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好问题,仅次于“观察小白兔的头骨是否能得出它长个长耳朵的结论”的问题。

请注意:古生物化石只解决古生物形态的问题,如牙齿结构及与之相关的食性(牙齿结构与食性相关,偶尔还可以发现胃容物残留化石,粪便化石也可以很好的帮助解释这个问题)、体型、结构、是否披毛等,分子古生物学可以进一步帮我们还原毛色的问题,然而可信度有限,也依旧属于形态。这与我们通过现代生物的解剖分析其形态、食性、毛色是一样的。

电鳗放电捕猎,这是生物习性问题,这个问题无法通过化石来解释。生物习性,只能通过观察生物活体行为来研究。对古生物生活习性的研究,只能通过研究现代生物中具有类似结构的群体具有怎样的行为来套用。

比如说,小型啮齿类动物是打洞高手,所以我们推测古代啮齿动物也会打洞;
比如,现代猫科动物是吃肉的,所以我们认为剑齿虎也吃肉;

然而,由于有些生物行为无法反映在某种骨骼、硬体结构上所以我们甚至无法通过观察一条死电鳗得出它会放电的结论,也无法通过观察一只死蝙蝠来得出它自带声呐的结论。

比如,现代熊类主要是吃肉的,所以我们推测古代某种化石结构类似熊的动物也吃肉,偶尔杂食,然后熊猫就跳脸了;【这里只是幽默一下,别当真】
比如,坦格利安家的龙可以喷火,所以我们推测某种与坦格利安龙骨骼结构类似的古代生物可能也能够喷火【泥垢!】;

从这个层面,我们无法证实古代某种和电鳗形态类似的鱼类化石是否能够放电捕猎,就像我们也无法证实霸王龙能否用小短手放电捕猎、翼龙是靠视觉捕猎还是靠声呐捕猎。
———————————————————–
第二个层面,科学思维方式的问题。
科学的类比,是通过某类现代生物的行为,来推测具有类似结构、形态的古代生物的行为。
不科学的脑洞,是把某种现代不存在的生物及其行为,强行安到任意一种古代生物上。比如,你说现代没有坦格利安喷火龙,但是古代地层里肯定埋藏了它们的化石,并且它们能喷火,只是你们发现无法证伪——这和“车库龙”没有本质区别,不是么。

无法证伪的东西,不叫科学,说好听叫科幻,说难听叫脑洞。

但你可以说古代存在某种可以用电捕猎的鱼,没问题,因为现代也有。推论之,这种行为完全可以在古代出现。只是,它也永远只能是个科学推论,无法变成有实际证据的科学观点
—————————-
第三个层面,是看 @李雷 评论区有感:

不能从电鳗化石推断出电鳗会放电,如果电鳗是一种古生物,那你能说我们对这种古生物的认识是正确全面的吗?

这个逻辑是有问题的。
首先,自然科学领域没有对错也没有全面,只有是否找得到证据,以及从某种证据得出了站得住脚的结论,这时可以说“正确”,科学意义上的正确。有句话说的好,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真理”。
第二,人们在评价对于古生物的认识程度时,只考虑发现了多少证据。在恐龙身上的羽毛被发现前,裸体大蜥蜴就是符合证据、合乎逻辑的“科学正确”结论
第三,人类对古生物的认识,不可能做到100%的全面,但可以无限接近100%——这才是科学的思维方式。

有多少米,煮多少饭;有多少证据,说多少话。
有人想说没证据的话,OK,科幻就是这么来的。
但硬把科幻说科学,追求100%正确和100%全面,
那是中二病,得治。
———————-
第四,未来能否解决古代生物能否用电捕猎的问题呢?
这取决于这类行为是否具有特定的物质载体,然后该载体可以在化石里保存下来

恐龙肤色就是这么研究出来的。通过对保存在皮肤化石、羽毛化石中的色素分子进行研究,可以大致还原这些动物生前的体表颜色。

如果今后的研究得出,某种特定大分子A是电鳗放电的唯一关键决定因素,而且该类物质又很巧可以保存在化石里,那么只要以后在与电鳗结构类似的化石中发现此类特异物质A,似乎就可以得出具有证据的科学结论了。就像地球化学领域中的生物标志化合物一样。

彩蛋:一个类似“兔耳朵之谜”的问题——如果大象灭绝了,古生物学家能根据大象骨骼化石推测出大象的长鼻子吗? – 生物该答案高能,迷之预警!!
彩蛋2:通过一些特殊的化石,研究人员已经可以从特殊结构证实古代电鳐了,大家快去点赞——假如电鳗很早就灭绝了,生物学家能否通过其化石等推测出其可以放电? – 虎甲的回答
彩蛋3:关于恐龙到底是裸体大蜥蜴还是毛乎乎萌萌哒,可以去看这个讨论:为什么电影里面的恐龙没有羽毛,而现实的禽类大多都有呢?作为近亲,这样的人为处理合适吗? – 知乎用户的回答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知乎用户(登录查看详情)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33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生物学界发现新物种有多大学术价值?
地球生物的体型极限是什么?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