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弗利,属于NBA的金刚狼

  看到贝弗利,我总会不自觉的联想到金刚狼。

  他自然是没有休-杰克曼帅气的脸庞,和脱了上衣就让人血脉偾张的诱人肉体了。更别提他的面容跟“英俊”两个字完全不搭边,卷曲蓬起的头发加上耷拉着的双眼,配上一身黝黑的肌肤,这样的组合搭配,就是在马路上碰见,也是要被人拐着弯路绕着走的形象。

  但在球场上,他那不服输和天生好斗的模样,却让人很自然地将他和金刚狼联系到了一块儿。

  面对勒布朗-詹姆斯的背身持球,贝弗利压低了自己的重心,大跨步向前,牢牢的顶住勒布朗的下盘,双手张开,抬头仰视,摆出了一副“只要你敢打,我保证一步都不会退让”的架势。论体型,只要勒布朗愿意,他自然可以全场背身推着贝弗利到处走,但就是贝弗利,这股子“横劲儿”永远改不了。

  他像是篮球场上的鬣狗,身形娇小,名头也不如狮子猎豹来的大,总会让人在不经意间忽略他存在的价值,但他却是十足的强硬派,名副其实的猎手。

  在比赛的最后2分钟,贝弗利在底角接到安德森的传球,瞄框之后三分命中。眼看着球队锁定胜局,贝弗利用力捶击自己的胸口,在丰田中心的地板Logo上兴奋地挥拳庆祝,看台上观众的情绪被彻底点燃,起立挥衣鼓掌。

  这种情形对于火箭的球迷而言,再熟悉不过了,他就是这么一个时刻充满激情的球员。

  在与雷霆比赛结束的那一刻,他兴奋的冲向了球队主帅德安东尼,与之撞胸庆祝,回到板凳席时,嘴里念念有词:“I‘m a dog!”

  9.4分5.8板4.2助,外加1.62次抢断,一份全面的数据单,却远不能涵盖他对于火箭全部的意义。

  当贝弗利在场时,火箭的进攻效率是全队最高的114.5,防守效率为105.4,百回合净胜9分更是超过了当家球星詹姆斯-哈登;而当他下场之后,球队的进攻效率会下降到110,防守效率会下降至106.1,净胜分也从9跌到了3.9。

  在NBA,有的人存在,是为了成为英雄,是为了拯救自己的球队于水火,而有的人,就是为了成为英雄身后依靠,贝弗利就是其中之一。

  从进入到这个联盟的第一天起,他就以一个防守悍将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侵略性十足的防守,不依不饶的赛场态度,牛皮糖似的黏在对手的面前,干扰对方的视线,阻碍对手的传球,在无球侧不断地利用身体和言语挑动着对手敏感的神经。

  “我的工作就是侵入到对手的脑海里。”在贝弗利的眼里,胜利即是正义,其余的一切,都没那么的重要。

  “他是一个勇士,在这个联盟里的多数人在受伤之后都会选择休息,但他不会,他是我们球队的一个关键,也是我们成功的关键。”对于贝弗利,哈登从来不会怜惜自己的赞美。

  他这类选手,对手有多恨他,球迷和队友就有多爱他。似乎只要他出现在赛场上,就一定会发生些什么,每一次拼抢,每一次防守,每一个篮板球的争夺,只要贝弗利出现的地方,他就一定会表现的如同“有今天就没明天”一般。

  虽然跟昔日最佳防守二阵时期相比,大伤归来之后的贝弗利在防守端确实也已经失了几分往昔的风采,但他的这股劲儿就注定了他能在其他领域变得更出色。

  生涯最高的篮板数,8场比赛拿到10+篮板数,在与骑士一战当中,足以领略他在球场上的风采:

  先是从弧顶的冲击,到篮下高高跃起,从杰弗森的头顶篮板摘下,接着绕过欧文的视线,从底线直接偷袭篮下,迫使对手犯规将其拉住,虽然他在这场比赛一共只拿到了3个篮板,但就是凭着这股没完没了的拼劲,楞是成了压垮骑士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的助攻数同样是生涯的新一个新的峰值。在贝弗利刚进联盟那会,在谈论他和林书豪的特点时,总能听到这么一句话:林书豪是一个很好的变速器,他既能自己攻,又能带动队友,是很好的第六人的选择,但贝弗利不同,他防守好,但进攻调动能力不足,打替补,他的作用会被大大削弱。

  但现在,他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他的火箭队除了詹姆斯-哈登之外最好的Playmaker,他是哈登下场之后,球队唯一可靠的大脑,他能够在半场阵地当中梳理球队的进攻,通过挡拆突分来为队友创造三分出手的机会。

  诚然,跟那些天赋异禀,创造力天马行空的篮球大师们相比,贝弗利的三板斧只能算是一些小把戏,入不了流,但对于现在的休斯敦火箭而言,他的意义,就是无法替代。

  如果从球员的角度来看,我通常偏爱全能型的选手,喜欢球风无私的运动员,唯有一类例外,他们充满了能量,在场上张牙舞爪,成功的瞬间你能看到他们恶狠狠的目光,和呲牙咧嘴的咆哮,他们总能激发埋在我内心最深处的那股激情与冲动,那种热情燃烧的感觉总令人深感沉醉。

  贝弗利就是这类人当中的一员,可在这个联盟,像他这样的球员,已经越来越少了。

  他的稀少依旧如同金刚狼一般,但跟X-Men不同的是,属于他表演的时间,还远没有走到终章的那一天。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o代号9527o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