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这个问题后,又完整看了整个片子。不直接回答题主的问题,简单谈一下我个人的感受吧。个人碎碎念,各位听听就罢了。

Aron 无疑是一个天才,他关于开放信息的理想从“上帝立场”考量也是正确的。因为道理很简单,科研,如果用的是纳税人的钱,为什么最后的成果不能被我们纳税人自由地获取?

但是实际情况是,大部分论文的获取都被出版商截断,必须支付高昂的费用才能阅读全文。君不见看到一篇领域相关新文献,但是因为不能下载全文pdf而到处索要的尴尬和无奈?

为什么本身是正确的事,我们却不这样做呢?

为了解释清楚这件事,也许我们需要稍微了解一下当代科研出版的一些运作机制。

首先,科研成果的衡量主要是看发表学术论文的情况。而各种学术期刊则是学术论文公开发表的主要阵地。为什么学术论文非要发表在期刊呢?我想这里面肯定有历史上的原因,比如过去没有互联网,论文只能是通过期刊这些具有传播能力的媒介进行传播。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通过互联网“自发表“文章已经成为可能,比如arXiv等,都是论文发表途径的革新(关于自发表的讨论,可以看Birth of a New School: How Self-Publication can Improve Research)。不过不管怎样,学术期刊仍然是当代学术论文发表的主流阵地。但是,创办、运营一个学术期刊,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资金从哪里来?别跟我说通过卖期刊赚钱,学术期刊的发行量远远低于流行杂志动辄上百万本的规模,因为学术期刊本身专业性极强、受众极小。你说什么?通过收取论文作者支付的版面费赚钱?很多开源期刊就是这么做的,比如Plos One,论文一旦被录用作者就要支付昂贵的版面费,而Plos One对读者来说却做到了完全免费。穷B博士生想发文章毕业交不起版面费怎么办?那好办,卖身吧!论文作者可以让渡版权给出版商,出版商进而有权决定其他人交多少money才能看这些论文。赚到的钱,一大部分则用来支撑旗下合作的期刊。大部分期刊都是通过这种方式运作的,大的出版商有比如Elsevier,Springer,JSTOR。

我们可以看到,学术论文收费的本质是因为学术期刊本身的运营需要资金,而学术期刊的特殊性导致其很难通过市场赚钱。那么学术期刊运营的资金谁来出呢?我们可以参考某篇论文中的一段话的摘录:

高等学校、政府,众多基金会、各种学会、协会、企事业、社会团体组织等,对学术出版、学术期刊在经济上实行了注资、政府财政拨款、税收减免、低息贷款、资金扶持、邮资优惠;在民间层面方面,各种基金会的资金支持,各种学会、协会、企事业、社会团体组织的积极运作;学术期刊自身通过广告、发行、学术会议、期刊论文出售、“版面费”(也叫“出版费”、“发表费”、“投稿费”或“注册费”),学术期刊出版者的出资等10多个方面,并且这些政策措施和办法汇集来的各种经费资金、基金的使用,达到非常规范的程度,形成了一个高效、持久、科学的学术期刊运行机制,保证了学术期刊出版业的健康、科学发展,从而保证了国家科学文化事业健康发展。

摘自尹玉吉. “西方国家学术期刊出版机制研究.”

可以看到,其中一个办法,就是学术期刊出版者出资。学术期刊出版者是慈善组织吗?是政府组织吗?是你家亲戚吗?o(╯□╰)o 既然都不是,它凭什么就给你出资呢?因为它获得了期刊论文的版权,进而能够利用获得的版权为自己盈利。可以看出,政府拨款、税收减免、低息贷款、期刊出售、收取版面费等,本质上是一种非市场化的、或者小规模的盈利方式。而与大出版商合作,则马上可以让学术出版这个原本不挣钱的行当每年产生一定规模的产值。你以为这些动辄标价几十美金的学术论文赚的是一般老百姓的钱?它赚的是全世界高校的钱,而很多高校说实在的,来钱门路广,搞得起研究的,也不差这点儿钱。

所以,学术论文收费,本身是服务于学术出版良好运作的目的的。通过这种市场化的运作方法,学术期刊能获得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出版商能赚得盆满钵满,论文作者发表学术论文不用花一分钱,学术论文消费者——也就是广大科研工作者,通过所在学术机构购买的权限,基本也能免费阅读到所需的论文。而需要出钱的各种学术机构,主要是大学,也不差这点儿钱。

那么,谁受到伤害了呢?答案很简单:那些付不起数据库高额费用的大学,主要集中在第三世界的二三流大学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连数据库都买不起的这些第三世界的二三流大学,做研究的经费也更为匮乏。他们论文的产出能力,也必然很弱。其实这和国内大学的情况一样,中科院清华北大这些名牌大学,数据库丰富得很。而那些二本三本大学,什么?你说购买数据库?我们根本不做科研。所以从产出与收益平衡的角度看,这些无法获得期刊阅读权限的大学也不是很亏,因为他们本身也没对学术发表贡献多少力量。

存在即合理,虽然合理的东西不一定合“法”(这个法指更大层次上的law)。

你不能简单把责任归结为一方以祈求世界变为一个更好的寓所(a better place)。谁知道,最终变成的是不是地狱?就像你进入一个房子,看到房子的一根立柱很丑,你就把这根立柱连根拔掉么?

而Aron的作为,无疑是个勇士,但我觉得,“莽士”这个词于其也许更为贴切。他是义士,因为他奋不顾身,无非是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他又是莽撞的,因为他急于让理想即刻成真,以为社会的改变,无非也只是几行代码。

而也许是少年得志的原因,Aron生性又太为脆弱。我注意到片中多次出现的Aron在调查中不堪压力、恐惧、瑟瑟发抖之类的表述。Aron最后的自杀也是这一点的例证。

如果Aron足够耐心,他完全可以创办实业,渐渐扩大自己影响力,扶植议员,进而在议会争取话语权,这个途径虽然漫长艰难,但更具有力量。

如果Aron足够坚强,他也可以就这样一直呐喊,不断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政府死磕。让自由互联网的观念普及人心,永远做一个抗议者,呐喊者。

而Aron,却选择了昙花一现。

参考文献:
尹玉吉. “西方国家学术期刊出版机制研究.” 社会科学管理与评论 2 (2012): 23-37.

— 完 —

本文作者:知乎用户(登录查看详情)

【知乎日报】
你都看到这啦,快来点我嘛 Σ(▼□▼メ)

此问题还有 7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台湾现在有哪些热门的互联网创业公司?
下一个互联网的热潮会出现在哪个领域?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