受到何种程度,双方拉锯了很长时间。谈判艰难持续了一个多月时间,到2018年1月底,摩拜管理层勉强接受了美团提出的一个版本。但王兴的态度发生了变化,犹豫一周之后,他决定不再投资,而是全资收购摩拜。

“我不希望在美团和摩拜身上重演滴滴和ofo的故事。”王兴说。

“我不知道是不是跟滴滴开战后改变了王兴的想法,总之他后来变得异常坚决,一定要全面收购。”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说。华兴资本在此次并购中担任摩拜的财务顾问。

2017年的冬天给收购方创造了一个很有利的时间点。共享单车在冬天单量极速下滑(摩拜单量从高峰时的3000万单降至1500万单甚至更低),而此前摩拜和ofo因为无节制地投放单车,没有做好规划导致两家都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2017年底有媒体爆出摩拜和ofo挪用超过60亿用户押金填补缺口,这释放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这样的背景之下,无论是摩拜还是ofo,融资都变得非常困难,投资人的信心也开始动摇。

2018年春节后,美团再次展开与摩拜的并购谈判。同一时期,美团打车登陆上海,据美团称其三天时间打下上海网约车市场超过30%的份额。这个战绩很大提振了包括腾讯在内的投资人对美团的信心,天平开始向美团倾斜。

“我们开始理解并认可这个逻辑——‘两轮’更多偏生活服务而不是出行。生活服务和短途出行相结合,打通用户账号,这个结合具有商业合理性。”一位摩拜董事会成员说。

美团历史中两次重要的资本运作,一次是2015年10月美团点评合并,一次是对摩拜的收购。负责战略投资的美团高级副总裁陈少晖告诉《财经》记者,区别在于一个是同类型合并,一个是互补型合并,从同质化消灭竞争的角度做交易,到愿意花这么高的代价去收购、将单车变为美团有机能力的一部分,对于公司来说,是一个大跨越。

包凡告诉《财经》记者,美团当初是没有机会的,但王兴以各种方式锲而不舍到最后,没想到真的成了,“谈判起起伏伏,美团抓住了一个好的时间点。”

上述摩拜董事会成员称,如果王兴没有改主意,在春节前投资了摩拜。或许可以趁着冬天,趁着ofo还在滴滴与阿里关系中胶着,梳理供应链,准备好新车,在今年开春直接铺新车,提高骑行次数和体验,说不定是对单车战场最有力的出击。

“我会认为他不该拖那么长时间,但美团会认为只有收购才能真正实现战略协同。每个人会选择自己相信的事情。”他说。

滴滴的犹豫、腾讯的意志

2018年3月,在得知美团即将收购摩拜之后,滴滴也迅速给出了一个offer——以36.7亿美元估值投资摩拜6亿美元——这个方案与最早美团小股投资摩拜给出的方案极其相似。当时滴滴正一面忙着在上海正面迎战美团打车,一面准备在外卖市场与美团外卖开战。其与ofo的关系仍处于僵持状态。

上述摩拜董事会成员说,滴滴的方案和美团的方案,都是正式的交易文件,“随时可以签署的状态”。他说,程维还口头承诺注资6亿之后,滴滴联合软银,再投4亿美元,投后达45亿美元估值。但后来事情进展太快了,额外的这4亿offer最终没来得及落到纸面上。

对于多数投资人来说,滴滴给出的pre36.7亿美元的估值无疑更有诱惑力。据《财经》记者了解,摩拜最后一轮融资投后估值就到了36.7亿美元,但该笔融资额度很小。“那一轮没什么意义,只有一亿美金进来。”包凡说。而在此之前的E轮融资,摩拜投后估值是26亿美元,美团的收购价格只高出1亿,即27亿。

作为摩拜的财务顾问,当时华兴资本同时派出两个团队和美团、滴滴展开谈判。他们希望在错综复杂的局势中给摩拜争取更多可能性。谈判中,华兴曾建议滴滴——如果你能以更好的价格出一个收购offer,摩拜肯定会考虑的。

包凡告诉《财经》记者,除了收购,华兴还提议过另一个方案——滴滴出一个投资offer,但同时给剩下的股东一个Put Option(看跌期权),比如一年后摩拜状况不好,股东可以把公司卖给滴滴,只要这个Put Option比美团的offer高一点,就很有竞争力。

“团队倾向于想独立发展,同时股东未来风险得到把控,这个offer对于投资人而言,比美团更有吸引力。”他说。但滴滴始终没有下定决心。

上述摩拜董事会成员称,滴滴、美团对战场的定义不一样,看待共享单车的视角也不一样,滴滴从出行出发,而美团从生活场景出发,前者更希望通过投资来构筑统一战线,而后者希望通过收购建立不同能力实现线上线下场景联动。

很快就到了3月底,摩拜陆续开过至少两到三次董事会,经常在凌晨。摩拜董事会共11席,其中管理层5席,投资者5席,摩拜董事长李斌1席。在投资者中,腾讯为最大股东,持股超过20%,愉悦资本次之,持股约7%,剩下的是华平资本、红杉中国、高瓴资本,后两家也是美团的重要股东。

“两个方案都在董事会上严肃讨论过”,上述董事称,董事们当时讨论的不是接受美团还是滴滴方案,而是——最终拿哪个方案去股东会上投票表决。4月1日晚,摩拜召开了收购前的最后一次董事会。最后董事会全票通过,达成一致意见,即把美团方案交给股东会表决。随即美团也召开董事会,获全票通过。

“为什么不讨论滴滴?因为根本不存在一个滴滴的方案。即使滴滴方案在董事会以多票通过,但在股东会上也通过不了,一定会被否决的。”上述董事称,核心在于裁判员是腾讯,而腾讯明确表示他们将否决滴滴小股投资的交易。

按照摩拜章程,无论是哪一种方案,需股东会上股权超过三分之二即67%投票通过,一半以上优先股股东同意才可——这意味着,任何方案只有得到最大股东——腾讯的支持才有可能成功。

“同志你要是非要问底牌,这叫腾讯的意志。”摩拜董事会成员、一位投资人拿起水杯用力地拍在桌上。

上述投资人说,外界以为董事会谈判是刀光剑影。但事实上根本不需要让对方把话挑明,在博弈和互动过程中,感受到对方态度时,自然就会有一个反应,最终的结果是把每个人的诉求放在桌面上,互相妥协、拉锯的结果。“你明知道那是个墙,难道还要去撞吗?

王兴告诉《财经》记者,在摩拜和ofo谈崩之前,腾讯并不明确支持美团对摩拜的投资。他说,如果滴滴肯给出一个投资offer加Put Option,腾讯没理由不同意。

共享单车有创新、有价值,但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其作为独立生态存在的可能性是存疑的。滴滴能走一条更独立的道路,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对标Uber,走出了一个被很多人认可的商业模式,而摩拜和ofo都还没能证明自己。“滴滴投10亿美元只够补窟窿,还是没钱发展——这样的情况下,美团出一个收购offer,同时负责兜底债务,综合来看这是让公司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一位与摩拜、美团都有过深入接触的人士称。

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分析,如果摩拜接受了滴滴6亿美元的投资offer加软银的4亿投资,虽然获得高估值,但更像是借了一笔债,公司最后清算的时候,债是优先的,软银和滴滴作为后期投资人可以要最优先清算权,其余股东可能血本无归。

“即使从自己的财务收益和所有股东的利益出发,腾讯也应该去支持美团。”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说。

从去年9月到今年,整个行业发生了太多变化。阿里投资hellobike、加码ofo、滴滴收购小蓝单车,推自己的青桔单车。“阿里拿了两张牌,滴滴拿了一张牌,我们手里有一张牌,即使不同意美团收购摩拜,美团自己也会做共享单车,共享单车就会变成竞争炮台,而我们手里的这张牌很可能就是炮灰。”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腾讯支持美团收购摩拜是情理之中,是意料之内。

4月3日晚,摩拜股东会在北京召开。一位摩拜投资人告诉《财经》,“当所有人都知道了结果,股东会就变成了表演时间。”

团队的纠结、股东的博弈

“希望大家几年以后回顾时不后悔。”4月1日摩拜董事会最后投票开始前,李斌说。投票在几分钟内结束,全票通过,包括李斌、胡玮炜、王晓峰、CTO夏一平在内都投了赞同票。

但在4月3日股东大会现场,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投票分别是赞成、反对、反对。李斌支持管理团队,希望独立发展,但也平衡股东意见,最后在股东会中弃权。“我认为摩拜还远没有到天花板,但尊重多数股东的决定,不希望绑架投资者。”李斌在股东大会现场表态。

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告诉《财经》,对于此次并购,管理团队态度不一,同时是有起伏的。所以会出现在董事会和股东会有不同的投票表现。

在股东投票中,熊猫资本投反对票,而祥峰和创新工场投赞成票,他们的说法是“大局已定,投反对票没有意义”。最后,75%以上股东通过收购提案。

董事会之前,李斌和管理团队代表公司去和各方交涉。但在涉及投资人利益时,早期投资人主要由愉悦出面,中后期投资人主要由腾讯和华平出面。在这笔交易中,早、后期投资人的认定按C轮划分,C轮以前被认为是早期投资人,C轮及C轮以后被认为是中后期投资人。

据《财经》记者了解,因为清算优先权更有利于中后期投资人,他们先把本金和部分回报拿走,再按比例分配。比如A轮投资人的A序列优先股能在普通股股东之前拿到回报,而后续发行的B、C、D等序列则优先于A序列和普通股,这样从后往前的分配机制导致创始团队和早期投资人回报不如预期。

以愉悦资本为例,其在摩拜中持股约7%,以最后一轮融资34.5亿美元估值来算,愉悦理论上约有2.4亿美元,但如果按照清算优先来算,也许只能分到大几千万美元。

于是,在中后期投资人多数表示支持美团时,早期投资人展现出了犹豫。各方拉锯的结果是——后期投资人对早期投资人做了妥协和让利,最后利益划分没有按照之前各轮融资文件里约定的优先清算来。据《财经》了解,愉悦资本共投资了1000多万美元,回报在8倍-10倍之间,管理团队和外部股东拿的差不多,比如胡玮炜和王晓峰都变现了超过1亿美元。

包凡说,摩拜的股东中没有人亏损,收益大约都在20%以上。此外除创始团队外,所有投资人都拿到了一部分美团股票。

最初美团提出的方案是全现金收购摩拜,但全现金收购股东未必愿意接受。经过几轮谈判,才从全现金方案到50%现金50%股票、再到最终的35%美团股票和65%现金。

一位摩拜的股东表示,晚期投资人给早期投资人在现金上让了一点利,而美团给中后期投资人股票以补偿。但因为早期投资人后续有跟投,所以也能拿到一些美团股票,并不多。

“大家讨价还价,找到自己心里的感觉就差不多了。”包凡说,在选择美团还是滴滴offer的时候,投资人是站在摩拜的利益角度思考。而在最终分配的时候,他们不可避免都想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但是包括熊猫、祥峰和创新工场在内的早期投资人对分配结果仍不满意,他们是观察员,在董事会召开之前的讨论中参与较少,等这件事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基本已经大局已定。“相比国内其它知名互联网公司并购案而言,这次交易的讨价还价的过程就显得非常简略,整体感觉就是被战略巨头push着走。”上述股东说。

“我们当然愿意支持公司独立发展,但如果我只思考我自己,我就没办法生存。”摩拜董事会成员、一位早期投资人说。

包凡认为,这笔交易给创业者最大的启示是,不要不顾后果地给投资人承诺清算优先,只顾现在不顾将来。“现在不少项目中,创业者要价很高,VC虽然接受高估值,但往往会附带一个很狠的清算优先,把该赚的钱从中赚出来,本质来说是‘自欺欺人’。因为一旦发生并购,早期投资人不同意,最后还是得坐下来谈判,反而把事情复杂化。”

多位接受《财经》采访的参与交易人士称,这次交易虽然涉及利益复杂,但所有人都显得格外遵守游戏规则——都在明面上谈,没有暗地里的计算较量,相比之前几次中国互联网大并购,这难能可贵。比如王晓峰,虽然个人旗帜鲜明地支持摩拜独立,最后还是选择尊重大多数股东的选择,认可规则就是规则,把个人意愿和自己作为CEO的职责分开了。“这哥们是条汉子,值得敬佩。”包凡说。

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一场没有故事的并购。没有故事的原因不难理解:在悬崖边,没有人愿意多做停留。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30124

AD:进击•融合 猎云网&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将于4月17号在深圳大中华希尔顿酒店举行。这里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价值的投资建议,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