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单车的盈利模式和可持续利润来源什么?

进入资本收割期后期,共享单车能不能盈利,这个问题会更加严峻。行业能不能完全丢掉“泡沫”的帽子、走向健康发展的轨道,也完全取决于此。

目前来看,用车费用几乎是共享单车唯一的营收来源。

根据我们的数据调查,现在共享单车的日均使用频次已经回落到了 2 次;在暂不考虑补贴的情况下,当前共享单车客单价多在 0.5-1 元。取最大值 1 元,平均每辆车每天最多可获 2 块钱收入。

以一年作为考察周期,如果把冬季及雨天、三伏天等极端天气算作一个季节,从总使用时间中刨去,一年大约有 270 天的有效骑行日;再乘以每天 2 元收入,一辆共享单车一年可获得的总收入大概在 500 元上下。

500 元只能覆盖 ofo 这类不带智能锁单车的单辆成本。目前市面上单车的设计使用寿命多在 3 年左右;这意味着,一辆共享单车在后两年的营收几乎等于净利润。

这样看来,共享单车会是一门相当赚钱的生意。ofo 创始人戴威之前透露,现在 ofo 在部分地区的利润率高达 40%,今年很有可能会迎来盈利。

不过,实际状况可能没有这么乐观。在这个从业人士常引用的计算公式中,除了日均使用频次下滑的顾虑,车辆损毁更是会直接影响到最终利得:假如将单辆车成本定为 500 元,只要三辆车中有一辆报废,这三辆车的总回本时间就会至多加长半年。

所以说,能否把损毁率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并将相关的运营成本尽可能降到最低,会直接影响到共享单车企业的盈利状况。

除此之外,押金也常被认为有可能成为共享单车的重要盈利来源,但其中存在巨大风险,也让相关企业慎之又慎。这个是后话,这里先来看看上面提到的盈利风险问题。

1)损毁率的秘密:早已高达 30 %?

在摩拜与 ofo 的竞争中,策略上的迥异使得两家的损毁率不尽相同。

摩拜从一代开始,就宣扬“四年免维修”。其产品逻辑大多从加固上考虑,甚至为此不惜牺牲使用体验。但即便如此,据摩拜 CEO 王晓峰透露,在上海地区,运营四个月时的摩拜就已达到了 10% 的损毁率。

ofo 的情况大为不同。从一代开始,ofo 在骑行体验上更为接近普通单车,在车辆完好的情况下使用,确实体验优于摩拜;但由于缺乏加固层面的考虑,ofo 更易被破坏。虽然后期 ofo 通过产品迭代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车身坚固度,但根据企鹅智酷此前的调研,ofo 用户上报车辆故障的比例在整体上仍明显高于摩拜用户,二者分别为 39.3% 和 26.2%。

对于 ofo 的损毁率有诸多说法。虽然 ofo 从未正面给出这一具体数字,但腾讯科技汇总多方信息后发现,行业内对这一数字的保守预期也在 20%-30%,30% 以上是大概率事件。

除了摩拜 ofo,一些第三方势力也开始体味到损毁率到来的麻烦。

永安行方面,由于同时运营公共自行车和共享单车,CEO 陶安平感受到了损毁率上的巨大落差。由于公共自行车属于公共设施,而法律规定损害价值超过 2000 就会判刑,这使得公共自行车的损毁并不严重,更多是小修小补;共享单车则不然。

“从我们的情况看,损毁已经大幅高过公共自行车。”陶安平透露,目前永安行共享单车的损毁率已经达到了 10%,这还只是进入该领域不久就出现的数字。

而更严峻的严峻的挑战还在后面。在深圳从事公共自行车运营的凡骑绿畅公司总经理贾金涛告诉我们,当共享单车投放一年左右时,损毁问题还有可能迎来一个爆发。

这源于抱刹磨损带来的刹车不灵问题、智能锁充电问题等;这类问题的特点是短时间内不易出现,但当车辆折损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一定阶段,损毁就会集中显现。

由此可见,如果将周期拉长至一年,共享单车行业的损毁率极有可能远超 10% 这一数字。一旦损毁率达到 30% 的水平线,按照上文的估测,在单变量的理想状态下,单车的回本时间就至多可能被拉长 50%。

我们了解到到,在考虑损毁率问题之后,除了 ofo 明确表示今年有可能会盈利,摩拜与永安行对盈利时间的表态在一年半左右,大致符合我们估测的预期。

不过,一年半的目标最终能否实现,还有一些其他因素需要考虑。

2)调度一次3元,共享单车可能陷入运营无底洞

发生损坏,共享单车企业往往需要对其进行回收。仅这一过程,就包含三个子流程:

第一是收车,人和车的开支都需要涵盖进去,随着单车数量的增加,招人、车都是既定事项。在此前深圳南山收车事件中,相关企业多达半月都未对被收缴的单车进行认领,已经体现了回收不力的弊端;

第二是维修,维修成本与车辆设计、品控、该城市人口素质高低有着直接关系。目前,短时间暴增的维修需求已经令产业链颇为紧张,部分地区甚至出现高薪拼抢维修技师的事件。

第三是再投放。

以上三个流程,无一不需要人,而相伴相生的成本开支也极有可能随着损毁率问题的日渐严峻水涨船高。

然而,回收也还只是运营问题中的一部分。与专车行业不同,共享单车行业的运营包含线上与线下运营两块,尤其是线下运营成本,互联网出身的公司往往没有概念。

在实际运作中,这一负担会有多重?我们发现,以线下调配为例,单车投放数量的增加,使得线下调配的需求也在随之增加;单车公司的员工数量并不能覆盖这一需求,惯常的做法是寻求第三方货运服务公司服务。

与货运服务公司打过交道的一位从业人士向我们表示,“共享单车的调配需求量很大,存在一定规模化效应,相对来说调度费会略低,但即便如此,单次调度费用也需 3 元左右”。

考虑到共享单车每日的调配区域与居高不下的调配频次,这意味着,共享单车企业如若想通过调配解决“地铁潮汐”等问题,就会付出巨大代价。尴尬的是,越想让单车分布接近理想状态,所付出的的代价就会越高,而调配后多收到的用车费用能否将调度费打平,暂时还难以定论。

此外,为了配合“科学运营”,日渐普及的智能锁也会进一步加剧成本压力。

根据供应链人士的估算,当前单车采购价多在 300-500 元之间,但智能锁的成本很高,往往会将总体成本拉高到接近千元的水平。目前,摩拜全部使用了带有 GPS 的智能锁,ofo 的智能锁版本还在小规模测试,但 ofo 相关负责人告诉我们,最迟到今年下半年,ofo 也会大规模铺开。

这项成本再一次让回本周期拉长:假使将智能锁版本单车的成本按照非智能锁版本的两倍计算,一年回本期就会拉长到两年;再加上损毁率带来的 50% 加长,回本周期刚好三年。

需要强调的是,在当前缺乏足够数据样本的情况下,这种测算并非完全科学严谨;但可以大致看出,在用车费获取营收之外,共享单车所面临的运营压力有多沉重。

并且,一旦解决无果,盈利将无从谈起。

共享单车企业当然不想坐以待毙。

一位公共自行车行业匿名高管透露,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开始寻求与一些公共自行车运营商合作—-公共自行车虽然模式相对陈旧,但多年的运营史使得其比共享单车企业更有经验。

不过,这种合作最终究竟能帮助共享单车企业到什么程度,同样难以准确预期。

所以,押金和 PPP(即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谁是共享单车的未来?

赚钱,是任何一门生意的目的;共享单车也不例外。

虽然从公司业务层面,用车费用是共享单车企业唯一的收入来源,但在一些法律专家眼中,他们的赚钱渠道不止如此。

目前摩拜与 ofo 都宣布用户总量达到 1000 万,以摩拜 299 元、ofo 99 元押金计算,两家公司的押金总额至少在 30 亿元、10 亿元规模。

无疑,这笔庞大的资金充满着想象空间。

在押金退还方式上,ofo 方面向腾讯科技解释,原则上是秒退,不过由于银行需要处理时间,最终的退还时间在一分钟内到几分钟不等。摩拜大为不同:按照其此前的官方表述,押金在注册用户申请退款后方可退回,且一般退回时间需要 2 – 7 个工作日。

这种退还时间上的差异,让各界怀疑起摩拜处理押金的方式正确性。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此前在文章中指出,原则上银行转账都是“实时到账”,这意味着摩拜很有可能自行对押金进行了扣押。通过这种延迟退还的规则,押金极有可能形成一个“资金池”,企业即便只靠做理财就能获取巨大收益。而依据相关法规,给付押金与押金保障的对象都应是租赁行为发生且处于存续状态;租赁行为一旦解除,平台还对押金不予退还,就牵涉到资金非法占用问题。

可以看出,如若相关部门不加以监管,共享单车平台仅靠押金就能获取巨大收益;相较之下,用车费用就显得不甚起眼。

然而,由于过于敏感,尤其是资金池问题极有可能涉及“非法集资”,共享单车企业在行业政策出台之前就已经开始自我约束以规避风险。

摩拜在上月底就宣布与招商银行合作,后者宣称将对摩拜押金加以严管;ofo 也表示,押金有专门的账户存款,专款专用,不会拿去做投资。

而随着政府监管的逐渐到位,押金所带来的收益模式几乎没有持续下去的腾挪空间。

另一方面,共享单车企业的另一个获利猜想,在于同公共自行车一样,最终走向 PPP 模式。

对于这种模式中各方的关系,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表示,通常政府是服务安排者,企业是服务提供者,消费者是服务接受者。由于这种模式中存在政府补贴,企业作为服务提供者的盈利压力大为缓解。

这并非痴人说梦。虽然当前摩拜、ofo 依旧是社会资本主导,但共享单车所代表的无桩模式其实已经进入了政府资本涉猎范围内。

根据北京市房山区政府在去年 10 月 10 日披露的信息,房山辖区内的燕山地区首次投入高度类似共享单车的无桩公共自行车。与摩拜 ofo 一样,这一无桩单车也只需扫码就可骑车;不同的是,该自行车在社会资本共享单车要求将车停入白线内的基础上,进一步划定了虚拟“电子围栏”,车辆只能在划定的虚拟围栏范围内还车。

我们发现,在该项目上,房山区政府采购的车辆来自于一家名为北京途自在物联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根据其官网介绍,该公司“自主研发了新一代智能无桩自行车、 用户 App、运维 App 及后台管理系统”,并可通过扫码的方式即可进行借车、还车。

可以看出,这家企业已经围绕无桩共享单车为政府设计出了一整套解决方案。而房山区政府的欣然接纳,或许是共享单车领域社会资本与政府资本融合的开始。

陶安平还表示,这种苗头已经颇为明显了,“尤其是四线及以下城市,考虑到投放难以收回成本,互联网企业都不愿意投放,这时候政府可能就会介入,以解决城市需求”。

不过,即便这种模式在部分地域有可能实现,但在更大地域、或者在摩拜 ofo 公司层面能否实现,仍有着较大不确定性。但比起前景难料的用车费模式,低风险的 PPP 模式充满着吸引力。
唯一的问题在于,这一模式落地的主动权,从一开始就没掌握在企业手中。

by @Bass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多精彩内幕,关注腾讯科技微信公众号“qqtech”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腾讯科技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10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中国动画能够有什么盈利创新?
盈利模式对于一个创业公司很重要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